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爆笑修仙:师姐,快变身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龟壳占卜
    丹阳宗的贺掌门,以及焦延寿并没有立刻协商出新的方案,急切地找段嫣林子轩进行第二次谈判。

    相反,丹阳宗刚愎自负的掌门,破天荒的,将所有的长老洞主,以及丹阳宗,金丹期以上的修士召集到一处,希望集思广益。

    在同意与顾家合作,最大限度保护丹阳宗利益的前提下,提供一个让两边都满意的方案。

    所谓的“满意”。

    自然是,暂时安抚顾家的情绪,让丹阳宗可以取得顾家的信任,谋求更大的利益。

    当丹阳宗在顾家的庇护下,迅速发展后,丹阳宗是否还要履行协议,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有劳诸位,商量出一个方案,让顾家两兄弟,既能看到我派的诚意,又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我派的利益。”

    丹阳宗掌门和煦地说道。

    往日咄咄逼人,令人不寒而栗的凤眸,此时居然有了一丝,和蔼可亲的感觉。

    这真是,太可怕了。

    丹阳宗的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现在的掌门,早已经不是他们记忆中那个掌门。

    他们一丁点都不希望,自己被掌门惦记住,然后来一个秋后算账。

    虽然现在,掌门看上去和蔼可亲,可谁知道他翻脸之后,会不会回来翻旧账。

    若他们说的方案,不符合掌门的心意,被掌门记了小本本。

    以后就有他们受得了。

    一时间,大殿里鸦雀无声。

    连呼吸都停滞了。

    丹阳宗掌门脸上的笑容有些龟裂。

    须臾,丹阳宗一位童颜白发,身着长老道袍的元婴修士开口说道:

    “掌门想要的两全,短时间内,怕是难以做到,顾家两兄弟,虽然是人中龙凤,但毕竟只是筑基修士,哪怕那顾城是顾家得宠子弟,顾家长辈,也绝不可能仅仅因为宠溺顾城,就将他的话,当成准则。”

    “顾氏子不过是第一道坎,甚至是最容易的一道坎,我们丹阳宗,真正要面对的,不是顾家两兄弟,而是他们背后的南陆顾家,属下听闻,顾家兄弟,出手极其阔绰,尤其是那顾城,不仅佩戴吞云蛟鳞片制作的玉带,还有吞云蛟鳞片制作出的小衣……”

    “能给筑基期的小辈,拿出吞云蛟鳞片的顾家,怕是看不上我们那小打小闹的让利,所以,掌门所言最大限度保护丹阳宗的利益,与让的顾家满意,原本就是冲突的。”

    “属下斗胆请掌门明示,掌门能接受的,最大的让利是多少,我等也好在这个范围中,商议出个对策。”

    ……

    丹阳宗的修士忙着开会。

    段嫣和林子轩也忙着开会。

    他们这几天在丹阳宗到处晃悠,已经搞清楚丹阳宗大部分的路线,也记下了第三间丹室所在位置。

    由于第三间丹室,就在丹阳宗明殿,他们想在里面找些什么东西,几乎等同于在丹阳宗掌门眼皮子底下捣乱。

    这风险着实不小。

    段嫣和林子轩身为合欢派的弟子。

    他们从小被灌输的,都是“生”的概念。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要好好活下去。

    因为如此,虽然已经做好“豁出命”的准备,但二人还是希望,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他们想要活着离开丹阳宗。

    “灵魄出窍?”

    “不行,那丹炉虽然不是神器,难保有什么其他的作用,万一可以吸食人生魂,那代价就太大了,不行!”

    “找个丹阳宗掌门不在的机会,我们佩戴隐身符,偷偷潜进去……”

    “隐身符没有问题,可第三间丹房在明殿,那是丹阳宗掌门处理公务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在明殿,不行不行,太危险了!”

    “要不然,我去吧!”

    “绝对不行,要去也是我去,决不能让你一个人行动。”

    ……

    段嫣和林子轩讨论了许久。

    可如何再一次进入第三间丹房,却始终没有一个章程。

    无奈到最后,两人只能求助于鬼神。

    当段嫣拿出龟壳,将铜钱放在龟壳中的时候,林子轩还有几分犹豫。

    “这样,这样行吗?”

    虽然玄学,是修真界非常重要的一门学问。

    也是修真者必备的一项技能。

    可大部分修真者,都没有那么相信玄学的。

    因为他们修行,本来就是逆天而行。

    除了人命关天,又束手无策的时候,他们会拿出龟壳,算一算。

    大部分时间,都是相信自己。

    这就是修真者,骄傲又自信。

    所以当段嫣提出算一卦的时候。

    林子轩都傻眼了。

    段师弟在说什么?

    这么严肃的事情,他居然要算一卦!

    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虚无缥缈的命盘,特么真的靠谱吗?

    “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除了相信龟壳,帮他们算的黄道吉日,他们还有别的方法吗?

    林子轩有一种被噎住的感觉。

    事实证明。

    他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

    因为,他们要去的第三间丹房,和丹阳宗的明殿挨得实在是太近了。

    就在丹阳宗掌门的眼皮子底下。

    哪怕丹阳宗掌门,是个元婴修士,他们也敢闯一闯。

    可他不是。

    他是离合期。

    一个不折不扣的离合期。

    一个随时会发疯的离合期。

    他不正常。

    他杀伤性强。

    他毫无理智。

    他喜怒无常。

    林子轩完全不想和这样的一个蛇精病打交道。

    可他必须要在蛇精病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顺走,这个蛇精病保护的东西。

    这实在是……

    太可怕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这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现在,他们必须要克服这个巨大的困难。

    林子轩思来想去,终于绝望了。

    他闭上眼睛,认命地对段嫣说道:

    “好吧,你算吧。”

    段嫣听后,摇晃龟壳,嘴里念念有词,“合欢老祖在上,弟子仙人峰段嫣,求您给个黄道吉日,保佑我那天心想事成,事事顺心……”

    林子轩:……

    师弟,虽然我并不是那么擅长占卜,但我也知道,你嘟囔的那一串,他不是占卜的流程吧!

    你确定你能算出黄道吉日?!

    “哗啦哗啦”

    就在林子轩心里疯狂吐槽的时候,疯狂摇晃龟壳,将里面铜钱晃得“哗啦啦”作响的段嫣,已经开始算结果。

    “哗啦啦”

    铜钱从龟壳中,掉落到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