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盛世宠妃路 > 192、第192章
    盛世宠妃路第192章

    太后正愁没有人建议去储秀宫请皇贵妃萧燕来慈宁宫参加跳神仪式呢, 如今见嘉妃金佳婉华心甘情愿的当了这只出头鸟, 太后顿时满心欢喜,正欲开口之时,却见娴贵妃乌拉那拉景娴皱了皱眉头, 质疑道:“嘉妃虽然言之有理, 可是如今皇贵妃娘娘正怀有身孕,倘若来此处参与跳神仪式, 怕是有所不妥吧!”

    太后恼恨娴贵妃多事,表面上却并未露出半点不悦之色, 只是虚弱的点了点头,轻声道:“嘉妃与娴贵妃所言皆十分有理。皇贵妃此时正怀有身孕,如非万不得已, 哀家也不忍心让皇贵妃来回奔波……”

    太后尚未说完,便忽然咳嗽了起来, 好半天才止住了咳嗽, 模样的确十分虚弱,“李嬷嬷, 你这便与齐嬷嬷一起去储秀宫走一趟, 好好的与皇贵妃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请皇贵妃勉为其难来慈宁宫一趟。”

    说到此处, 太后又停下来咳嗽了几声,方才继续说道:“李嬷嬷你千万照顾好皇贵妃,如今春寒料峭,让皇贵妃多穿一些, 记得在步辇里多放几个暖炉。”

    景娴皱了皱眉,依然觉得此事仿佛事有蹊跷,恐怕皇贵妃娘娘此时来慈宁宫参与跳神仪式有些不妥,却终究没有真凭实据,加上如今太后懿旨已下,她虽然贵为娴贵妃,却也不好再反对什么了。

    纯贵妃苏佳容惠虽然心里也很担心皇贵妃娘娘,却始终比景娴处事圆滑一些,不想在太后面前留下一个处处维护皇贵妃娘娘的印象,进而得罪了太后,因此便什么也没有说。

    李嬷嬷恭敬的领了差事,带着齐嬷嬷一起往储秀宫去了。

    李嬷嬷见太后特意吩咐她与齐嬷嬷一同前往,便知晓太后必定极为重视此事,已经下定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将皇贵妃娘娘请到慈宁宫参加跳神仪式,因此,竟然连对她这位极为信任的心腹都要防范着些,命齐嬷嬷随她一同前往储秀宫去请皇贵妃娘娘,其中自然有着让齐嬷嬷监视她的用意。

    李嬷嬷心中十分担心皇贵妃娘娘,生怕皇贵妃娘娘此去慈宁宫出了什么岔子,那她真是万死亦难辞其咎了!

    李嬷嬷如今没了前往养心殿向乾隆通风报信的机会,却暗自期盼着近来几乎整天与皇贵妃娘娘形影不离的乾隆如今便就在储秀宫里,与皇贵妃娘娘待在一处呢,如此一来她也便可以及时将太后邀皇贵妃娘娘前往慈宁宫参与跳神仪式一事向乾隆禀告清楚,至于让不让皇贵妃娘娘前往慈宁宫参加跳神仪式,便由乾隆来做主了。

    李嬷嬷心神不宁的想了一路,并且祈求满天神佛保佑万岁爷此刻便在储秀宫中与皇贵妃娘娘正在一起呢,然而,似乎神明并未及时听见李嬷嬷的祈祷,乾隆今日正逢大朝会,诸位大臣们启奏的事情又多了一些,因此便耽搁了一段时间,如今仍在养心殿与傅恒、刘统勋等几位军机大臣们商议国事呢。

    李嬷嬷只能硬着头皮与齐嬷嬷一起走进了储秀宫。

    两位嬷嬷刚一进慈宁宫,便有两个容貌清秀的二等宫女面带笑容的迎了上来,先颇为礼貌的向她们行了礼,随后又笑语盈盈的询问她们的来意,得知两位嬷嬷奉了太后娘娘的懿旨前来储秀宫有要事求见皇贵妃娘娘的时候,便浅笑着对她们说道:

    “两位嬷嬷来得还算凑巧,皇贵妃娘娘刚刚用了些点心,如今正依在美人塌上与五阿哥和六阿哥说话呢。倘若嬷嬷们再晚来一会儿,皇贵妃娘娘可就要歇中觉了呢!到时候,又要劳烦嬷嬷们等上小半个时辰,倘若误了嬷嬷们的事,反倒不好呢!”

    两位宫女一人快走了几步现行前往体和殿向萧燕禀告此事,另一名宫女一边与李嬷嬷和齐嬷嬷说着话,一边引着她们往储秀宫的正殿体和殿行去。

    李嬷嬷和齐嬷嬷尚未走到体和殿门口,便见皇贵妃娘娘身边的大宫女若菡迎了出来。

    若菡先按照规矩礼貌的向李嬷嬷和齐嬷嬷行了礼,随后又微笑着对她们道:“两位嬷嬷里边请,皇贵妃娘娘已经知晓两位嬷嬷奉太后的懿旨来了储秀宫,正等着两位嬷嬷呢!”

    若菡一边说,一边挥手令引着李嬷嬷和齐嬷嬷过来的那名二等宫女退了下去,一边亲自带着两位嬷嬷走进了体和殿。

    李嬷嬷和齐嬷嬷刚一进体和殿,便闻到了清甜的果香,然而,在这清新甜蜜的果香之中,又混着一股清凛绵密的龙涎香,两人不由得心头一震,无比清晰的意识到乾隆对于皇贵妃娘娘的宠爱程度。

    若非万岁爷宠爱皇贵妃娘娘,除了与大臣们商议国事以外,几乎整日待在储秀宫体和殿与皇贵妃娘娘形影不离,体和殿内又怎会有着浓郁的龙涎香的味道!

    李嬷嬷和齐嬷嬷随着若菡往里走,果然见到了正穿着香色皇贵妃常服斜依在美人塌上的皇贵妃萧燕,五阿哥永琪与六阿哥永瑢正一左一右坐在皇贵妃娘娘身边。

    两位阿哥皆身着蓝色皇子常服,竟是比先前见着的时候仿佛又高了些,容貌倒是出落得与乾隆和皇贵妃萧燕越发相像了。

    五阿哥永琪唇边含笑,目光如炬,那张与万岁爷有九成相似的面容以及通身尊贵不凡的气度,常常令人不敢直视其双眼,有种仿佛见到了年轻时候的万岁爷的错觉。

    六阿哥永瑢那张白皙的与皇贵妃娘娘极为相似的面容上如今正挂着一抹温暖如春的笑容,明亮精致的凤眸之中仿佛有些腼腆害羞之色,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天真可爱的少年,让人无端的心生好感,觉得他不如他一母同胞的兄长五阿哥心机深沉,相比之下却更容易让人亲近一些。

    李嬷嬷和齐嬷嬷跪下身子,恭恭敬敬的向皇贵妃萧燕与五阿哥、六阿哥行礼请安,等萧燕叫起以后方才站起身子。

    萧燕浅笑着询问道:“两位嬷嬷也不常来储秀宫走动,也算得上是本宫这里的稀客了。不知皇额娘特意派遣两位嬷嬷来储秀宫见本宫,究竟有何要事?”

    李嬷嬷连忙解释道:“太后娘娘自从前些日子夜里着凉以后,便一直咳嗽未愈,服用了许多太医院送来的汤药也不见好。今日便请了萨满法师到慈宁宫里跳神做法,为太后祛病祈福。”

    “太后娘娘说原本皇贵妃娘娘此时正怀有身孕,如非万不得已,太后娘娘也不忍心让皇贵妃娘娘来回奔波。只不过根据萨满法师所言,需要后宫之中位份最高的妃嫔娘娘参与仪式,方才可令太后娘娘尽快痊愈。因此,太后娘娘才在嘉妃娘娘的提议下,想请皇贵妃娘娘勉为其难前往慈宁宫一趟。”

    “太后娘娘还千叮万嘱奴婢,要千万照顾好皇贵妃娘娘,说如今春寒料峭,让皇贵妃娘娘多穿一些,还嘱咐奴婢要在皇贵妃娘娘所乘的步辇里多放几个暖炉。”

    齐嬷嬷见李嬷嬷将事情解释得如此好,竟将此番请皇贵妃娘娘前往慈宁宫参加跳神仪式的锅直接甩给了萨满法师与嘉妃娘娘,心中不禁暗自佩服,暗忖难怪太后娘娘如此宠信李嬷嬷,像李嬷嬷这样既对太后娘娘忠心耿耿,办事有极有手段的宫人,在这后宫之中也是找不出几个的。

    萧燕愣了愣,心中亦升起无数疑惑。

    萧燕暗想按照李嬷嬷所言,太后不过就是夜里着凉感冒了而已,太医院中的太医们皆医术高明,又有无数珍希名贵的药材,如何会连太后的一个小小的伤风感冒都治不好呢?竟然还能让太后的感冒拖了这么久都没好,还变成了久咳不愈,闹到太后对太医们的医术不抱希望,而要请萨满法师入宫跳神祛病?

    萧燕心中略一思索,也便猜到了太后的打算。只怕太后久病未愈的原因并不是太医们的医术差,而是太后故意为之,为的便是寻个理所应当的借口,请萨满法师入宫跳神。

    既然太后废了这样大的一番周折,甚至不惜狠心的祸害自己的身体以求达到目的,那么想必太后必定借萨满法师入宫跳神这个机会,费尽心思布了好大的一个局。只怕如今在慈宁宫等待她的并不是什么跳神仪式,而是一场暗藏凶险的鸿门宴。

    系统对于这位数次设下阴险歹毒的诡计暗害自家主人的太后早就已经厌恶到了极点,忍不住提醒萧燕道:“太后这个老巫婆一定是又设了什么歹毒的陷阱谋害主人呢!依我看,主人干脆不要理这个老巫婆,以免她在这个时候故意作妖伤害主人!再说,主人现在可正怀有身孕呢,可不不能去慈宁宫,万一被那个老巫婆传染上感冒怎么办?”

    系统说到这里,越发觉得自己发现了隐藏的真相,大叫道:“啊,对对对!一定是这样!那个老巫婆必定是打算将主人叫到慈宁宫去,然后她便可以将感冒病毒传染给主人了!真是好狠毒的心啊!难怪常言道:'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两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

    萧燕颇为无语,冷冷的提醒系统:“首先,我和太后一样,都是妇人。其次,你是不是在质疑我研制的感冒疫苗的功效,认为我在打过疫苗以后,依然会被传染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