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会抽奖的科学家 > 第0720章 少壮派
    第0720章少壮派

    张仁轩叽叽歪歪跟谷雨说了半天,大道理更是说了一堆,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就是要由他们空间研究所来接受谷雨捐赠的飞机。为了让谷雨同意,张仁轩更是找了一个很强大的理由来堵住谷雨的嘴,那就是利益攸关者,即是空天飞机的捐赠者,也是空天飞机的接受者,理应在这件事中回避,不能插手。

    谷雨只是冷笑,他对这个张仁轩很有意见,当初他想弄几个退役的航天员都被他给堵得死死的,这次又是这样,各种理由一堆,只强调他应该得到的好处,却是一点都不想让别人得到。

    当然,这种评价谷雨以前不是华夏科学院院长的时候都没有说,现在就更不会说了。他没有马上回绝张仁轩,也没有答应张仁轩,只是说先让空天飞机落下来,到时候,再说空天飞机的归属问题。

    挂断电话后,谷雨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按钮,很快,秘书就走了进来。谷雨让他去通知几个人过来,他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他们说。

    秘书不知道谷雨要干什么,但还是用最快的速度去下达通知去了。也就是多半个小时后,谷雨的办公室中就陆陆续续进来了十几个人,其中有一半都是有着院士头衔的大牛,剩下的都是重要课题的负责人,说是院士的候选人,那是一点都不未过。

    这些人带着期待的目光看着谷雨,心里揣测着谷雨把他们叫过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等着他们。他们这些人都是把绝大部分心思放在科研上的,对谷雨打算在华夏科学院内部推广超越企管软件的事情,他们基本上都是持支持和肯定的态度的。也是由这件事中,他们看出来谷雨这个临时院长是真的想为华夏科学院做一些实事的,这就让他们越发的尊重这个年轻的院长了。

    谷雨等到人到齐后,把请他们过来的目的说了一下。很简单,谷超科技捐赠的空天飞机马上就要抵达帝都了,现在张仁轩打电话过来,说要把空天飞机弄到空间研究所去,以后空天飞机就是他们空间研究所的了,以后怎么使用,怎么管理就都是他们空间研究所的事情了,跟华夏科学院再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想请各位发表一下看法,看看是否接受张仁轩的这个要求。

    空间研究所一直是华夏主要负责空天研究的科研机构,就像张仁轩说的那样,这支有着雄厚军方背景的科研院所掌握着华夏唯一一支航天员队伍,所有的火箭、宇宙飞船等往返于太空和地球兼的航天器也都是他们的禁脔,外人是无法染指的。这也是国家赋予空间研究所的权责。

    按照常理说,空天飞机既然捐了过来,那么移交给空间研究所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了,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了。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谷雨当初决定捐献的时候,捐献的对口单位是华夏科学院,而不是空间研究所,等于是说这架空天飞机应该归华夏科学院所用,华夏科学院应该拥有空天飞机的所有权、管理权和使用权。现在,张仁轩什么都不肯给,一伸手就要把价值至少数千亿华夏币的空天飞机给要走,实在是说不过去。

    那几个院士一时还没有转过弯来,但是那几个比较年轻的课题负责人脑子有转的快的,他们抢先反应过来了谷雨的态度,那就是谷雨虽然没有明说,但是真实意思是不想把这架空天飞机移交给空间研究所,先不说空间研究所一点象征性的代价都不想掏,就算是掏了,看意思,院长也是不想给的。

    院长为什么会有这种态度,他们无法窥得其中的真相。但是既然院长已经流露出来这个意思,那么他们这些做下属的就应该想方设法帮助院长达成心愿。

    这几个人再看看这次谷雨请到办公室的这些人,马上就明白了过来,院长都已经把理由摆给了他们,只需要照着说就行了。

    他们这些人包括那几个院士虽然不是从事空天研究的,但是他们的研究项目都和空天领域有交叉,比方说无重力环境下的制造,无重力环境下对人身体的影响、植物的培育和杂交等等,他们这些都是纯科研项目,跟什么航天员、航天器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但是又十分的依赖航天员和航天器。以往要做这些研究,都需要事先打报告,递申请,最后究竟能不能轮的上,还得看空间研究所那边的心情如何。心情好,就能给你排上,心情不好,各种借口就来了,你只管耐心等着,等上个一两年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这里面的原因有很多,比方说国家经费不足,无法制造出太多的航天器,而每一艘航天器能够容纳的空间是有限的,肯定无法装载所有的科研项目。这都是客观存在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主观上航天器如何使用,主动权从来不在华夏科学院这边,而是在空间研究所那边,哪怕空间研究所有隶属于华夏科学院的这层关系在,华夏科学院也从来没有能够在这些事情上左右空间研究所。

    如果能够把空天飞机控制在华夏科学院手中,那么他们的科研项目就能够优先得到安排,他们的科研进度就能够大幅度往前推进,这可以让他们取得越来越多的科研成果,往大了说,可以为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往小了说,能够让自己荣耀加身,说不定没几年就能够评上院士了。

    何况,眼下,因为谷超科技的崛起,已经深刻影响到了全世界,将各种科研延伸到太空、延伸到月球上已经不是一句空话了。人们登上月球,已经不是局限于从月球上带点岩石和月球土壤回来,而是开始在月球上建设基地,进行各项具体的探索和研究了。这方面可是华夏科学院的强项,也是有很多的空白科研领域等着华夏科学院的科学家去探索和填充,如果空天飞机不掌握在他们手中,那么他们要搞什么,都得经过空间研究所那边点头、批准,这中间不知道要耽误多少黄金时间。

    反正是从那个角度来讲,空天飞机掌握在华夏科学院手中,都是对华夏科学院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有这么好的事情在眼前,还要把它让出去,那就真成了缺心眼子了。

    几个少壮派七嘴八舌把他们的想法说了出来,谷雨从头到尾不说话,但是眼中流露出的赞许之色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那几个院士也是没有急于发表他们的意见,他们或许一开始还没有明白谷雨的意图,但是几个相对年轻的同事这么一说,他们也是恍然大悟。他们自然很清楚空天飞机留在华夏科学院的好处。只是他们习惯了像空天飞机归属这么大的事情由上级决定的做法,他们觉得这样堂而皇之的去和空间研究所争夺空天飞机的所有权,实在是有点不像话。

    那几个少壮派可不像那几个院士一样有高度的服从性,他们更倾向于争取属于他们的正当权益。

    首先,空天飞机本来就是院长指名道姓捐赠给华夏科学院的,那么华夏科学院完全的占有、掌控空天飞机,天然上就有正当性,谁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来。空间研究所要接管空天飞机,完全没道理嘛。

    其次,空间研究所自己就有宇宙飞船,空间站的建设也在进行当中,华夏科学院这边要用宇宙飞船或者空间站,都得跟空间研究所打报告,挤占有限的资源,这多不好,有了自己的空天飞机,那么他们那不用去和空间研究所抢夺有限的资源了。华夏科学院不用去看空间研究所的脸色,而空间研究所也不用绞尽脑汁的在有限的空间中腾出来一块给华夏科学院留着,双方互相不妨碍,各有所归,这不更好吗?

    第三,空间研究所除了自有的宇宙飞船、空间站之外,其实也是有空天飞机的。月球研究中心中,华夏是第二大股东,而空间研究所是国家指定的代为行使股东权利的国内机构,而月球研究中心可是从谷超太空那里够买了两架空天飞机,有消息称,还有购买更多空天飞机的打算。空间研究所做为月球研究中心的大股东之一,自然拥有更多的空天飞机使用权利。他们完全可以去动用这个权利呀,没有必要把目光盯向院长捐赠给华夏科学院的这架空天飞机上呀。

    还有一点,华夏科学院就算是完全占有了这架空天飞机,也不代表不让空间研究所用呀,就像是以前华夏科学院要用宇宙飞船,需要向空间研究所打报告一样,现在不过是反过来,由空间研究所向华夏科学院提申请、打报告,做为下属机构向上级机构这样做,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华夏科学院这边一定会秉公处事,如果空间研究所那边确实有需要,一定会做出支援的决定的。

    少壮派们把这些理由一一的摆了出来,那几个院士也不吭声了。他们也是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由华夏科学院掌握一架空天飞机,这里面的好处实在是太大太大,对华夏科学院的科研进展是有着巨大裨益的,更重要的是掌握这么一架空天飞机,基本上不用华夏科学院花一分钱,院长当初可是承诺捐赠空天飞机之外,还给培训航天员,还包修包免费提供几年的燃料,估计空间研究所也是看到了这些好处,这才如此积极主动的想接管空天飞机。

    一位院士率先表态,他完全支持把空天飞机留在华夏科学院的决定,谁要是敢把空天飞机给抢走,他就跟谁拼命。其他几位院士也都积极跟进,也都做出了类似的表态。这次可以说是华夏科学院以最小的代价拿到空天飞机的唯一机会,一旦错过,那就真的不可能再有机会了。毕竟华夏科学院不可能再出现一个徐天,让院长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去挖人。

    见所有人都统一了认识,谷雨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表态,他只是站起身来,让所有人跟他走,去接收空天飞机去,等到把空天飞机带回来之后,他请大家喝酒,庆功酒。

    这话的意思就是很明确了,就算是没有直接表态,其实也是表明了他的态度。那几个少壮派都是一脸的亢奋,他们可是早早就知道谷雨那里不缺好酒,随便一种都能够在外面卖出天价来。等到把空天飞机带回来之后,一定要好好尝尝。

    其实如果想减少纷争,最好的办法是让货运飞船带着空天飞机降落到华夏科学院的地盘上,那么华夏科学院就可以直接接收空天飞机了。只是华夏科学院虽然有地势开阔之处,但是也没有能够停放货运飞船的地方,别说是千吨级的货运飞船,就算是停放十几吨运载能力的空天飞机,也是相当的勉强,一不小心磕着、碰着,那就麻烦了。所以现在只能先让货运飞船找个机场降落,然后华夏科学院这边日后再想办法弄个机场,至少也得是个能够停放空天飞机的停机坪,这样,才能够把空天飞机给转移过来。

    帝都这边把所有的机场加在一起,一共有十几个之多,这里面军用机场占了大头,然后就是民航局管辖的机场,再然后还有其他几个性质的机场,有的是警用的,有的是私用企业所有的。

    军用机场基本上都有训练任务,帝都机场民航班机起降频繁,都不太适合货运飞船起降,所以华夏科学院这边负责联系的都是把重点放在了其他机场上。

    最后确定了有两个机场恰好有空闲,愿意接下来这个货运飞船起降的活儿。这两个机场不在一块,一个在帝都的西边,一个在帝都的东北方向,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都有五六十公里了。如果是乘车在地上跑的话,还要多出来个二三十公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