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诡三国 > 第1284章 一锅鱼汤
    虽然天没有大亮,但是四周都已经基本上明亮了起来,当斐潜从迷蒙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左手胳膊又酸又痛,勉强动了一下,恢复了些血脉流通之后,才缓慢的从黄月英的头下给挪了出来。

    黄月英的身体柔柔的,暖暖的,如同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里,一只手抱着斐潜的腰,一只手蜷缩在胸前,小小的鼻子呼噜噜的,就像是猫咪在咕咕噜噜的发着声音。

    成亲之后,尤其是到了平阳之后,黄月英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说接到了家中书信当中说了些什么,虽然斐潜所过不在意这个,但黄月英反正原本的活泼乱跳的性子渐渐收敛了一些,也不知道算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或者什么都算不上,只不过是随着年龄渐渐的变化而已。

    当然随着年龄变化的,不仅仅是性格……

    或许是因为北地生活条件的关系,牛羊肉量足了不少,因此黄月英的体型也渐渐的长开了不少。斐潜一直有些怀疑黄承彦是不是祖辈上有色目人的一些血统遗传,反正黄月英现在骨架似乎长开了不少,身上也比较有肉了。

    相对而言,斐潜或许更喜欢黄月英活蹦乱跳的样子,但是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也不见得一定要跟着斐潜自己的步调去走,毕竟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个体,都有自己的思想,斐潜可以引导,但是不代表着一定要约束。

    就像是黄月英一直心中不是很安稳,虽然斐潜说让黄月英再大一些才准备生儿育女的事情,但是黄月英一再坚持,斐潜最终也就由得黄月英了。

    斐潜身体动了,自然也带动了黄月英,从被窝里面探出脑袋,迷迷糊糊的看了看外面,冷得又往回缩了缩:“呀……好冷……”

    斐潜笑道:“雪停了,开始化雪了,自然更冷。你若是困,再睡会儿就是。”

    黄月英再被窝里“嗯嗯呜呜”了几声,就像是在和温暖的被窝再做什么殊死搏斗一般,然后才带着些许毅然的神色,从被窝里窜了出来:“嘶,冷……还是……还是我来服侍郎君穿……穿衣吧……”

    这个年代的人,其实都习惯了早起。在后世还有很多人依旧在睡眠的清晨,平阳就已经是清醒了。

    雪停了,就要讲道路石板上的雪清扫掉,也需要将屋檐下凝结的冰柱敲掉,要不然等雪化成泥水,踩踏上去不仅难行而且脏乱,冰柱也会给在其下行走的人带来危险,所以平阳的这个清晨,这些小事开始的。

    后院之中,那些仆从婢女什么的人比斐潜还要更早一个时辰,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陆续起来了。管事指使着仆从打扫院落,厨娘开始准备早脯,对于这些人来说,一切都像昨天一样,一切又和昨天不太一样。

    虽然黄月英嘴上说的是要服侍斐潜穿衣,但是实际上只是替斐潜披上了一件中衣而已,见斐潜和黄月英起来了,在屋外一直听着声音的贴身丫头墨斗招呼了一声,早早就背着各式各样梳洗用具的婢女就鱼贯进了屋内,捧衣服的捧衣服,挑帘子的挑帘子,收拾床铺的收拾床铺,就连洗脸漱口的水都已经打好了,温度也都刚刚好,端到了面前。

    然后管家和后院的管事婆子都会到屋前请安,顺便听一下斐潜或是黄月英有什么其他的吩咐……

    这样的生活,斐潜习惯么?

    老早就习惯了,向来就是从俭入奢易。

    要不是斐潜的意志还算是比较坚强,说不得现在就已经懒得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忙乎了一阵之后,这些婢女又跟原先一样,鱼贯而出,将空间重新留给斐潜和黄月英。

    院中的安静当中,偶尔会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但是却没有人高声喧哗。黄月英作为家中主妇,别看年岁虽小,但是管理的也算是井井有条。

    “郎君的头还疼么?要不要让再去取碗醒酒汤?”黄月英走到了斐潜的跟前,仰着头查看着斐潜说道。虽然一开始到平阳的时候黄月英很是长了些个头,但是似乎去年开始就减缓了,直至现在还是比斐潜略矮一些,差不多有十五厘米左右。

    斐潜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头已经不痛了。”

    昨日安排了酒宴,将四个诸侯的使者全数都请了过来,在席间斐潜也是喝了不少的酒水,不过汉代的酒水虽然没有后世的醇厚,但是绝对没有化工调制品,纯粮食酿造的酒水,纵然略加提纯和过滤,却绝对不会想后世的白酒那么容易上头,而且度数相对较低。睡一晚,也就多半好了。

    “……城中天香楼前两日送来了些两尾鲜鱼,挂在后院冻着呢,要不让厨娘将鱼烹了?早上喝了也暖和些?”黄月英看着斐潜的面色说道。鱼汤也醒酒,虽然斐潜说不用醒酒汤,但是黄月英依旧还是有些担心斐潜的身体。

    斐潜点点头,说道:“行啊,你看着安排吧。”

    黄月英见斐潜同意,笑了,歪了歪脑袋,说道:“那郎君你在这等等,我去后面了,一会儿做好了就过来。”

    “嗯,你就不用上手了,让厨娘做就得了,天寒地冻的,小心别伤了手。”斐潜吩咐了一下,便往书房缓缓的走去。

    四个使者其实私底下都见过了,昨天算是大聚会,各个使者虽然各自代表了不同的诸侯利益,但是明面多少还是给斐潜几分面子,就连魏续那样的粗人,也知道在宴会上要照顾斐潜的几分颜面,因此整体上还算是氛围融洽。

    郭嘉的目标就是希望借斐潜当下的势头,给曹操背书一下,但是这个事情不是一向是袁绍干的活么?

    所谓站在曹操身后的男人……

    咳咳,所以斐潜才断定曹操和袁绍之间的裂痕,其实已经算是很深了。

    郭嘉的潜台词斐潜也能听的明白,只不过当下说什么其实都是虚的,什么平分天下啊,什么井水不犯河水啊,反正到时候该打还是要打,而且事件发展起来真的也未必能够像计划制定起初那样的顺畅。

    但是说回来,给曹操支持也算是给斐潜自己支持,能够给袁绍下点绊脚石,便多少扔一些,保不准就什么时候起作用了。

    至于袁绍派来的许攸,也很有意思。

    在表面上看起来就是毫不掩饰的贪财,但实际上却是在查看斐潜的实力。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状况,其实也代表了一个区域的实力。当然,更主要的是许攸自己也喜好钱财,要不然肯定还有其他更多的方法来试探。

    不过既然许攸喜欢钱财,那么就跟后世那一句话一样,能用钱财解决的问题就绝对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当斐潜让人拿着些琉璃器皿出来的时候,许攸的眼珠子都红了……

    在斐潜看来,这些琉璃器皿既不能吃,又不是什么好玩意,毕竟烧制的时候加入了金属粉末,其中少不了就有铅,搞不好天天使用之下日积月累就痴呆了,但问题是许攸哪里懂这个,一个整套流光溢彩的琉璃器皿摆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许攸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斐潜让许攸在袁绍面前多说些好话,让照顾一下商队什么的,更是拍着胸脯答应下来,更是秉承着拿人家的钱财,就要多少办些事情的态度,甚至还说出了斐潜不知道的一些袁绍军中的情况,这多少让斐潜有些意外。

    比如,袁绍和冀州士族甑氏准备联姻,鞠义将军现在越发的傲气……

    当然,这些信息要是斐潜有意打听,多花些时日也是可以打听得到的,但是许攸当下说出来,无非就是表示其自身的优良品质而已。

    至于杨氏就简单的很了,斐潜表示同意停止进攻,双方就现有地盘确定边界。杨修虽然心中并不是十分满意这样的结果,但是多少也还能接受,因此最终也就点头同意了,表示愿意上表天子,加封斐潜的爵位云云。

    反正杨氏手中能拿出来的也就只有这点筹码了,这个斐潜和杨修心中都清楚,所以对于吕布哪方面的进攻,斐潜不挥军两面夹击已经是非常给面子了,杨修也就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至于魏续,也就是吕布方面,一百匹战马,三车格式器械,五车普通辎重,两车的通宝,就让魏续乐开了花。一方面是毕竟吕布之前多少也有些交情,另外一个方面斐潜也希望吕布能够在河洛多坚持一段时间。

    杨氏现在势头衰败,但是依旧有一战之力,而吕布不能掌控行政部分,迟早会被留在地盘上的其他士族架空,当吕布保持胜利姿态的时候一切都好说,一旦吕布失败,或许只要一次,又或是和其他的诸侯比较起来落于下风的时候,这些掌控了地方的士族就会毫不犹豫的出卖吕布,换取更好的主子。

    但是很遗憾,可能吕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问题是如果吕布自己想不清楚,就算是斐潜说了也没有用。

    唉,温侯吕布。所以,能多支持些便多支持些吧,至少算是还些人情。

    接下来的事……

    斐潜坐在书房之内琢磨天下局势,而黄月英带着小墨斗则是到了后院烹煮鱼汤。对于黄月英和小墨斗来说,或许什么天下大事都没有斐潜一个人来的重要。

    “鳞片都仔细去干净了……”这些粗苯的活计,黄月英并没有上手,而是让厨娘先做,等鱼处理好了,黄月英才会亲手烹煮。

    “明白的,夫人就瞧好吧!”厨娘笑呵呵的忙不跌的答应着。

    黄月英微微点点头,又偏转头和小墨斗轻声说道:“……那东西都送上去了么?”

    小墨斗在一旁,看着黄月英的模样,转了转眼珠子,轻轻的抿了抿嘴说道:“小娘,衣袍器物东西我都送到了……是奉书收的……”

    停了片刻之后,小墨斗低声叽咕道:“小娘怎么对那山上的事情那么关心……”

    “虽然郎君没有说,但是也不可能放得下……又何必让郎君为难呢?往后很有可能都是一家人……”黄月英摇摇头不以为意,嘴角露出一丝复杂却又带着些许平和的笑意,“何况,那……迟早也是要进门的,她的性情恬静,应该是个好好相处的……”

    雪后的天空湛蓝一片,虽然清冷,但是不像前几天乌云密布的那么憋屈沉闷,几缕清晨的阳光斜斜的越过了院墙,落在了黄月英的面前,渲染了黄月英额上的发丝与平静的笑容。

    虽然黄月英之前确实因为某些事情而纠结气恼过,但当她发现自家郎君居然比自己还要更加纠结难受的时候,心头的那一丝幽怨其实就在慢慢散去了。如今想了想了,气也气了,自己也是该拿出点主母气度来的时候了……

    当然,身为女人,不管是什么时候,现代还是古代,其实都不希望自己的男人被她人分享,这也是人之常情。因此此时此刻,在黄月英的心头,真要说有如何愉悦如何豁达,其实是没有的,但若说要嫉妒得怒火熊熊,其实也并不是很准确,若是大概描述一下此时此刻的复杂的心情,只能算是那一句话“他好我也好”了罢。

    小墨斗就没有办法像黄月英一样了,毕竟黄月英得了斐潜的允诺,又兼了要忙那个“讲工学社”的事情,有了忙碌的目标,心境自然平复了不少,但是小墨斗就不太一样了,眼见又要有什么小奉书可能会到眼前晃悠,这心中难免的不爽起来,不过黄月英不发话,小墨斗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是鼓起腮帮子,表示心中的不爽。

    “还站着干什么?”黄月英说道,“过来搭把手啊……”

    “哦!来了!”小墨斗连忙应答道,才发现黄月英已经着手在烹煮鱼汤了,连忙上前帮忙……

    日子就像是这一锅鱼汤,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复杂调料,但是只要用心用意,火候到了,便自然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