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永恒圣帝 > 第3776章 无人可证道
    这些年来,叶晨过得很满足。

    父母还在,妻儿就在身边,徒弟也在,算得上是人生圆满。

    只是,缺少了那么一两人,如幼子叶君临,一走就是四千多年,虽然知道他得到了逆天造化,那是专属于他的无上造化,然而身为父母,又岂能不担心孩子。

    不过,人还在,便好。

    叶晨相信,叶君临终有一日会归来,并且变得无比强大。

    稍微有些可惜的是,这三千年来,只有叶静一个女儿出世。

    他跟玉青、晨儿都没有孩子出生。

    不得不说,叶晨的血脉太过逆天,这也导致了,他的子嗣绝对很少。

    越是强大者,想要生儿育女越是困难,因为血脉太过于逆天了。

    看着身边的妻子,已是一代帝君了,但可惜,不是永恒帝君。

    事实上的确如此,永恒之路不是那么容易踏足的,就算大圆满至尊天骄,拥有无缺帝姿者,古往今来,能够踏足永恒之路者,也堪称是屈指可数。

    如太初帝君,当初更是大帝道果腐朽,九死一生,方才机缘巧合成为永恒帝君,可想而知,不是那么简单的。

    叶晨眸光如炽电,扫过混沌天府,也扫过诸天万域、下界八境。

    三千年过去了,盘古宇宙进入前所未有的盛世,天骄辈出,至尊天骄也不断。

    如昔日的亲朋好友,都在这些年来一个个晋升到全新的高度上,基本上妻儿都达到了帝君层次。

    其他帝子帝女、大圆满至尊天骄同样如此。

    毕竟,本来天赋、潜能在此,成为帝君不过迟早之事,何况有众至尊的指点,也有叶晨的亲自传授经验,自然便在这三千年岁月内逐一踏入帝君之列。

    可惜,始终无一人能证道至尊。

    包括太初帝君、无相君王等永恒帝君在内。

    证道至尊太难了,哪怕是坐拥最强大的万古巨头血脉者,如帝无名、帝无双,都驻步在帝君境,不曾突破。

    到了这一步,可与至尊自由交谈,叶晨早就明白,所谓的帝君中十之二三可证道至尊的几率,不过是往最好的方面去想。

    帝君,处于君王之上,大帝之下,特殊的境界,可谓是进无可进的阶段,想要证道至尊,唯有长年累月的不断积累,才能在积累足够后,最终证道成功。

    只是,帝君想要积累足够证道至尊的底蕴,谈何容易。

    不仅仅是对于神力的积累,更是对于大道的感悟,对于帝道的理解。

    这需要动辄不知道多少万年的长久积累。

    何况这个过程中,一步错,步步错。

    古往今来,并不缺乏有帝君因悟道而做火入魔,最终提前坐化而终。

    所谓的二三成成功率,就是积累足够后,证道至尊的成功率。

    然而,当积累足够后,也有诸多后遗症,不少帝君等拥有了足够的积累后,已是过去了无尽岁月,年老体衰,血气腐朽,谈何做出应有的突破。

    如苍大天尊,积累足够,但形神腐朽,无法突破,还是强行吞噬了天魂大帝的**成,才险而又险迈出那一步,得以证道功成!

    因此,只有积累足够,并且血气尚且鼎盛时期,证道至尊,才有十分之二三的概率。

    实则上,帝君能够真正证道至尊的成功率,还是相当低。

    所以,这些年来,哪怕帝君不少,无论是混沌天府的大圆满至尊天骄,还是帝子帝女等,都成为帝君,始终无人得以证道至尊。

    至尊之路,任长而道远矣。

    然而,当这些已是帝君者,看向混沌天府的方位,那位高高在上,可与诸天至尊并立,乃至高出一头的混沌天府之主,传说中无敌的斗战圣王,莫不是暗叹一声。

    至尊之路,虽是艰难,证道希望很渺茫,但不包括那个人在内。

    因为,同为帝君之境,斗战圣王已是彻底超越在一般的古之大帝之上,凌驾其上,几可堪舆战皇、神空大帝、金乌大帝这等准巨头相提并论。

    而走到那一步,不过是用了两千多年而已。

    何况,他还得到了终极古路、至尊古路最尽头的“终极至尊”仙缘。

    无人知道,那份“终极至尊”仙缘到底代表了什么。

    但可清楚的是,斗战圣王一定已经打开,并且得到手了。

    而今三千年过去了,谁也不知,那位无敌的斗战圣王,而今究竟走到了哪一步。

    至少,无人曾见过他巅峰出手过,一直都在高坐于混沌天府的帝座上,时常一坐不动,俯瞰盛世。

    但他们相信,斗战圣王不可能止步不前,理应更强大了。

    叶晨眸光回转,再度落在了妻女身上,尤其是小女儿叶静,继承了父母的相貌,小小年纪,便已是粉雕玉琢,无比漂亮,难以想象,长大成人后,又该是何等艳绝人寰的美人儿,不会亚于几位娇妻。

    这时,女神道:“月,你是不是打算让静儿参加人皇之路的争逐。”

    虽然叶静年纪还小,但人皇古路的争霸,将会持续数百上千年,以其继承了父母双方的无敌血脉,追赶起来,一点也不是问题。

    完全有资格争逐最终的人皇之位。

    叶晨一叹:“抱歉。”

    他很想给予家人一片宁静的港湾,无需受到时间纷争的缠绕,事实上,这些年来一直苦修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让家人平安幸福。

    但他做不到,即便是而今的他更胜往昔,也难以达到。

    血染的未来,万古巨头也避不开。

    他无法忘记,在岁月长河上所看到那血染未来的一幕幕,未来至尊无上的自己,举世无敌也是举世皆寂,身边人都凋零了,雅雅所化的世界树枯寂了。

    自己亲手葬下了一位又一位家人与故人,孤独一人,分外落寞。

    血染的未来,他根本无法保证家人的平安,只能让他们都尽快变得强大起来,才拥有自保之力。

    女神看得出来夫君的忧虑,轻抚他的脸庞,道:“我明白的,你无需自责。”

    只是看向小女儿叶静,多了几分愧疚,毕竟为人父母,谁希望子女经历诸般苦难成长起来,但这一切也是迫不得已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