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战场合同工 > 第三千七百八十八章 猎场风云
    林锐这么考虑也是有道理的,他们这些人最主要的目标,其实是保护哈米斯。哈米斯是苏尔特局势扭转的关键人物。而苏尔特的局势,直接将关系到秘社能不能掌控利比亚的苏尔特湾一带。他们和哈米斯的合作,另一个重大原因,就是可以借助哈米斯阻止秘社控制苏尔特湾。所以哈米斯不能死。

    告别了o2的弟兄们,林锐一个人只身前往了苏尔特。

    他在苏尔特的一个小饭店里和鼬鼠会面了。鼬鼠还是老样子,留了一把胡子,使得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

    “找我有什么事么?”鼬鼠低声道。

    “听说过伊尔法尼么?”林锐低声道。

    “当然,苏尔特地区的一个部族首领。也是目前苏尔特政府非常倚重的一个人。”鼬鼠点头。

    “我要这个人所在的地址,还有他有多少安保力量,有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接近他。”林锐平静地道。

    鼬鼠微微一惊,“这次的任务是他?”

    “不完全是,但他是一个阻碍,雇主要求除掉他。”林锐看看周围,喝了一口茶。

    “这可不容易,他是个大人物。有私人武装,通常身边都有卫队的。而且他身边的卫队都是他们本家族成员,很难渗透。”鼬鼠摇摇头。“必须要除掉他么?”

    “必须,而且时间紧迫。”林锐看着他道,“你有什么办法么?”

    “这个伊尔法尼喜欢打猎,喜欢看足球比赛。”鼬鼠低声道。“他有一个自己的狩猎营地,这个营地很漂亮也舒服,空气和气候也非常好。猎场位置偏僻,面积也很大。可以在他打猎的时候动手。他在营地养了一只自己驯养的猎豹!营地有两只驯养的猎豹。在它们还是幼兽的时候,就开始把它们养成宠物。它们住在营地的一大片上建起围栏的空地。不过也蛮难下手,他打猎的时候都有人大批人跟着。”

    “那里众目睽睽很难伪装,其他呢?”林锐想了想之后问道。

    “其他就很难想到了。”鼬鼠叹了一口气道。

    “那就在猎场动手,有没有可能在几分钟时间内他是独处的。”林锐问道。

    “这个说不好。”鼬鼠想了想道,“应该可以。猎场虽然人多,但也许他总有落单的时候。不过要混入猎场,总比混入他家容易。关于这个,我们得计划一下。”

    林锐点点头。

    几天之后,阳光明媚,在苏尔特郊区的一处私人猎场里,一群人正在进行狩猎。利比亚不比肯尼亚或者其他猎物丰富的地方,所以在利比亚能拥有私人猎场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物。这些北非阿拉伯人,骨子里面还是有着游牧民族的性格。最高兴的就是骑骆驼,或者架着鹰去打猎。伊尔法尼更是养了两条猎豹,今天也算是牵出来了。

    不过这两头猎豹一直人工喂养着,没有了野性,也就是两头大猫而已,但嗅觉和奔跑速度还是不错的。

    伊尔法尼最近心情很不好,原本一再商量苏尔特独立的事,因为之前的苏尔特地方政府首脑遇刺而一拖再拖,直到最近奥鲁米联邦军撤走,都没有能定下来。而下面的反抗和质疑声也从未断过。现在奥鲁米联邦军撤走了,更多人对闹独立这件事越来越不看好。就连原本支持独立的图阿雷格人,在态度上也出现了反复。

    这让伊尔法尼心里很不是味道。而且他听说最近几个部族头目之间频频联络,这一切看起来都不像是什么好现象。

    伊尔法尼叹了一口气,决定不去想什么东西了。他调转了马头,将自己那支装饰有金丝和宝石的猎枪拿在手里。

    “那边有猎物。”他的一个保镖立刻小声提醒道。

    “我已经发现了,别说话。别跟着过来。”伊尔法尼有些不满地道。他发现了远处的一头食蚁狼,不过他对这种东西缺乏什么兴趣,他想猎的是角马或者捻角羚之类的。他一个人骑着马,慢慢向前走。前面,是一片灌木林。按照他的判断,一般在这里,会遇到这些小群的草食动物。

    他的十几个保镖也没有跟上去,反正这个地方不大,能够一眼看到。也没有什么猛兽,根本不需要他们的保护。突然那两头猎豹像是闻到了什么直往前去。

    伊尔法尼微微一笑,他清楚这种表现,应该是找到猎物的样子。他慢慢走过去,手里端着枪,发现不远处的草地上趴着一只动物。

    那是一种很漂亮的羚羊,看起来应该是雄性,头上具有壮观的螺旋角,这两只角相当漂亮。体背和体侧有几条条细细的苍白色条纹,镶嵌在赤褐色至灰棕色的身体,很容易识别和区分。头部较为深色,眼间有一道山形的白色斑纹。两性都有一溜鬃毛,沿着背部中间延伸,大而圆的耳朵呈现出略微滑稽的外观。

    “一头捻角羚。”伊尔法尼忍着心中的激动。不过他并没有开枪,他可不想一枪不中,让手下看笑话。他慢慢下马,走过去。想在更靠近的位置射击。如果能接近到十几米左右,他手里这把猎枪的霰弹不可能不命中。

    但是他走过去之后发现,那只捻角羚羊居然一动不动。这不对啊,难道已经死了?伊尔法尼愕然,放下枪,过去检查。他用手一摸,气得差点骂人。这只捻角羚居然是假的,是一种充气的动物模型,外面盖了一张捻角羚的毛皮,看上去要多真有多真。

    “这是谁干的?!”伊尔法尼忍不住要发飙了。但就在准备转身喊人的时候,他身边的脚下的枯叶突然一动,一个人从满地枯叶之中蹿出来。埋伏很久的林锐终于跳出来了,他一拳打在了伊尔法尼的颈部,伊尔法尼还没开口就两眼一翻,立刻晕了过去。但林锐的动作却更快,低头托住他的身体,侧身倚住他,不让他倒地。

    这样在远处那些保镖看来,老大依然是雄姿英发地站在那里,阿拉伯头巾和身上的白色长袍迎风微摆,估计是想先摆个猎杀猎物的造型。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