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宗明天下 > 第1469章 摊牌
    “吱”的一声轻响,卢义推开了乾清宫寝殿的大门,向里望了一眼,悄悄走进去。

    允在乾清宫的寝殿的装设十分简单,一张大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另有一张罗汉床而已。卢义走进来后目不斜视,绕开几件扔在地上的衣服走到放下了帐幔的床旁边,轻声呼唤道:“官家。”

    “嗯?”从帐幔内传来一声答应,又有好似女子的声音轻轻问道:“怎么了?”

    “是卢义,大约是有事。怎么,你不记得卢义的声音?”

    “啊,确实是卢公公的声音,一时忘了。都怪你!”

    “是,都怪我。”这个男子的声音笑着说了一句,随即对卢义道:“有何事来叫朕?”

    “官家,已经是午时了。皇后娘娘派人来问中午可是去坤宁宫用膳。”卢义顿了顿,又道:“娘娘还有些疑惑,怎么官家今日上午没有出宫去参加五城学堂的开学典礼。”

    听到这番话,帐幔内传来一声惊呼,女子又似乎用惊恐的声音嘀咕了几句,不过卢义并未听清。当然,他即使听清了也会当做没听清的。他又说了一句:“奴婢在寝殿的门口等着官家吩咐。”就慢慢退开,远远的离开了床边,保证自己什么也听不到。

    帷帐内,允正搂着一个女子轻声安慰着。这女子浑身**,一张千娇百媚的绝色容颜,美艳如花,脸颊上残存着一抹动人的红晕,彩霞隐隐浮动,散发出娇媚的瑰丽光泽。这本是十分动人的一幕,可这女子此时脸上却带着惶恐之情,甚至身上不住的颤抖。

    她当然就是蓝思齐。任何一个正在不知不觉步入中年的男人都难以抵抗年轻小姑娘的表白,允当然也不例外。在一番挣扎后,他接受了思齐。

    思齐当然十分欣喜,抱住允不撒手。允感受着身上凹凸有致的身体,看着她秀美的容颜,忍不住低头吻去,双手也在她身上开始游走。思齐都已经抱着不成功就出家做尼姑的心思,又怎会拒绝?她甚至双手在允身上生疏地摸索起来。她这样做更是勾起了允的欲火,不由得带着她向旁边的寝殿走去,思齐也顺从了。之后也就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

    可当思齐清醒、又听到卢义的话后,忍不住惶恐起来。在她心目中,熙瑶是一个很有威严的人,后宫所有下人面对她连大气都不敢出,她一发怒就能把下人吓得跪下涕泗横流。虽然她从未这么对待思齐,可思齐想起自己与允未婚就做下了这样的事情,仍然忍不住害怕起来。

    同时她也有一丝愧疚之情。熙瑶从小抚养她长大,可思齐却分享了她的男人,虽说此时男子妻妾众多乃是常事,允也不只有熙瑶一个女人,但思齐仍然感觉十分愧疚。而且她以后该怎么面对敏儿、文垣等人?怎么面对大伯蓝珍?怎么面对其他人?在未与允成就好事前,她只想着允,其他全都抛之脑后;可等她心愿达成,忍不住就开始琢磨这些事情。

    “你不用担心。”允察觉了她的害怕,也能想到她的愧疚之情,忙安慰道:“你不必担心,熙瑶那里我去说。她是个大度的人,不用担心。过一会儿咱们起来去坤宁宫,我马上就和她说。”

    本来如果他没有和思齐欢爱,还可以再拖几日,琢磨好了如何与萧解释,如何与蓝珍说;可现在已经这样了,熙瑶又不是傻瓜,肯定能看出来,只能马上就告诉她,总比让她自己猜到强。

    允其实也有些犯怵当面与熙瑶解释此事。思齐毕竟是他们从婴儿一直抚养到现在的,而且他们虽然知道思齐和允是同辈,却也一直将她当做晚辈,现在这个晚辈忽然又以这种方式成为同辈,他担心熙瑶接受不了。何况还有敏儿等人,她们恐怕也不能接受。

    可思齐这样惶恐,他身为男人就不能露出自己的担心。不仅如此,他反而还要装作什么也不必担心的样子来安慰她。

    在允的安慰下,思齐慢慢平息了自己的惶恐之情。允又安慰她几句,吩咐卢义过来服侍他穿衣服,又叫了两个小宦官过来服侍思齐。他本想叫跟随思齐来到乾清宫的宫女服侍,但又担心她们得知发生了什么事后心里害怕在自己与熙瑶解释之前就被看穿,而允又没有在乾清宫安排宫女,所以只能吩咐宦官。

    几个小宦官看清自己服侍的女子是谁后满脸骇然之色,浑身颤抖几乎无法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为思齐穿上衣服。

    “你们,绝不能对任何人泄露今日之事,若是让朕听到风声,朕会以最为严厉的刑法处置你们,并且着锦衣卫、镇司追查你们的家人,让你们的家人也全部生不如死!”允严厉的说道。他要纳思齐为妃嫔之事很快就会正式公布,甚至思齐喜欢他也会被人知晓,倒不需要太过隐瞒。但他在成婚前与思齐欢爱之事一旦被泄露出去,思齐就真的是千夫所指、名声尽毁了,甚至蓝珍都会和她不再联系,至少数年内不会和她联系。所以允用自己能想到的最严厉的话语警告他们不要对外透露。

    “奴婢对天发誓,绝不敢与任何人说;奴婢对天发誓,绝不敢与任何人说。如果有违此誓,让奴婢来生转生为畜生!”所有小宦官都跪在地上说道。

    允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但也没有让他们马上出去,而是命令他们在殿内再多呆一会儿,以防被他人看穿,随即和思齐、卢义一起走出寝殿。

    “官家,奴婢也对天发誓,绝不敢将今日之事告诉任何人。”出了寝殿,见四周无人,卢义也这样说道。

    “你不用发誓,朕相信你。”允笑道。

    ……

    ……

    “奴婢见过官家。”坤宁宫内,许多下人对允行礼道,她们随即又对思齐行礼。

    “不必多礼。”允答应一句,又问道:“皇后在哪?”

    “娘娘刚刚处置过了宫务,正在偏殿和大小姐说话呢。”一个宫女答应道。

    允点点头,说了一句“你退下吧,”就带着思齐向偏殿走去。他走到偏殿门口的时候正好敏儿从里面走出来,见到允欣喜的说道:“爹爹,你回来了,女儿见过爹爹。”又对思齐说道:“思齐姐姐。”思齐有些尴尬的答应一声。

    “敏儿,今日上午做什么了?”允饶是满腹心事,见到敏儿也高兴起来,笑着问道。

    “协助母亲处置宫务。爹,女儿觉得有些事情安排起来也很有意思。”敏儿笑着回答。说话间,她已经走到思齐身旁,同她说道:“思齐姐姐,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我怎么了?”思齐有些心虚的回答。

    “我从刚才一见到你,就觉得不对劲,可也看不出来哪里不对劲。你不会是生病了吧,若是生病了,要赶紧叫太医过来瞧瞧。”敏儿道。

    “这,没什么,我只是身子有些不舒服,不用瞧太医。”思齐勉强说道。

    “这可不成,爹爹与母亲一直教导不能讳疾忌医,还是叫太医过来瞧瞧。”敏儿又道。

    思齐正不知如何回答,就听允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去?”

    “哦,刚才不小心走路挂到了屏风,衣服刮出一道口子,回去换一身。”敏儿道。

    “那你还是赶快回去换衣服,过一会儿再与思齐说话。”

    “也好。思齐姐姐,敏儿去换衣服了,过一会儿再与你说话。”敏儿又说了一句,带着下人向自己的寝殿走去。

    “但愿过一会儿,敏儿和我说话的时候,不是张口就要骂我。”思齐苦笑着说了一句。

    “不会的,敏儿不会这样做的。”允也不知是在安慰谁,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走进偏殿。

    “夫君回来了?”熙瑶正坐在罗汉床上看书,听到推门的声音抬起头见到允,笑着说道。

    “嗯。”允答应一句,走到熙瑶身旁坐下,思齐行了一礼站在旁边。

    “看什么呢?”允问道。

    “是民间的话本。有些故事写的很有意思。”熙瑶笑着回答一句,又问道:“夫君,妾听说你上午并未出宫参加五城学堂的开学典礼,发生什么事了?而且将思齐叫去后她也一直没有回来,到底有什么事要说这么长时间?”一边说着,她双眼扫了思齐一眼,也马上发现她不太对劲。

    还没等她琢磨出哪里不对劲,就见允对下人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卢义,你把守大门,若是有人要进来,不管是谁,一律拦下。”

    等所有的下人都离开后,允又深吸了一口气,对熙瑶说道:“熙瑶,接下来我要与你说一件事,你千万不要激动。”

    “什么事?”熙瑶见允的神情不同寻常,知道是一件很要紧并且麻烦的事情,马上猜测起来。她本猜测是自己的娘家人又出了什么事情,但她又想起他留思齐在这里,又应当与薛家无关。‘莫非是有关思齐之事?可到底是什么事?’

    她还没想出来,就听允继续说道:“熙瑶,我要纳思齐为妃。”

    “什么!”饶是熙瑶再有涵养,听到这话的一瞬间也没有忍住,大叫一声。与此同时,极度恼怒的表情在她脸上浮现出来。熙瑶甚至忘了自己平日里定下的与允相处的规矩,举起右手在允身前指了一会儿,又在思齐身前指着,大声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不要激动。”允小心翼翼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娘娘,事情是这样的。”思齐打断允的话,说道:“思齐从小养在宫里,整日能见到官家。官家是这样好,不仅是个好皇帝,将大明打理的井井有条、蒸蒸日上;而且对娘娘,对敏儿,对其他家人也极好,不仅十分尊重娘娘,还愿意陪着小时候的敏儿、陪着思齐玩小孩子的游戏,还愿意让三位公主自择夫婿。天底下,没有比官家更好的男子了,至少思齐见过的男子,没有比官家更好的。……”

    “渐渐的,思齐就喜欢上了官家。但,思齐却不敢与官家说,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一直到今日上午,官家叫思齐过去,问思齐喜欢什么样的男人,要为思齐挑选夫婿,思齐终于忍耐不住,对官家说了自己的心里话。而官家,也接受了。”

    这时只听‘扑通’一声,思齐跪在地上,略有些抽泣的说道:“娘娘,此事都是思齐的错,若是您要怪罪,就怪罪思齐吧。”

    “你!”熙瑶气得都不知要说什么好了。她能够接受允又多了一个妃嫔,只要这个妃嫔不会影响她在宫里的地位。而且允的妃嫔其实不多,也已经几年没有添过新人了,再添一个,哪怕身份地位高一些的也没什么。

    但思齐她难以接受。正如允所担心的,她从小把思齐当做侄女养大,一直当她是自己的晚辈,忽然间这个‘侄女’和自己分享男人了,她不能接受。

    但残存的理智又告诉她,绝对不能用难听的话语叱骂思齐,更不能叱骂允。这时她又从头到脚扫视了一番思齐,看着她的异状,忽然想到什么,颤声问道:“思齐,你,可是已经与官家,与官家,”她不愿说出这个词。

    “是我一时没有忍住。”允说道。

    “你们这一对,你这个,你怎么,”熙瑶费尽了力气才压住自己的火气没有将‘你们这一对奸夫**,你这个婊子,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这句话骂出口,但还是站起来,满脸怒火的指着思齐。

    “如果骂我能让娘娘感觉好受些,娘娘就骂我吧。”思齐又道。

    “你!”熙瑶又愤怒的叫了一声,继续指着思齐。她这样指了思齐好一会儿,忽然双手掩面大声哭泣起来。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