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 第3980章 阶下之囚
    此话一出,场内空气死寂,天道到嘴边的推辞言语一顿,再也无法讲述出来。

    不为别的,他虽然想要保守秘密,但却也更加清楚,在生命面前一切的秘密就是一张废纸,根本就不值得去保密什么。

    “我说!”

    没有丝毫迟疑,天道直接就选择了屈服,他很清楚,如此情况下,自己没有任何别的选择,如果真的不与之配合的话,那朱天篷绝对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客气。

    “如此,那就说吧!”

    嘴角上扬,朱天篷给天道一个你很识趣的眼神,随即做出一副竖耳倾听的姿态,但左手捏动的法印却没有散去,那鸿蒙天帝剑悬挂于天道头顶上空,随时都是一副要掉下来的架势。

    “你……”

    见此情形,天道内心大怒,对于朱天篷这幅不信任自己的架势,他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可现在人为刀绞我为鱼肉,他却也没有其余的选择。

    想到这里,天道深吸一口气将内心的情绪压制,昂首开口道:“不过在告诉你之前,你却也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

    眉头一挑,朱天篷深深看了天道一眼道;“你没有资格跟本帝谈条件!”

    “现在本帝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将你知道的全部讲述出来,要么本帝现在诛杀了你自己从你的记忆之中去巡视一切答案!”

    此话一出,天道双拳不由紧握,眼底憋屈之色于此刻强烈到了极致。

    他原本是打算借此机会跟朱天篷提出条件,事成之后便放自己离开。

    可是现在看来,朱天篷根本就没有任何要放走他的意思,甚至那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这让他内心大怒的同时,更多的则是惊恐和不安。

    毕竟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他不可能诛杀朱天篷,也不可能破开大阵逃离,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有人前来救援自己,而这一切都是需要时间,大量的时间。

    “好,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你!”

    重重叹息一声,天道一副宛如打了霜的茄子般姿态萎靡道:“你想要知道的具体是什么!”

    闻言,朱天篷眼底露出一丝喜色。

    虽然看得出来这天道乃是有心拖延时间,但如果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不算什么。

    而且他对于鸿蒙大阵可是有着绝对的自信,当世之内,能够闯进来的还真没有几个人,哪怕是大道分身来袭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将其摧毁殆尽。

    “少废话,直接说,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本帝!”

    一念至此,朱天篷也不在与之废话和客气什么,右手一抖天帝剑,一抹剑气破空直接就轰击在了天道的身躯之上。

    噗!

    鲜血喷涌,天道的身子如遭雷击间,剑气蕴含着的力量开始侵袭他的肉身,让其面目于此刻扭曲,看上去极其的狰狞。

    “呀!”

    紧咬牙关,天道一双眸子喷火,对于朱天篷肆无忌惮动手羞辱自己的举动,他内心愤怒到了极致,但现在的情况下,他却不得不为之忍耐,不得不与之拖延时间。

    “好,我现在就告诉你!”

    待身子稳定后,天道不敢在明目张胆的拖延时间,深吸一口气道:“之所以针对你,乃是因为你乃是异数,其本身就不在三界五行之中!”

    “昔日我本来察觉到了你的存在,但却也没有太过在意什么,毕竟世间有太多的修士为我所用,随意派遣一个就足以灭掉你!”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鸿钧那厮居然棋高一着保护了你,他强行逆天改命将你的命运跟西游气运之子连接让你将其取而代之,导致我无法出手对付你,甚至准备好的后手也随之烟消云散。”

    “之后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因为你的缘故西游大劫仅仅是走了个过场,我甚至都还未来得及收敛那些战利品就因为朱祖等人的归来打破算计……”

    听着天道的讲述,朱天篷的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后者讲述的东西,他还真不知道,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初的阶段居然还有鸿钧在背后推波助澜,甚至自己完成逆天改命也是,虽然困难,但却有些顺利过头。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鸿钧定然乃是在跟天道争斗,想要斩道而出独立于外,所以才会借助他之手来破坏西游这个大果实。

    西游之后,金蝉子成佛,孙悟空离开,朱天篷自己也没有成为净坛使者,小白龙也反抗离开成为了龙皇,导致了西方教在大劫之后收获的功德极其稀少,也是因为这个,导致了朱祖等人的提前降临,以至于……

    “鸿钧!”

    下意识的紧了紧拳头,朱天篷内心暗道:“真没想到,这个一直被我忽视的家伙,居然在背后操控着一切!”

    “今日九天十地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但鸿钧的消息却没有任何一丝一毫,他是藏在了九天十地之内?还是找了个地方潜修?”

    “如果这一切都有他在背后推动的话,那他所图的东西又是什么?他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一个又一个的疑惑在内心升起,朱天篷一时间陷入沉默之中。

    这一幕,看得天道大喜过望,他需要的就是后者沉思,需要的就是获得更多时间,当即也不着急,就这样耐心的站在等待。

    不知过了多久,朱天篷才回过神来,眼底一抹精光迸射间,猛然抬起头锁定天道道:“你在诓本帝,好大的胆子!”

    下一秒,朱天篷手中天帝剑挥舞,天帝技:序灭随之施展,一根根乳白色的锁链席卷而出,几乎在瞬间就贯穿了天道的身子将其封锁了起来。

    “啊……”

    惨叫声响彻,天道面容于此刻扭曲,尤其是那神力和法力结合的全新力量入体,更是让他感觉到一阵阵强烈的不安和死亡悸动,眼底求生欲强烈间,口中不断叫嚷道:“朱天帝,我没有诓骗你,我绝对没有!”

    “朱天帝,你不要冲动,我现在就将真正的缘由告诉你,我说,我立刻说!”

    闻言,朱天篷手中的动作为之一顿,帝眸璀璨间,提起天帝剑道;“本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还不老实想要刷手段的话,那本帝就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