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1443章 霸气
    孙传庭主要的精力,还是集中在吏治上。

    所谓的‘治国先治吏’,只有一支纯净,能干,强力的官吏队伍,才能应对中原王朝数千年的窠臼。

    朝报现在越发有规模,遍布大明,对于‘新政’的宣传越发密集,仿佛大明就只有这一件事。

    坤宁宫。

    傅昌宗,沈二人站在皇后张筠身前,恭恭敬敬的汇报关于太子册封大典的诸多事项。

    张筠越发有皇后的仪容,端坐着,微笑道:“既然舅舅都说没问题,本宫也不会多加追问,一切事项就交给舅舅,沈阁老了。”

    傅昌宗,沈连忙抬手,道:“臣领懿旨。”

    张筠身前站着还不足三岁的朱慈,小家伙手拿着点心,一边吃,一边看着下面的两人。小脸白白净净,大眼睛很是有神。

    张筠一手拉着小家伙,道:“太子册封之后,就会搬去钟粹宫,皇上的意思是,找一些适龄的小孩子陪着,热闹一点,你们看,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傅昌宗,沈顿时面面相窥,不知如何作答。

    因为皇长子朱慈烨那边已经有一群小孩子了,都是军政两派的高官子弟,现在,难道又要给太子找一批吗?

    想到多年后某种可怕的后果,两人心里不寒而栗。

    傅昌宗沉吟片刻,道:“娘娘,这一时半会儿恐怕不容易筛选,还请容臣等慢慢甄别。”

    张筠倒是不急,笑着道:“嗯,有劳舅舅。”

    傅昌宗连称不敢,奏报完事情,出了坤宁宫。傅昌宗,沈两人对视一眼,表情各异。

    太子立了,按理说朝廷该放心了,但那位大皇子经过多年的培养,居然给他们一种羽翼渐丰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好,日后或许会有天大的祸事。

    傅昌宗等回到内阁,孙传庭也顿感棘手。

    以往的皇子们都是被圈禁的,干预不了朝政。偏偏现在完全不同,皇子们已经有涉入朝政的迹象。

    眼下,也只能搁置不问了。

    城东,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

    朱栩侧躺在柳如是的大腿上,漫不经心的看着书。

    柳如是一边给他掏着耳朵,一边低声道:“皇上,朝报那边有心由省向府发展,但朝报已经遭遇轮番抵制,还被很多人打砸过,涉入府县,担心会很危险。”

    朱栩随手翻了一页,道:“嗯,其实朝报无需自己发展,也可以借助地方,朝报不止报纸赚钱,广告不是也很赚,让他们跟地方那些大户沟通,合作办报,有地头蛇参与,那就容易多了。”

    柳如是双眼一亮,道:“嗯,臣妾知道了。”

    柳如是的封号是淑女,有资格自称臣妾了。

    朱栩难得的清闲,乐的躲在宫外看书,不理会朝野的纷纷扰扰。

    柳如是歪着头,长发从肩头垂落,俏脸平静如水,岁月静好。

    朱栩在这里待着,静听外面的风风雨雨。

    孙传庭面对的局面越发纷扰,是一个错综复杂的乱局。

    好处就是,乱中无对手,只要挨个收拾就好。最难的,就是官吏队伍的塑造,尤其是基层;再次之,就是最基本的围绕土地政策的各种改革了。

    孙传庭虽然面对的是错综复杂的局面,丝毫不乱,越来越有节奏的控制着朝廷的方方面面,有条不紊的推进既定的改革计划。

    孙承宗虽然表态有意退隐,但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开,依旧照常上班,推动军队的改革计划。

    朱慈的册封大典即将到了,礼部准备的典礼在乾清宫已经准备就绪。

    长安街上。

    朱栩拿着折扇,四处乱逛。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进了京,只是没有公开露面,京城的气氛渐渐凝肃。

    “朕其实也不是一个瘟神对吧?”朱栩捏着下巴,看着来往的人群,自顾的说道。

    他边上的小永宁傲娇的哼了声,手里拿着一个纱织白帽,一脸嫌弃。

    朱栩砸了砸嘴,有些不满的瞥了她一眼。

    已经是大姑娘的永宁,摆弄着手里的傻帽,哼了声,道:“西夷人的帽子,真是难看。”

    朱栩懒得理她,道“如靖,别板着脸了,出来玩,有什么想玩的就去,别那么拘束。”

    他身后的李定国闻言神色微僵,旋即道“微臣没有,皇上安危重要。”

    李定国已经被调入禁军,军职是都尉,负责外廷的守卫。

    对于他的刻板,朱栩摇了摇头,又瞥了眼还没开窍的永宁,心里叹了口气,这丫头,到底要人操心到什么时候啊。

    曹化淳对朱栩的意思很明白,看着毫无情意流露的李定国与永宁公主,他也是暗自摇头。

    走了一阵,朱栩随手买了几个小玩意,准备带回去给宫里的几个小家伙,继而道“有什么特别的情况吗?”

    曹化淳上前一步,道:“朝廷那边倒是没有,但是外事院那边汇报,暹罗,缅甸的两位国王因为身体不适,无法入京,所以都派了王弟代表前来。”

    朱栩神色微冷,道“就这样?”

    曹化淳道:“是,那两位王弟已经向信王,首辅致歉,希望得到皇上,朝廷的谅解。”

    朱栩手里的折扇转动了几下,忽然道:“将那两人下狱,传旨申斥两国,再传旨卢象升,给他们点压力。”

    曹化淳虽然意外,还是如常的道:“遵旨。”

    李定国倒是有些异色,这样就下狱,会不会有些草率?

    但他没有多言,亦步亦趋的跟着朱栩。

    “还有什么事情吗?”朱栩问道。

    曹化淳想了想,道:“没有什么特别的。平王向皇家银行讨要损失,新建伯有意辞去大皇子的老师,总工会那边建了一个培训学校,专门针对纺织女工的,信王的第七子昨天出生了,太后娘娘近来身体不太好总咳嗽,毕阁老身体渐好,但太医说怕是撑不了多久,刑部尚书钟阳生已经向孙首辅递了辞官书,工部准备在雨水季到来之前再次整修黄河,工部尚书方孔已经去了河南,孙首辅以内阁名义向山右,江左等二十六家商行,借款五百万两,没有从皇家银行借……”

    曹化淳说的很碎,朱栩却听的分明。

    事情有大有小,都需要他关注的。

    走了一阵,朱栩忽然伸手拉过想要跑进一家胭脂店的小永宁,顺手敲了她一下,道:“听到没有,你母后身体不大好?”

    永宁揉了揉头,翻着白眼,道:“我当然知道,我已经买好药,让人送回去了。”

    朱栩一怔,倒是没有注意到,但敲她是朱栩的习惯,哼了声,继续向前走,道:“几个小家伙,近来有没有什么事情?”

    永宁放下手,道:“能有什么事情,还不是整天捣乱,烨儿越大越不好玩,沉默的跟块石头一样,就知道摆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朱栩瞥了她一眼,没有再问。

    几个小家伙还小,或许不太清楚册封太子意味着什么,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明白。

    朱栩脸色平静,漫无目的的在京城闲逛。

    在刑部,朱栩的一声令下,暹罗,缅甸的大大小小使者全数被投入了天牢,一道斥责缅甸,暹罗国王的诏书飞速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