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十一章 皇后怀孕
    朱栩赞许的点了点头,曹化淳在极力融入他的惠王府,虽然朱栩不冷不热,但心里对他的能力还是给予了肯定。

    “走,咱们去瞧瞧。”

    很快,马车在里皇宫不远处停了下来。

    有一队太监出宫,他们是负责采买的,有着便宜出宫的权利。

    “就是最后一个,”曹化淳在朱栩身侧弓着身,道:“就是最后一个,他是李永贞的徒弟,贪财好赌。”

    朱栩远远的看着,果然,这个小太监鬼头鬼脑,四处张望,没多久就悄悄离队,奔着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跑去。

    不足一盏茶的功夫,一个管事模样的青年人就快步走了出来,神色颇为焦急。

    “妥了。”朱栩笑眯眯的说,道“走吧,回宫。”

    曹文诏是知道朱栩心思的人,虽然不清楚朱栩的后招,但对于自家殿下的算无遗策深信不疑,大石落地,自然高兴的应和。

    曹化淳却并不清楚,不过总算完成了惠王殿下交待的事情,想来应该能够获得信任,今后可以在惠王府立足了,因此也很是兴奋陪着朱栩一起回宫。

    佥都御史,周府。

    “你说什么,生祠!”周建宗怒目圆睁的盯着刚刚说完的刘明德,表情好似要吃人。

    刘明德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恨声道:“他们何德何能配享庙祀,一个是残缺不全的太监,一个不过是一个保姆,却想得圣人尊崇,简直是痴心妄想!”

    周建宗之前本就对魏忠贤深恶痛绝,此刻听到这个消息,不啻于五雷轰顶,他拳头握的发白,咬牙切齿道“刘兄,我等身为御史,有匡扶天下,铲奸除恶的重担,今日便一同上书,痛斥两人恶行,这次必须让皇上看清两人的真面目,驱除出京!”

    刘明德本就为这个来的,当即道“周兄尽管提笔,下官署名便是!”

    “好!”周建宗对于刘明德的深明大义深感欣慰,当即便让下人准备笔墨,要再次弹劾魏忠贤与奉圣夫人客氏。

    “老爷,老爷,不好了!”之前与那小太监接头的管事,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

    周建宗一见顿时脸色一沉,大喝道:“何时忘了规矩,来人,拉出去执家法!”

    这管事却浑然不惧,也不管谁在,当即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过去,急声道:“老爷,我宫里的老乡传出消息,他们要弹劾你!”

    周建宗本要落笔,闻言脸色一变,快步走过去拿过来。

    ‘其意不明,其话胡言,伪道学也。’

    ‘聚不三不四之人,说不痛不痒之话,作不浅不深之揖,啖不冷不热之饼’

    ‘其误廷弼,且误封疆’

    周建宗看的气的浑身发抖,双眼赤红。

    这是一张匆匆抄录下的,三百多字,全都是弹劾他周建宗的,最后署名是给事中郭巩,御史倪文焕。

    刘明德在一旁也看着,顿时大怒,道“阉党欺人太甚,周兄,不若我等聚集同道,联名上书,这一次决不能轻易退缩,必要治着阉贼歹妇的罪!”

    周建宗却陡然冷静了下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这道折子应该还没有上去,我等必要先发制人,将阉党一网打尽!”

    刘明德立即附和,沉声道:“好,我这就去联络,今天誓与阉贼不两立!”

    朱栩回宫之后,换了身衣服,带上早就做好的一个小玩意,便直接前往坤宁宫。

    “皇嫂。”朱栩刚进门,就大声嚷嚷起来。

    结果还没等张皇后出现,一身杏色长裙的焕儿却冷不丁的冒出来,对他翻了个白眼哼道“娘娘今天不舒服,不见客。”

    朱栩一听顿时大惊失色,伸手就拉住焕儿的白嫩小手急声道“皇嫂病了,什么病,召太医了吗,太医怎么说,抓药了吗?”

    焕儿早就被朱栩吃过豆腐,但见他一脸焦急,心下一软,俏脸微带担心道“娘娘应该是受凉了,今天时常恶心,脸色苍白,差点晕倒,她不让我们请太医,担心惊动皇上,给皇上添忧。”

    添忧?

    朱栩心里嘿然一笑,这哪里是生病,分明是害喜,有了身孕。

    但他脸上还是一脸焦急模样,紧抓着焕儿的小手,道“那皇嫂现在怎么样?有没有派人去悄悄抓药?”

    焕儿本来刚要回答,顿时俏脸一红,慌忙抽出被朱栩摸索着的小手,没好气道:“娘娘说了,惠王殿下要是来了,不准进去,明日再来。”

    朱栩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背着手,一副很是老练模样道:“皇嫂说的有道理,皇兄最近国务繁忙,这件事就不要外传了。”

    焕儿哼了哼,挡在朱栩身前,一副你再不走我就要赶你的模样。

    朱栩深深叹了口气,一脸忧伤的转身,道“我本将心向明月,一江春水向东流。”

    焕儿待朱栩离开,绷着的俏脸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许久才说了句:“不会诗词就不会,装模作样,驴头不对马嘴。”

    知道皇嫂怀孕了,朱栩暗暗松了口气,等了这么久,终于是给等到了。

    一边走一边思索着,喃喃自语“有焕儿在,加上吴清吴柔姐妹俩,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饮食,安胎药这些也得谨慎,想办法安插人手。”

    朱栩的母妃早逝,基本上是跟着张皇后长大的,对于这件事朱栩一直都挂在心上,除了这个,更关乎大明国运,若是这一胎是男的,而且成活,那必然就是将来的太子,皇帝。

    如果将来的皇帝是个小孩,那么就不用担心他那位五哥继位。若是他继位,朱栩的施展空间会极度狭窄,甚至可能会被直接圈禁在封地,一辈子不得出。

    朱栩的心情特别的好,在皇宫里溜达了一圈才慢悠悠的走回自己的景焕宫。

    “殿下。”

    朱栩刚进门,曹文诏,曹化淳这大曹小曹几乎同时迎了上来。

    因为张皇后怀孕,朱栩高兴无比,仰着脸,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大曹小曹对视一眼,还是曹文诏兴奋的说道:“殿下,如你所料,周大人联络了数十朝臣,现在正在周府琢磨折子,估计很快就会送到宫里来。”

    朱栩眉头一挑,一挥手,道:“走,咱们进去,细细谋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