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762章
    “我的家人还在灾区里,在得到他们的消息之前,我哪都不会去!”

    “就算这里的大家已经无家可归了,你又凭什么自作主张,动动嘴巴就想把我们送到斯卡莱特,送到几百公里之外一个陌生的城市?”

    “我就算是死在雪灾里,也不想和斯卡莱特那些卑鄙的猎人扯上任何关系!”汉子站在人群的最前端,朝着空地中央面红耳赤地喊道。

    博斯正被人群簇拥在中间,红着脸朝周遭的平民奋力解释着什么。十余名守卫猎人围成一圈,用猎装和躯体为领队抵挡着来自平民的骚动,然而防线却早已是摇摇欲坠。

    “‘卑鄙的斯卡莱特猎人’?工会总部可是在我们这里啊!”分辨出难民们口中的话,熊不二轻声嗤道。长枪手才刚刚从死神手中救出了一个平民,没想到回归营地后见到的却是这样的场景,让他勉强压下的火气登时又有了复萌的征兆,“一群不知好歹的家伙……”

    没有处理这一类事务的经验,小猎团众人只好被营地中的猎人前辈们拦在了一众激愤的难民之外,坐视着事态的发展。贾晓望着眼前攒动的人头,无奈地叹了一声:“会被这么对待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我还小的时候,曾经从老爹的口中听说过,这个国家和洛克拉克的关系一度紧张到不行。如今两国的贸易已经恢复了那么久,没想到古代林的民众对斯卡莱特猎人还有这么大的怨念……该说是平民的记忆力比想象中还要长得多吗?”

    约莫十年前,也是在古代林附近曾发生过一次语焉不详的灾难。那时的贾晓身高还比不过制式的重剑,自然对境外的大事件记忆模糊。他只知道两国对灾难的来龙去脉口径不一,似乎好生吵了一架,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断绝了往来的商路,让作为商人的老爹承担了一笔不菲的亏损。

    或许是天意弄人,这次的灾难居然也是发生在两国边境附近。救援委托的队伍是由两国混编而成的,听到难民们口中的叱骂声越来越粗鲁难听,队伍里斯卡莱特所属的猎人脸色一个个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小洋面露异色,从鼻孔中哼了一声:“呵,至少知道雪崩的始作俑者,他们把谁当做怀疑的对象了。”

    “该担心的不是这个吧?”申屠妙玲面带忧色地说,“如果这一批难民迟迟不能让行,后来的伤者今晚就只能露天过夜了。寒冬冷月之下,不知会有多少人连今晚都捱不过去。”

    “既然他们一致反对,我们的猎船不能改道去莱拉克吗?”小团长紧张兮兮地问道,“反正都是安置难民,飞艇降落在哪里又有什么关系?”

    听见女猎人的话,门岗处的守卫猎人转过脸来,面容苦涩地摇头道:“就是因为做不到,才会变得这么麻烦啊。”

    城市的收容能力有限,它需要提供给难民的不止是基本的容身之地和生存资料,为他们重建生活也是工会的职责之一。再加上涌入的民众给城市的秩序和安定带来的压力,前次王国出动猎船带走的一批难民,已经是就近的收容城市短时间内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更何况莱拉克的入境律令比斯卡莱特要严格得多,异国的战用猎船想要占用王国内部航道,至少也要走上半个月的审批流程。”守卫猎人对莱拉克的状况如数家珍,“以营地如今的补给状况,这些人可等不到那个时候。”

    “这不公平!”小洋眉毛一耸道,“王国的律法不该是服务民众的才对吗?这种特殊情况下,至少有办法对灾民网开一面的吧?”

    “上次王国网开一面的时候,结果可并不太好。”守卫猎人意味深长地说道,随即便明智地箴口不言。

    随着小猎团众人所在之处陷入沉默,远处的骚乱也突然出现了变数。人群倏地向两侧排开,似乎有人从圈外奋力地挤进了中央区域。贾晓拉下千里眼细细地朝人潮之中探去,突然惊叫一声:“那是罗大师!两个教官……他们要做什么?”

    即便失去了一条腿,六星猎人的力量仍然不是普通人所能企及的。罗平阳接连推开面前的几道人墙,终于见到了人群中窘迫的博斯。混血龙人登时向两位强者投去一道求助的眼神,他张口似乎在说着些什么,声音却如泥牛入海般,顷刻间掩没在一片喧闹声之中。

    黑星双子在人群之中站定,背靠着守卫猎人,面色阴沉地朝着一众激动的难民们。罗平阳和老艾露对望了一眼,他的双腿微叉,吐气开声,一声长啸猛地喷薄而出:“都给我闭嘴!”

    “咚!”

    重锤在冻硬的地面上凿出一条深深的白印,龟裂纹从六星猎人的身前蔓开,一直朝难民们的脚下延伸过去。离得近的灾民们避之不及,连忙向后退开,却纷纷撞进了身后同族们的怀抱之中,好一番东倒西歪。突如其来的一阵骚乱打断了村民们抗议的节奏,场间的声音为之一滞,一大一小两件黑氅漂然而动,下一刻便取代了营地领队的位置,登上了几只板箱垒起的平台上。

    安菲尼斯站在小罗的肩头,蓦地掀开头上的兜帽,一对略显浑浊的猫眼扫过下方的民众。待到四下的目光终于被新近登台的两人所吸引,老艾露才重重地咳了一声,一字一顿地朗声说道:“这里是在宣读工会的决定,不是给诸位投诉的场合!接下来还有谁想要说话的,我以猎人先祖的名义起誓,今晚他所在的营帐半块燃石炭都不会得到。”

    “嘿!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听闻此言,人群中一个人举起拳头威胁道,“那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补给,你以为胸前多戴了几颗星星,就能随便克扣不成?”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无权扣押你们任何人的补给。”老安菲居然点头应道,他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徽章,“但如你所见,我是这座营地里等阶最高的猎人。我至少可以决定那些物资什么时候能够交到你的手上你想亲身试试我的权力能做到什么程度吗?”

    “安菲大师,这么做……恐怕不妥吧?”旁侧的博斯没来由地一阵头疼。他本意只是想让两位大师帮忙解围,却没想到老艾露开口便是这样直白的威胁。工会的律令中,涉及到猎人和平民接触的条例细致得令人发指,六星艾露的一句话不知违反了多少规定。然而就像安菲尼斯说的一样,黑星双子的行动就连自己这个委托负责人都无法干涉,他也只能祈祷两人不会再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来。

    “没关系,就这么记在委托报告上,用不着遮掩什么。”老艾露的声音没有避讳周遭的民众,似乎就要以此来聊以警示一般。望见二人胸前多得吓人的金星,和旁侧的博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灾民们心下对突然出现的这两人的话语先信了七八分。

    “所以接下来呢?你要强行把我们绑上那艘猎船去吗?”难民们安静了不足三秒,一道冷哼声就从人群中迸发出来。黑星双子顺着声音瞧过去,正是方才在人群最前端,叫嚣着要死在雪灾之中的壮年男子:“说什么‘自愿安置’,不如说是流放还差不多!”

    “你的家在哪里?”罗平阳收起了手中的重锤,朝男子朗声问道。

    “托了你们猎人的福,我已经没有什么家乡了!”男人仍然激动不已,他额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帕丁村’,你听说过这个地方吗?”

    骤然从难民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黑星双子二人的双眼瞳孔皆是一缩。见两人没有当即应答,男人显然会错了意,上前一步恶狠狠地道,“你们当然没有听说过,因为它早已经不在地图上了!”

    “我出生在帕丁村,我的家族数代人都在那里生活,而你们不过是来了一次,却把它毁得连废墟都不剩!”他继续控诉道,“那次灾难后,我好不容易从失去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在附近的村镇落了脚。我在那里娶妻生子,有了新的生活,看看你们如今又做了什么?”

    他指着远处连绵的大雪山:“现在你们告诉我,我又要因为猎人工会的错误而流落他乡了?你不会以为仅凭那笔可笑的抚恤金,就能换回我半生的时间吧?你知道吗?我不在乎能不能得到补给,也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你们已经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怕是也并不多我一个!”

    “抱歉”连番的质问声让守在旁侧的博斯脸色数变,他在心中数度祈祷着,两个强者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混血龙人等待了数秒,却只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告歉。

    “嘿!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做?”听闻此言,人群中一个人举起拳头威胁道,“那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补给,你以为胸前多戴了几颗星星,就能随便克扣不成?”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无权扣押你们任何人的补给。”老安菲居然点头应道,他指了指自己胸前的徽章,“但如你所见,我是这座营地里等阶最高的猎人。我至少可以决定那些物资什么时候能够交到你的手上你想亲身试试我的权力能做到什么程度吗?”

    “安菲大师,这么做……恐怕不妥吧?”旁侧的博斯没来由地一阵头疼。他本意只是想让两位大师帮忙解围,却没想到老艾露开口便是这样直白的威胁。工会的律令中,涉及到猎人和平民接触的条例细致得令人发指,六星艾露的一句话不知违反了多少规定。然而就像安菲尼斯说的一样,黑星双子的行动就连自己这个委托负责人都无法干涉,他也只能祈祷两人不会再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来。

    “没关系,就这么记在委托报告上,用不着遮掩什么。”老艾露的声音没有避讳周遭的民众,似乎就要以此来聊以警示一般。望见二人胸前多得吓人的金星,和旁侧的博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灾民们心下对突然出现的这两人的话语先信了七八分。

    “所以接下来呢?你要强行把我们绑上那艘猎船去吗?”难民们安静了不足三秒,一道冷哼声就从人群中迸发出来。黑星双子顺着声音瞧过去,正是方才在人群最前端,叫嚣着要死在雪灾之中的壮年男子:“说什么‘自愿安置’,不如说是流放还差不多!”

    “你的家在哪里?”罗平阳收起了手中的重锤,朝男子朗声问道。

    “托了你们猎人的福,我已经没有什么家乡了!”男人仍然激动不已,他额上的青筋突突地跳着,“‘帕丁村’,你听说过这个地方吗?”

    骤然从难民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黑星双子二人的双眼瞳孔皆是一缩。见两人没有当即应答,男人显然会错了意,上前一步恶狠狠地道,“你们当然没有听说过,因为它早已经不在地图上了!”

    “我出生在帕丁村,我的家族数代人都在那里生活,而你们不过是来了一次,却把它毁得连废墟都不剩!”他继续控诉道,“那次灾难后,我好不容易从失去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在附近的村镇落了脚。我在那里娶妻生子,有了新的生活,看看你们如今又做了什么?”

    他指着远处连绵的大雪山:“现在你们告诉我,我又要因为猎人工会的错误而流落他乡了?你不会以为仅凭那笔可笑的抚恤金,就能换回我半生的时间吧?你知道吗?我不在乎能不能得到补给,也不在乎自己会不会死在这里,你们已经害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怕是也并不多我一个!”

    “抱歉”连番的质问声让守在旁侧的博斯脸色数变,他在心中数度祈祷着,两个强者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混血龙人等待了数秒,却只听到了一声苍老的告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