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魏能臣 > 第一百一十二章不一样的胖子!
    汉文城--隶属于凉州-武都郡,位于白龙河下游的弯曲处,是一座周长八里左右、威武漂亮的四方城,周围布满了纵横的河渠,以及一块块整齐的良田,是本郡有名的产粮区。

    其实十几年前,这里还是荒草甸子,方圆数百里不见村落,反而常有豺狼虎豹出没,还有一些游牧部落来此驻扎,利用丰美的水草放牧牲畜。

    建安三年,萧逸统兵西征,一连打败韩遂、袁尚两路大军,又屠灭了氐、羯两大部落,斩首数十万之众,开疆拓土千余里,为了镇守新得到的土地,于是大量的修筑城池、迁民戍边!

    汉文城就是其中之一,名字还是萧逸亲自取的,也没啥特殊意义,因为周围还有汉治城、汉武城、汉功城……以此来证明这些地方,统统都是大汉的领土!

    受萧逸的这种影响,如今汉家军队、商旅每到一个陌生地方,都喜欢留下标记,或是立下汉碑,或是刻下文字,最为常见的有:

    大汉领土,不容侵犯!

    大汉领土,外人禁入,否则留下头颅!

    此地方圆三百里,皆为大汉领土,异族持刀闯入者死!

    …………

    汉家驻军是这么写的,也是这么做的,经常到立碑处巡逻,见到有游牧部落的人越界,或者靠近(有越界的嫌疑了),立刻拔刀砍杀、不死不休!

    久而久之,西北各游牧部落的人,识字率直线上升,就是代价惨重了一些,而且只认识几个字:‘大汉领土,不容侵犯……越界……死!’

    汉文城修建以后,人口增加、百业兴旺,很快成为了西北重镇,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汉文城不太平了。

    ………………………………

    “把羌人的尸体仍下去,自己人的抬到后面,火化后收敛起来,伤员也抬下去医治!”

    “金汁熬好了没有,好了就抬到城楼上,一会儿让羌人们尝尝滋味,刀枪、箭簇也要补齐了!”

    “整整八天了,援兵怎么还没到,再派人去催促一下!”

    汉文城的城墙上下,尸体堆积、残兵遍地,到处是劈砍的痕迹,原本清澈的护城河水,完全被鲜血给染红了,有羌人的血、也有汉人的血!

    主簿-张肃晃动肥胖的身躯,在城墙上来回走动,身上甲胄残破,手中大刀缺口,原本白皙的脸庞也熏黑了,嘴唇上裂开好几道血口子……

    在他的指挥下,士兵、百姓们来回奔跑,清理战场上的尸体,修补破损的城墙,还有狼吞虎咽的吃喝、以补充消耗的体力,为下一次厮杀做好准备!

    张肃是徐州-广陵郡人氏,良家子弟、自幼好学,十六岁之时,以优异成绩考入争鸣学府,成为一名墨家学子,而且在学府内大大有名,是三项记录保持者:胖、坏、慢!

    第一项是胖:十岁的时候,张肃就有一百五十斤重了,十六岁入学府之时,体重达到了三百斤,加上学府伙食好、又不加限量,很快突破了四百斤大关,被誉为‘争鸣学府第一胖’,还载入学府史册中了。

    第二项是坏,都说胖子心眼多,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在争鸣学府期间,张肃有名的调皮捣蛋,不是搞个小恶作剧,就是玩些鬼花招,经常弄的人哭笑不得!

    不过胖子心眼不坏,在嬉笑怒骂之间,反到交了不少朋友,比如拉着佛家学子偷酒喝,拽着阴阳家学子找古墓……都是他干的好事!

    第二项就是慢,争鸣学府是六年制,学子们各门功课及格,既可申请毕业,自由选择职业,当官、当兵、经商、务农……只要不危害国家,想做什么都可以。

    张肃却在学府待了九年,迟迟没领到毕业证,胖子一点也不笨,反而相当聪明,学习成绩优异,不过长跑、骑马、攀爬这几项考核,他就是累吐血也过不去。

    后来‘某人’实在看不下去了,走后门让他毕了业,本想分到太仓做个官员,培养成为内政人才,没想胖子很有骨气,主动申请到西凉戍边,做了一名小小的主簿!

    张肃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毕业证上有一段评语:‘做一个开心快乐、益国益民的胖子,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自己厚重的身影!’

    “师尊大人放心吧,弟子一定尽心竭力,守我疆土、护我百姓!”

    “快看,该死的羌人又要进攻了,大家做好战斗准备!”

    “呜!--呜!”

    嘹亮的牛角号声,把张肃从回忆中惊醒过来,急忙趴到垛口上,观看外面情况,只见密密麻麻的铁骑,缓缓的逼近过来了……

    羌人们很彪悍,一个个身穿兽皮袄、背负牛角弓、胯下骑着矫健战马……高举五花八门的旗帜,排列成了冲锋队形!

    今年天气反常,汉中、巴蜀大雨连绵,很多地方遭了水灾,冲毁了大量的田园……西北草原也不太平,不过情况正好相反--旱灾!

    从三月份一直到了十月,西北草原滴雨未下,河流干竭,牧草枯萎,牲畜成群的饿死、渴死,转眼就到了冬季,羌人各部落缺衣少食,全都陷入了困境中!

    饥寒交迫之下,加上有人故意挑唆,白马羌、牦牛羌、烧当羌大小十余部,集结了八万铁骑,攻入了武都、金城、陇西各郡,疯狂的劫掠粮食、人口、牲畜,以弥弥补他们在大灾中的损失。

    老猎人都知道,越是饥饿的猛兽,就越是凶狠残暴,不到一个月时间,羌人就攻克了十几座边城,杀戮汉家军民数千人,还劫掠了不少物资,却没能填饱他们的胃口!

    汉文城是西部重镇,有名的繁荣富庶,又是深入武都郡的必经之路,因此羌人部落云集过来,足有七八万精锐骑兵,想要打开一个突破口,深入汉境大肆劫掠一番!

    守城的只有五千汉军、一千流习(经过军事训练的犯人,平时服苦役,战时做死士),以及少量的青壮百姓,兵力不及对方十分之一!

    而八天的激烈厮杀下来,守军已经死伤大半了,本城太守、以及几名校尉也都战死了,于是张肃这个主簿、成了最高行政官员,这才披挂上阵,手持大刀砍人。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羌人死伤更加惨重,起码要用三条性命,才能换一个汉家勇士!

    “又是狼群战术,想要声东击西吗,大爷就将计就计,把普通百姓集中到东南,敲鼓打鼓,大声呐喊,精壮者随我到西北防守!”

    “诺!”

    张肃虽是个文官,可在争鸣学府的九年中,却接受过系统的军事训练,也算略知排兵布阵之法,还听过很多大将的课程,讲解各种经典战例!

    又在西北待了数年,熟知游牧民族的习性,也经历过几次小型战斗,因此一点也不怯阵,而是冷静的分析战局,做出正确对策!

    “杀呀!--草原各部的勇士们,杀进城去,杀光汉人,抢光他们的东西!”

    …………

    张肃所料一点不差,东南边率先响起了号角声,羌人骑兵呐喊着冲过来,距离城墙两百步左右,突然又四散开了,只是左右驰骋、冷箭射击,吸引守军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西北也冲出一队人马,无声无息、不喊不叫,就是闷头的快速猛冲,这才是攻城的主力。

    凭心而论,羌人的战术不错,就像狼群一样的狡猾,可他们的武器装备吗,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只有部落小头目们,才有熟铁打制的铠甲、兵刃,普通士兵只能使用棍棒、木叉、石链,箭簇也大都是牛角磨制的,能有几支青铜箭簇,那就算是富裕的了。

    这也不奇怪,游牧部落文明落后,除了放马牧羊,别的什么也不会,没有文字、没有手工业,更别说技术含量很高的冶炼了。

    手中仅有的一点熟铁、青铜,不是从汉境中劫掠来的,就是不良商人走私过去的,因为有暴利可取,一口生铁锅在羌人部落里,能换三头壮牛、或者四个女奴!

    因此游牧骑兵进入汉地,最喜欢抢夺铁器了,有时为了一把铁制武器、盔甲,自己人都能互相残杀,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人命也就不值钱了。

    “抛石车准备,仰角三成半,距离两百步--放!”

    “弓箭手,压住敌人冲锋的队伍--射!”

    …………

    三四丈宽的护城河,已经被碎石、土袋、尸体给填平了好几处,羌人骑兵很快冲到城墙下,他们不会打造云梯,直接扔出牛皮绳索、套住城墙的垛口,奋勇攀爬而上……

    汉军在张肃指挥下,也在拼命反抗着,滚木、雷石、土灰……还有密集的箭雨,所到之处人仰马翻,血肉模糊。

    可羌人们悍不畏死,依旧一个劲的猛冲,甚至举着同胞尸体挡箭,再把箭簇拔下来,回射守城的汉军,双方都有极大的伤亡。

    “他妈的,出绝活--倒金汁!”

    张肃也红眼了,指挥部下士兵,抬出一口口的大铁锅,里面都是上下翻滚、臭气熏天的金汁,向攻城的羌人倒了下去……

    所谓的‘金汁’,就是用人、畜粪便熬煮的稀汤,一旦泼到人身上,顿时皮开肉绽,还有很强的毒性呢,这是萧逸发明出来,用来守城的一种利器,不知杀伤多少人命呢!

    争鸣学府的军事训练中,就有熬煮金汁一项,张肃更是其中佼佼者,不但火候掌握的好,还喜欢乱添佐料,熬出的金汁又烈又臭,就算不烫死人,也能恶心死人,曾经在比赛中连夺六任冠军,被誉为学府的‘金汁之王!’

    “啊!……啊!……天神呀!”

    “可恶的汉人,就像草原上的狐狸一样狡猾,谁也不准后退,勇士们冲上去呀!”

    一祸祸的金汁倾倒下去,烫的羌人们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痛的是满地打滚,有人实在忍受不住了,干脆给自己来个了断,战场犹如修罗地狱一般……

    即便如此,羌人仍不肯后退,在大小酋长带领下,血肉铺路、白骨做梯,继续向汉文城猛攻……他们不是不想退,而是无路可退了!

    草原大旱,牲畜死亡,父母妻儿饥饿哭泣,如果他们空手而归,是无法熬过寒冷的冬季,整个部落的人都会饿死、冻死!

    只有冲上城头,夺取里面的粮食、衣服、牲畜……再带回部落中去,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退一步说,就算攻不下城池,士兵们战死在了沙场上,也能给部落省一份口粮,让孩子们熬过冬天……羌人就像荒野中兽群,用自我减员的办法,来抵御大自然的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