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成BOSS > 534、【标题更替后看,今天会迟】
    联盟官方魂兽研究中心附属第一中学, 台上讲述《联盟的诞生和发展历史》的老教授声音不紧不慢, 听在精神不振的学生耳朵里,就和摇篮曲似的。

    “……一千年前,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名为国家的政治团体,但在距今九百多年前、也就是旧历2020年, 自异空间入侵的魔化生物带来了被后世的我们称为‘大灾变’的黑暗时代——当时有很多人将之称为‘末世’。

    “国家、种族、家庭, 一切都在这场大灾变中被重构。幸存的人经数百年的努力将那些噩梦般的生物驱逐后, 原有的制度已经不再适宜……谁来说说, 和灾前相比, 我们现在的世界有了哪些不同之处?”老教授从板书上回过身来, 一眼在那么群精神不振打呵欠的学生里看到正在做笔记的方以唯,“方以唯, 你来回答。”

    靠窗的位置上,名为方以唯的女孩愣了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最大的不同是名为魂兽的生物的诞生, 这直接影响到了当时人类幸存者对魔化生物的胜利概率以及之后的全世界的科技发展趋势;第二,大量丛林的涌现,在大灾变后三年就占据了将南极洲计算在内的全部陆地的60%以上, 成为魂兽的根据地、普通人类的噩梦之所;第三……”

    春日里绚烂的阳光从她右手边的窗子里洒了进来, 落在她漆黑的长发上,像有金色的精灵在她的发上舞动。

    坐在她左手边的男生金色的瞳孔动了动,目光落在黑亮长发上唯一的装饰物——一条金色的发带上。

    和他的眼睛一样的颜色。

    “回答得非常全面。”老教授满意地点头,示意方以唯坐下, “当然,说话声音再大点就好了,先不说老师以后年纪大了可能听不清了,总是这么害羞可不好。”

    调侃了一句被这句话弄得一下子红了脸的得意门生,在教室里响起的善意的笑声里,老教授调出下一张幻灯片:“来,下面我们就来仔细说一下方以唯同学刚刚所提到的十大最主要的区别……”

    台上的老教授还在详细讲述课程内容,坐回座位终于压下满面潮红的方以唯恨恨地往笔记上记内容:太讨厌了!上课点名回答问题什么的讨厌死了……

    “你学过这部分内容?”

    从身侧传来的声音很轻却非常清晰,熟悉的声线让她不假思索道:“这种东西我六岁就知道了!”

    “既然这样,可以申请考试免修,为什么要来上课?”男生依然看着手里的笔记,但话确实是对她说的。

    方以唯语塞,目光落在只有她才能看到的悬浮屏幕上。

    成就·学海无涯:连续无错回答老师提出的五万个问题。

    进度:50000/50000(已完成)。

    奖励:《魂宠大全·种族与特性小解(中)》(已发至系统邮箱,请玩家注意查收。)

    因为刚刚回答的那个问题,这个成就面板上已经被打上了通红的“已完成”印子,随即成就表一阵翻滚,一个新的页面显示出来:

    成就·学无止境:连续无错回答老师提出的十万个问题。

    进度:50000/100000(未完成)。

    奖励:《魂宠大全·种族与特性小解(下)》

    要不是为了成就和奖励……

    然而这个答案是死也不可能说出去的,方以唯吱语了一阵,低声反问:“亚伦不也一样嘛,明明这些课程都学过了可以申请免修的还一样来上课……”

    金瞳的男生,也就是亚伦微微动了动眸子,声音清淡:“因为你来上课了。”

    潜台词就是我是来陪你的。

    方以唯:“……”

    无、无法反驳!

    默了半天,已经15岁了的小姑娘最后也只憋出了一句弱弱的:“对不起……”

    如果不是为了陪她,按照亚伦的私授课程进度,根本不需要坐在这个教室里。

    “我说过的,唯。”亚伦翻着手里的书,书页的哗哗声里,他的声音低沉却清晰,“你不需要和我说对不起。”

    没等方以唯对这句话做出什么反应,他已经站了起来:“今晚去我家,北辰大人临时有会议。”他金色的瞳孔里印出女孩茫然的模样,“用完饭我送你回去。”

    ——已经下课了,身边的同学都纷纷开始收拾课本准备离开。

    方以唯愣了一下,随身携带的通讯仪就响起了代表收到信息的提示音——掐在下课后一分钟内。

    从书包里摸出季北辰让她随身带着的通讯仪打开,来自季北辰身边的贴身秘书小姐关绎心的信息显示在上面,说的正是季北辰临时有会议要召开,无法来接她的事。

    回了一条自己去亚伦那里告知自己接下来的路线信息,方以唯有些纠结地放下通讯仪:为什么亚伦会比她更早知道啊……

    几乎是像会读心一样从她脸上看出这句话来,亚伦没有多说,只是拿起方以唯的书包,两人从教室里走了出去。

    坐上来接亚伦的车子,方以唯撇了一眼司机,惊讶地发现居然是瑞德拉贡家的老管家:“狄奥先生!”

    “好久不见了,唯小姐。”老管家笑得和蔼可亲,“您好久没来了,老爷可天天念叨着呢!”

    方以唯僵笑了一下:没记错的话上次去亚伦家里也就三天前的事,似乎、好像,大概……不是很久吧?

    想她一个曾经可以一个月出门大采购一次活下来的死宅,愣是被穿越后的生活给逼成了现在这个每天出门保持良好运动量的“活泼”少女,方以唯就觉得,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了,为什么我们还要互相伤害……让我在家乖乖呆着等哥哥回来不好么……

    自家哥哥只是出个远门做个长期任务几年不回来而已,她就要被逼着搬到哥哥的好基友季北辰那边住,上下课还有亚伦全程监护……你们要不要这么大题小做,她四肢健全、三餐自理无问题、绝对不会把自己饿死在房间,要不要好像分开三分钟她就会突发意外死了一样!

    方以唯选择性无视了当初哥哥因为职务不得不远赴西三域时自己还不满十二岁的事实——让一个才十一岁多一点的小女孩独自一个人生活,那监护人的心该多大啊……

    “今天会去的。”亚伦平静道,不动声色地挡住了老管家有些过于殷勤的目光,丝毫不顾后者有些哀怨的眼神,“先去实验室。”

    “呃……”因为车子发动,想起自己在学校实验室里数据应该已经出来了,方以唯正要开口,就被抢答了。

    她看着明显就是通向实验室的路线,望向身侧只比自己大了一岁的男生,眼神哀怨。

    后者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今天不是实验数据出来的日子吗?”难道他记错了?

    是……当然是,但是……

    方以唯自暴自弃地捂脸,再也顾不得要在外面维持形象的问题:“为什么你会比我更了解我要做什么啊!”

    亚伦没有表情的俊美面孔终于有了一丝变化——虽然极为轻微,但在驾驶座上看着孙少爷长大的老管家眼里,这无疑是一个足以让他晚上去和老爷叨嗑半个晚上的巨大变化。

    就算是老爷没见过孙少爷这个样子吧……怀揣着某种莫名的优越感,老管家把车子开得是四平八稳。

    “去了实验室之后有安排吗?”他没有回答方以唯的问题——后者也没指望听到什么回答——而是改而提起了另一个话题。

    方以唯摇摇头:“没什么事,也就看下实验数据之类的吧……亚伦等会不是要去社团么,我边看边等你就好了。”反正魂宠的具体表现她都清楚,拿实验报表也不过是为了有更直观明确的数据支持。

    亚伦微微颔首,轻轻靠在沙发背上:“唯不也一样清楚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这是两码事!至少我不会预卜先知!

    无力反驳,正好到了地方,方以唯不等老管家过来开车门就自己先下了车:“我马上回来,亚伦在车上等我就好了!”再待下去她怕自己忍不住扑上去咬死亚伦!

    摇下车窗,看了眼距离不过十米的实验大楼,亚伦心知没有拿到教授特批通行证的他就算下了车,也不过是在一楼大厅里等待的份,遂点头:“别在实验楼里迷路了。”

    已经往实验楼跑去的方以唯一个趔趄,差点达成卖萌平地摔成就。

    “谁会在呆了三年的实验楼里迷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