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乱唐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行商惹惊奇
    开市还是如期举行了,一切都在严密的监控下,虽然处于暗处的秦琰心中很是忐忑,并发誓一定要将那个在背地里捣鬼的老鼠揪出来,可毕竟敌暗我明,任何一点小小的差池都可能毁了这次开市。

    令人最纠结的是,他不可能因为一些疑点就将开市的日期推迟,否则来自四面八方的商人们会因此对神武军的一系列举措产生质疑和不信任,那么开市的初衷或许就全毁了。

    象征着开市的钟声正点响起,早就急不可耐的行商们纷纷挤进了市场。木鹿城关闭近一年的市场被重新修葺,规模扩大了一倍,地面都用青石子铺就,可谓是旧貌换新颜。

    但一批批的驴子和牛马被牵了进来以后,牲口的粪便和尿液以及车轮上携带的泥土迅速将干净整洁的十字路给毁了。

    几乎在一瞬间市场上就充斥着屎尿的味道,这种味道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籍由鼎沸的吆喝声迅速升腾出一种前所未有的炽烈。

    与随行的官员们不同,秦晋反而很享受这种“特别”的味道。

    只有如此,才象征着集市的兴旺,才证明木鹿城可以成为汇聚东西方货物的第一枢纽重镇。

    这是秦晋对木鹿城的期待,也是交给留下来的秦琰的第一个任务。

    唐朝想要进一步控制波斯,就必须让安西与波斯之间的贸易迅速并大量的流转起来。同时,还要加强关中与安西之间的联系。

    如此,河西走廊安西一线就像一条牵着风筝的长线,即便波斯再远也将在大唐帝国的股掌之中。

    贸易流转之下更为深刻的一层就是文化之间的交流,如果没有文化的渗透,就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长治久安的问题,如果不能长治久安,就更加无从谈起长久控制波斯了。

    当然,秦晋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会多么的厉害,甚至不确定在未来几十年内对波斯等地能够有什么可观的影响。可他坚信,只要做一些事情,就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依靠武力维系的帝国永远都是不可靠的,红花终有枯萎的一日,大厦亦有倾倒之时,武力自然也会盛极而衰,唯有中华文明是不会萎缩灭绝的。

    历史证明,中华文明在数次的浩劫中不但没有枯萎凋零,反而汲取各族之所长,变得更加枝繁叶茂,强壮有力。

    铛啷啷……

    一阵清脆的响铃声将秦晋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

    这是一队大食的商队,看衣着服饰应该是来自于幼发拉底河所在的两河地区。

    虽然大唐与黑衣大食出于敌对交战状态,但神武军并不会阻止商队的东进,在进行了严格的检查之后,会给他们认为安全的“商人”发下照身,成为可以合法在神武军控制的土地内活动的行商。

    然则,谁都不能保证,这些行商就真的是存粹的行商,在这个时代,行商出了赚钱之外,通常都身具着刺探敌国国情的隐秘任务。

    铜铃铛的声音十分引人注意,驼队携带的大都是些金银宝石,只露出的“一角”都透着奢华瑰丽。

    秦晋暗暗咋舌,将这些精美度堪比宫廷器物的珍品带来集市上摆地摊,实在有些违和。

    但集市就是为了让东西南北的行商到此进行货物交易,可没有规定不能拿金银宝石来贩卖。

    一行人饶有兴致的看着集市上种种前所未见的千奇百怪的人和事。

    “这些奇装异服的家伙,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吃米饭饼子长大的!”

    神武军的将领们在西域打仗已有年余,早就见过各种形形*的人,见怪不怪,但在小小的集市上突然汇聚了来自千里之地的各色人等,还是觉得开了眼。

    不过,商人们似乎并不对神武军有多大的仇恨,母国的被消灭,并不会激起多少同情之心,就更别提什么同仇敌忾了。

    这也是唐人所难于理解的。若母国受难,莫说行伍士人,就算区区匹夫也会怒发冲冠,有奶就是娘的心理实在令人鄙视。

    对此,秦晋倒是看的很开通,所谓汉人的家国情怀都是在儒家思想上千年的熏陶下熏出来的,崇尚强者本就是人最本来的天性。如若不是这样,神武军在西域之西的军事行动也许就会遭受到难以预计的抵抗。

    反过来讲,这样的臣民就像一张白纸,可以随时随地的任意涂抹,让他们变成想要的样子。

    “丞相,那人便是李忠!”

    在众多异族行商中,唐人打扮的李忠很是显眼。

    秦晋忽然心中一动,对随从道:

    “去将李忠带过来!”

    “丞相莫非要……切莫打草惊蛇啊……”

    秦琰急忙出言阻止,如果此时惊动了李忠,那么在李忠背后的阴谋者恐怕就会有所警觉,随时可能彻底隐藏起来,再想彻底清剿便没那么容易。

    “打草惊蛇吗?如果在一群奇装异服的异域商队中见到我大唐的行商,对之不理不睬才更奇怪吧?”

    如此反问,倒让秦琰怔住了。确实,他只顾着避免打草惊蛇,却全然忽略了这里是异域番邦的实际情况。

    很快,面貌忠厚的李忠被带到了秦晋面前。

    在此之间,并没有人告知李忠这位“大人物”的身份。但李忠似乎早就知道了一般,有些放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晋,然后迅即拜倒,口中高呼:

    “一介行商草民,拜见大唐丞相无恙!”

    秦晋一惊,此人非但目光如炬,还是个懂得礼数的人,看来不仅仅是个行商那么简单。

    “先生请起,便服相见,就不必拘泥于常礼了!”

    他不故作什么矜持,话说的很结实,但对李忠的话既不否认,也不肯定。

    这回轮到李忠大为受惊,连忙道:

    “卑贱之人何敢被丞相称为‘先生’?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其时,商人虽能富甲天下,但实在是被权贵们瞧不起的,秦晋习惯性的称商人为“先生”,自然让对方受宠若惊了。

    秦晋只想以一个普通唐人的身份与李忠对话,在扰乱敌方视听的同时还能试探虚实。

    但这个李忠看起来,并不像个简单的阴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