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超级医生在都市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吕冰冰拜师
    (第二更 !)

    ————————————

    “是的。”

    吕冰冰点了点头,“大概是我妈的手术做完之后两三天左右吧,他就请假了。”

    做完吕母的手术后两三天就请假了?

    听着吕冰冰的话,叶修的脸上的神色越发古怪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猜测的话,那么这会叶修几乎完全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不知道这家伙得的是什么病?

    居然跑得这么急?

    而且还跑到东瀛去治,不直接在祈安治疗?

    祈安的医疗水平,可并不见得比东瀛国的那些医院差多少。

    叶修的心中忍不住地生出了一丝好奇。

    不过也就是一点点而已,他可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管吴锦辉的那点儿破事情,他自己的事情还多着呢。

    “叶医生,你怎么了?”

    见叶修在听到她的话之后就突然不说话了,吕冰冰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没什么。”

    叶修回过神来,“我刚才在想,难怪这段时间似乎都从来没有见过他出现了,原来请假跑去东瀛国去了。”

    “是啊,不过他走的时候,居然连格雷老师那边都没有说一声,还是做得有点过份。”

    吕冰冰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

    在她看来,不管怎么样,吴锦辉也应该和格雷说一声,打个招呼的。

    如果不是格雷昨天问起她关于吴锦辉的动静的话,她都不知道格雷原来并不知道吴锦辉请假去东瀛的事情。

    叶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在确定了吴锦辉去东瀛的原因之后,他倒是觉得吴锦辉没有告诉格雷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以吴锦辉的那种狭隘的个性,他会告诉格雷才是怪了。

    “你们在聊的是?”

    秦老的眼里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是吕医生的一个同事,格雷老师以前教过的一个学生。”

    叶修说着,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吴锦辉的情况。

    虽然叶修并不怎么喜欢吴锦辉,但是在给秦老介绍的时候,倒并没有刻意去说吴锦辉的那些低劣的品行之类的东西。

    “秦老师,这种不敬师长的人不提也罢。”

    吕冰冰也不是一个爱说闲话的人,再加上她毕竟和吴锦辉算是一场同事,以后也还可能要共事的,因此,见叶修没有提,她也没有多提吴锦辉的那些破事,只是讲了一下吴锦辉在请假离开燕京的时候,没有和格雷打个招呼的事情。

    在说了一声之后,她的目光便热切地望向秦老,“秦老师,我什么时候才能正式拜师?”

    在这近一个月跟着格雷一起接触和学习中医的过程中,她对于中医现在是彻底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在和秦老接触多了,通过秦老的讲述,对中医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更是兴趣强烈无比。

    她的心中对于秦老在中医方面的造诣,也是崇拜无比。

    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挖空着心思想要拜秦老为师,真正的登堂入室学习。

    “呵呵,丫头,你刚才还在说格雷老师洒脱呢,你又何必太执著呢。”

    秦老笑了一下。

    “对生活洒脱,对专业执著,这才是我辈应有的精神嘛!”

    吕冰冰不依地道,说着她又再次向秦老撒了个骄道,“秦老,你不觉得我骨格清奇,天赋奇高,很适合学习中医吗。”

    “正是丫头你天赋太好了,所以我才不能误人子弟,我已经老啦,教不动啦。”

    秦老摇了摇头,笑了一下。

    “丫头,你要是真心想要学中医的话,又何必舍近求远?你和叶修学不就行了?叶修在中医上的造诣,可要比我高多了。”

    见吕冰冰还执著地要说什么,秦老干脆直接指了指前面开车的叶修。

    “叶医生的那些太高端了,我哪学得来。”

    吕冰冰撇了撇嘴。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真的不是没想过和叶修学。

    但是在现在她已经不是对中医一无所知的小白了,通过这一个月的学习,她已经彻底地知道叶修的那些针法在中医当中的难度和地位了。

    而且叶修也和她讲了那些针法需要的特殊条件。

    在知道叶修的针法需要深厚的所谓气功来驱使的时候,她当即一下便死心了。

    就算她一向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和坚持很自傲,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坚持像叶修所说的那样,通过每天的魔鬼训练去训练和学习气功和腕力。

    不过她的心中,也一直对叶修在开始的时候跟她说自己是菜鸟的事耿耿于怀,记在了心上,没事就拿出来讽刺一下叶修。

    听到吕冰冰的话,正在开车的叶修的脸上不由得浮起了无奈的苦笑。

    他自然听得出来吕冰冰的话里的讽刺之意。

    这已经不是吕冰冰第一次这样讽刺和挖苦他了。

    他的心中也很无奈,天地良心,他当时说的真的是真心话,他真的是一个中医的初学者,直到现在他也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初学者,那套针法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但是没有办法,吕冰冰就是觉得他在骗她。

    不论他怎么解释都解释不通,而且凡是逮着一点机会就要讽刺一下他。

    怪不得有人说,女人是最不讲道理又最记仇的动物了。

    叶修的心中暗道。

    “中医的基础理论,叶修也很扎实啊。”

    秦老的目光看了一眼像小女孩赌气一般的吕冰冰,眼里浮起了一抹笑意道。

    “我还是觉得秦老师厉害一点,秦老师,你就不能收下我这个学生嘛。”

    吕冰冰抓起秦老的手摇了一下。

    “这个我真没办法了。”

    秦老笑着摇了摇头,“我是真的老了,带不动学生了,要是还能带得动学生的话,我也不会从中医药大学退休,从三尺讲台走下来了。”

    说完,也不待吕冰冰再说什么,他便挥了挥手直接道,“丫头,这样吧,你要是在学习中医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随时来问我,但是拜师的话就休要再提了。”

    “秦老师,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随时向你请教吗?”

    见秦老心意已决,吕冰冰也识趣地没有再坚持,而且她也听出了秦老的意思了,秦老虽没有直接收她为学生,但是也等于是把她当学生了。

    否则的话,也不会让她随时找他请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