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其它小说 > 悲剧发生前[快穿] > 1209、第 1209 章全文阅读

1209、第 1209 章

“救救我, 我不想死, 求求你, 救救我… …”

虚弱的呻吟像是风中的烛火, 随时都会湮灭, 重伤濒死的人趴在地上,他的头努力抬起来,满头的鲜血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血雾弥漫过眼睛, 好像那一双眼也成了鲜红的,眼中的光愈发微弱, 却又执着地坚持着。

伸出来的手探向前方, 不知道是不是要抓什么, 看着公路的, 希冀, 绝望, 交替呈现,反复轮回,他始终不肯放弃, 不肯轻易让自己的生命终结。

而他的同伴, 已经四散而逃, 不知道方向了。

他的下半截身体已经断开了, 很残酷的腰斩之伤,更残酷的是那好像是被什么穿过身体造成的,洞开的伤口并不规律, 拉长的肠子又像是另一个噩梦。

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他已经意识不清楚了,一双眼还在努力看着,但眼中能够看到的都是影子,分不清到底是什么的影子,似乎有一抹白进入视线。

“求你,救我,我不想死,求求你… …”

他虚弱地念叨着这句话,音量却不比蚊子哼哼大多少,可能那呐喊还在心中回响,但嘴中只剩下了出气的力量。

任何一个人,看到他的伤势,都会知道,这个人已经没救了,胆小的可能会直接吓晕过去,现代人么,哪个见过这么残酷的腰斩,看起来就像是恶鬼复生,从地底下爬出来一样。

“你想活?”

清凌凌的声音进入脑中,眼神有刹那也回复了清明,他努力仰头,想要看清那个说话的人是谁,但他太难了,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太难了,只微微抬起一点儿,鼻尖还未远离泥土的腥气,他只看到了那白色的长裤,很利落的线条,还有那双精致的女士皮鞋,白色的。

“想,我要活下去,求你,救我… …”

他渴求着,声音却是不大。

现在的他每一次说话都是负担,在他身下,一大片血迹已经晕染开,让地面的颜色都深沉了一些。

他已经快要失血致死了。

“那,无论是怎样的活,你都能接受吗?”

那人慢条斯理,似乎在犹豫,在思考。

如果他还有正常的思维能力,恐怕第一时间就会破口大骂,救人还要考虑什么,把他送医院也好啊,不救就走,要救就赶紧,再多说两句,他就死了,也不用求救了。

“接受,接受,救我,我要活!”

迫不及待地发出的怒吼,其实也就是比平常更低一些的音量,全不见丝毫的力量。

“那,希望你不要后悔。”

这一句像是叹息,最后的叹息,让他沉沦地狱之前的最后叹息。

也许,其中有一点儿怜悯?

醒来之后,天地好像都换了一个样子,他还活着,但不人不鬼。

如果是以前,面对八爪鱼一样的下半身,面对不匹配的身体比例,他恐怕早就诅咒出声了,但是在那个小小的实验室中,当他躺在实验床上睁开眼睛之后的三秒,明白了怎样活下来之后,他就不再做什么挣扎了。

能活下来就好,但这样的活,恐怕也不是被认可的吧。

“抱歉,实在是没什么趁手的材料,刚好有这个,将就用吧,也许你们不太在意这些?超人?”

最后那句称呼,很像是嘲讽。

他抬头,看着这个救了自己的“医生”,利落的短发,清秀普通的面容,目光并不锐利也不逼人,个子,哦,她现在是比自己高了,但也没什么迫人的力量感,平平常常,似乎一拳就能打倒,完全不必介意。

但,还是不一样了,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送他过来的系统再没声息,他已经无法看到自己的个人数据,曾经拥有的那些卡牌,被储存在系统空间之中的卡牌,也都不见了,这会儿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毫无技能点的普通人。

唯一残留的恐怕就是上半身的肌肉,还有那些因为肌肉而存在的力量,但那些特殊的能力,什么火焰刀之类的,都没有了。

“… …谢谢。”

可能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但能够活下来,的确是很好的事情了。

“不用,应该我谢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可能无法找到这么好的实验素材,当然,目前的结果你肯定不会满意,我会继续实验的,直到一个满意的结果出现。”

女人只有一个人,抱臂站在那里,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他,薄唇之中吐出令人胆寒心颤的话语。

什么意思?他愣住。

没有理会他的反应,女人转身离开了,实验室的门关上,想要做点儿什么的他还在实验床上,没有见到束缚带之类的东西,但他想要下来却做不到,那属于八爪鱼的八爪肆意地卷曲伸张,完全不由他控制的样子。

女人,刘楠,走出实验室之后,就看到等候在实验室外面的冯年庚,这里有一面是单面玻璃,他能够从外面看到里面的情景,虽然听不到那些话到底是什么,但看情形就会让人发抖。

“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这种实验,你——”冯年庚看着自己的妻子,多年的夫妻,却像是不认识了一样,观察着她的神色。

“我知道岳父的离世让你很不好受,但生活还是要过的,你这样,若是被发现了… …”他的眉宇之间写满了担忧,神色惶惶,利用关系之便,他也做过一些小的不是那么坏的事情,但真正违法犯忌的还没有做过,这种人体实验,显然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

刘楠看着他,轻轻一笑:“安心,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他不会离开这里,我保证。”

法阵还是很可信的,何况实验室中不止有法阵一层保险,不要说一个被做了人体炼金,可能逐步退化为野兽的人在了,就算是哥斯拉,也不能在里面胡来。

冯年庚勉强信了,忍不住回头看实验室内的情景,那个男人徒劳地在那张冰冷的床上挣扎,为了实验用的床,显然不会有什么舒适度可言,连一层单子都没有,冰冷坚硬。

不久前,刘建国死了。

不是正常死亡,而是因为一起突发**,房子倒塌,死得不仅有他,还有刘建军一家,刘棠没事儿,她被那些人带走了,实验室里那个男人的同伴,他们似乎有什么任务,需要带着一个事主。

这些,刘楠都是后来才查到的,她的精神力已经很强大了,对很多地方都能侦测到,但法治社会,她并没有监控他人的习惯,发现楼房倒塌,到赶过去,并没有用多长时间,还来得及在这个男人死亡前将他救下,但其他的,就没办法追赶了。

那些人有着特殊的能力,他们能够瞬移,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留下的是一地的废墟,还有残肢断臂。

死了那么多人,刘楠要是想,当然能够找到合适的下半身换给男人,但,为什么呢?这些人以前做过什么她不知道,但他们在这里做过什么,却是众目昭彰,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害死了这么多人的外来者,难道不应该去死一死吗?

在见到那个挣扎着想要求生的人时,刘楠立刻就想到了,这是很好的实验素材,这种外来者,他们的身体素质必然会更高吧。

冯年庚紧紧抓着刘楠的手,带着她离开这里,这个她的私人实验室就好像是张开巨口的猛兽,令人不安。

刘楠柔声安抚了他,打发冯年庚去处理外面的事情,刘建国的死亡对刘母也是个打击,再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这段时间都是冯年庚在办,刘楠借口伤痛太过,两天没出现了,这会儿出来说要好好休息,冯年庚立马就体贴地给了她充足的时间,生怕再有什么事情把她刺激了。

单独回到房间,关好房门,扭头,刘楠就从大阳台爬上了楼顶,又从楼顶的门离开大楼,还有其他人呐,希望他们没跑远。

【身体素质太差了,偶尔做点儿体力活,还真是辛苦。】徒手攀援什么的,若非精神力已经强大到能够辅助,还真是找死更快一些。

【他们也有系统?跟你一样?】刘楠小心地追踪那些人的行迹,本来觉得用不着的计算机技术又捡了起来,查监控定位什么的,因为对方似乎也有屏蔽器之类的外挂,查起来比较困难。

系统一直不吭声,听到刘楠语气中似乎有些不满了,这才嘀咕:【跟我肯定不一样啊!】

【你没办法发现他们吗?】刘楠心情平静,朋友之间,也没必要事事都告知对方,她不会那样要求系统,只是这件事,实在是意料之外了,剧情中,原主可是死得早,没有这一出。

系统沉默的时间长了些,好久,就在刘楠以为沉默就是默认的时候,慢吞吞地,几个音蹦出来:【我需要自保。】

刘楠品味了一下,很快理解了系统的意思,系统和系统之间,除非直接有挟制的上下级权限,否则互相侦测,可能就是彼此发现,共同暴露在对方眼中,结果么,自家这个没了靠山,失了数据库的小可怜,可能会是被吞噬的那个。

所以,闭上眼睛不看,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好方法。

“那么,我自己来吧,也很简单。”

追逐,狩猎,她很少干这种事情,但偶尔黄雀在后一回,却也很不错,追随在恶鬼身后,看看那些蝉还能剩下几只,也许,用不着她出手,只要旁观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还有一个番外!

不是第一次嫁人,其实也不是第一次生孩子,不过大约被我省略了家长里短。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豆芽菜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