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随身带个侏罗纪 > 第七百三十八章 车祸
    “安哥,家里到底有什么急事要连夜出发?”漆黑的夜里,一辆小轿车行驶在路上,后座上的年轻人忍不住朝副驾驶上的蒙思安问道。

    “没什么事儿!”蒙思安的脸上有些不快,说话都有点提不起来精神。

    “没什么事儿?”开车的年轻人和后座这位一起低声重复了一句,语气中满是困惑。

    蒙思安看着这两位称得上发小的好朋友兼兄弟,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些事我本来不想说的,不过我觉得咱们的关系,说了你们俩也不会见怪的是吧?”

    “那是那是,安哥你有话就说,咱们弟兄之间还用得着见外?”开车的年轻人吊儿郎当的说道。

    “那我就说了。”蒙思安的脸上严肃了起来。“一路上你们什么表现我就不说了,本来咱们这是正事,你们还在路上耽搁了两天要玩玩?到了这里之后,你们对燕老板的态度,是不是有点过了?你们俩是不是觉得在京城的时候太憋屈,出来之后就开始放松自己了?”

    “看你说的安哥,我们哪有哪意思啊!”后座的年轻人忍不住反驳了一句,随即想了一下,再说起话来就有些心虚。“安哥,咱们在家都有家里人看着,出去干个什么事儿都能传到家里面。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玩玩怎么了?”

    “玩也得分个情况。”蒙思安既然开口了,就没打算半途而废,一定要把话说明白。“也怪我没说清楚。你们以为就是弄点药酒是吧?那你们知道,这药酒都是给谁喝了吗?这是我爷爷让我叔办的事,我主动请缨才讨来的这个活儿。”

    一听说牵扯到蒙老,两个年轻人都不吭声了。那位老爷子虽然看起来身份地位没其他人听起来那么让人侧目,但是了解内情的都知道,不知道多少大功臣,见到老爷子都得客气三分要不然怎么自古以来就有句话叫做,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呢!

    蒙思安看两人不吭声,放缓了语气道:“一开始认识你们有点看不上的这个乡巴佬燕老板的人,就是我爷爷。你们看见竹林旁边下棋那两老人了吗?那两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其中一位还是院士。据说以前身体不好的很,有一次差点到了大限,后来就靠着这位的药酒,才能多撑几年到现在的!”

    其实蒙思安说的也不对,戚教授的身体能有现在的模样,真的不全是靠的药酒。平时喝的蜂蜜水,吃的瓜果蔬菜,大部分都是燕老板特供的,所以只靠药酒的话,效果真没那么好。

    只不过京城里的那些需要蒙老提供药酒的老人家们,一般也不会缺少其他补品,互相补益之下,虽不如燕飞这里的效果好,但是也算明显毕竟地大物博的华夏,能人异士众多,物产丰富,很多连科学都解释不明白的东西也有说不出的奇效。

    “你们说,这药酒珍贵不珍贵?”

    两个年轻人真的无言以对,话说一开始是你自己说出来玩一趟,顺便谈个小生意的。你要早说这药酒这么神的话……

    “我爷爷以前也让人在万城附近的山上寻找过药材,但是所有药材泡过的药酒,都缺了点东西,根本没那种神奇的效果。”蒙思安说着说着就说得多了,赶紧又补充道。“你们回去之后可别乱说,现在药酒只有燕老板这里有,老爷子的意思是咱不管怎么来的,只要燕老板能供应就行。万一想的太多,弄的这位燕老板直接把酒馆关门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开车的那位本来还想说靠着京城的势力,直接让那个燕老板供应药酒呢!等听蒙思安一说,立刻反应了过来,是啊,万一人家不供应药酒呢!

    毕竟药酒这东西受益的东西是少数,而燕老板的企业在当地是致富带头企业,如果他们真托关系强压下来的话,地方上未必就不会反弹。

    “安哥,我们俩错了。”蒙思安嗦嗦说了一大通,两个年轻人脸上都是有些发红,虽然黑暗中看不清脸色,但是听这句话就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的。

    蒙思安笑着道:“行了,好在咱们及时走了,也不算得罪那位燕老板,他应该也明白我的意思,没事的。其实这位燕老板也挺好说话的,都是年轻人,下次咱们有机会再碰见的话,客气点就行了。”

    两人点头应是。

    就算家世再好,也不可能一味强硬,两个人从小生活在京城,家世也不差,对这个道理自然明白的很有些资源只要能为我所用,也不必都攥在手中。

    其实原因还是燕飞掌握的资源太过独特,药酒是给人喝的,而喝这些药酒的人,大多是老一辈的老年人。这些人要是知道药酒的来历是强取豪夺来的,只怕会有相当大一部分直接就拒绝了药酒。

    可以说在绝大多数的老人们看来,老子们一辈子枪林弹雨穿过,大风大浪都经历过,光明磊落了一辈子,到老了如果因为一点药酒让他们的名声落下瑕疵,搞不好就得抄起棍子就得抽办事的人……

    这个世界上,讲究人还是占多数的。

    见到这两位发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蒙思安也不再多说,正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忽然就感觉车身一震,耳边传来一声巨响,接着整个人脑子中一片空白……

    出车祸了!

    他们三个人开着车在谈论燕飞的时候,燕飞也正躺在床上想下午的事儿,蒙思安那家伙还算讲究,那两小家伙就有点愣头青了,要是再不走,搞不好一会儿我就得抽他们……

    那两家伙每句话都带着京城人的优越感不说,话里话外贬低‘小地方’的口气,真的让燕飞很不爽。幸亏是走了,要不然那两家伙绝对落不了好……

    人走了燕飞也就是想想,能少点麻烦他也不愿意多事。

    想了一会儿,觉得媳妇似乎睡熟了,他心里偷偷一乐,就悄悄把身子凑了过去……

    “燕小飞,让你上来不是让你干坏事的啊!”徐小燕警惕的很,虽然睡的迷迷糊糊的,但是燕飞的动作稍微一大,她立刻就本能的拉了拉自己身上裹着的被子现在有钱了,都装上了空调,也能在热天盖被子了,真好!

    燕飞郁闷的很:“我怎么了?睡一个床还不让一个被窝,那和两个床有区别吗?”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得来一遍,燕三分贼心不死,姑娘则是严防死守,每天晚上两人的‘斗争’已经成了例行公事。

    “哼!”姑娘都懒得搭理他。

    “哼什么,那让我一只手过去行不行?”燕飞厚着脸皮说道。

    “不行,一会儿就变成了两只手,等会又该整个人过来了!才不给你机会……天天都说只睡一起说说话,哪天是只说说话了!”徐小燕对他的套路太熟悉了,根本不打算给他机会。

    “是只说说话啊!”燕飞才不气馁,要相信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挨着一起说话不是更又意思嘛!”

    “你……”姑娘对这厚脸皮没招儿。每天都是老一套,偏偏每天她最后都会让这家伙占上点便宜,而且这家伙还越来越过分……

    “那我过来了!”燕飞看着差不多了,整个人就熟练的人钻了过来。

    刚想再干点什么,忽然电话铃就响了。

    可想而知,这个电话来的又多不是时候,燕老板差点就打算把这个手机报废,再换个新的了!

    但是一看电话号码,还是接了起来:“蒙兄弟,怎么了?”

    蒙思安的声音有点衰弱:“燕老板,我们出车祸了……”

    看看这都是什么事儿吧!

    算算时间,考虑一下路上那么多的收费站和路况,估计现在这三人都还没走出万城市的地界。燕飞只好恋恋不舍的从被窝里钻出来:“你们仨情况怎么样?在什么地方?”

    “刚过了第二个收费站没多远出的事儿,具体是哪儿我也说不上来。现在我还稍微好点,开车的小吴被卡住了,后座的刘峰没寄安全带……”蒙思安还算冷静,不过说出来的情况就不怎么秒了。

    “你喊他们俩坚持一下,我马上联系最近的医护人员过去,没多大事儿,放心,我也马上过去。”燕飞说着已经拿着找到了自己的衣服,拿着就朝外边走。“媳妇你先睡吧!蒙思安他们的车出事了,还不知道情况,我得赶紧过去看看……”

    徐小燕早听出来了,嘱咐道:“你开车慢点,可别你也出事了。”

    “放心。”燕飞就那么提拉着拖鞋就跑了出去,一边走一边拨着电话。

    第二个收费站是就是过去以前的排污大县的另一个县了,燕飞倒是认识那里的人,但是医疗系统的他还真没找不到熟人,干脆直接拨到了市里面。

    “牛主任,半夜麻烦你了,有几个京城那边的贵客,刚才连夜离开的时候出了车祸……”

    牛主任是市委办公室的,平时处理过的紧急事情也不少,等听明白了情况立刻说道:“燕老板你放心,我马上安排就近的医院派人过去,市里的救护车也马上朝那边赶……”

    两句话说完,燕飞已经发动了摩托车,开出了河心岛到了公路借着两旁树木的遮挡,看到前后无车,直接把摩托车收进了恐龙世界,变身小黑鸟飞上了天空。

    几分钟后他就到了车祸现场,此刻小轿车正侧翻身在路边的沟里,前面一辆拖拉机的车斗被撞的歪歪扭扭的,还有个人拿着手电筒在路边企图拦车……

    可是夏天,路边的沟里可都是有水的,小轿车的驾驶位估计都要被水淹了。

    想到还有个没带安全带的,燕飞也顾不得其他,下去从不远处开了摩托车跑过来,把摩托车朝旁边一扔就冲了过去。

    上去也不管什么惊世核俗,直接把车掀正,然后拉掉车门,把车里的三个人先运了出来……

    蒙思安和司机还能说两句感激的话,那个没安全带的就惨了,此刻还昏迷着呢!

    还好,很快救护车就赶到了!

    看到三个人都没有性命之忧,燕飞才总算放下了心!

    等到三个人被转到市里医院的时候,天已经明了。燕飞看着没事儿,趁早上的时候又回了三岔河一趟。

    结果刚好赶上邮局的人又送来信件,一封来自省城的特快专递让燕飞差点有点小激动,结果打开一看就不激动了,是一份邀请函,根本不是录取通知书。

    省城要在八月底举办一个全国性质的商品交易会,作为地主就有个优势,自然要先先给本省的知名企业发个邀请函。

    徐小燕拿着燕飞不太感冒的邀请函开心得很:“行啊燕小飞,现在省城都专门给咱发邀请函了,看来咱们牵牛花企业的名头是越来越响了啊!”

    其他人闻言也从不是录取通知书的失望中回过神来,黑子更是一副当仁不让的表情:“那是,也不看看咱们这是哪儿,现在咱们可是省内首屈一指的养牛基地,知名企业,能不给咱发邀请函嘛!少了咱们的话,交易会都不名副其实了啊!”

    燕飞在旁嘿嘿一笑:“那正好,到时候你去吧!”

    “还让我去?”黑子终于忍不住‘反抗’了。“到时候你就在省城上学了,有你坐镇就够了,还得让我们再过去,那不是浪费人力吗?”

    “你都说了,我是去上学。”燕飞推工作的本事与日俱增。“到时候我过去的话,真签订了合同,还不得给你们慢慢解释,干脆你自己直接去,到时候真有订单合同,你自己了解情况多好!”

    说的倒是冠冕堂皇,还不是你当习惯了甩手大掌柜,自己懒得多管事儿!

    大伙儿心里都明白的很,但是遇到这老板,谁也没办法。

    黑子就开始拿着邀请函到处看人,被他看的人都赶紧缩脖子现在大伙儿都已经不是单纯的干活人了,基本上每个人都管着一摊子事儿,实在是走不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