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仙侠小说 > 云疏 > 第八百零六章
    “萧公子,您之前说的那些事情,我已经办妥了。”严楠在面对着萧疏的时候,不敢有任何的不好的心思。因为他知道,要是有的话,萧疏能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就能够知道,这样,反倒是会要连累了家族。

    他原本,答应了萧疏的给曲靖一个嫡子的身份,便是为了家族而考虑的。

    毕竟,有了那些仙器的话,林家,便能够被他们狠狠地压在了下面了。

    两家争霸的情况,便会出现在历史中。

    萧公子既然已经找到了严家,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没有找林家了。

    一想着,可以用一个嫡子的身份,便能够将林家压在了下面,严楠很是得意。

    “曲靖,现在就是严家的小公子了?”萧疏垂着头,看着地,淡淡的问道。

    因为当初的一个不小心,将曲靖给遗失到了下界,成为了皇室的人,等到后来知道的时候,曲靖已经一个人修炼回到了上界了,经过几经波折,曲靖终于认祖归宗,成为了严家的最小的嫡子。

    反正,他们愿意这么说,其他的家族,也不会说什么。

    自己家的事情,别人有什么权利管着呢?

    “那就好,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并不想你们会有什么逾越的念头,你要知道,我既然能够找到严家,那么,我也可以找到另外的家族。”萧疏知道了曲靖的身份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办妥了,所以,在面对严楠的时候,也比之前的和颜悦色了一些了,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是冷漠。

    他原本还想着,既然这位前辈,这么的喜欢幻化成这么年轻的样子,要不要将淼淼给前辈看看。

    他之前已经看了淼淼的样子了,她看着前辈的表情,那里面蕴藏着的小心思,他是在清楚不过的了。

    林家的那个小姑娘林云蘅,已经和萧家新找到的一个无名无权的少主“萧疏”定下了婚姻,两家,看样子已经是都很满意的了,那他的淼淼,也不能就这么的一直拖下去了,不能让人笑话了去。

    淼淼再怎么样,也比这个半路子出来的萧疏要好得多吧!

    严楠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和严淼淼说这件事情。

    “萧公子,您之前说的那些事情,我已经办妥了。”严楠在面对着萧疏的时候,不敢有任何的不好的心思。因为他知道,要是有的话,萧疏能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就能够知道,这样,反倒是会要连累了家族。

    他原本,答应了萧疏的给曲靖一个嫡子的身份,便是为了家族而考虑的。

    毕竟,有了那些仙器的话,林家,便能够被他们狠狠地压在了下面了。

    两家争霸的情况,便会出现在历史中。

    萧公子既然已经找到了严家,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没有找林家了。

    一想着,可以用一个嫡子的身份,便能够将林家压在了下面,严楠很是得意。

    “曲靖,现在就是严家的小公子了?”萧疏垂着头,看着地,淡淡的问道。

    因为当初的一个不小心,将曲靖给遗失到了下界,成为了皇室的人,等到后来知道的时候,曲靖已经一个人修炼回到了上界了,经过几经波折,曲靖终于认祖归宗,成为了严家的最小的嫡子。

    反正,他们愿意这么说,其他的家族,也不会说什么。

    自己家的事情,别人有什么权利管着呢?

    “那就好,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并不想你们会有什么逾越的念头,你要知道,我既然能够找到严家,那么,我也可以找到另外的家族。”萧疏知道了曲靖的身份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办妥了,所以,在面对严楠的时候,也比之前的和颜悦色了一些了,但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是冷漠。

    他原本还想着,既然这位前辈,这么的喜欢幻化成这么年轻的样子,要不要将淼淼给前辈看看。

    他之前已经看了淼淼的样子了,她看着前辈的表情,那里面蕴藏着的小心思,他是在清楚不过的了。

    林家的那个小姑娘林云蘅,已经和萧家新找到的一个无名无权的少主“萧疏”定下了婚姻,两家,看样子已经是都很满意的了,那他的淼淼,也不能就这么的一直拖下去了,不能让人笑话了去。

    淼淼再怎么样,也比这个半路子出来的萧疏要好得多吧!

    严楠一边走着,一边想着待会儿要怎么和严淼淼说这件事情。

    若是真的成了的话,那么,自己既可以和这位萧公子长相厮守,又可以让严家得到这样的一位大人物的庇佑,那岂不是一举两得么?

    严楠看着自家的宝贝女儿,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也是叹了口气。

    换成了比的人的话,都很好说,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即使是看上了林家的那个小子林楚狂,他也是有办法的。

    只是,这位萧公子……

    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方法了。

    好在,女儿现在这个样子,俨然是已经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的了。

    严楠松了口气。

    女儿只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那便很好了。

    严楠在松口气的同时,并没有注意到他家的宝贝闺女淼淼,其实现在,面上很是乖巧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谋划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推到那位神秘无比的萧公子。

    他要是知道,严淼淼的行为,会给严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的话,绝对会现在,就将严淼淼关一个禁闭什么的。

    她这样子任由着性子的胡来,严家,虽然没有被毁灭,但是,也跟毁灭没有什么差别的了。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万事,都少一个早知道就好了啊!

    萧疏在严家给他特特安排的一件屋子里面睡下了。

    说是谁,其实也就是冥想。

    修为到了他现在的这种境界,已经是用不着睡觉的了,所以,他现在就这么的冥想,也已经是够了。

    若是真的成了的话,那么,自己既可以和这位萧公子长相厮守,又可以让严家得到这样的一位大人物的庇佑,那岂不是一举两得么?

    严楠看着自家的宝贝女儿,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样子,也是叹了口气。

    换成了比的人的话,都很好说,甚至,在一定的程度上,她即使是看上了林家的那个小子林楚狂,他也是有办法的。

    只是,这位萧公子……

    他是真的没有任何的方法了。

    好在,女儿现在这个样子,俨然是已经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的了。

    严楠松了口气。

    女儿只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那便很好了。

    严楠在松口气的同时,并没有注意到他家的宝贝闺女淼淼,其实现在,面上很是乖巧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谋划着要怎么样才能够推到那位神秘无比的萧公子。

    他要是知道,严淼淼的行为,会给严家带来什么样的后果的话,绝对会现在,就将严淼淼关一个禁闭什么的。

    她这样子任由着性子的胡来,严家,虽然没有被毁灭,但是,也跟毁灭没有什么差别的了。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万事,都少一个早知道就好了啊!

    萧疏在严家给他特特安排的一件屋子里面睡下了。

    说是谁,其实也就是冥想。

    修为到了他现在的这种境界,已经是用不着睡觉的了,所以,他现在就这么的冥想,也已经是够了。

    所以,对于这个消散的魔气,萧疏也是说不明白自己对它的态度。

    不过,魔气消散了,他身上的那凛然的正气越累越浓郁了,就好像是随着他一起出生似的。要是萧疏不将它们好好的压制一下的话,那么,萧疏遇到的那些人,他们的心里面,但凡藏了一丝一毫的阴司的想法,便会被这凛然之气所伤。

    想法少,受到的伤害变少,要是想法多的话,那也就代表着,受到的伤害也不会少到哪儿去的了。

    现在,即使是萧疏将那些正气压制住了,但是,他还是能够察觉的出来,别的人要是对他有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话。

    而现在,他便已经知道了,严淼淼的心里面有鬼。

    虽然现在,他并不能读取那个女人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但是,严淼淼却,得是他好好防备的有一个人了。

    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严淼淼是和云蘅师妹“齐名”的一个人。

    一个,就是天上的云彩,一个,便是地上最普通不过的花罢了,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居然冠上了齐名这个说法,也真的是委屈了云蘅师妹了!

    萧疏越想,越觉得有些愤愤不平的。

    要是哪一天,他知道了是谁给云蘅压上了这样子的一个名号的话,肯定是要将这个人好好的“教育”一下的,让他知道,不仅饭是不能乱吃的,话也是不能乱说的!

    所以,对于这个消散的魔气,萧疏也是说不明白自己对它的态度。

    不过,魔气消散了,他身上的那凛然的正气越累越浓郁了,就好像是随着他一起出生似的。要是萧疏不将它们好好的压制一下的话,那么,萧疏遇到的那些人,他们的心里面,但凡藏了一丝一毫的阴司的想法,便会被这凛然之气所伤。

    想法少,受到的伤害变少,要是想法多的话,那也就代表着,受到的伤害也不会少到哪儿去的了。

    现在,即使是萧疏将那些正气压制住了,但是,他还是能够察觉的出来,别的人要是对他有了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话。

    而现在,他便已经知道了,严淼淼的心里面有鬼。

    虽然现在,他并不能读取那个女人的心里面想的是什么,但是,严淼淼却,得是他好好防备的有一个人了。

    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严淼淼是和云蘅师妹“齐名”的一个人。

    一个,就是天上的云彩,一个,便是地上最普通不过的花罢了,云泥之别的两个人,居然冠上了齐名这个说法,也真的是委屈了云蘅师妹了!

    萧疏越想,越觉得有些愤愤不平的。

    要是哪一天,他知道了是谁给云蘅压上了这样子的一个名号的话,肯定是要将这个人好好的“教育”一下的,让他知道,不仅饭是不能乱吃的,话也是不能乱说的!

    那个魔修,虽然在操控着她的身体,但是,他们之前的对话,她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的。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很清楚的。

    所以,现在,萧喻想着要逃避。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醒了之后,怎么面对这两个人,因为,看到他们,她便能够想到,自己之前,是怎么被这两个人商量着说的。

    是了,虽然,知道并不会威胁到她的性命,但是,她也想着要有人疼有人爱啊!

    可是,在这场的对话中,最终,她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叫她怎么办才好?

    她唯有装作记忆出现了一些的问题,出现了混乱甚至是在他们看来是错觉的事情,才能够使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否则,她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

    虽然,知道他们之前说的那些话,是想着要救自己的,但是,说出去的话,跟泼出去的水是没什么区别的,覆水难收,只要是有了,那边是会一直有的。

    这个事情,如鲠在喉。

    但是,她现在,却是没有任何的一个合适的人去诉说。

    她该怎么办啊!

    萧喻感觉,她现在,十分的茫然,就好像是一株孤苦无依的浮萍,没有任何的人会理会她,也没有任何的人会想着从她的角度思考。

    他们知道么?

    在自己听到了他们的“评头论足”的时候,心里面的那一阵阵的绞痛么?

    怕是,不知道的吧!

    毕竟,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在那段时间里面,是昏迷着的啊!

    萧疏呜咽着,努力的想要自己不哭出声来,但是,泪水却是在渐渐的滑落了。

    她,确实是太没用了些了,跟那些人比起来的话。

    毕竟,她在这个上界,修为只有天仙的级别,这对他们的大罗金仙的级别来说,是多么的低的啊!

    她,终有一日,是要离开他们的,不是么?

    就算仙人的寿命有着很漫长的时间,但是,仙也是会陨落的,只是比起下界的那些修士来说,这个时间,长的让他们有点觉得,这就是地老天荒了吧!

    那个魔修,虽然在操控着她的身体,但是,他们之前的对话,她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的。

    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是很清楚的。

    所以,现在,萧喻想着要逃避。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醒了之后,怎么面对这两个人,因为,看到他们,她便能够想到,自己之前,是怎么被这两个人商量着说的。

    是了,虽然,知道并不会威胁到她的性命,但是,她也想着要有人疼有人爱啊!

    可是,在这场的对话中,最终,她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这叫她怎么办才好?

    她唯有装作记忆出现了一些的问题,出现了混乱甚至是在他们看来是错觉的事情,才能够使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否则,她感觉自己真的要疯了。

    虽然,知道他们之前说的那些话,是想着要救自己的,但是,说出去的话,跟泼出去的水是没什么区别的,覆水难收,只要是有了,那边是会一直有的。

    这个事情,如鲠在喉。

    但是,她现在,却是没有任何的一个合适的人去诉说。

    她该怎么办啊!

    萧喻感觉,她现在,十分的茫然,就好像是一株孤苦无依的浮萍,没有任何的人会理会她,也没有任何的人会想着从她的角度思考。

    他们知道么?

    在自己听到了他们的“评头论足”的时候,心里面的那一阵阵的绞痛么?

    怕是,不知道的吧!

    毕竟,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在那段时间里面,是昏迷着的啊!

    萧疏呜咽着,努力的想要自己不哭出声来,但是,泪水却是在渐渐的滑落了。

    她,确实是太没用了些了,跟那些人比起来的话。

    毕竟,她在这个上界,修为只有天仙的级别,这对他们的大罗金仙的级别来说,是多么的低的啊!

    她,终有一日,是要离开他们的,不是么?

    就算仙人的寿命有着很漫长的时间,但是,仙也是会陨落的,只是比起下界的那些修士来说,这个时间,长的让他们有点觉得,这就是地老天荒了吧!

    如果,因为心魔的原因,她要么陨落,要么,成为魔修,那么,她情愿,从现在开始,惰于修炼,这样子,她就可以在那个时候,很是坦然的面对着这一切,而且,还不会让别的人尴尬的。

    “师弟,这已经是你今天的第九十九次叹气了。”苍过来找他,说是要商量事情,结果,一直到现在,苍就是一直在叹气,之前说的那些什么,要商量事情,都到了现在了,还是什么都没有。

    苍又叹了口气,这才说道,“楚慕,你说,小喻她的事情,我该怎么办啊!我总感觉,她好像不是失忆这么简单的啊!”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直觉是从哪儿来的,但是,已经有了,那么,对于苍来说,那便几乎就是确定了的事情了。

    “我感觉也很奇怪,她的说话的逻辑很是清楚,一点儿也不像是记忆错乱的人会说的话,但是,她之前说的话……”

    她之前都那样子说话了,怎么可能不是错乱记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