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宋末之乱臣贼子 >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失望
    萧仲恭望着完颜离去的背影,深深的吸了口气,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刚才他有所断定,但想到自己几十口人命都压在自己的肩膀上,稍不留意,就会有身死族灭的下场,萧仲恭很是担心,现在这一切都不用担心了。他有足够的理由断定,在大战开始之前,完颜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快,派人去禀报陛下,我们这里可以安全渡河了。”萧仲恭声音中都有些颤抖,胜利就在自己的眼前,现在就等着战争的开始。

    暗卫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江中,他将冒死渡江,给李传递消息。

    而对面的军营之中,李定国和他的玄甲铁骑已经准备妥当,准备离开眼前的大营,不仅仅是他,吴王李定边、蜀王李定江等等皇子即将离开军营,这些王爷多是率领三千精锐兵马,或向西北,或是向西南、东南进军,大军从燕京杀到东北,一路杀来,多已经建立军功,再留在这里,也不过军功的大小而已,算不得独当一面。也只有离开征北大军才有机会独当一面,才有可能让李见识到自己的才能。

    “这些人自以为自己得计,却不知道,离开军营的一刹那,就已经失去了太子之位的可能了。”李定堪看着不远处的几个兄弟,这几个兄弟意气风发,得意洋洋,甚至他身后的将军们都用羡慕的眼神望着这些皇子们。只有李定堪面色平静,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

    “大哥,还没有谢谢你呢?若是你去了西北,恐怕就没有小弟的什么事情了。”李定国看见人群之中的李定堪,有些得意的说道。

    他也是刚刚才得知李定堪居然不去西北,而是留在东北,跟随大军消灭金人,这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事情,还以为李定堪真的是不想和他在西北争斗,只是这句话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是显得有些怪异。

    李定堪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李定国脸上的笑容一僵,面色阴沉了许多,只是他城府比较深,虽然心中愤怒,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示,仍然是笑容满面,转身和其他的皇子聊了起来。

    大厅之中,李乔和李甫坐在两个椅子上,两人相互望了一眼,目光却是望着上首的李,李低着头在处理政事,这若是在以前,这种情况并不算什么,但现在不一样,这样做明显是有问题的,城外晋王李定国今日将会离开东北,前往西北,李也应该欢送大军,可是到现在李都没有动静,显然是不正常的。

    李乔朝李甫扫了一眼,低声咳了一声。李甫微微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低声说道:“陛下,晋王还在城外等候,不知道陛下何时启程?”

    “怎么?还需要朕送他吗?”李这个时候抬起头,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是小儿出征而已,还需要朕送他吗?郡王,你去送一下吧!”李抬起头来,笑呵呵的扫了两人一眼。

    “臣遵旨。”李乔嘴巴张了张,最后只能站起身来,退了下去。

    “陛下,晋王!”李甫有些不理解了,他不明白晋王出征,身为天子为何不能亲自相送,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不成?李对李定国平日里倒是和蔼的很,照顾有加,为何这个时候要抹了对面的面子呢!皇子出征,皇帝却没有亲自相送,李定国在西北的地位将会降低许多,军中也没有威严可说。

    “晋王怎么了?他的武艺比林冲、武松如何?”李不在意的说道。

    李甫一愣,赶紧说道:“自然是不如了。”林冲、武松都是大唐帝国顶尖高手,李定国虽然是文武双全,但哪里是两人的对手,天下能在武艺上克制两人的并不多。

    “论行军打仗,定国比林冲如何?”李又询问道。

    “林公爷经验丰富,晋王不如也!”李甫又摇头说道。林冲的资质不算最好的,但比李定国还是好多了,否则的话,也不可能坐镇西北多年。

    “那就是了,定国前往不过是镀金的,朕若是去了,恐怕他是拿着鸡毛当令箭,索要西北兵权,好指挥大军作战,朕岂能将十万大军的兵权放在他手上?”李摇摇头,说道:”他去不过是听令行事而已,和当年的魏王一样,这是不可更改的。”

    李甫听了顿时点点头,实际上,大家都是聪明人,李定国这个时候前往西北所谓何事,大家都是知道的,众人在为林冲感到悲哀的时候,没想到皇帝陛下在李定国临走的时候,居然来这一招,明确的告诉李定国,想要夺取十万大军的兵权那是不可能的,李定国想要夺取功劳,也只能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顶多就是林冲保证他的安全而已。

    “到底是皇帝陛下,想要算计皇帝陛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李甫心中一阵感叹,他似乎看到了晋王的失望。

    “可惜了,小聪明却是有的,大聪明却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只有一点小聪明如何能行,连舍得都不知道,哪里能走到更远?”上面又传来李的声音,声音之中多有惋惜。

    李甫默然不语,李言语中的意思他是听出来了,但并没有做出任何评价,他虽然也是皇族的一员,可有些事情却不是他能议论的,心中唯一能有的大概只有惋惜了。

    城门之外,李定国看着眼前的李乔,儒雅的面容之下,多了一些失落,想李定堪前往北线的时候,李深夜中相送,并且承诺十里相迎,可到了自己的时候,李只是派了李乔来相送,这就是差距,差距之大,李定国甚至怀疑自己的选择。

    “陛下没有来送你,自然是有陛下的道理,好生留在西北,西北之地大有可为。”李乔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心中一阵感触,想了想还是说道:“若是无事,经过燕京的时候,进攻拜见你的母妃,柴娘娘聪慧,肯定能解释你心中的困惑。”

    “多谢叔祖提醒。”李定国很快就正了正心神,正容说道。

    “很好。”李乔点点头,又挥了挥手,让李定国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