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天神诀 > 第2577章 唯一希望,瞒天过海
    “轰隆隆!”

    天地间响起轰鸣,原本就混乱不堪的乾坤,再次陷入颠倒。

    每个人都觉得浑身一轻,那种镇压万物的可怕意志,在东君轻轻挥出一剑后,就倏然崩碎去。

    “混沌灵宝……”

    杨青玄震惊的盯着那柄小剑,上面的力量他从未感应过,但却不知为何,内心却非常清楚,那是混沌灵宝。

    苏白脸上的面具脱落,露出惊愕的面容,随即化为苦笑,“想不到你炼化了太素千机玉,我失算了。”

    “不,你已经很优秀了,只不过你遇上的是我,安心去吧,这具身体我会一直留着的,作为对你最好的想念,只可惜,我收不到你的第三件礼物了。”

    东君一掌往前拍去。

    苏白的战枪顿时被震飞,整个身躯不断向后飞去,然后一点点化作透明,最终消散虚空。

    “掌教!果然是你,原来你是东宫厉!”

    净古圣者一下出现在东君身后,猛地一拳捣出,攻向东君背心。

    虚空在这一拳下被扭转,长空上几人的身影看起来都化成了圆形。

    “哼,又是你这只老乌龟。”

    东君身影一晃,便躲过这一击,冷笑道:“我先收拾了这老匹夫,再来收拾你。”

    说完长剑一晃,身上的雷元素瞬间消散,再一剑挥斩下去。

    夏行云原本就透明的身影,一下被劈成两截。

    末日之锤失去控制,从天空中坠落下来。

    原本苏白和夏行云都只是一股意志所化,在太素之力下被瓦解崩碎,顿时消散无踪。

    净古圣者大急,连挥数拳,迸射-出无数金光,笼罩整个长空,但都被东君轻易躲过。

    “哼,老乌龟,上次降尘在,才没要你看好,这次就先杀你。”

    东君脸上神色一凛,就持剑劈了过去。

    净古圣者大骇,不敢硬敌这混沌灵宝,急忙闪身躲开,同时意识到出问题了,如此剧烈的战斗,整个天王冢都几近崩碎,外面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怕是外面也出了什么状况。

    净古圣者大叫道:“李红袖,那块玉佩!”

    他指的是降尘给李红袖的那枚玉佩,原本以为只是多此一举,却没想到成了联系外界的唯一希望。

    李红袖急忙取出玉佩,猛地感应到了东君的目光,吓得浑身一哆嗦,往后退了几步,一用力就将玉佩捏得粉碎。

    东君哼了一声,道:“麻烦,我看你的天赋极高,怕是不在杨青玄之下,但我暂时还不想惹你身后之人,这次就由得你了。”

    说完,便不管李红袖了,继续向净古圣者攻去。

    杨青玄心中发怵,似乎自己一直都是此人的目标,从他夺舍苏白来看,莫非是要夺舍自己?

    一想到这,顿时脸色煞白。

    而且越想越觉得有可能,看着天空上的打斗,希望净古圣者能将此人铲除,但占据却正好相反,净古圣者不断落入险境,能自保不死就算不错了。

    杨青玄目光望向远处,身影一闪就飞了过去。

    夏行云被斩杀后,末日之锤成了无主之物,就掉落在前方。

    刚才那可怕的余波震荡过后,也不知死了多少人,至少剩下的没人敢冲上前来。

    杨青玄直接飞过去,不客气的就将锤子收了起来。

    突然,杨青玄的目光一凝,远处还有轻微的能量散发出来,飞过去一看,是苏白的那柄战枪。

    杨青玄将战枪抓入手中,立即感到极为沉重,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顺手也收入囊中。

    还有苏白掉落的金色面具,也一并捡了起来。

    远处不少人看着他捡便宜,又是嫉妒,自己又不敢上前。

    ……

    天王冢外,那巨大的漏斗星云附近。

    在一处虚空内,降尘、韦青、车尤三人相对而坐,在以一种奇异的方式进行比拼,切磋交流。

    三人脸上都满是冷汗,全身汗水浸透,似乎进入到了拼斗的关键时刻。

    这是一场存在于意识中的切磋。

    三人各自为阵,以击败另外两人为目的。

    不知过了多久,三人身上的气势一松,都是相继睁开眼来,彼此相视一笑。

    降尘抱拳道:“两位大人果然了得,早就听闻北部宇宙人才济济,一直想和云霄大人切磋一二,期望能获得一些指点,那可是受用无尽。只可惜一直没有这般机缘,今日能和两位大人意识切磋,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车尤道:“你小子实力并不在我们之下,只是意识切磋并非为了求胜,而是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吸取对方的优点,胜败一点也不重要。”

    降尘讪讪一笑,不置与否,突然脸上呆滞了下,随后猛地取出一块玉佩,已经碎为两截。

    而且破碎处几近粉碎,可见指力极大,应该是在紧急情况下捏碎的。

    韦青眼皮一跳,惊道:“这玉佩是……”

    降尘额头上浮现出一粒粒汗珠,汇聚成大颗的滚落下来,紧张的说道:“正是给红袖的那枚,怎么会……有净古圣者跟着,不可能的啊……”

    “轰”一声巨响,韦青和车尤已经冲出了虚空,猛地向那漏斗漩涡激-射而去。

    降尘身影一晃,也跟了上去。

    各大圣界兵权内觉察到动静,也全都出来观望,不明所以。

    三人来到漩涡入口处,降尘脸色微变,双目中爆出精芒,喝道:“不好!被人算计了。”

    他伸手往虚空一抓,那漩涡的中央,立即涌现出一张符纸,从虚无中飘了出来。

    符纸上印着四个字:瞒天过海。

    降尘大怒,寒声道:“整个南部宇宙,何人敢如此猖狂,在我眼皮底下做小动作!”

    五指猛地一抓,那符纸“哗啦”一下就燃烧起来,最终化作灰烬。

    随着符纸的被焚烧,漩涡上的景象也开始发生变化,动荡和可怕的能量波动,不断从里面激荡出来,震在三人身上。

    车尤惊道:“好强的力量!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韦青阴沉着脸,怒道:“能够以一张瞒天过海符将天王冢遮掩,能够施展出这般手法的人,天下间能有几个?降尘,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