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席卷天下 > 第1087:最后的机会
    猜到波斯人想要在白沙瓦大举放火的马斌和周辩先是一阵面面相觑,随即是不看城池攻防战了。

    他们进入到室内没搭理一路上路人的行礼,甚至都没空搭理一些没走的寄多罗大臣打招呼。

    “请告诉贵国的国主。”马斌不会将内心的波动表现出来:“本使者有事相告。”

    卢赫马鲁.寄多早就醒过来了,他正在忙碌地指挥着自己的将军们,一听马斌带着周辩过来相找,迟疑了一下没在作战室接见,是另外找了个地方。

    “相信国主已经知晓波斯人投入床弩以及投石车。”马斌没有要讲废话的意思,径直说道:“本使者发现波斯人在城外准备了大量坛罐。”

    “……”卢赫马鲁.寄多一时间没有听懂,纳闷地问:“使者的意思是?”

    “投石车和床弩未必在射程上超过一些单兵远程武器,但是它们因为机械力的关系,射出的物体可以很重。”马斌都说道坛罐了,白沙瓦守军不是带着坛坛罐罐装火油去进攻吗?他讶异卢赫马鲁.寄多连这个都没有猜出来:“贵军使用火油,波斯人在打相同的打算。”

    卢赫马鲁.寄多脸色有那么点变了,只是还没有惊慌失措。

    “本使者说得不够明白?”马斌见卢赫马鲁.寄多的确没明白,深呼吸一口气:“波斯人准备的坛罐数量众多。本使者以为,足够将整座白沙瓦烧为平地了。”

    这一下卢赫马鲁.寄多才算是脸色剧变,张了张嘴巴,嘴巴合闭起来来回快步地渡步,猛地停下来:“萨珊有一种黑油,产量极大。”

    黑油?马斌作为西征军团的赞画之一,还是知道黑油的存在。他更加知道波斯人的地盘里盛产黑油,中枢对这种黑油似乎是很重视的样子。

    “完了,他们竟然……”卢赫马鲁.寄多明显是惊慌失措起来:“他们怎么敢!!!”

    战争虽然是最为黑暗的一种行为,可是很多时候还是会有一些顾忌,例如没有必要的时候不会对平民大举杀戮,更不会干出满城皆灭的事情。

    卢赫马鲁.寄多脸颊一抽一抽了很久,比较突然地问马斌:“使者,你以为本王该如何选择?”

    马斌听懂了。

    卢赫马鲁.寄多那是在问,是满城军民开始不计伤亡地与波斯人拼了,还是赶紧识相地投降。

    “本使者以为国主为了避免白沙瓦烈火焚城,应当向萨珊屈膝投降。”马斌来之前就有思考过卢赫马鲁.寄多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只是国主以为……,投降之后,白沙瓦军民,乃至于大臣,他们或许可活。国主下场如何?”

    哪怕是只王宫要塞,还是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动静。

    两种不同的号角声一直都在被吹响。

    战鼓的“咚咚”之声从开战后就没有停歇的时候。

    鼓噪以及喊杀之声十分的激烈。

    惨烈的战事让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成为躺在地上逐渐变得冰凉的尸体。

    投降或坚持抵抗什么的,历来是只有上位者有那个资格去选择,被领导者一般只能被动地接受上位者定下的命运。

    现在的情况是,一旦卢赫马鲁.寄多选择投降,不会只是降的白沙瓦一城一地一群军民,是因为他国主的身份,投降的是整个国家。

    一个国家投降了,军民和大臣付出代价是必然的事情,只是未必会死。

    然而国王就不一样了,投降之后国王要付出的代价远超任何人,有国家灭亡国祚断绝的极大风险不说,入侵者为了能够更好地消化战果通常是不会让现任国王继续活下去。

    “实话告诉国主。”马斌看着因为心情波动大而不断变换脸色的卢赫马鲁.寄多,微微昂起头:“大汉的劲旅早就来到白沙瓦周边。”

    卢赫马鲁.寄多应该是早猜到这一点了,更猜到了马斌的潜台词,萨珊可以灭寄多罗,汉帝国灭起来更不会有什么难度。

    “萨珊之丧心病狂必将引起公愤!”卢赫马鲁.寄多愤怒地大吼了一声,随机却是换了脸色,一脸讨好地对马斌说:“使者,能够通知贵国大军,立即对攻城之军发起进攻?”

    卢赫马鲁.寄多还是知道一点的。他听说萨珊就是认为自己打不过汉帝国,才会去和千年仇敌罗马人结盟,又是拉上了一大帮小弟。

    连千年仇敌的仇怨说抛到一边就抛到一边,卢赫马鲁.寄多哪能不知道波斯人是认为汉帝国是远比罗马更恐怖的存在。

    他们既然要选择站边,自然是站在最强的那一边。

    然后是,卢赫马鲁.寄多太清楚无论做出什么选择都会遭遇入侵了,不是波斯人杀过来就是汉人杀过来,并没有什么两样。

    认真而言,卢赫马鲁.寄多在知道无论怎么选都会有大军来攻,他更愿意与老对手波斯人较量,反正打来打去也就是那些手段,可不像对上了陌生的汉军还要从空白到熟悉的经验积累过程。

    “本使者自然会立即通知大军杀来。”马斌不再过多废话,抬手行礼,不给卢赫马鲁.寄多讲话的机会,转身离去,走得有些距离之后,对周辩说:“他现在看似拿定主意,等待波斯人有大动作必然还会动摇。”

    白沙瓦这边的汉人仅是五十来人,除了马斌是文职之外,其余就是作为护卫的存在。

    不过,马斌哪怕干的是文职,可是以现如今汉人的尚武,他也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甚至搏杀能力比一些士兵要强很多。

    他们是没有想过突围什么的。一旦有突围的意图,是逼卢赫马鲁.寄多没得选,只能向萨珊商讨投降条件。

    “他们会不会将我们抓起来,作为投降的诚意?”周辩十分怀疑卢赫马鲁.寄多被逼急了会有什么举动。他又说:“我们来时并未有约定信号,怎么提醒可能存在的大军杀来?”

    “已经过去十一天,以路程来算……”马斌默默算了一下:“便是步军,距离白沙瓦最远不会超过六十里。骑军必定是早早来到附近。只是如何与之沟通……确实是一个问题。”

    其实是能够跑去至高点拿旗帜打旗语,问题是需要外面的大军有人看到。

    “既然来了,必然是派人时刻关注白沙瓦的动向。”周辩当机立断说道:“无论是给卢赫马鲁.寄多增加信心,或是进行尝试,非做不可。只是……,时机仍然不对。”

    只有在白沙瓦最为岌岌可危的时刻,汉军突然出现并杀败波斯人才算是救世主。

    白沙瓦还没有遭遇到足够的危急之前,汉军的出现不过是一种锦上添花,哪有雪中送炭会收获更多的感激。

    “卢赫马鲁.寄多早就猜到大汉的劲旅在外。”马斌不是害怕自己被烧死,是说出实情:“向获得他真心诚意的感激已经没有可能。”

    话是那么说,马斌却不会立即尝试召唤城外汉军进攻。

    卢赫马鲁.寄多就是真的感激涕零也仅仅会是很短时间内的感情波动,身为一国之至哪来那么多的感情。

    汉帝国需要的也不是单单卢赫马鲁.寄多一个人的感激和感恩,正确的时间点出现,作为救世主的闪亮登场,更多的是针对普通的寄多罗人。

    周辩与王宫要塞的守卫沟通,又是得到卢赫马鲁.寄多的极力支持,开始去最高的地方,手持大旗开始打起旗语。

    城外,大概是在王宫最高点十四里外的一堆草丛里面,焦成手持望远镜一直在观察战争的进度。

    一直是有汉军的斥候在观察白沙瓦的城池攻防战,没有什么大变化是每时隔两小时出动一个人向后方汇报,有新情况当然是立即向后方汇报。

    斥候小队一般是三个人以上,最多不会超过十个人。

    有些斥候小队是在移动的时候遭遇了萨珊那边的斥候,自然是一场小规模的拼杀或追逃上演。

    “那是……”焦成其实是来回在同一个位置看了几圈,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是我们的旌旗吧?”

    常兵从焦成手里接过望远镜,看了一小会也是努力辨认:“是我们旌旗,他在打旗语。”

    以汉帝国的生产力依然是没有办法为所有斥候配上望远镜,是一个小队的斥候拥有两部,一部是正常使用,另一部则是备用。

    作为斥候基本上是有学习过旗语,他们很多时候传递情报并不是人非得跑多远,可以根据情况使用旗语进行互相之间的情报传递,可以节省非常多的时间。

    “萨珊……火油……”常兵一边看一边念出来,看了两遍已经看懂那边的旗语想表达什么意思:“萨珊那边要大量投入火油攻城,他请我们视情况做好出击准备。”

    关于进攻白沙瓦的萨珊军队有多少之类的,周辩自然是不用去提醒,来支援的大军自己会去侦查清楚,甚至是会侦查得相当详细。

    “你和小三留在原地。”焦成慢慢从趴着的姿势变成蹲的姿势,脑袋从草丛里露出来向四周看了看:“我去汇报这个情况。”

    常兵自然没什么意见。

    另一个被称呼为小三的人,他是躺在地上正在睡觉。

    焦成并没有大大咧咧站直了跑,是矮着身子尽量压低身位进行移动。他来到刚才进行观察的位置大约三百米之外,进入了一片满是灌木丛的小林子。

    这个小树林就是一些树干并不粗大的小树,树干和树杈还都是弯的模样,砍伐了也就当柴烧的价值。

    小树林里面是被安置了四匹战马,全是上了嘴套,它们有经过相关的训练,被拴在一个地方就会老老实实待着。

    焦成并没有立即翻身上马,是牵着马从早就规划好的路线出了小树林,进入到一个草丛密布,草丛高度更高的旷野。

    翻身上马之后,焦成同样没有立即驱使战马狂奔,是让战马进行了必要的缓速热身。

    就是那么一种情况,不是必要真不能驱使战马还没有热身之前就亡命地踏蹄狂奔,不然是会让战马受到看不见的损害,减少一匹马作为战马的使用寿命不说,一开始就狂奔还会在接下来使战马很快就进入疲惫状态,前面越快后面就跑得越慢,甚至出现失蹄翻倒或是战马猝死的悲剧。

    其实并不止焦成这一个斥候小队发现了周辩打旗语,是只要视线没有遭到遮挡的斥候小队都看见了。

    汉军的斥候能看到,攻城状态下的萨珊将士自然也没有眼瞎。

    “那是……汉帝国的战旗吧?”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没有上白沙瓦的城墙,他是待在自己的军帐,听到有人汇报才出来拿着望远镜看站在王宫最高处舞动旗帜的周辩:“听闻汉人能够使用旗帜来进行沟通。”

    这个并不是什么秘密,各国也有相关的旗语,只是没有一个国家制定出一套像汉帝国那么复杂的旗语罢了。

    “我们的周边有汉军。”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脸上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这个是必然的事情,只是我们没有找到,无法判断到底有多少,来的又是什么兵种。”

    并不是他们的斥候发现了汉军的到来,是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根据情势来进行判断。

    汉帝国在争取寄多罗,那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寄多罗灭亡?不正是这样,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才会到来之后一刻不停就挥师展开攻城,又是用严酷的惩罚手段逼迫工匠加班加点打造攻城器械。

    他们会那么赶,又是不计伤亡,就是知道汉帝国不会坐视萨珊灭亡寄多罗,必定是会派遣军队来救援。

    “要暂缓攻势……”阿布巴迪乐问道:“做好应对汉军到来的准备吗?”

    “肯定是要有相关的布置。”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内心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汉帝国做出决断很迅速,军队更是来得过早,他原以为他们会有至少三天的攻城时间:“不必暂停攻城,相反是应该加紧。”

    有一点多斯帕尔斯.迦南狄纳还是能够确认,周围二十里之内并没有汉帝国的大股兵马,那么就算是汉军早就靠近,逼近战场至少也要消耗一个小时以上,他们还有最后的一个小时,必须争取在一个小时之内将白沙瓦变成一座烈焰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