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一千零一百二十八章
    鹿会空防不胜防,鼻子上狠狠地被打了一拳,顿时留下了鼻血不止。

    还想给他几个嘴巴子,把自己内心的怨气撒一撒,见他狼狈样子心软了,松手返回了座位说道:“什么时候能把孩子找齐。”

    鹿会空停了一停说道:“我,,,我,,尽快。”

    来的时候,独孤剑有交代,务必十日内,找齐十对孩子,否则,功亏一篑,前功尽弃。如此,父母之仇没法得报。“我给你五日时间,不然,就是宏大镖局灭门之日。”

    鹿会空知道独孤剑的为人,一向心狠手辣,没想到他的弟子也是一样的凶残,若找不到孩童,看来,真的遭遇灭门之灾了。“好,五日后,你来领。”

    笑哈哈再没说什么,看了鹿会空一眼走了。

    那眼神,冷漠凶狠,鹿会空已经腿软了。

    白衣郎君出了中山寨,告知大家找到花向海的消息。

    大家都在养伤,听到白衣郎君回来,各个都涌了过去。

    这个时候,李亨已经去了在成都的唐王朝指挥中心,请了旨,准备大举进攻安庆绪。

    李光弼摆好了茶具,要大家一起品尝。

    李光弼知道,白公子对军事不感兴趣,但知道他在潼关保卫战的发挥,由此敬佩,觉得,此人有一定的计谋定能助自己一臂之力。“白公子,这次来就不走了吧。”

    白衣郎君想了一下,不明白他意。“将军的意思是?”

    “其实,我对大家的能力还是很清楚的。所以,我想让各位留下来,祝我一臂之力。”

    “当然可以,只要攻打安贼,我肝脑涂地,在所不惜。”白衣郎君倒是痛快。

    “好。对了,你们都是江湖武林高手,我想请各位给我的将士们传授一套决斗技巧,就是那种速战法,一招制敌。不知大家可否?”

    众人都觉得没问题,对国家贡献一份力量应该的。

    无己老人说道:“朔方郭将军那里可好?”

    “好着呢,一切都好。”

    “你这次来是?”

    “瞧我,把正事给忘了。其实,我是从中山寨赶回来的。”

    “怎么了?”

    众人齐问。

    “朔方发现了一批神秘组织,他们装扮成江湖门派模样作掩护,实则是打探朔方军营的消息,或是偷袭大营,不料,被一个神秘人给识破了,便将他们结果了。顺着线索,我想起了乌拿须托所说的那个神秘人,根据他所描述的地点而去,果真,找到了乌拿须托,幸的一修然在,让我们找到了鬼门所在。然后,见了那个神秘人,才知,几年前,在柳州,有过一次大刀门,关于雁形变秘籍的事件特意召集了武林门派去,理由是共享秘籍,结果全遭屠戮。其中提到了一个人,在那次劫难中唯一存活的幸存者,飞镖门门主齐羽天。当我们赶去的时候,他已经遭人暗算了。不过有一线索让我眼前一亮,有个丫头叫花儿,她的眼神极像一个人,就是花向海。于是我们去了中山寨,巧了,让我们遇到了他,并且确认了身份。”

    无己老人:“这下好了,八大高手终于可以聚齐了。白公子,这下你就放心了。”

    “是呀,我总算不在担心剑尊遗言了。”

    付一卓:“那遗言未必是真,你就不要太较真了。”

    “不当回事不行啊。种种迹行都表明,江湖将会出现一个怪物,他会呼风唤雨,让人间再度浩劫。”

    “这也不怕,当年,剑尊不是说过嘛,灵剑现,妖灵止。”

    “可我总觉得,事情远远不止剑尊预言的这些,还有更可怕的。”

    李光弼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听不懂。插言说道:“我看你们太悲观了,是不是有些忧虑过度了,瞧你们说的跟真的一样,好像世界末日似的,别杞人忧天了,世界不会那么脆弱的。”

    众人听其话,本是忧心忡忡,这下好了,原本散发了一些紧张空气变得消无开朗了起来,都是哈哈大笑。

    顿时,气氛变得一片乐观。

    李光弼慢慢思索,终于理出了一些思路说道:“白公子,刚才你说,朔方军营遭人监视,知道那些人是谁的人吗?会不会是安庆绪的。”

    白衣郎君肯定地说道:“绝对不是。据我们所得情报显示,是江湖一股神秘的力量。”

    李光弼疑惑“既是江湖力量,为什么会对朔方军事感兴趣,这说不通。”

    “理论上是这样,但不能排除勾结,蛇鼠一窝。”

    李光弼恍然大悟,也是,为了自己利益,会违背良心,背道而驰,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嗯,想的通。

    厦深训说:“花向海那个老头不是失踪了吗?真让人好找,现在在哪,我要与他比试一场。”

    众人哄然大笑,人家可是公认的八大高手之首,别去,否则丢面子。

    厦深训不以为然,当初,跟他只差一招,输得很不甘心,这些年,苦练修气,为的就是赢了他。

    白衣郎君见识过他两的武艺,都是出神入化,无以轮比。单凭他们个人的技巧来看,花前辈是占得上风的,因此开诚布公的说道:“夏前辈,这次见得花前辈,他的绝技让我耳目一新大开眼界,若不是见到他本人,我都以为他是神仙了。”

    听话听音,听出话意是说,花向海已不是当年的他了,意思是让我趁早打消这种念头。不满意说道:“白公子,可不要让他的外表给迷惑了,有失判断。”

    看来他是不相信,也是,谁会轻易认输。也罢,比比武艺也好,就当是相互指教了。再没有说什么。

    厦深训又问:“我们在什么地方见面。”

    “在中山寨。”

    “好。”话落就要出去。

    被白衣郎君拦阻说道:“前辈这是做什么,难道,说风就是雨?”

    厦深训不好意思的说道:“哪有,我是去趟茅房。”话落,突然想起什么,又说:“对了,这老头这几年都做了些啥?关于他的信息特别多,有得是死了,有的是被人囚禁了,不知那一条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