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50
    李亨走了几步说道:“白公子,李光弼李将军脱困已有数日可有消息?”

    这个问题白衣郎君还真不知道,算算日子应该与其他唐军将领联系上了,相信,很快就有了消息。

    李亨对这个答案虽是怀有质疑,不过,在未知的情况下,有这样的回答已是满意。

    郭子仪推算后说道:“按南北大军距离算,他与北面的将军营很近,应该与他们有了联系,故有了很大的帮助了。太子殿下,你的意思是,先联系李将军吗?”

    “李将军是我们最近的实力,所以,跟他联系必然的。对了,郭将军如何才能联系到你的部队。”

    郭子仪想了一会儿,觉得此问题是个难题。如今身处敌营,举步维艰,稍有不慎,大祸临头。离开,比登天还难。

    李亨也是同感,虽然,有白衣郎君一修然这样的高手几乎一手遮天,眨眼功夫便是到了目的地。可是,一枝花等人怎会让自己得意一帆风顺。叹口气看向了无己老人说道:“大师,你可有主意?”

    无己老人综合了实际情况,觉得,一枝花定是料定有这样的行动会百般阻挠,说道:“趁一枝花还未探得我们的信息,应该及早离开,可是,我们只要离他不到万步,那么,我们的行踪就会让她得知了。为了安全起见,要是行动,就得绕过红宵万步外,否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范围内。”

    要是这样行动,就得多走三倍的路程还很危险,这样,拖时误事不可行。李亨想此说道:“再没有其别的办法了吗?”

    白衣郎君说道:“不论我们怎么走,都在一枝花的范围内,既是这样,索性来个声东击西。”

    “怎么讲?”

    “我们兵分两路,一路洛阳西,一路洛阳东,这样,她就是有了信息也不能首尾相助同时追赶。”

    “可是,她能查得信息呀,这样做,危险的风险太高了。”无己老人分析后说。

    “危险再高,也得这么做,不然,将有一举歼灭的危险。”白衣郎君肯定的说“我们只有这样做才能避开一枝花的伏击。”

    李亨没有意见,或许,只有这样了。说道:“好,我们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洛阳,看一枝花能奈我何?”

    此刻,几个装扮古怪的人闯了进来,见了李亨先是见礼跪拜问太子安。

    李亨被他们的突如其来,又是打扮奇异受了一惊,本想他们是安贼之人,闯了进来是擒拿自己的,见了他们的举动顿时消去了警惕问,你们是什么人?

    他们一行几人,神神秘秘,进屋扫看了大家后,虽是蒙面之脸,见到白衣郎君早已露出了笑容,如此,白衣郎君本有戒心,这样的举动让他心生欣慰,仔细一瞧,他们的举动告诉了自己,他们是欢乐七身。

    颜果卿急忙摘下面纱说道:“回太子话,我们是欢乐七身。我是颜果卿。”

    其他人一一自我介绍后,李亨自感欣慰。

    看了打扮衣饰,李亨认定他们也是江湖人士说道:“你们认识无己老人他们?”

    颜果卿说道:“是的。”

    太子殿下想知李将军的消息,这下好了,有了答案。白衣郎君说道:“太子殿下,他们就是我给你提起的和李将军一起的颜果卿。”

    李亨想了想,记起了此事,有这回事。“对对对,孤想起来了。颜卿,你做的好啊,对了,你发展的农民救国会,有多大的实力啊?”

    “有万余众。”

    “嗯,好。你能来此,看来,李将军已是安全了。”

    “是的,李将军就等太子殿下回归发号施令呢。”

    听到这样的声音李亨志气高涨,斗志风发。

    白衣郎君问,你们的身份没有被识破,何故装扮?

    “白公子你是不知道啊,安贼的消息甚是灵光,不知为何,我们的信息他们是了如指掌呀,要是不多个心眼,我们这次恐怕是栽了。”

    要是这样说,离开洛阳很难了。

    李亨瞅了大家,大家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仿佛在要自己说句话,为了这种好的气氛继续延续鼓励大家说道:“天无绝人之路,逆境中成长最为可贵,相信,总有办法的。”话落,看向了白衣郎君。

    在离开这个问题上,白衣郎君没有什么发愁的,在自己看来,无非就是费点事而已。表现得无所谓的说道:“欢乐七身能来去自如,我们效仿就是了。”

    众人恍然大悟,是呀,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李亨要颜果卿说个清楚,好乔装打败,身份变了,行动不受干扰也就利索了。

    公孙常胜要独孤剑说出白衣郎君的下落,即刻找寻,要他为自己的无知行动付出代价。

    独孤剑两眼黑,怎么能有答案,时不时的看去一枝花。

    一枝花明白他的意思,可是,这些日子尽顾了想方设法,把姓白的抛至脑后了无曾想起,突然问之自然是无话可说,不过还好,大致位置还是有所预知的。这样的把握,源自来于白衣郎君以往的行踪痕迹推算出的。

    公孙常胜练就了混鼋**功,将世间的一切看的是那么的渺小,不堪一击。

    他就如一座高峰,魁临大地,好似,眼下江山都是他的了。

    心中乐开了花,区区白衣郎君,发誓,不杀他怎能对得起雯儿。

    “怎么,偌大个红宵,消息尽然这般狼狈,是不是无人了啊?”

    瞧他,自以为是,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真以为自己是这个世道上独一无二的呢。独孤剑暗暗在嘲笑公孙常胜,其实,自己就能轻而易举的灭了他。根据一枝花的提示,忍气吞声的说道:“姓白的大概在南临一带,具体位置就不晓得了。”

    “既然这样,那好,我去寻寻。”话落就要起身走。

    一枝花拦阻说道:“莫急,以我推算,李亨不会在那种地方呆好长时间的,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离开,而洛阳是必经之地。”

    公孙常胜迷糊了,这与白衣郎君有毛线关系啊!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