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幻想大炼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浅上藤乃
    “怎么?”

    “说什么非要我给她一个交代,否则就要报警,告我们强`奸,这哪行!本来就只是看她身材不错想要玩玩的。怎么可能在她那一颗树上吊死?所以我就想了个办法,找了个笨蛋,下药把他们安排在一起,然后闪人跑路了。这不。老子我就又恢复了自由身。”

    “哈哈哈哈,你小子,够损的。”

    “便宜那个小子了。”

    “……”

    “建二、耀太……你们看。”然后就在这时。几名不良中那名有着一头红色短发,耳夺上带着一枚耳订的青年用胳膊碰了碰身边的人,以眼神示意同伴说道。

    其他几人一楞,顺着红发青年的目光看向了前方。随即,一名身材窈窕,穿着蓝色修女式连衣裙,一头黑色长发自然批散的美丽少女的身影就映入他们的眼帘。顿时竟皆眼前一亮,彼此对视一眼,眼中流露出了几人都懂的神色。

    然后几人丢掉手中或抽完,或才抽了一半的烟头站起身,晃晃悠悠的朝前走了出去。没过多一会,就来到了那名一副好似没什么精神模样的美丽少女的身旁。

    “小妹妹,一起去玩玩啊?”几人围住少女,满脸邪笑的调戏道。被围在中间的少女缩了缩肩头,脸上非但不仅没有流露出什么恐慌的情绪,反而好似没有感觉般,表现出一种让人说不上来的奇怪表情,微微低头,沉默着没有反驳。

    见此,几名不良眼睛一亮,嘿笑着将少女夹在中间,强携着她走向了一旁的小胡同。路上少量的行人见状没有插手,而是视而不见的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或是快步从几名不量的身边穿行而过。

    如此,也就五、六分钟,一群人便将少女带到了一条有着不少垃圾纸屑和杂物,内里充斥着淡淡腐烂味道的阴暗胡同中,将少女堵在了一条死胡同内。

    “嘿嘿,没相到今天还能碰到这样的极品货色,看来今天是咱兄弟几个幸运日啊。”一名不良色眯眯的看着被堵在最里面的少女嘿笑道。

    “是啊,而且看其表现,还是个逆来顺受的性子,弄不好可以玩很长时间哦。”另一名不良接口道。

    “喂,喂,这个女孩是我先发现的,第一炮必须我先来,谁都不许抢。”红头发的不良连声说道。

    “启太,你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可算不上是你发现的。”

    “就是。”

    “还是按老办法来吧。”

    “……”名为启太的红发青年无奈,撇了撇嘴同意下了同伴的说法,按照老规矩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石头、剪刀、布!”而后几人手臂同时挥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而且说来也巧,也不知道是不是启太今天的运气爆棚,仅是第一把,启太就以绝对的方式取得了胜利,拿下了‘优先权’。

    “哈哈,我就说嘛!果然该我先上!兄弟们我不客气了,你们继续决定顺序吧。”获得胜利的启太满脸得意的哈哈大笑道。然后转身离开人群。走到了少女的面前,手臂一掏,从裤兜中取出了一把小刀,刀尖向前,刺抵在了少女身上的修女服长裙上,沿着胸部的中线快速的向上滑动起来。

    很快,一条细长的裂口出现在了少女的衣襟前端,隐隐将她藏在衣服下面的肌肤颜色展现出来。只不过因为角度和裂口大小的关系,并没有被人看到就是了。而后启太的刀子继续上划,最后一下将少女胸口的胸带给挑断开。使得其原本被束缚的胸口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两下,晃的启太脸上露出淫笑。

    然后启太的刀子继续上划,眼看着就要切到少女的衣领,彻底让她身上的衣服裂开,露出其下隐藏的肌肤。但是下一刻,凄厉的惨叫声却是突然在安静的胡同中响起,名为启太的青年身体如同被卡查撞过一般,倒飞着撞向了一旁几名等待的不良青年,和他们重重的撞击在了一起。

    “啊!砰!扑通!”紧接着几人脚下一歪。和启太一起重重的摔倒在了地面上。这时,少女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暗,一道陌生的少年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你没事吧。”男子微微别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向身后的少女问道。少女抬手抓住裂开的衣襟无声的摇摇头。表示没事。少年见状也没再问什么,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眼前的不良身上们。

    “混蛋!哪里来的小子,居然敢坏大爷我的好事。”一名不良从地上爬起,看向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狠声骂道。

    “小子。活得不耐烦了吧。”另一名不良起身跟着道。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下一刻突然身影一闪,身形突兀的出现在几名不良的身后。双手接连攻出,重重的一拳击打在所有不良的腰锥骨上。霎时间,只听“喀喀”几声脆响过后,刚刚站起的不良等人便齐齐再次惨叫一声,身体无力的摔倒在了地面。

    “扑通。”

    做完这些之后,林易衍顺便一挥手,以点穴的方式点在了这些不良的肾的位置,以后,这些不良注定要阳*痿一辈子了。

    “走吧,我们离开这里。”解决掉不良们的少年抬头看向依旧站在胡同尽头的墙壁前,面动不变,但手上和衣服上不知怎的浮现出片片鲜血痕迹的少女说道。少女抬头回看了眼林易衍,没有说话,俯身从地上拣起之前被不良打掉的书包,动身走到少年身边,然后和少年一同离开了可谓是‘哀鸿遍野’的小胡同。

    “谢谢。”路上,少女低声向身旁的少年道谢道。

    “不客气。”少年微笑道,随后自我介绍道,“我叫林易衍,你呢。”

    没错,这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林易衍。

    “浅上,浅上藤乃。”少女一顿,回答道。

    “藤乃吗?很好听的名字。”林易衍很是失礼的说道。

    在日本,陌生人之间除了是特别询问过并得到对方许可时可以直接称呼别人的名字外,一般情况下都是叫姓而已,最多最多也就是在句尾的时候再加个桑啊、酱啊之类的以区分远近亲属和上下级的关系。所以像林易衍这般不经别人许可就直接叫名字的行为是完全失礼的举止,如果换到主世界的日本女人,保证第一时间就在心里给你打个差评。

    只是很显然,浅上藤乃不是一般人,全无反应的就默认了林易衍对她的称呼方式。而后两人又并行走了一段距离,最后在一栋公寓前停了下来。

    “到了。”林易衍说着,掏出钥匙上前打开了房门。

    “哗啦哗啦,咯。”

    “进来吧,有什么话,等到处理完你的伤口后再说。”林易衍扭头看向站在一边,表情中多少还是流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浅上藤乃邀请道。

    浅上藤乃一楞,低头看向了自己的手掌。果然,此时她的手掌上已经完全沾染上了鲜血。见此,浅上藤乃稍微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迈步走进了公寓中。林易衍微微一笑,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砰!”

    “用我帮你吗?”将一个家庭式医药箱子放到浅上藤乃面前的林易衍问道。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浅上藤乃摇头道。

    “那好吧,我先去给你找几件衣服,如果需要帮忙记得叫我。”林易衍点头说道,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浅上藤乃则在林易衍离开后又稍稍等待了一会,见一切正常后这才动手拉开背后的拉链脱下身上的修女式长裙,露出里面穿着的单薄内衣,然后再次动手脱下内衣,露出里面前端已经完全断开的胸衣,以及两团软玉之间开裂开的那一道长达两、三厘米,深达一、两毫米,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红色的肌肉,且直到现在有着不少鲜血流淌的细长伤口。

    而对此,浅上藤乃则表情不变,没有丝毫动容的脱去身上的已经没用的胸衣放到一边跪坐下来,动手打开家用式医疗箱从里面找出纱布绷带、止血药水和消盐药等东西,动作熟练的为自己包扎起来。

    单就从其那熟练的动作上来看,显然,她平日里没少受到过类似的割伤,否则一般少女可没办法想她这般熟练的使用医疗物品。如此十来分钟后,浅上藤乃处理好了自己身上的伤势。然后几乎就是在她处理好伤口的下一刻,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就自房间中响了起来。

    “咚咚咚。”接着,林易衍的声音传进来道,“我给你找了几件衣服,你看下合不合身。”

    浅上藤乃闻言一顿,自地上站起身,走到房门旁,动手小小的打开一条门缝,侧着身子探头看向了外边。与此同时林易衍则微微一笑,将手中拿着的衣服递给了浅上藤乃。

    “谢谢。”浅上藤乃道谢一声,将衣服接了过来,然后重新关好了房门。

    “砰。”见此,林易衍再次轻轻一笑,退后一步举屈臂抱住胸口,将后背倚靠在了墙壁上,歪着头,脑海中回想起了有关浅上藤乃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