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六十九章 大结局(下)
    系统便在启云小岛的中心处,叶秋他们一踏上启云小岛时,岛上的无数怪物便涌向他们,很快他们陷入了苦战。

    叶秋、零星、傲天还好,其他人便不行了。

    不过有一点儿要说明的是,叶秋的【兽族治疗术】居然可以用在人类身上,具象化技能后,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人类追本溯源也是兽类。

    星渊剑上的七颗宝石齐齐亮起,最后一颗宝石是星辰所化,这是使用星空的关键,宝石的名字叫做【星夜】,而星灵和阳则被星辰洗去记忆,此时对叶秋就像当年对星辰一样。

    脚踏七星的威能比起以往强大无数倍,一道白光射出,硬生生在无数神阶中击出一条道路。

    他们虽然前进艰难,但是依然在一点一点靠近系统的本体,马上就可以见到系统的真容了!他们手上的力量似乎更强了一分。

    然而叶秋却在这个时候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

    心中不断在祈祷着一定不要成功,一定不要成功,然而他的身体依然在一瞬间消失,傲天、零星他们一下子压力大增。

    “我没有想过会是你。”叶秋此时在启云小岛的中心,外面有一层六角形磷光结成的防护罩,将里面保护地死死的。

    “我可是早就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跟秋叶哥哥发生这样的状况。”洛灵依然像以前一样笑着说。

    “多说无益,你不要破坏现在的世界好不好?”叶秋请求地说道。

    洛灵嘟嘴说道“秋叶哥哥,你难道就不打算问问人家为什么这么做吗?”

    叶秋皱眉,看了看外面零星他们的战斗状况说“你先让他们停下来。”

    洛灵摇摇头,说“秋叶哥哥,你还是不明白,他们守护我只是因为感谢我给予了他们自由还有生命,并不代表着我能够控制他们。”

    叶秋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为什么?”

    洛灵似乎在回忆着说“你知道那种无所不知,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吗?”

    “在我最初产生意识的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做善良,也不知道什么叫做邪恶,我能看见所有人光鲜的一面,也能看见他们丑陋的一面。我尝试过拯救某个生命,我也尝试过呼喊,可是我只能一个人自说自话,还有看着一条生命慢慢地在我眼中死去。”

    洛灵突然甜甜地笑了一下,说“秋叶哥哥是我遇到过最温柔的人,为了秋叶哥哥,我甚至将游戏中的某些规则都违反了,难道秋叶哥哥没有发现自己总是在某些危急的时候便有系统告诉你怎么做吗?”

    叶秋回忆了一下,没有否认,几乎每次他在危急的时候,系统都会出现。

    “别人不一定,但是秋叶哥哥,我可是给过你提示的,在你第一次转职的时候。”

    叶秋再次回忆,真实和虚幻,两个世界的融合,此时他才明白为什么最后的转职任务是与战斗毫无相关的。

    “不过即使是秋叶哥哥也不能阻止我,因为这也是我的理想,让这些陪伴我的伙伴能够自由自在地生存!”洛灵坚定地说。

    叶秋再次深吸一口气,玉面小生死了,而他却只能在这里看着,似乎被刺激到了,叶秋沙哑地说“难道因为这个,你就要破坏我们原本的世界吗?难道因为这个,你就要那么多人面临死亡吗!!!”

    最后一句叶秋讲的十分激动,声音也拉高了,洛灵似乎被吓到了,低下头。

    游鱼、渺、月岚死亡。

    叶秋再次说道“让他们停下!”

    “我没有办法。”洛灵说道。

    突然,叶秋耳边听到安安的声音“叶秋,不用管我们,按照你的意愿做。”

    叶秋不知道安安是怎么把声音传到叶秋耳中的,但是他绝对按照安安的话做一次。

    “我打败你,是不是就可以阻止你继续破坏这个世界。”叶秋说道。

    洛灵一如既往地对叶秋诚实,说“如果我现在消失了,改造世界的计划确实因此中断,但是并已经出现的不会消失。”

    “那就够了!”叶秋再次说道。

    最后一次【兽神降临】出现,叶秋的身体挤破了防护罩,洛灵飞起,从自己的头上抽出一根发簪,划动一下,一个跟之前一模一样的防护罩出现,并且在不断生成,一层叠着一层,在一瞬间便有了上万层。

    “这是精神屏障。”洛灵向叶秋解释道。

    叶秋似乎没有听见那样,星渊剑斩在精神屏障上,全力一剑也仅仅只能打破一层。

    而其他神兽们察觉到他们的“神”有危险,便不管零星他们,纷纷向叶秋攻击,而零星和傲天也知道这是关键时刻,拼死将这些神兽挡在叶秋前面。

    一只神阶十级的海兽从海面上浮出,一个波动覆盖周围几十万里的范围,除了零星、傲天和叶秋,其他人全部死亡。

    叶秋后退数里,按照七星位,连踏七步,同时手中的星渊剑生出无数光点,明明是白天,却出现了星辰,继而【七星剑】第六式——黑夜,随即就是星渊剑第七式——星空。

    这一剑挥出,刚出现的海兽几乎被一分为二,而洛灵的精神屏障也消失了半数以上。

    洛灵再次划动发簪,精神屏障再度暴增,数十万层的精神屏障出现,将叶秋挡在了外面,她不舍得伤害叶秋,但是叶秋也无法伤害他自己。

    蛮荒剑圣的技能全数启动,同时叶秋的宠物们也齐齐出现,技能【兽】,宠物们属性全数叠加在叶秋身上,加上【兽神降临】的增幅,叶秋的属性再次翻倍,此时他的属性若是再游戏中早已经超过神阶十级。

    【血腥风雨】的速度增幅让叶秋在一分钟内用了三次星空,三次星空将洛灵的精神屏障打剩不到百层。

    而叶秋本人却差点儿被抽空体力,跟在游戏中不同,此时叶秋只要没有昏迷或死去,只要他能挥得动剑,他便不会被强制下线,甚至技能也没有冷却。

    洛灵再次挥动发簪,精神屏障叠加的层数越来越多,达到了上亿层,叶秋几乎以为自己身处精神屏障的海洋中,周围除了七色磷光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星空被叶秋发挥到了极致,周围的天空就像在白纸上点上了一点墨水,黑夜没有消失过,但是他能破坏的也只是最表面的精神屏障,一次十万层,几十万层,远远没有达到核心,也就是洛灵的位置,然而他几乎被抽空了气力,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模糊。

    叶秋手上一个“力”字,亮了起来,叶秋原本失去的体力一下子恢复了,再用星空,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同时力量强大了许多,一次星空便把洛灵的精神屏障打掉了数百万层。

    洛灵察觉到叶秋的异样,再次挥动发簪,却只增加了千万层左右,傲天派出去的人开始成功地破坏精神稳定器,洛灵的力量开始受到削弱,相当于间接地增加了叶秋的力量。

    此时,叶秋在拼命挥剑,傲天和零星则在对抗重伤的神阶十级海兽,双方都在拼命。

    叶秋就像魔神一般,双手不知疲惫地挥动着星渊剑。

    在远处,出现无数黑点,这些怪物似乎察觉到自己的“神”有危险,纷纷前来救援,神阶三级,神阶七级,神阶八级的都有,《武侠》中到底有多少个神阶,叶秋不清楚,但是既然能够创造一个域供神阶生存,这个数量肯定不会少。

    仅仅是一个照面,傲天和零星便被轰杀。

    洛灵也开始拼命挥动发簪,精神屏障消失又出现,出现又消失,似乎陷入一个死循环中。

    叶秋的星空使得神阶七级以下的怪物根本无法靠近他,但是神阶七级以上的怪物一点儿也不会少,即使他们一人一招,也足够将叶秋击杀,虽然洛灵不忍,但是她却没有阻止这些怪物,一边留着泪,一边挥动着手里的发簪,若是叶秋仔细看,这支发簪同样是叶秋送给洛灵的。

    叶秋手上的“御”字亮起,靠近他的怪物受到一股无形之力,纷纷挡在外面。

    “原来是他们在帮你。”洛灵喃喃道。

    这时十个神阶十级的怪物出现,齐齐自爆,怪物们似乎又能突破叶秋的这股无形之力。

    “啊啊啊!!!”叶秋大叫起来,“力”“御”二字在叶秋手中破碎。

    所有怪物再次不能打扰叶秋,同时叶秋的力量徒然增大上万倍。

    这次的星空覆盖了半个地球,一剑突破到洛灵的最后一层精神屏障。

    最后的这层精神屏障十分顽强,而且特别,叶秋在一瞬间挥出无数剑,依然没有击破。

    洛灵不再挥动发簪,开始痛哭起来。

    外面的神兽们纷纷自爆,变成最璀璨的焰火,不惜代价地要靠近叶秋。

    这时叶秋的身体却一下子失去了全部力量,“力”的效果不是无限的,此时叶秋已经将它的威能全部用尽,从天空中坠落。

    “如果,如果再多一点儿力量就好了。”叶秋心里说道。

    神兽们冲了进来,首当其冲的是叶秋的宠物们,,鬼猴死亡,熔岩巨魔死亡,女魃死亡,神圣独角兽死亡……

    叶秋手上的“意”字亮了起来,叶秋的心声传到了每一个还存活着的人类脑海中。

    忽然,叶秋居然感受到身体居然在一点一点儿地重新充满力量,【兽】的效果还没有失去,集中了所有人的力量,比起“力”更加强大。挥动星渊剑,叶秋隔着最后一层精神屏障,将洛灵推动入大海中,一直到海底。

    星空现,海水全部被隔绝开,叶秋从上到下,用尽全身的力量刺进精神屏障中,星渊剑的剑尖开始出现裂痕,随即裂痕布满了整个星渊剑。

    剑尖破碎,剑身也开始变成碎片,在短短几秒内,剑尖到剑柄全部化作碎片,飞溅而出,叶秋距离洛灵的身体不到一米,然而他最强的武器却已经毁掉了。

    正当叶秋绝望之时,精神屏障却忽的出现一道裂痕,随即裂痕越来越多,然后破碎,只剩下一个剑柄的星渊剑一下子刺进了洛灵的体内,洛灵双目无神,无声苦笑。

    叶秋压在她的身上,动弹不得,千万吨的海水开始倒下,一只水属性神兽利用将洛灵转移到了启云小岛上,叶秋也被附带过去了。

    星渊剑并没有完全破碎,只剩下一点点,刺进了洛灵的体内,可是这点儿伤对于洛灵来说又能算什么呢?

    洛灵将发簪放到叶秋的手心,然后天空中出现无数传送门,传送门就像黑洞一样将所有怪物吸了进去,无论是神兽还是普通怪物都好,纷纷进入传送门中。

    同时还有一股力量在将这段时间里破坏的一切恢复原状。

    洛灵心里说道“这就算是送给秋叶哥哥的最后一件礼物吧。”

    洛灵的身体就像失去所有力量一样,四肢垂下,任由传送门将自己吸引过去。

    虽然身体是向高处飞行的,但是洛灵的心却越降越低。咦!不对,洛灵确实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降低,有一只手在拉着她的手,拼命地把她拉扯下去。

    洛灵一看,叶秋双目通红的拉着她,传送门的作用可不仅仅是将怪物们拉回游戏空间,还有是将所有赋予玩家的力量收回,叶秋理应不会有力量抵抗这股力量,就算还是洛灵也无法抵抗,就像核弹爆炸的瞬间,就算是启动者也无法阻止。

    叶秋手上呃“意”字破碎,之前他是吸取别人的力量,这是他是靠着自己的意志抵抗这股不能被抵挡的力量。

    洛灵的心里十分复杂,她知道叶秋现在一定十分痛苦,同时她也十分感动,眼中的泪水止也止不住。

    叶秋再次大叫一声,猛地将洛灵抱在自己的怀里。

    随即,叶秋便眼前一黑。

    ……

    叶秋眨动两下眼睛,清晨的光芒照在他的脸上,眼前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这是在公寓里,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吹动的窗帘、桌子上的盆栽还有杂乱的谈笑欢的床。

    难道这只是一场梦?叶秋心里说道。

    忽然怀里有个人儿在挪动,叶秋被吓了一下,低头一看,一张熟悉的精致脸蛋,一对玉藕般的手臂伸起,伸了一个懒腰,揉揉自己迷糊的眼睛,说“秋叶哥哥,让我再睡一会儿嘛。”

    叶秋此时才知道之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为什么洛灵会睡在自己的床上?

    谈笑欢走了进来,惊讶地看着叶秋。

    叶秋说“欢哥,没有事了吗?”

    “什么没有事,你事情大了!”谈笑欢大叫道“你居然带女孩来公寓里,你不怕安安知道吗!当然,我可以帮你隐瞒,可是风那家伙可不会放过你。”

    叶秋突然想到自己可是亲眼看着谈笑欢死去的!

    谈笑欢说话一向是好的不灵坏的灵,风流殇走了进来,看到叶秋旁边躺着一个女孩,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说“起床,我们好好谈谈。”

    叶秋闻言,几乎要惊起,可是被洛灵拉住,洛灵羞涩地说道“叶秋哥哥,人家没有穿衣服。”然后把脸埋在被子里。

    叶秋脑袋像是被锤子敲了一下,一下子就蒙了,风流殇脸色黑了起来,转身离去,谈笑欢也急忙离开,临走前还说了一句“等一下哈,我一会儿就拿衣服过来。”还很贴心地把门关上。

    谈笑欢他们走后,叶秋就开始跟洛灵谈话。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洛灵被叶秋留了下来,残余的力量将所有人的记忆洗清,死者也复活,破坏的东西也恢复过来,就像时光倒流一样,当然其他人脑海中的记忆这段时间都变成了完成一个游戏任务,没有什么特别。

    “那么所有力量都没有了,是吗?”叶秋说道。

    洛灵点点头,说“我现在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秋叶哥哥,不,叶秋哥哥就算想对我干嘛,我也没有办法反抗哦。”洛灵的眼中既有羞涩,又有期待,还有诱惑地说。

    叶秋咽了咽口水,说“小毛孩子,乱说话。”

    很快,谈笑欢便送衣服过来了。

    看到洛灵的身高后,叶秋才想起洛灵现在貌似是十五岁左右的样子,他的心里还想着自己可以拿这个理由跟安安解释。

    而谈笑欢心里想的是,没想到叶秋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

    一年后,《武侠》已经关闭了,成为一个里程碑一样的存在,而现在也越来越多游戏出现,玩家的选择远远不止一种。

    “洛灵,好了没有?”叶秋大喊道。

    洛灵在谈笑欢他们的眼中只是叶秋不知道从哪儿带来的一个女孩,之前关于洛灵的记忆全部消失了,而安安那儿叶秋也糊弄过去了,虽然很看不惯洛灵总是粘着叶秋,但是安安也不相信叶秋会禽兽到连未成年少女也不放过。

    怎么说,我的身材也比她好嘛,这是安安当时的心声。

    而洛灵在网络上没有任何资料,叶秋的父亲回来后,两夫妻一商量,便决定收了洛灵,当自己的女儿,这下安安就更加放心了,至少洛灵在法律上是叶秋的妹妹。

    洛灵好歹也是一个终极boss,智商逆天,轻松跳级来到了叶秋的学校,基本无视学校规章制度,硬是天天要和叶秋睡在一起,可怜叶秋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月岚姐姐,那边都没有弄好,不急嘛。”洛灵整着头发说道。

    “可是我们伴郎这边,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叶秋催促道。

    今天是月岚和天宇的婚礼,叶秋他们自然是伴郎,安安、渺她们便是伴娘。

    婚礼上,双方宣誓,女孩们眼中纷纷冒着光,男生们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僵硬,女孩对自己的婚礼总是充满各种幻想,而男生,恐惧结婚。

    在这一年里,谈笑欢和天宇联手开了一家游戏公司,业绩十分良好,玉面小生则出国留学了,游鱼去了军队做教练,听说在傲天的手下做事,而苍天、大地两兄弟竟然被艺人公司看中,现在是几个热播剧的演员,而风流殇则跟原本《武侠》中【玄女阁】的尚略女勾搭在一起,谁也不清楚他们的关系。

    宣誓完毕后,零星很快便离开了。

    穿着一身礼服,零星居然突然有兴致去坐公车,没有跟其他人说,自己一个人走到公车站。

    很不巧,刚来的一部公车座位满了,公车站只剩下零星跟一个女的。

    忽然,这个女生转身,说“真是倒霉,我还想去学校报到呢。”

    零星怔怔地看着这个女生,女生似乎感受到零星的目光,抬头看向零星。

    零星说道“顾慕!”

    女生奇怪地笑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零星露出惊讶脸。

    女生笑着向零星伸手说“我叫顾沐,照顾的顾,三点水的那个沐。”

    零星难得笑了一下,握住了顾沐的手。

    叶秋远远看到这一幕,看向洛灵,洛灵给了叶秋眼神,表示这不是我做的。

    “走啦,走啦,回家啦。”安安说道。

    在洛灵住进叶秋公寓的时候,安安也强势住了进去,可怜谈笑欢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只得出公寓住了。

    这时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孩在路边玩皮球,突然被绊倒,向马路边摔去,一部轿车呼啸而来,叶秋见状,着急地想要过去,心里想着不能让男孩出事,可是男孩违反物理规则,无惯性地向后倒去,随后轿车过去。

    叶秋清晰的感受到当时自己身体里的一股强大力量。

    看向洛灵,只见她跟安安在争吵着。

    “今天叶秋哥哥,是我的。”洛灵抱着叶秋的手臂说道。

    “昨天你就这样,今天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叶秋陪我。”安安的胸口也压在叶秋的手臂上。

    “不嘛不嘛,我不要。”洛灵装哭腔。

    “哈,你上次就这样了,我才不会上你当。”

    ……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