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六十三章 甲解
    敌方营中岂无强将,同样是银色铠甲,但是上面的花纹比起一般的士兵华丽高贵许多,上面刻着淡淡的一层白色荆刺花。闪耀着洁白光芒,往高处飞去,百米距离如同虚设,直冲月岚。零星、游鱼等人反应不及,被一批更加强大的铠甲武士包围。

    谈笑欢他们可以训练一支强军,光明教堂这边自然也可以。交战已久,他们早就摸清谈笑欢的强者有谁,这月岚弹奏出【月神曲】时,他们就已经将这批士兵派遣出去,将零星他们围困住,再有荆刺花武士完成狙杀任务。

    叶秋带着善恶面具,同时因为阳限制星渊剑跟易无痕拿走他的几乎全部装备,以及技能,他的发挥只是比一般的玩家厉害一点点,当然【兽神降临】易无痕倒是没有使用,但是叶秋根本没有必要用到这个技能呀。

    即使这样,叶秋依然被几个铠甲武士包围了,善恶面具可以瞒过大部分的士兵,但是瞒不过光明教堂的大祭司。大祭司一眼就认出带着善恶面具的叶秋是光神厌恶之人,所以也对表现不强的叶秋特殊待遇。

    【极致冲刺】和【力量极限】同时开启,包围叶秋的不过是五名铠甲武士,轻而易举地叶秋就击破他们的防御,修炼了多次【修身】不仅仅为叶秋提升属性,还让叶秋对【修身】的剑技多了一层领悟,顿时五名铠甲武士齐齐倒下,周围的士兵没有反应过来,叶秋连连几下重击,未死,但是也失去战力。

    荆刺花武士成为第一个登上城墙的光明教堂武士,谈笑欢没有过多理睬,安安还在一旁目光锐利地盯着战场上的每一个敌人,在【山海】中也就只有安安的弓箭射程可以覆盖整个战场,每每放出一支箭矢都能夺走一个士兵的生命,当然是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

    谈笑欢不担心的原因很简单,月岚是由天宇守护的,天宇很少出手,导致玩家的高手榜中并没有他的存在,但是谈笑欢知道,若是说一对一,天宇不输给他们任何一个人,除了零星以外。

    天宇幻化出几个分身,将荆刺花武士重重包围,每一个分身上都带着一把灰色短刀,天宇吸收了上次叶秋的教训,没有给荆刺花武士留下机会,分身同时动作起来,有的是围着荆刺花武士游走,有的则是扑向荆刺花武士,还有的直接把手中的灰色短刀投掷向荆刺花武士。

    荆刺花武士的头盔上落下一张银色面具,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天宇的攻击打在荆刺花武士上,噼里啪啦作响,偏偏不能撼动荆刺花武士分毫,随即荆刺花武士用手在自己眼睛前抹了一下,低沉地说道“破除虚妄!”

    天宇的分身纷纷消失,本体捂着胸口、嘴角留下一行鲜血震惊地看着荆刺花武士,震惊了一会儿之后,天宇慢慢沉入自己的影子里,天宇消失了,但是他们的影子没有消失,慢慢靠近荆刺花武士,划了一刀在荆刺花武士的胸口上,荆刺花武士骄傲地没有躲避,随即他的铠甲便多了一条裂痕。

    大祭司远远地呼唤一声,明明一个在战场的最后方,一个在战场的最前方,可是声音偏偏传到荆刺花武士的耳中,也仅仅传到荆刺花武士的耳中,说“不要逞个人勇武,直指要害。”

    谈笑欢似乎也听到这句话了,眼睛看着与自己一样在指挥着大军的大祭司,眼中闪过一丝冷光,大祭司似乎也感受到谈笑欢的目光,看向谈笑欢,露出一丝微笑。

    “你确定要这样玩吗?”谈笑欢淡淡地说道,安安以为谈笑欢是说给她听的,停下自己的手,看向谈笑欢。

    大祭司自信而得意地说“胜败乃常事,少侠不要太在意。”

    谈笑欢笑了笑,随即身形一动,跟铠甲武士一样往战场的另一端而去,直指大祭司。安安看了一眼后,便知道谈笑欢要去干嘛,继续坚守自己的阵线,每一个试图靠近的敌人都会接到她的热情招待。

    叶秋已经杀了三批包围他的武士了,宝石全部陷入人为的冷却,他心里喊道“阳,你真的不在放宽一点儿吗?就算是【剑影】也可以呀!”

    阳的声音从叶秋的心底出现说“加油!”

    叶秋无言以对,星渊剑继续挥舞,这时一个铠甲上同样有奇特花纹的铠甲武士从上到下,重重地一剑砍向叶秋,这一剑若不是出手了,叶秋断然不会感觉到自己周围有一个跟荆刺花武士一样强大的强者在自己周围,也就是他出手后,叶秋才通过【六感通识】察觉到一些端倪。

    星渊剑横在自己脑袋前,正好抵住了这名武士的利剑,冷汗从叶秋的后背惊起,借助叶秋反弹的力道,这名武士向后跃起,停在叶秋不远处,这个武士铠甲上的花纹是蔷薇花。无论是光辉教廷还是光明教堂似乎都偏爱美丽的花朵,特别是在铠甲上。

    蔷薇花武士同样带着一张面具,与荆刺花武士一样低沉地说了一句“破除虚妄。”

    叶秋的善恶面具瞬间破灭,露出了原本的面容,随即周围光明教堂的士兵就犹如闻到腥味的鲨鱼,红着眼睛看着叶秋,仿佛看到了杀父仇人一般,不要命地往叶秋身上攻击。叶秋挨了几击后,就退到了城墙附近。

    在个人上,叶秋这个举动是错误,他退到城墙后,所有光明教堂的士兵都往叶秋的方向攻击,此时他们的攻击方向由一个面到了一个点,这样似乎更加容易突破谈笑欢的战略布置,但是同时也遭受了更大的攻击,若说之前光明教堂的军队还想是一只带着伤痕的凶兽,此时便是一只伤痕累累的野兽罢了。

    谈笑欢没有预料到这个变化,但是他已经开始迎战上了大祭司,双方接招数十次,谁也奈何不了谁,忽然,谈笑欢似乎拼命一样,将自己所有储存的【元素爆裂】全部打出,三十多颗黑色元素球齐齐往大祭司身上射出,大祭司也不甘示弱,先对自己加了一个【光之守护】,随即也是同等数量的【光之爆裂弹】射出,双方都处在爆炸的范围。

    一片烟尘散去后,谈笑欢和大祭司都遍体鳞伤地站了起来,虽然未死,但是也无法战斗了。

    “你输了!”谈笑欢笑道。

    “你也赢不了!”大祭司沙哑地说。

    一个铠甲上带着樱花的铠甲武士出现,守护在大祭司的前方,谈笑欢不屑地看了一下,说“你太不了解我的朋友了。”

    零星在刹那间突破所有铠甲武士的防御,身上出现无数流光,也在一瞬间来到了谈笑欢面前,并且很快就跟樱花武士对上,零星的攻击强大无匹,樱花武士的铠甲也十分坚硬,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

    “高手!”大祭司赞叹道,只是看了一下大祭司便知道樱花武士必然赢不了零星。

    谈笑欢轻笑一下,说“你现在就可以安息了!”

    零星只是谈笑欢的一道保险,如果大祭司身边还有其他守护,零星便会继续在敌军中大杀四方,若是没有其他守护,那么苍天和大地的【通灵噬血剑】便会接踵而至,同样是合击剑术,一把巨大的虚形宝剑席卷数十名铠甲武士,最终打在大祭司身上。

    大祭司的身体寸寸爆裂,最后变成一阵烟尘散去。

    叶秋不断遭受铠甲武士的攻击,生命精灵的生命急速消耗着,毕竟叶秋一个人面对着几百名铠甲武士,别说攻击,就算是躲避都显得有些困难。一旁还有一个蔷薇花武士虎视眈眈,叶秋还要时刻注意他的袭击。

    叶秋踩在一个铠甲武士的肩膀上,高高跃起,同时身周出现五个不同的声音,分别是鬼猴、独睛紫雷兽、幻幻、女魃、神圣独角兽。

    女魃和神圣独角兽出现的一瞬间就张开了他们的领域,叶秋顿时觉得压力大大减轻,领域只计算范围,可不会计算数量,除了想蔷薇花武士这样的强者,其他的士兵顿时觉得身体里的力量被抽空。

    紧接着鬼猴、独睛紫雷兽和幻幻便开始收割他们的生命,叶秋身上被叠加了各种状态,身体深处慢慢涌现出一股力量,继而叶秋也加入了收割的行列。如果说神圣独角兽的领域是辅助型的,那么女魃的领域便是攻击型的了,铠甲武士冲进她的领域不到二十米便变成了一具干尸,躺在地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女魃周围便躺着数百具尸体。

    若说女魃的弱点可能就是她只跟着叶秋,对其他人她都有些疏远。

    天宇的技能被荆刺花武士克制着,无论用处什么招式荆刺花武士总是有针对的方法,天宇不是零星,战斗技巧上他不及荆刺花武士,技能上又被克制,可以说他能支撑到现在,完全是靠着心里的一股执念,他身后守护着的可是月岚呀。

    然而,就在大祭司陨落的一瞬间,荆刺花武士、蔷薇花武士、樱花武士都接收到大祭司临死前的一句话“甲解!”

    三个武士同时停下手中的动作,就像中了定身术一样,之后一瞬间他们身上的铠甲纷纷爆出强光。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玉面小生,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籍丢向天空,化成无数书页飘舞,每一张书页都变成了一道金光没入风流殇和他手下的部队。

    紧接着是叶秋反应过来,连忙收回自己的各个宠物。

    三名武士的铠甲瞬间崩碎,仿佛有数百个流弹射向周围,同时三个武士以身殉甲,这些铠甲碎片无视敌我,将周围的所有生命全数击杀,只要被接触到的,全部身陨。

    叶秋在一瞬间消失无踪。

    碎片打在风流殇和他的部队身上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挡住了,毫发无伤。

    天宇被用自己的身躯挡在月岚身前,碎片穿过他的身体,打断了月岚的琴弦,【月神曲】结束,安安却被碎片击中,身陨。

    谈笑欢身陨,零星击碎射向他的碎片,却无力帮助谈笑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