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五十五章 局势(4)
    羽游亲启:

    皇室有难,为臣为兄定当竭尽全力守卫皇室,生死为浮云,切勿担忧。

    现已请祖祠落生祖师前往皇宫,瑾以正位,再有强军不日前往勤王,最后,吾兄当斩逆贼以示。

    汝为一介女子之身,行事不便,在此静候几日,事若成,当可光明正大走出,若事败,请小心离开。

    以上是瑞信的话语,不长,但有透露着决然。

    青黎双目无神,脑中却在思考着是否要按照瑞信的话,留在这里。

    石头在旁边抓了抓自己脑袋,然后双手忽动,瑞信还未消散的影像分崩离析,经过石头的重新组合,竟然又出现一段新的影像。

    这段影像中,瑞信停了很久才说话。

    “青黎,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我会很开心,但是我却不希望你能看见。十三岁那年,父皇把你带到皇宫,那是我第一次随军出征,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父皇跟我说,要把你当妹妹一样对待,我确实这么做了,把你当成妹妹很多年。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发觉父皇与你十分亲密,亲密到一种我十分害怕的境地,这时,我才发现我对你不仅仅是兄妹之情。

    还记得吗?有一年入冬,你生病了,当时你还小,在病榻上你喃喃着说如果成亲,想要漫天遍地飞舞着花朵,杜鹃花、梅花、牡丹花,所有所有的花朵都要有,还有很多很多晶莹的雪花。当时我笑了,在下雪的时候怎么可能有漫天的花朵的,但是我想为你实现这个愿望,就在我们成亲那天。

    我不断地出征、立战功,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优秀,在父皇立我为储君的时候,我要向全部大臣宣布要你成为太子妃,成为未来的皇后。

    但是,这一切已经成为我最后的秘密了。”

    青黎看完瑞信的话后,不顾一切地往秋实馆外跑去。

    瑞信多日的颓废,真正的原因原来在于她自己,而他却对这一切却浑然不觉。她这些日子越是找瑞信,越是关心瑞信就像在瑞信的心里增添一把枷锁,使得瑞信更加割舍不下。

    太蠢了,实在太蠢了,我怎么会这么蠢,青黎在心里痛骂自己。

    瑞信这次是存了必死之心,不光是为了皇室,还因为青黎,他割舍不了自己的感情,于是便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逃避这段感情。

    石头慌忙之间也跟了上去,不顾申明在后面呼喊“石头!石头!你去干嘛呀!!!”

    秋实馆距离皇宫有一段很远的距离,不过有一条笔直的街道可以到达,十分远的一段距离,如果不用传送阵,或者实力高强,恐怕也要半天才能到达。

    青黎没有注意到这些,心里只想快点到达皇宫,见到瑞信。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但是她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无论如何也要去见瑞信一面。

    石头在后面跟着,按说石头的实力并不低,到达皇宫只是瞬息之间的事情,但是始终跟随在青黎的后半步,紧张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不敢说话,生怕一说话面前的这个女孩就像泡沫一样,破碎,不见了。

    天上的雨似乎越来越大了,青黎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身体里只剩下一股意志支撑着她,踏在水上,溅起无数水花。

    在某个瞬间,青黎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缓慢无比,雨点下落的速度、身后的石头,或者周围的一切。

    青黎再次踏出一步时,身后两肩骨之间出现了一双洁白的羽翼,速度徒然增快,石头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把石头甩在身后。青黎的这双羽翼跟叶秋的【白金之翼】还是有些差别的,【白金之翼】就像一双虚幻的光影翅膀,而青黎的羽翼就像他的天生器官,是与生俱来的。

    【千明岛】上。

    尤文丝毫不意外英豪会答应联盟,地均的使者已经在【千明岛】上,很快便可以开始签订联盟,看着繁杂的仪式,各种海誓山盟一般的话语,尤文哑然失笑,水家的祖先也是跟这些人的祖先签订过盟约的,此时还不是该怎么样怎么样。

    作为促成这次联盟的最大功臣,尤文理所当然当上了三军军师,负责策划削弱和打击天南的方案。而三军统帅是由英豪的老元帅郁南担任,今年已经七十五岁,眼瞎耳聋,这是个虚衔,没有实权。

    英豪和地均对于这个大元帅之职争执不下,最后只能弄个虚衔,由英豪的人担任,真正有实权的是两个大将军,一个是英豪的周文,一个地均的林萧海,两人都是久经沙场的将军,加上尤文正好三个人成为联盟的军方最高指挥部。

    天南很快便收到了英豪和地均联盟的消息,但是却没有派来大军,反而用心去征服一些没有归顺的小势力,攘外必先安内,天南贸然开战,最怕的便是这些小势力得渔翁之利,但是对手可不会给他准备的机会,尤文在联盟成功后,十分迅速地拿出了一份方案,这份方案的要点只有一个,速战速决。

    无论是蓝家家主还是周文和林萧海都没有反对这份方案,数十万大军分成三股前往天南的领地,三股兵力的数量和战力基本一致,但是无论哪股兵力都要天南用心对付,同时天南也必须分出至少三股兵力对付英豪和敌军的联盟。

    按照蓝家家主的评价是,尤文将联盟形成的优势发挥地淋漓尽致,无论是兵力还是资源全部都动用了,丝毫不给天南喘息的机会,直击天南的大本营,虽然不能毕其功于一役,但是也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结束这场争夺之战。

    对于他们这个家族来说,几个月、几年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北部战场。

    又有一个统领前来攻击零星,这个统领的爆发力极强,顾慕设下的重重防御被对方瞬间击碎。顾慕的能力是在近些日子才学会的,她的天赋很强,很快便略有所成,能够在零星的战斗中起一定的作用,但是毕竟根基尚浅,遇到一些真正的高手时,却不够用了。

    只见这个统领快速地靠近零星,科里诺斯酣战,无法抽身,零星却似乎对这一切浑然未觉,不断有一缕一缕的光带从剑中留出。就在这时,一个身影挡在零星的前面,一双大锤猛然砸下,顾慕口吐鲜血。

    所幸顾慕的身体十分强大,**的防御力也不低,挡住了这个统领的一击,随后又是一锤击在顾慕的左腰上,顾慕的内脏皆皆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肋骨更是断裂了大半,口鼻的血液止也止不住。

    “十三。”零星在心里说了一声。

    原本游离的光带好像变成闻到腥味的鲨鱼,变得凶猛起来,准确无比地咬在战场上的十三个人身上,包括与科里诺斯,顾慕战斗的两位统领。

    敌军十三位统领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被杀,手下的小兵顿时群龙无首,慌乱起来,零星的先锋营像收割机一样,很快便凿穿了敌军的大阵。零星的【千芒乱虚】很快便消失了,抱起顾慕,带领先锋营和骁骑营离开战场。

    因为零星的出色表现,原本负责左右侧击的旋火营变成了殿后的大军,陈毅很快便带人前来援助,看着零星以及几乎无损的骁骑营离开,只盼望皇城的危难尽快解除。

    夜。

    零星拿出一颗丹药放到顾慕的口中,并且喂了一口水。零星可不是叶秋,有生命精灵可以治疗伤势,大部分他都是靠丹药或者军中医疗官的。但是现在无论是骁骑营还是先锋营都是纯粹的战斗兵种,辅助兵种几乎为零。

    而且顾慕受到的伤也太重了,就算医疗官来了也无计可施。

    “主人,你没事啦。”顾慕虚弱地说。

    “你好好休息。”零星拿出一个木牌子,一个阵法展开,顾慕的恢复力得到微弱的增幅,零星也没有治疗技能,这是他可以做到的全部了。

    顾慕很快有昏过去了。

    “她受的伤太重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消耗生命力,若是得不到很好的治疗,恐怕……”科里诺斯说道“普通的医师无法治疗,只能寄望于皇城里可以有治疗她的人。”

    “我知道。”零星说道。

    “可是她的伤势恐怕支撑不到去皇城。”科里诺斯继续说。

    “我知道。”零星脸色阴沉了一些。

    “主人,一个王者不能因为仆人而停下自己的脚步,何况您是一军统领,当断则断呀!”科里诺斯继续说。

    “我知道。”零星含怒,科里诺斯想要继续说的时候,被零星打断,说“我明白你要说什么,明天你和骁骑营和先锋营一同前往皇城,我随后跟上。”

    “主人……”科里诺斯再次劝道。

    零星挥挥手说“你不必多说。”

    科里诺斯便停下了嘴。

    顾慕是因为保护零星而受伤的,零星不可能抛下她不管,至少要陪伴顾慕走过最后一段日子。光是从这一点看,零星是个十分固执的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却死死地记住,即使未来成为魔域的王者,这一点也不会改变。

    而在此时同样固执的一个人,也在做一件不理智的事情,潜入几万大军中,说是探查情报,但是叶秋还打算弄一场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