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三十章 一波三折
    祝景抓着八皇子的肩膀,猛烈摇晃地说道“你不知道你母亲下毒的事情是不是?是不是?”

    或许是被祝景所说的话吓到了,或许是被祝景吓到了,八皇子无神地说“嗯嗯,我什么也不知道。”

    “糟了!”祝景转身对叶秋说“你快去找公主,明妃要害公主!!!”

    锦绣宫中,明妃,也就是八皇子的母亲正在和青黎谈话。

    “公主真是找了好帮手呀。”明妃说道。

    “为何这么说?”青黎问道。

    “秋少侠是龙城将军的侄子,他日即使不飞黄腾达,也必定不会平平无奇。”明妃淡然道。

    青黎微微一笑说“恰好认识几个朋友罢了,当初也不知道他与龙城将军相识。”

    “那公主还真是好运。”明妃举杯饮下。

    青黎也回礼,举杯,饮下。

    “别喝!”溪岳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拿掉青黎手中的杯子,看着明妃说“你竟敢毒害公主!”

    明妃脸上惊慌一下,然后说“你说什么?我怎么就毒害公主了?”

    这时走进来几个侍卫,将周围团团围住。

    “三哥,这是怎么了?”青黎站起来,看着溪岳说。

    “青黎,你且看。”溪岳抽出一根银针,在茶水上点了一下。

    “你说我毒害公主,你看看这有毒吗?”明妃说。

    “是吗?”溪岳说完,再用同一根银针刺进糕点中,拔出时,半根银针变成黑色。

    青黎惊骇地看向明妃,说“你为何要害我?”

    “这个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祝景边说边走入,叶秋跟在一旁。

    “羽游公主要以查出先皇的凶手作为登上皇位的条件,可是她却猜出这只是一个圈套,一个吸引凶手自投罗网的圈套,那么问题来了,怎么样可以取消这个条件呢?”祝景环顾一周说“那便只有让公主香消玉殒了。”

    “你你,你胡说!这毒不是我下的,是你们要害我!”明妃惊慌地说道。

    “你不用狡辩,在你殿里的毒师我已经找到,他的身上还有圣人死的毒药,证据确凿。”溪岳厉声道。

    八皇子带着众多护卫走进锦绣宫,数量是溪岳带来人手的几倍,此时将正厅团团包围,站在明妃身前说“你们休想污蔑我母亲。”

    叶秋持剑挡在众人面前,将几个宠物召唤出来,而八皇子的可不仅仅带来几个护卫而已,在锦绣宫阴影中更是藏着几个好手,气氛剑拔弩张。

    忽然,明妃对着锦绣宫一个角落说道“龙城将军,我们必定不会伤害公主,让她完成先皇遗诏。”

    众人看去时,龙城的身影已经消失。

    “八弟,你这是想要干什么!”溪岳指着八皇子说“难道你要害你的哥哥,你的妹妹吗?”

    “三哥,就算我不想害你们,可你们也不能害我母亲呀,这个罪名母亲可担不起,这是死罪呀!”八皇子悲戚道。

    “我已经查出了她毒害父皇的证据,是不是要我把那毒师拉上来对质,你才肯罢休。”溪岳说道。

    八皇子转头,看着明妃问“母亲,这是真的吗?”

    明妃眼神闪烁,躲避八皇子的目光,其意味不言而喻,八皇子颤抖着手转头说“三哥,放过我母亲可以吗?我不争这皇位了。”

    “八皇子本来就不想要皇位吧。”祝景在一旁说“这几天八皇子并未派人寻找凶手,不是因为知道凶手便是自己母亲而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想要这皇位。你性格闲散,习惯过闲云野鹤、无拘无束的生活,即使让你坐上皇位也会感到不自然吧。”

    忽然,有一个人从锦绣宫外被丢了进来,守卫皇宫的火鳞兵中的一位将军,这个将军鼻青脸肿,披头散发,身上的护甲早已破碎,仔细看,这个将军原来早就死去。一个青黎、溪岳十分熟悉的人独自走了进来,这个人也是披头散发,身上的衣服邋邋遢遢,还飘着一股酒气,走进来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喝了桌上的那杯茶,看着八皇子说“你本来就没资格登上皇位!”

    “大哥,这个茶。”溪岳向瑞信提醒道。

    瑞信挥挥手,说“我知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八皇子说道。

    “你不如问问你母亲吧!此次无论她有无下毒,都是死罪!”瑞信说道。

    “母亲?”八皇子转头疑惑地看向他的母亲。然而明妃在看到尸体的那一刻,就已经瘫在地上。

    祝景分别向三皇子、八皇子躬身说“两位皇子,剩下的事情都是帝皇家事,不如将护卫都撤去吧。”

    溪岳和八皇子挥挥手,护卫们全部退下,叶秋和祝景没有离开,祝景上前一步说“草民有一个猜测,不知八皇子可愿听?”

    “你说。”八皇子无力地说道。

    祝景想瑞信和溪岳点了点头说“如果有遗漏错失,那就请两位皇子补充纠正了。”

    “八皇子今年二十有六,明妃也只有八皇子的一个子嗣那么事情就要从二十七年前讲起。”祝景负手道“明妃家族是朝中显贵,其兄掌管一方兵马,其父也是朝中重臣,一家之中文臣武将兼备,有人嫁入帝皇家也是常事,不过如果能够生下一子,必然是争夺皇位的有力人选。”

    “不过很可惜,明妃虽然在宫中地位尊贵,但是多年无所出,这时明妃便想了一个办法,私通外人!”祝景停顿了一下说“明妃很顺利地生下八皇子,时过境迁,原本明妃也不觉有什么问题时,却惊骇地发现多年前私通的男人竟然当上了守卫皇宫的火鳞兵将军。”

    “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便心生杀意,杀了火鳞兵将军,但是很可惜被圣上近侍宏光发现,于是你就找来宏光的孙女威胁。可是你还是不放心,宏光终日待在圣上身边,万一哪天说漏了嘴怎么办?所以你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圣上也解决了。只要让自己儿子当上皇帝,剩下的事情都不算问题。”祝景躬身离开。

    “一派胡言,一派胡言!”八皇子恼怒道。

    明妃站起,拍了拍八皇子的肩膀说“他没有说错。”明妃向众人微微屈身说“大皇子、三皇子、公主,要抓获我什么时候都可以,此时可以给我们母子一些独处的时间吗?”

    瑞信率先走出锦绣宫,然后是二皇子和青黎,叶秋和祝景走在最后。

    叶秋问祝景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本来很多都不清楚的,可是结合上两位皇子的便推测了一个大概。”祝景小声说道。

    “明妃的身世呢,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叶秋问道。

    “我和你查过皇宫的卷宗,我记下来了。”祝景说。

    “过目不忘!”叶秋惊讶道。

    “也不是,有些事情我记得比较牢,有些我则记不住。”祝景解释道。

    在锦绣宫里,八皇子抓着明妃的手说“母亲,我带你逃出这里,他们拦不住我的。”

    “没用的,没用的。”明妃甩开八皇子的手说“我必死无疑,但是皇儿你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八皇子说道。

    片刻之后,八皇子便走出了锦绣宫,脸色憔悴,带着众护卫离开。而明妃则踉踉跄跄走了出来,被溪岳的护卫带走。

    “皇兄!”瑞信早已离开,青黎此刻喊的是溪岳。

    “怎么了?”溪岳问道。

    “其实父皇给我留了一份密函,让我在你和大哥之间挑选继位者。”青黎深吸一口气说“刚刚大哥已经说不想继任了,想要过些闲散日子,三哥你呢,愿意做这个国家的帝皇吗?”

    溪岳先是喜悦,然后是沉思,最后坚定地说“义不容辞。”

    “任务【皇族之乱】完成,协助程度百分之四十一,由新君登基之日发放奖励。”

    “你知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会变成这样?”溪岳说道。

    “不知道诶。等过些日子我去问问吧。”青黎说道。

    离开皇宫的时候,天色已晚,叶秋和祝景在如意酒馆闲聊。易无痕走了进来,径直地走到叶秋面前说“我回来了。”

    “哦哦,回来啦,去干什么啦?”叶秋喝了一些酒,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然后说“哈!你回来啦!”

    易无痕白了一眼,坐在一旁,喝了一口酒说“我去帮我那些子孙去了一些诅咒,不过没有完全。我现在可以确定那肯定是神明下的诅咒!”

    “神明?会是谁?”叶秋皱眉问道。

    “不知道呀!他同时给影族和兽族下了这么强大的诅咒,恐怕图谋不小。”易无痕说道“我猜应该是其他域的神明。对了,这个酒不怎么好喝呀,【海仙酿】喝完啦?”

    “有的给你喝就不错了。”叶秋随意道“如果是其他域的神明会是哪个域?”

    “好酒才有好思路。”易无痕说“不清楚,和人域不交好的域也不少。等我回归神位之后,我一定要好好讨回这笔账。”

    一旁的祝景听得心慌慌呀,他对自己破了皇室的一个案子原本还有些洋洋得意,可是听到叶秋和易无痕的谈话内容,已经不是凡人可以参与的了。易无痕看了一眼祝景,手心吸起一些酒,这些就凌空翻腾几下后,被易无痕一挥,渗透入了祝景的皮肤里,祝景立刻醉倒。

    “你的神魂怎么样?【圣灵之巅】在哪儿?要我和你一起去吗?”叶秋说道。

    “神魂在影族的时候已经补全了,我给周昊也带了一份。”易无痕说“而【圣灵之巅】嘛,只能让我自己去,就算你去到了也没有用。不过现在我的命运线已经和你掺杂在一起了,有些事情我只能找你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