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二十五章 牢头
    “喂,新来的。”一个囚徒站起来向叶秋叫道。

    叶秋正打算蹲下去的身体再度站直,说“有什么事情吗?”

    三个囚徒此时看清叶秋的样子,纷纷笑道“原来是个白面小生!”

    叶秋笑而不语,找个角落蹲着不说话,他尝试使用背包,被提示无法使用背包。

    “你是第一次进大牢吧,知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其中一个囚徒踢了一下叶秋的大腿说。

    三个囚徒将叶秋包围,居高临下地看着叶秋,叶秋抬起头仰视让他们感觉十分舒爽。片刻之后,整个监狱都开始尖叫、欢呼起来,不少囚徒吹起了口哨,而狱卒们则在外面啃着花生,喝着小酒,其中一个狱卒问道“这次来的新人怎么好像让他们特别兴奋?”

    “谁知道,每次来了人都是这样的。”另一个狱卒说“谁叫他得罪大皇子,不然只是一顿皮肉之苦而已。”

    叶秋牢房里的三个囚徒都是监狱里牢头儿,身经百战,手铐锁链相互碰撞的声音就像进攻的号角,叶秋突然用肩膀撞开一个囚徒,突破了自己被包围的局面。叶秋撞开的那个囚徒叫做高大虎,浑身肌肉抖擞,双拳相互碰撞,高声大笑起来。其他牢房的囚徒被惊动,纷纷把视线放到他们这边,搁在以往有新人来到他们都会开个盘口,可是现在新人进了三个牢头的牢房,他们就兴致缺缺了,牢头的位置可都是打出来的。

    高大虎踏着小步冲向叶秋,他不能跨大步,毕竟也带着脚铐不是。叶秋看着像犀牛一样向自己冲来的高大虎,侧身,将脚伸出,轻易将高大虎绊倒,这一幕被被许多囚徒看见,于是整个牢房就欢腾起来,他们喜欢看这种意外的,刺激的打斗。

    另外两个牢头在一旁大笑,万金贵道“高大虎,你要帮忙就说一声哈,哥哥们在这儿候着呢。”

    高大虎羞愧,脸色潮红,把脸上的污泥拍走,愤怒地看着叶秋,咬牙切齿地说“不用!”

    叶秋看着高大虎,抿着嘴想到,我又没有招惹他们,为什么要打我?

    这次高大虎谨慎起来,眼睛盯着叶秋,没有贸然进攻,叶秋也看着高大虎,双方都在一个安全距离上观察对手。如果是单对单的话,叶秋尚且不担心,虽然被压制到了十级,但是他的全属性比一般的同等级要高出一半。

    高大虎率先发动进攻,双手忽动,一手抓着叶秋的衣领,一手抓着叶秋胸腔前的囚衣,在这个过程中高大虎的手铐锁链没有惊起一点儿声响,完全以绷直的状态擒住叶秋的,高高将叶秋举起,抬起自己的膝盖,从高往低用力一压。高大虎没有继续攻击叶秋,像个胜利者那样高举双臂,咆哮着。

    遭受重击的叶秋被摔在地上,咳嗽几声,喉咙出现一丝血液的鲜甜,吐了一口口水之后,叶秋捂着胸口,站起来说“继续。”

    全场安静,高大虎疑惑地看着叶秋,问道“你说什么?”

    叶秋看着高大虎,说“再来!”

    牢房的气氛又一次升温,众囚徒的情绪高涨,高大虎左右转动自己的脖子,再按了一下自己两只手的手指关节,噼里啪啦作响,道“好久没有遇到这么硬气的人了,不过我很好奇你的骨头是不是也那么硬气。”

    这次是叶秋先发动攻击,双拳合并打在高大虎的胸口,再手铐锁链套在高大虎的后脖子,跳起,一脚踩在高大虎的胸口,却不料被高大虎抓着脚腕,狠狠地往地上甩去,可是他忘了叶秋的锁链还在他的脖子上,自己也被连带着摔在地上。

    高大虎一下子起身,坐在叶秋的腰间,双拳不断往叶秋的脸上打去,叶秋双臂合并护脸,通过缝隙观察高大虎,瞅准机会一拳打在高大虎的胸腔上,高大虎脑子出现半秒的空白,恢复意识的时候,战况已经逆转了,叶秋踩在他的后腰,手铐锁链勒着他的脖子。

    高大虎呼吸不得,双手拼命在脖子上抓挠,一旁的两个牢头再也不能袖手旁观,一个上前用手按着叶秋的脸,一个抓着叶秋的手腕,放开勒着高大虎的锁链。叶秋猛甩一下,将两个牢头甩开,后退几步,看着他们。重新呼吸到空气的高大虎,打算上前的时候,被万金贵拦住了,说“不用打了,你打不过他的。”

    “老金,你说什么,我还没有打完呢!”高大虎不忿地叫道。

    万金贵看看周围,在高大虎的耳边,压低声音说“你还不相信我的眼光吗,刚刚要不是我们拦着他,你早就死了!”

    高大虎听了老金的话后,倒是安静下来了,万金贵拍了拍另一名牢头的肩膀,然后上前说“小兄弟,现在你是我们这里的一员了。我们这里每个人都经历过这个阶段,你要记恨便记恨,你要报复便报复,哥们兄弟都在这里接着。”

    叶秋看了一眼周围,其他牢房看他的眼神各异,有羡慕,有崇拜,有好奇,他默默地坐下来,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低着头嘀咕着,手不知在比划些什么。看了一会后,所有囚徒都觉得没有东西看了,便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消磨时间。

    三个牢头坐在叶秋对面的一个角落,盘坐在地上说话,时不时会瞄一眼叶秋,特别是高大虎,不仅在瞄叶秋,还在竖起耳朵使劲听叶秋在说些什么。

    “星灵,我要多久才能出去呀。”叶秋说“好不容易易无痕苏醒了,却来蹲大牢,好没意思哦。”

    “星灵,你不要那么冷淡嘛,我知道你听得见的,搭理一下我嘛。”

    “你再不搭理我,你信不信我就我就……”叶秋没有想到他能威胁星灵的东西。

    “嗯。”星灵难得发出一个音,不知道是搭理叶秋,还是喉咙痒了。

    高大虎听到叶秋自言自语,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人该不会是得了失心疯吧。

    饭点到了,万金贵见叶秋没有去拿饭,便帮叶秋拿了过去,说“刚来到难免都会有些不习惯的,我们都是粗人,你也不用说什么文人调子,这饭菜虽然不算什么美味,但是也可以图个温饱的。”

    “老金,你也算是粗人吗?”另一个牢头阴测测的笑道,那语气和声音就让人感到一阵寒意。

    “老牛,你这话什么意思呢。”万金贵转头说道。

    “都说了不要叫我老牛,不要叫我老牛,你怎么就说不听。”这个牢头叫做牛富贵,他不喜欢叫自己这个名字,一般让别人叫他韩公子。

    叶秋笑了一下,接过万金贵的碗,说“我不会在这儿待多久的。”

    听到这句话,三个牢头互相看了几眼,眼中都透露出一些无奈,万金贵坐在叶秋面前,边吃边说“当年我们进来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原本是三年,后面是五年,然后十年,一直没有出去过。”

    “倒是你得罪了什么大人物,才进来这里的?”韩公子走过来说,高大虎一个人也没意思也跟来。

    “我?我没有得罪什么人呀?”叶秋茫然地说道。

    “你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才会进来的。”韩公子笃定地说“在皇城里有三个监狱,我们一般叫现在在的这个监狱做‘宫闱狱’,你知道为什么吗?”

    叶秋摇摇头。

    “因为这里关押的都是曾经得罪皇亲贵族,高官大爵这类人的。”韩公子说道。

    叶秋想了一下,自己得罪了谁,他认识的最多不就是青黎郡主,龙城咯,可是青黎郡主要是想自己被抓,当时就不会挡在自己面前啦,而龙城,叶秋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他,一直都是龙城自己黏上来的。

    “我不知道。”叶秋说道。

    “没事,在宫墙里往往我们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我们都不清楚,可能只是他们看我们不顺眼而已。”万金贵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安慰道。

    “那你们呢,是因为什么进来的?”叶秋好奇地问道。

    三人互相看着对方,万金贵无奈地笑道“我先说吧,我人如其名,万金贵,爱财,可是我不贪财,所以我找了很多找到管理皇宫金库的小官做。”

    “屁呀,他当年可是文采翩翩,前国相最赏识的学生,可是不懂疏通官场的关系,然后……”韩公子说道一半。

    “你说还是我说。”万金贵打断韩公子的话,继续说“跟他说的一样,我是被调去管金库的,无聊的工作,除了数金子就是数金子,没什么意思。然后一个小皇子来支钱,没有凭证,我不给,皇子便记恨了,我就来了这里。”

    “到我说吧,到我说吧。”韩公子抢着说道“这是我最失败的经历,也是我最骄傲的经历。在几年前,我是闻名江湖的大盗。有一天我潜入皇宫,打算偷皇宫里最大、最漂亮的那颗蓝星珍珠,那可是个好玩意。可是不知道被谁泄露风声,在我拿着蓝星珍珠离开的时候,来了一大批守卫,然后我大战一场,力竭被抓。”

    “老牛,我都说了,这肯定是一个圈套。”万金贵说道“明明是你偷了一个亲王小妾的亵衣,人家才下了个套给你钻的。你也不想想你怎么来的情报。”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韩公子说道。

    “那你呢?”叶秋看向高大虎说。

    高大虎没有想到叶秋会问自己,楞了一下,而万金贵和韩公子在一旁坏笑,高大虎大叫道“别,别说,别说。”

    韩公子按着高大虎,万金贵跟叶秋说“他呀,是一个贵夫人的小白脸,不,很多个贵夫人的‘朋友’,行行出状元,他也算是这行的状元了,不过有个贵夫人因爱生恨,硬是把他弄进来了。”

    高大虎的样子此时的样子比被叶秋勒着的时候还要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