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十七章 煮酒
    “剑魔,本名申明,修剑成魔,痴剑成魔。剑圣的名号是世人封的,而剑魔的名号却是他自己封的。剑魔此生未尝一败,三十年前与独孤剑圣有十年一战,每战平手,战后闭关修行,每出,实力更上一层。”黑暗游侠说“在十二年前我曾经碰见过剑魔,他让我三招,却依然无可奈何他。”

    “所幸剑魔只是对剑疯魔,对其他事情可算清明,否则你的小命可不保。”白吟脸颊微醺,调侃黑暗游侠说道。

    “如果不是独孤在维护正道之气,实力肯定更高,岂是区区剑魔可比。”剑一反驳道。

    “我曾经得到剑圣前辈的遗产,其中有两个剑丸,是剑圣前辈和剑魔前辈合力炼制的,我想剑圣前辈和剑魔前辈应该是好友才是。如此想来剑魔前辈的性情应该不会太差,或许真的是对剑疯魔。”叶秋回忆说道。

    “我记得在我幼童时候,剑魔申明曾是我家的好友,时而来我家做客。”明心也喝了一小口,淡淡然地说“我最后一次见到申明,他在屠杀我全家,从仆人到我父亲,八十三口人,除了我外,无一生还。”

    “现在你们还说剑魔只是对剑疯魔吗?”明心环顾众人说道。

    众人默然,白吟却说“镜水明家,你是镜水明家的人!”

    明心默然的点点头。

    “当年镜水明家一事,轰动整个江湖,各种猜测纷纷而起,没想到是剑魔所为,没想到明家还留有后裔。”白吟叹息说“你为何不早告诉我们?”

    “早告诉你们又如何,你们谁能敌得过剑魔,谁又会为我去报仇?”明心白净的脸蛋微红,也不知是酒意而致,还是恼怒。

    “明妹子,这事儿既然你说了,我肯定首当其冲!什么剑魔嘛,杀杀杀!!!”黑暗游侠拍着胸脯,不着调地说道。

    明心轻笑一声,说“你呀就别参合了,你又不是我的谁,何必为我出头。”

    “他都表态了,那我也必须表态才是。”白吟说“不过我只能说竭尽全力,却不敢说绝对办成。”

    “我也是。”剑一说。

    “那我也是。”叶秋也急忙说道。

    “明心在这儿先谢谢大家了。”明心捧酒,仰头一口饮尽,说“不过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只求你们让我自己解决。”

    白吟他们面面相觑,明心是他们这里年纪最小,天赋也是最高的,否则也不能和他们平起平坐,一直以来他们都不知道明心的往事,只知道在她慵懒的神态下,有着异于常人的刻苦,在平日他们都将明心当做小妹,关怀备至,没想到她的心底却有这么一块大石。

    “剑圣传人你们知道是谁吗?”剑一说“是一个像秋叶这样的侠客,我听闻他现在已经在其他域战斗了,如果剑魔要找人约战,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样算来,十年一战,那么今年不就是剑魔来找剑圣的时候,剑圣传人在哪儿?让老子传授他几招。”黑暗游侠说道,明心让他们不要参合她与剑魔的事情,可是他们可以参与剑魔和剑圣的事情呀,击伤剑魔也是变相地帮助了明心。

    “剑一前辈说的是零星大哥吗?”叶秋问道。

    “你认识?”剑一反问。

    叶秋点点头,说“零星大哥在最近已经回到了人域,只是不知去向,不过我猜想过些时日他总会回来一趟。”叶秋秉承着又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原则,既然黑暗游侠要给零星好处,叶秋必然是竭力帮忙。

    黑暗游侠督了一眼叶秋,然后说“如果你所说的零星是剑圣传人,那为何剑圣的佩剑会在你的身上?”

    “零星大哥继承了剑圣前辈的剑术,是真正的剑圣传人,而剑圣前辈只是将遗产留了给我。”叶秋说,零星当然是剑圣传人,想想叶秋,剑圣留给他的东西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只剩下星渊剑了,星渊剑当然强大,可是只要叶秋死一次星渊剑就会失去,如此叶秋的战力至少下降了大半。

    “原来如此,”黑暗游侠呢喃道“那么剑圣的剑术你知道多少?”

    “星渊剑,七星剑法。”白吟在一旁说“我曾得独孤剑圣的一本手札,里面记载了这句。”

    “我不管你们想干什么,反正在杀死剑魔这件事上你们必须得让我先来。”明心不知不觉间已经喝了好几杯酒,这些酒虽然不是海仙酿,可也是白吟珍藏多年的好酒,多喝几杯后,明心的酒劲上来,有些耍酒疯地说道。

    明心从自己的空间道具中抽出了一把白色古剑,剑身到剑柄没有一点花纹,似乎铸造时没有经过捶打,直接就形成使得。明心提剑,起身,舞剑,每每运剑都在身周形成一个蔚蓝色半透明的剑气,剑气激荡,将脚下的巨石削下几层石屑,飘扬在空中。

    “晨月剑。”剑一说道。

    “沐光剑法。”白吟说。

    “没差了,这是月星洞的传承。”黑暗游侠下结论地说。

    “万万没想到明心的剑术也如此高超,单凭这剑术已经有资格挑战剑魔了,不过……”剑一犹豫着说道。

    “对上剑魔,三招只能必败。”黑暗游侠说出了剑一心中的顾虑,即使明心得到了上好的传承,又有绝佳的天赋,加上坚韧的秉性,谁都可以预见未来明心必然成为江湖中一流的剑客,然而明心所有的剑魔比她更强,而且剑魔的资历还有经验比明心多太多了,即使奋力追赶,恐怕也追不上。

    “你们知道剑魔当年为什么屠杀明心一家吗?”叶秋心念给星灵和阳。

    “我对剑魔不了解。”阳无奈地说道。

    “据我所知,剑魔不是一个嗜杀的人,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星灵说。

    生命精灵不知何时飞呀飞,飞到了明心的头上,吐出了一点点的生命能量没入明心的天灵盖,只见明心的剑中少了许多杀气,渐渐挥剑的速度也缓慢下来了,最后晨月剑抵着巨石,撑着明心的身体站立。生命能量还在源源不断地没入明心的脑袋,片刻之后,明心可爱地甩了甩自己的脑袋,便恢复清醒。

    收回晨月剑,明心再度坐回自己的位置,端庄地说了句“抱歉,我失礼了。”

    明心将趴在她头上的生命精灵,温柔地放在掌心,说“小家伙,谢谢啦。”随后手尖一点纯净能量出现,进入生命精灵的身体里,生命能量瞬间恢复到满值。

    “哦吼~”远处传来一声喊叫,正当叶秋他们几人往声源处看去时,一个人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在叶秋旁边,巨石裂开了几道裂痕,煮酒的火焰也颤抖了一下。

    “小秋,你来喝酒也不叫上叔,太不够意思了吧。”龙城不由分说地拿过叶秋的酒杯,将杯子里的酒倒进自己的嘴里,然后才细细品味这酒的香醇,赞叹道“好酒!”

    “龙城将军,有礼。”白吟起身作辑,恭敬地说道。

    其他人一听龙城的名字,除了黑暗游侠和叶秋外,想起身作辑,而龙城却用手压了压,说“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了,你们认识我,我知道你们不就好了,哪里需要这些。”

    “没错!”黑暗游侠赞同道。

    白吟没有理会黑暗游侠,反而文绉绉地说道“早就听闻龙城大将军为人洒脱,不拘小节,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龙城翻了一个白眼,示意剑一挪个位置给他,坐在叶秋旁边说“大家放轻松,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管我的。”

    虽然龙城这么说,可是白吟、剑一、明心三人依然毕恭毕敬,不敢越礼,反倒叶秋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没什么事情干,我就到处走走呗,没想到遇到了你。”龙城又倒了一杯酒喝下去,埋怨说“你也是的,说让你有事可以多找找我,你又不找。”

    叶秋灿然。

    “这是我的侄子,他比较害羞,以后你们可得多照顾照顾他。”龙城大大咧咧地说道。

    “秋叶,你居然是龙城将军的侄子,怎么不早和我们说。”剑一说道。

    “我们也就见过两次而已,加上现在我们就见过三次面。”叶秋低头不好意思,然后问龙城“你是哪儿的将军?”

    “一个挂名将军而已,手下一个小兵都没有。”龙城甩甩手说“你们别不动呀,喝,快喝。”

    白吟依言饮下一杯后说“您本人就堪比一支军队,何必要兵卒阻碍您发挥。”

    “别您您您的啦,听着好不舒服。”黑暗游侠也喝下一杯说,他已经喝了不少了,酒劲有些上来。

    在场只有叶秋一个人还一脸茫茫然。

    明心看出了叶秋的疑惑,轻轻笑道“你的叔叔可是皇城的护城大将军,同时也是皇城的第一高手。虽然你叔叔做护城大将军手下没有小兵,自然也就没有实质的权利,但是地位极高,就连皇帝也要让他三分面子。”

    叶秋惊骇地看着龙城,不是说在皇城做个小官吗,这也是小官?

    明心这番话比白吟的说的漂亮许多,听得龙城心花怒放,春风得意,脸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说“虚名而已,虚名而已。”

    “听闻龙城将军喜爱云游四方,少有回到皇城,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剑一没有白吟那么拘谨,但语气中也是带有一丝紧张。

    “我就回来陪这小子呀,最近有什么事情吗?”龙城指了一下叶秋说道。

    “圣上寿辰将至,以为龙城将军是回来贺寿的。”剑一看了一眼叶秋说,心里惊讶,叶秋在龙城眼中比他们的皇帝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