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一章 抵达
    叶秋坐在屋檐上,抬头看着皎洁的月儿,拿出了一壶【海仙酿】,独自喝了起来。

    在回【秋叶岛】之前,叶秋先去了一趟海龙宫,两天前他在海族副本获得很多贡献,兑换了几壶【海仙酿】还有【无名巨斧】。

    喝了几口后,若风也上了屋檐,随手拿起了叶秋的酒壶,大口喝起来,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爽快地说“好酒。”

    叶秋也不介意,再拿出了一壶【海仙酿】继续喝起来,两人就这样,谁也不说话,你一口我一口地喝着酒,也不说话,直至两人将【海仙酿】喝完了,也喝够了,才醉倒在自家的屋顶。

    因为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叶秋又在【秋叶岛】逗留了一天,而那一天若风什么事务也没有处理,他们两人都躺在床上睡了一天,【海仙酿】的酒劲太大了。

    归途中,叶秋和渺踏着星渊剑飞行,而高晴、高月骑在神圣独角兽上,叶秋打算让他们俩在秋实馆工作,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

    叶秋回去的这段时间,好好查看了一下这几天没有注意的系统提示。

    首先便是完成了【光暗救赎】的第一阶段任务。

    “恭喜玩家秋叶完成剧情任务【光暗救赎】第一阶段任务,击杀曾经为神的科洛夫。奖励:道具【神之囚牢】。”

    “道具【神之囚牢】,特殊空间类道具,已缩小为适当大小,内在空间不变,所有进入【神之囚牢】者,都被打入【神狱印记(可消除)】,不可放入背包。”叶秋用手指捏着暗红色铃铛一样的【神之囚牢】。

    “【神之囚牢】使用规则:第一条,进入【神之囚牢】必须处于和平状态,离开亦然;第二条,每次进入【神之囚牢】至少进入一天时间;第三条,玩家进入【神之囚牢】必须以自愿为原则,NPC进入【神之囚牢】可自愿,或失去战斗力。”

    第一条使用规则很容易理解,叶秋不能一遇到危险就进入【神之囚牢】躲避,不然就破坏游戏的平衡性了,第二条是防止叶秋将【神之囚牢】当背包之类的道具使用的,拿个道具,放个道具需要一天的时间还是挺长的,第三条便是说叶秋可以用【神之囚牢】强行抓人,可是只能是NPC,玩家也可以进入,不过必须对方自愿。

    “玩家秋叶在【神之囚牢】中拥有主场优势,全面恢复速度加倍,伤害减半。【神之囚牢】可设立两个固定传送点,每传送一个生命*等级等于消耗金币,传送不可跨域传送。【神狱印记】可用于追踪和压制目标。”叶秋这个主人当然不会有【神狱印记】这回事。

    “玩家秋叶屡次夺取光神物品,获得光神恶感一百五十点,现恶感一百六十点。有可能遭到光神信仰者的骚扰和攻击,请玩家谨慎小心。”

    “赋予:【影】持续时间结束。”

    “提示:可重建兽族职业【蛮荒剑圣】、【悍勇巨锤手】。”

    “进入海族副本【海族战场】。”

    “获得海族贡献二千六百三十一。”

    “兑换【无名巨斧】、【海仙酿】,共消耗二千三百贡献。”

    “获得职业种子【撼天斧师】。”

    “【撼天斧】,半神器,玩家无法驾驭。”

    叶秋看完了这一堆系统消息后,大大地呼出一口气,拿出【信仰之眼】,刚好足够凝聚三个【信仰之源】。

    “是否重建兽族职业【蛮荒剑圣】、【悍勇巨锤手】、【撼天斧师】。”

    “是。”

    “重建职业成功,消耗三个【信仰之源】,获得兽族全体好感一百五十点。”

    忙完以后叶秋盘坐在星渊剑上,将星灵招过来,然后拍了拍星渊剑,说“你叫阳对吧,出来认识一下。”

    阳闻言,从星渊剑中慢慢浮现出来,和星灵并列浮在空中,除了身上的衣服有所不同以外,可以说阳和星灵长得简直就像双胞胎,然而叶秋清楚,他们两个必然不是双胞胎。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星渊剑里?”叶秋用【星瞳】看了一眼阳,除了个名字,什么也没有得到,于是开口问。

    “我是星渊剑的剑灵,您是星渊剑的主人,所以也是我的主人。”阳谦谦有礼地说,态度比星灵好太多了。

    “那他呢,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叶秋指着星灵说。

    “这个还是由他本人告诉你比较好。”阳瞟了一眼星灵说道。

    见星灵没有说话的**,叶秋也不搭理他,看着阳问道“那你之前怎么没有出现?”

    “主人,拥有星渊剑和星渊剑认你为主是两回事,拥有星渊剑只不过是让你拥有一件强大的武器而已,其中有更多厉害的能力并没有展现出来,而星渊剑认你为主后,你便有可能使用其中的力量。”阳如是说“最重要的一点是,当星渊剑认你为主后,你使用得会更加地灵活,就相当于长出了第三只胳膊一样。”

    “星渊剑什么时候认我为主的?我怎么不知道。”

    “在你转职的时候,在那时我才决定将你视为我的主人。”

    “你?”

    “没错,我便是星渊剑认主的唯一标准。”阳言之凿凿地说。

    “那好吧,星渊剑多了什么能力,你给我说说吧。”叶秋无奈地说道。

    “这?暂时还不能说。我并不知道你能达到哪一步,太过强大的能力并不适合你的发展。”阳为难地说道。

    叶秋翻了一个白眼,说到底就是星渊剑多了一个剑灵出来,其他的什么也没有。继而,叶秋看向星灵,认真地问道“你说你知道如何进入鬼域,到底要如何进入?”

    “死者令牌,善恶标记,杀穷凶极恶之人。”星灵说了几个不着调的词语给叶秋。

    “什么意思?”叶秋问道。

    “这个我也知道。”阳像个小孩子一样举起手来回答“在鬼域中,有一种特殊的职业,叫做阴差,专门抓捕从鬼域中逃离的阴魂,如果有人帮助阴差抓捕阴魂成功,有可能会得到死者令牌,那是一件强大的道具,也是代表鬼域好感的一个标志。”

    “至于善恶标记便是你此生所做的善事、恶事的一种表现方式,鬼域及其痛恶极恶之人,当然对善良的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好感,就是不讨厌。你要的便是开启善恶标记,然后将自己的善值提高,降低你的恶值。”

    “当前面两点你都做到了,那么就到了杀穷凶极恶之人,这点是最难的,很少有人是完全的好人,或者完全的坏人。一个父亲可以为了自己生病的女儿成为杀人如麻的屠夫,说他坏呢,是杀人了没错,说他好呢,他是因为对自己女儿的爱才选择杀人的,所以穷凶极恶之人很难找。而你要找到他,然后杀了他。鬼域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坏人报应,这算是投其所好吧。”

    “而且,这三件事只是有可能让你进入鬼域,而不是一定,万一你得罪了鬼域的某些人,还是很可能无法进入鬼域的。”

    阳解释地十分详尽,叶秋也听得非常明白,只是如何下手去做就比较麻烦了。

    叶秋他们在回【清风城】的途中,逗留了一天,他回了一趟【神之囚牢】,里面的神厌之人还在等着叶秋释放他们呢。

    进到【神之囚牢】,叶秋顿时感觉到产生了极大的变化,充满了生机。

    “这,这是怎么回事?”叶秋惊讶中带着疑惑问道,在他的印象中,【神之囚牢】是死气沉沉、寸草不生的,只是短短几日不见,也不至于有如此变化呀。

    “是神血,还有科洛夫的身体改变了这一切。”布衣道人这样说“神血给整个【神之囚牢】带来各种元素,长久下去这里很可能会诞生出生命。”

    他们现在所在的是新建的会客厅,其中坐着的是布衣道人、白眉、铁盾、当时和他们一起守护叶秋宠物的那个人,以及黎阳。

    布衣道人说着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叶秋没有适应到布衣道人的转折,一时间没有说话,导致全场静默。

    “大概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了,在外面大部分的神厌之人都希望了可以离开这里,我们愿意保留【神狱印记】,当做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当你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到时就把这个印记消除了。你觉得这样可以吗?”布衣道人询问道,说实在的他们现在能不能出去都抓捏在叶秋一个人的身上,这两天他们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只能是诱之以利了。

    见叶秋没有答应,布衣道人咬咬牙说“我们这次战斗收获了很多神血,你可以拿大头。”

    布衣道人不知道叶秋回来的目的本来就是释放他们,而布衣道人这样说反而寒了叶秋的心,毕竟是一起战斗过的伙伴呀。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他说说。”黎阳这样说道。

    白眉笑呵呵地出去了,紧接着是另一个叶秋不认识的人,然后铁盾拉着布衣道人离开,现在会客厅就只剩下叶秋和黎阳两个人,黎阳依然像过去那样,亲切而不失威严地说“我知道你对白眉说的那些都不在意,不过你还是答应吧,你以后有事情也需要一些帮手,要完全复生一个形神俱灭的人可不容易。”

    黎阳很聪明,打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叶秋这几天没有回来就是在找复生司徒子美的方法。

    “你记得要给多一些神血给他。”星灵在叶秋的耳边说“原因你自己看。”

    叶秋仔细看了一下黎阳,虽然那份气质没有变化,可是他的身体弱小了许多,【星瞳】从叶秋的眼中一闪而过,叶秋便看到黎阳现在的等级是零级,而且他的属性比平常的零级还要少很多,用两个个词形容黎阳,那就是外强中干,弱不禁风。

    黎阳发现叶秋在探查自己,笑着说道“要杀死科洛夫总要付出一点儿代价的,不紧要。”

    一番商榷之后,叶秋答应了布衣道人的请求,最后分配神血的时候,叶秋要求自己依然得之前说好的那份,而本来应该分到神血,现在却无法分到那些人的份额,全部给黎阳,布衣道人他们也知道黎阳的情况,于是也没有反对这个提议。

    活下来的神厌之人其实只剩下三百余人,最后包括黎阳在内一共十二个人留了下来,这些人在外面都是无亲无故的,也没有怀念的地方,只要求叶秋在他们想离开的时候,让他们离开就好了,叶秋当然愉快的答应了。

    叶秋要传送离开这些人非常方面,随便挥挥手便可以了,消耗的是【神之囚牢】自身的能量,一天【神之囚牢】最多可以传送一千五百次进或者出。

    即将离开一个熟悉的地方,难免有些不舍,即使这个地方给他们的回忆并不是太过美好的,互相寒暄几句后,很大部分人选择了立即离开。

    “白眉,你是镜族的人吗?”白眉没有立即离开,也没有答应留下来,似乎就在等着叶秋来问他。

    白眉笑着点点头,说“对呀,你有事情吧?”

    “这个,你看看。”叶秋拿出【镜路(罪)】出来,交到白眉手上。

    白眉似乎十分怀念地看了几眼,然后交还到叶秋手中说“到时候你过来找我吧。”

    “解锁【镜族之地】地图。”

    叶秋点点头。

    半天后,最后一批神厌之人要离开了,其中包括白眉、布衣道人、铁盾他们,在叶秋传送的前一刻,他消除了白眉他们几个人的【神狱印记】,那时布衣道人的身体明显的颤了颤。

    重见天日的铁盾仰头笑了起来,不是狂笑的那种,看了看没有动作的布衣道人,说“怎么了?”

    “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布衣道人语气中带着遗憾和后悔。

    “我早就知道他不是那种人,只是我没有说出来而已。”铁盾仰着头的得意地说。

    布衣道人不屑地撇过头,不看铁盾。

    第二天,叶秋离开了【神之囚牢】。

    几个小时后,他们一行人便到了【清风城】,叶秋将高晴、高月两人安顿在秋实馆之后,便和渺一起进入了到皇城的传送阵,眨眼之间他们就来到了将所有玩家聚集起来的一座雄城。

    传送阵的光芒敛去后,叶秋第一眼就看到了等候已久的风流殇、谈笑欢、游鱼等人,还有许久未见的天宇、月岚,孤傲地站在人群后的零星,还有花海、毒牙他们。

    讲真,叶秋心里感动了,因为司徒子美离去而造成的痛苦、难过也觉得好过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