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七十五章 大殿之上
    白色小虫一步一步地覆盖了叶秋的双脚,却对叶秋双脚以上的位置望而生畏,虫族男爵冷眼看着叶秋愤怒之后的冷漠,很好笑的是无论是虐待方,或者被虐待方,都是面无表情,似乎对于现状都没有特殊的感觉。

    很快叶秋开始紧咬牙齿,脸上出现一丝抽搐,同时虫族男爵的表情也变了,不过却是喜悦。白色小虫已经开始吞噬叶秋的肌肉、脚筋了,这时叶秋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夸张,脸色通红,唯有一声痛呼都没有,这让虫族男爵实为不爽。

    利用心念,虫族男爵控制着白色小虫钻到叶秋的腿骨,大口大口地咀嚼,叶秋的样子也是一样的,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生命精灵察觉到叶秋受伤,想要释放生命能量时,被叶秋制止了,他赌死虫族男爵不敢杀死自己,否则的话,叶秋早就死了,何必等到现在。

    片刻之后,白色小虫迅速变得枯黄,化作一堆淡黄色的尸体,同时消失的是叶秋的双腿。

    虫族男爵暗暗地说了一句,“要不是皇族说必须留活口,老子早弄死你了。”

    在无名小镇的环山上,两个没有腿的人悬浮着,往远处的虫族大军靠近,接下来的日子叶秋又回到了牢车里,那对看守又像之前那样对叶秋使用【恶鬼缠身】。叶秋感觉【恶鬼缠身】的痛苦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激烈了,他甚至还有精神观察周围的环境,虽然双腿消失了,叶秋逃跑的几率就更小了,可是他依然没有放弃,虽然生命精灵可以帮叶秋断肢重生。

    倒是时不时两个守卫会说“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大人居然让我们折磨他,却又不让我们弄死他,折磨麻烦。”

    “现在算好了,没了双腿,之前还要担心他逃跑呢。”

    “哈哈,没了一对腿,正好让我们省下了一对脚铐。”

    ……

    两个虫族看守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丝毫不顾及当事人的感受。而叶秋从回到这部牢车开始,表情一直十分冷漠,让这两个看守少了很多乐趣,他们才会想到从言语上刺激叶秋,调戏猎物是他们的一大爱好呀。

    回到牢车后,叶秋既没有喊出苟离,也没有叫出易无痕,并不是他害怕自己狼狈的样子被他们看见,而是因为这次他想要自己解决事情,他要杀了虫族男爵。如果说一个诚实的人最讨厌的是谎言,那么叶秋最讨厌的便是背叛,被一个自己刚认为是朋友的人背叛,这种被欺骗的感觉让他的心灵比**更为痛苦。

    三天之后,叶秋就看到了巨大无比的母巢,叶秋没有看过虫巢,双方无法比较,不过以单个存在,或者生命,或者个体来说,叶秋眼前所看到的毫无疑问是他看到过最庞大的东西,相比于三头虫来说,三头虫只不过是他的小孩,不,连小孩都算不上,他至少有三头虫本体的几百倍大,甚至更大。如果看过层峦叠嶂的景色,那么只要注意那一群一群的山,那些山连起来便是叶秋眼前的母巢了。

    虫族男爵将叶秋带到了母巢中,除了带着两个八十级黄金之外,其他军队都在母巢百里之外,即使母巢巨大,可是并不意味着每个虫族都有资格进入。

    进入母巢后,叶秋看到的是各种高大、奇异的建筑,在母巢里面的虫族至少都有五十级黄金,当他们看到虫族男爵带着叶秋进入母巢之后,纷纷露出了羡慕的目光,虫族男爵十分享受这种目光,昂首挺胸地带着叶秋走了进去。

    母巢中的各种设施功能和人类建筑差不多一样,客栈、酒馆、房屋、商店无所不有,就连分布也是差不多样子的。虫族男爵来到母巢之后,速度加快了许多,一直来到了母巢的中心,一个几乎有七八座高山大小的建筑,这个建筑不仅仅是比其他建筑高大、辉煌而已,他还代表着整个母巢、甚至整个虫族的绝对力量。

    这个便是虫族的三大虫皇之一,席格的皇宫。

    在皇宫外,侍卫都是八十级的黄金,被这两个侍卫看了一眼,叶秋寒毛都竖了起来,绝对是百战强者。侍卫看到叶秋不见的双腿,再看了一眼虫族男爵,便露出了了然的神情,随后便接过了虫族男爵的工作,将叶秋一左一右抬了出来,进了皇宫,只有虫族男爵跟了进去,他带来的两个侍卫留在了外面。跟母巢一样,虫皇的皇宫也不是谁都能进入的。

    可能是知道叶秋不见了双腿的原因,走了不长的一段路后,就有虫族推着一张轮椅过来,两个虫族侍卫轻轻地将叶秋放在轮椅之上,在叶秋身后贴心地推着,似乎极为关心叶秋。虫族男爵也很诧异两个虫族侍卫的反应,要知道他只不过是小小男爵,两个侍卫在他来了之后,就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可是对叶秋却十分恭敬,这让虫族男爵十分窝火。

    殿名,席格殿,虫皇席格所在的宫殿,虫族的虫皇都喜欢将自己的宫殿用自己的名字命名,凸显他们的地位。

    席格在阶梯之上,而在阶梯之下的便是那个虫族公爵,两个侍卫在将叶秋送到大殿之后便离开了。

    席格发出了一声声响,即使叶秋学过【虫语术】也没有听懂席格在说些什么。

    虫族公爵向叶秋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说“你好,我叫高德,用你们人类的语言,我是虫族的公爵。”

    高德的礼貌是真的礼貌,并不是像虫族男爵那样虚伪的礼貌,只是为了欺骗叶秋。

    “我们的皇帝让你将背后的剑拔出来,让他好好观摩一下。”高德说。

    叶秋没有答应,不卑不亢地看着高德,经过虫族男爵的那件事之后,叶秋心里对于虫族已经十分不信任了。高德见状说“我知道你一路上肯定是受了很多的委屈,但是我可以肯定跟你说,我们皇族和普通的虫族是不一样的,我们讲究信誉,还有礼貌。”

    高德冷漠地看了一眼虫族男爵,见叶秋依然没有拔出星渊剑,于是道“你有什么愿望吗,如果有,我们愿意以此为交换。”

    叶秋皱眉,思考状。

    高德也在一样等待叶秋的回答,席格也在阶梯之上,没有作声,倒是虫族男爵为了在虫皇面前展现自己,一脚踢到了叶秋的轮椅上,在场的人没有想到虫族男爵突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特别是叶秋,差点摔倒在地上,恼怒地看了一样虫族男爵。

    叶秋的眼神似乎有力量一样,虫族男爵被瞪了一眼,然后整个身体就弹了出去,撞在大殿的柱子上。是高德出的手,他大怒道“谁允许你这样做了。”

    虫族男爵吐出一口鲜血,喏喏状。

    “我叫秋叶。”过了一会儿,叶秋说道。

    “秋少侠,这样叫你没有问题吧?”高德亲切地看着叶秋说。

    “嗯。”叶秋点点头。

    随后叶秋便拔出了星渊剑,高德目光灼灼地看着星渊剑,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不过很好地压制下去了,席格应该是微微颤抖了一下,不过在他巨大的身体上,表现出来的颤抖十分明显,发出了呼呼的响声。

    “皇帝让你展示一下关于这把剑的剑术。”高德即时翻译出了席格的话。

    叶秋露出为难的眼神,高德看了一眼叶秋的腿,顿时了然,说“那你就表现一下上半身的剑路便可以了。”

    “好。”叶秋闻言而动。

    他先耍了【修身】的第八、第九式,席格的身体颤抖地更加厉害了一些,声响也更是剧烈,响声十分大,叶秋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头皮也跟着颤抖起来,略略发麻。

    “还有没有更厉害的剑术,都展现出来。”高德激动地说,也不知是翻译虫皇的话,还是他自己的话。

    更厉害的剑术?叶秋第一时间想到【七星剑】了,不过他在几分之一秒间,叶秋便决定不要展示【七星剑】,叶秋耍了一边【一水明剑】,在大殿上惊起了一片空间震荡,无意之间,一瞬间,叶秋将【一水明剑】全部舞了出来,虽然没有脚部的动作,可是行云流水,带着独特的美感。

    “成功施展技能【经散】,系统认证中。”

    “系统认证成功,可自由施展技能。”

    一瞬间的顿悟,让叶秋无意识之间成功地将【经散】施展开来,高德的面前似乎有一张无形半球状的玻璃,将叶秋舞剑惊起的气浪阻隔在外,不过虫族男爵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叶秋眼中精光一闪,将【经散】打向了虫族男爵。

    以青光为剑身,七色琉璃光芒闪耀在外,看似虚幻的巨剑,气势汹汹地撞向了虫族男爵,高德一看,轻轻地微笑一下,对着青光剑身一挥手,青光剑的气势锐减半数,同时虫族男爵想要躲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经散】撞到自己的身体。

    虫族男爵的左半边身体在一瞬间破碎,顽强的生命力使得虫族男爵没有死去,可是重伤是肯定的。

    血肉在虫族男爵的周围围成了一个圈,同时一道金色火线出现,紧贴地面将这些血肉一一焚烧殆尽。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静音屏障的关系,叶秋只看到虫族男爵痛苦的样子,明明是在大声痛呼,可是叶秋却听不见。

    一切风轻云净之后,高德微笑看着叶秋说“秋少侠,消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