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七十三章 三杯茶
    正当叶秋打算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一个淡白色的护罩就护住了叶秋,这是【护法宝珠】的威能,包括毛毛、星灵、生命精灵身外都有一个一模一样的护罩,叶秋不禁有些羡慕【护法宝珠】的威能,上百只虫族打在上面,一丝撼动都没有。

    毛毛在慌忙躲避,虽然没有受伤,可是心里的恐惧让他迈不起脚步,叶秋转身拉着毛毛的手臂,身外的护罩融合成一个,变得更大。片刻之后,叶秋就带着毛毛离开了虫族军队,本以为已经脱离危险的他们,突然一只黑鳞巨爪穿过了毛毛的身体,带着毛毛的内脏暴露在空气中。

    叶秋还没反应过来这个变化,黒鳞巨爪猛地一捏,毛毛的内脏全部破碎成肉末,鲜血飞射到叶秋的脸上,怔了一下,后面跟上来的虫族一刹那间全部止住,面面相觑,噤若寒蝉,黒鳞巨爪缓缓地抽出毛毛的身体。

    毛毛的身体重重地倒在地上,这次是实体,不再是幻象,也不会再爬起来了。

    这时,叶秋才看清毛毛身后的身影,是虫族男爵,不过他下半身的身体全部齐根消失,看来是被【居离山】异兽吞食,同样也因为这个,虫族男爵成功逃离了【居离山】异兽。一半的身体不见了,任谁都会很不爽的,所以虫族男爵很不爽,所以他就杀了毛毛。

    叶秋见识过虫族男爵的实力,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生出,坦然地等待虫族男爵动手,虽然眼中盛放着怒火。

    虫族男爵很想杀了叶秋,这个人类不仅让他三千士兵阵亡,还让他不得不自己切去自己腿,可是想到那位的命令,虫族男爵忿忿地放下了自己的黒鳞巨爪,叶秋疑惑地看着为什么黒鳞巨爪迟迟没有落下,虫族男爵督了一眼,挥出无数道交错,细密的风刃打在叶秋身上,叶秋痛苦地趴在地上,虫族男爵展现了他对力量的控制力,恰好将叶秋打得只剩下一点血,但是痛感却是满值的。

    “把他抓起来,回领地。”虫族男爵没有了脚,所以是悬浮着的,然而周围的虫族没有一个敢以违抗他的命令,甚至他在飘然离去的时候为了泄气连杀了好几个虫族也不敢反抗,只是心里庆幸死的不是自己。

    叶秋被拷在一个木制牢笼里,手上、脚上都被手铐铐着,星渊剑依然在他的背上,星渊剑在离开叶秋几步范围之后,就变得沉重无比,只要虫族一脱手便会自动飞回叶秋身边,所以他们只能继续放在叶秋身后了。

    话说,这个牢笼也不是普通的牢笼,由【岚莹铁木】制造,坚固无比,附上【虚弱】效果,被关押的人更加无法逃脱了,还有手铐、脚铐是一件道具,叫做【禁制枷锁】,叶秋的力量、敏捷属性被压制到一点,精神只剩下十点,保留基本的生存需要。

    叶秋看着牢笼外的虫族越来越多,是虫族男爵将他的军队召集回来了,负责看守叶秋的两个虫族等级很高,百级白银,叶秋就算能成功逃离牢笼也没有办法对付,倒是有一点叶秋极为不爽,那就是他们每隔半个小时就会对叶秋释放一个【恶鬼缠身】,这个是道具【恶鬼珠】的威能,通过放大痛觉瘫痪对手的战斗力,当然,同样有折磨人的效果。

    仅仅是三天,叶秋的精神几乎要奔溃,脸色苍白,身上不时冒出虚汗,衣服没有换过,不过一次一次被汗水浸湿,身下的汗迹一层有一层,发出一股臭味。牢车一直没有停下来,虫族男爵的军队已经全部回归,其纪律之严明,超过叶秋所见过的任何一支军队,只是完成训练之后,他们的品行恶劣程度也超过叶秋所见过的任何一支军队。

    叶秋几次下线,虫族的牢车都没有停下来,突然有一天,叶秋被带出了牢笼,不过【禁制枷锁】可没有取下来,双脚拖在地上,划出了两道痕迹,叶秋坐上了虫族男爵轩车上,前面四只强壮而智慧低下的虫族正在拉着这部轩车。

    叶秋进去后,发现轩车不仅是交通工具而已,里面的空间差不多就有一个房间的大小,飘着一股淡淡的焚香味道,窗户外的帷幕时不时飘起,可以看到周围虫族的状况。而虫族男爵就坐在中间的椅子上,化作人形,虽然还是有一些明显的虫族特征。

    虫族男爵穿着栗色汉服,文质彬彬、仪表堂堂,优雅地在泡着一壶茶,举起一只手,礼貌地说“你可以坐这里。”

    叶秋一步一步走了上去,枷锁带起金属的碰撞声,虫族男爵微微皱起眉头,不喜,一挥手【禁制枷锁】就变淡消失。

    虫族男爵将一杯茶端到刚坐下来的叶秋面前,叶秋从小就有品茶的习惯,对于喝茶并不会太生疏,端起闻了闻,有一种清醇的清香,说“好茶。”然后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虫族男爵佩服地看了一眼叶秋,也端起茶来喝。

    双方对视,无语。

    忽然,虫族男爵说“对不起。”

    叶秋愣了愣,他没有想到虫族男爵会说句话。

    “阵营所迫,我也不想屠杀人族。应该说我对屠杀任何生命都没有太大的兴趣,在外域中我有足够的实力生存。”虫族男爵淡淡地说。

    “你杀的人可不算少。”叶秋反讽道。

    “那你说,你的生命,你的部族都受到了威胁,这时候你还是部族的首领,他们最信任的人,只有完成上面的命令才能生存下去,那你能怎么办?”虫族男爵有些激动地说。

    叶秋无法回答,要是风流殇他们受到了生命的威胁,叶秋也会和虫族男爵一个做法的。虫族男爵缓缓地喝了一口茶,说“接下来,只要你不逃跑,不会受到任何的威胁或者生命威胁。”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离开吗?只要你愿意还是会有域愿意接纳你的,甚至是你的部族。”叶秋思考了一下说。

    虫族男爵笑的有点无奈和沧桑,说“看来你并不了解虫族和各个域的矛盾。”

    叶秋点点头。

    “首先虫族的本性你已经了解了吧?残忍、贪婪、阴险、狠毒。”虫族男爵又喝了一口茶,继续说“当然我不是为我们虫族辩解,虫族确实大部分都是这样的。”

    虫族男爵话锋一转说“虫族对其他域总共发生过十九次全面战争,其中有九次是对人域的战争,三次对木域,两次对魔域,两次对金域,一次对鬼域,一次对佛域。”

    “后面各个域在外域建立了根据地,虫族和其他域的战斗就主要发生在外域了。”虫族男爵为自己再倒了一杯茶,也为叶秋添了一些茶。

    “你给我说这些干嘛?”叶秋不耐烦地说。

    “听我说完吧。”虫族男爵不愠不火,说“难道你以为其他域排挤虫族仅仅是因为仇恨吗?”

    叶秋思考了一下,有限经历让他想不到其他域攻击虫族的原因。

    “你在这里有些时日了,你应该知道我们虫族身上有虫晶吧。”虫族男爵说。

    给虫族男爵这么一说,叶秋一下子就想通了,虫族的虫族还有身上的其他材料对每一个域都有大用。如果这么分析,根据地和要塞的建设耗费巨大,每个域都不会愿意仅仅是为了限制虫族而建设起来的,是为了猎杀。不怪得根据地里的悬赏都是放在【猎人馆】,有猎人,就必然有猎物,猎杀的是虫族,那么猎物就自然是虫族了。

    “你想明白了。”虫族男爵喝了一口茶说。

    叶秋点点头,说“你们虫族经常以其他域的血肉为食物,这也是为了生存,不能改变你们的本质。”

    虫族男爵似乎早有预料叶秋会这么说,几乎没有思考地就说“且不说其他域了,你们人域人族不也经常以鸡鸭猪羊为食吗?食肉只不过是我们的一种保持生存的手段。很多擎天大能,一声屠杀无数,血流成河,杀的人难道就比我们虫族少了?”

    虫族男爵似乎有些激动,一口把杯里的茶喝完,说“在我们没有接触到其他域的时候,你知道我们吃的是什么吗?”

    叶秋摇摇头。

    “我们也是荤素都吃,即使吃果子,蔬菜,照样可以生存。”虫族男爵说。

    叶秋想起他接的第一个悬赏,击杀青螳长老,当时青螳长老和那群青螳也是靠寻找果子或者其他食物生存的,现在他已经没有一开始的不耐烦了,问“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我只是不希望其他域和虫族一直保持这样恶劣的关系,过去的仇恨无法抹去,但是未来可以改变,只要找到正确的领导者,就必然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虫族男爵的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叶秋佩服虫族男爵的志向,可是并不看好,虫族和其他域的仇深似海,如果仅仅是因为虫晶,其他域不会选择在这样危险的地方,建立根据地,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光是叶秋知道提升装备品质的办法就好几种,符文、阵法、淬炼,这些都可以。

    虫族男爵为自己还有叶秋倒下第三杯茶,翠绿色的茶水在杯里旋转,泌出清香。

    “我不相信你。”叶秋像喝酒一样把这杯茶喝了下去,全无喝茶的礼仪。

    虫族男爵笑笑,没有意外,也像叶秋那样把茶喝下第三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