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三十八章 自救
    叶秋立刻拔出星渊剑,严守以待,景乐能一击击倒易浩那么就能一击击倒他。景乐兴奋地看着叶秋手里的星渊剑,忽闪而过,一只手抓着叶秋的手腕,一只手按着叶秋的肋骨,叶秋感到自己的手臂传来撕裂的痛楚。

    看似瘦弱的景乐,却力大无匹,叶秋挣脱不开。司徒子美此时才反应过来,新铸的三十六节铁链像鞭子一样打在景乐的脖子上,只见景乐不闪不避,任由司徒子美鞭打自己,左右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小女孩,力气还不够哦。”景乐狰狞地大笑道,而叶秋的手臂上已经泌出了血珠了。

    司徒子美恼羞成怒,连连往景乐身上鞭打几下,而景乐只说“好久没有感受过痛是什么感觉了,舒服,哈哈哈!!!”

    当司徒子美打算继续攻击的时候,鲁因挥出一道水刀沿着叶秋的手臂向景乐切了过去,此时景乐才感受到了威胁,放开了叶秋的手臂,生命精灵急忙上前治疗,叶秋抓着星渊剑的手就像无力地垂在他的身上。

    “你也想来?”景乐讥笑道。

    “你是谁?”鲁因表情严肃地看着景乐,问道。

    “我吗?我叫景乐,是【剑渊】的建造者之一。”说完,景乐故作优雅地鞠了个躬,跟话剧演员表演完了那样。

    “那么你就是我的杀族仇人?”鲁因气势猛然释放开来,此时才有百级神话巨兽的样子。

    如果现在叶秋看到鲁因的表情,会看到他的眼睛是通红的,而额头却挂着几颗豆大的汗水,这是愤怒和痛苦同时出现在他身上的表现,而景乐倒是毫不在意,伸出掌心在嘴边轻轻一吹,鲁因忽然捂着自己的心脏,半跪在地上,撕心裂肺的痛苦蔓延到他的全身,痛呼起来。

    “这里是我建造的,我多多少少都可以操控一些力量,更别提这本来就是为了囚禁你们幻兽的囚牢了。哈哈哈哈!”景乐似乎觉得自己讲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叶秋没有等自己的手臂恢复,星渊剑已经飞了出去,景乐看也不看,往几个方向轻弹几下,发出几声清脆的铁器敲动的声音,全都是星渊剑攻击的位置。

    而鲁因身上幻魔铠甲此时亮起了妖异的紫色光芒,将周围的一切照亮,鲁因缓缓站了起来,呼出一口气,挑衅地看着景乐,仿佛在说有种来找我。

    景乐桀桀地笑了两声,跟鬼猴的笑声无两,听得人毛骨悚然。

    “幻魔铠甲,不错,不错。”景乐说了一句。

    鲁因给司徒子美传去一句心念,说“你带着他们先走,两柱香后回来。”

    司徒子美连考虑都没有考虑,一只手拉着叶秋,一只手用她的铁链卷起了易浩,然后就跑着离开了。其实司徒子美的力量一点儿也不低,只是在叶秋面前才做娇滴滴的样子罢了。

    见司徒子美带着人跑了,景乐也没有阻拦,而是笑着对鲁因说“你知道你的族人是怎么死的吗?”

    “我没兴趣听你讲这些。”鲁因从腰上抽出一把【金蛇软剑】,发出几声剑鸣,刺向了景乐。

    景乐依然轻松自在的样子,手指既灵活又刚强,完全不怕被【金蛇软剑】击中,一时之间,鲁因竟然无法击中景乐。

    “你没兴趣听,我可有兴趣讲。”景乐边抵挡边说,神情之间没有一点儿重视的意思。

    “你滚!!!”鲁因知道景乐不会吐出什么好话,大骂一声。

    “你们幻兽一族的力量属性和我们镜族的力量属性十分相像,只是我们比你们跟擅长战斗罢了,而你们跟擅长迷惑敌人罢了,但是有一点,我很不平衡,明明我们比你们强大,为什么你们的寿命却比我们长那么多。”

    鲁因置若罔闻,攻势更加凶猛了。

    “当年我怂恿那帮蠢蛋,灭杀幻兽就是为了研究你们长寿的原因,只要研究出来,以我们力量属性的相似度,很有可能就可以转接到我的身上,那么我就可以长生了。”

    鲁因紧咬自己的牙齿,不说一句,在【金蛇软剑】上附加上了各类属性能量,时而冒出冰花,时而冒出风卷,时而冒出土刺,可惜这都没有击中景乐,他的双手好像金刚不坏那样,任何攻击都可以被他捏碎。

    “只是没想到,你们幻兽一族不光生命力强大,还有智者,识破了我的计划,差点儿就让我的计划落空,只可惜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他们就成功了。我改造了【吸星大阵】,不光可以吸取你的生命力,就连你们的寿命我也一起吸取了,哈哈哈。”

    鲁因的脸抽动了几下,这是极度愤怒的时候,【金蛇软剑】上的各类元素消失,反而在每一击之下剑上都爆出着一个小黑球,这些小黑球也过拇指大小,而景乐似乎非常忌惮的样子,不敢直接触碰。

    “不错,空间属性都被你领悟出来了,看来知道被灭族之后,你并没有消沉嘛。”景乐笑道,同时手里凝聚出了几个画面,丢了出去。

    在画面上,看到的是数不清的幻兽在【剑渊】的边缘挣扎,痛苦地嘶吼,而景乐就浮在他们的正上方,有几根血红色的光柱从地面连接在景乐的身上,这些血红色光柱是由【吸星大阵】凝聚反哺给景乐的,其中蕴含的便是无数幻兽的生命。

    原始版本的【吸星大阵】形成的光柱是蓝色或者白色的,而被景乐改造之后才呈现出血红色。发现自己生命力被汲取的幻兽们恐惧地向后方逃跑,可是【吸星大阵】运转地越来越快,从最外面的幻兽开始,一个个幻兽的血肉开始枯萎,最后只留下了一副骨架,紧接着是里面的幻兽,身体干枯急速收缩。

    画面到这里就戛然而止,鲁因的眼睛流出了几滴泪水,对于族人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在他也曾试过去找自己的仇人报仇,一个门派、一个门派地,可是那些门派,要么是不堪一击,要么就是完全碾压鲁因的存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鲁因都生活在追杀与被追杀之间。

    直到有一天,鲁因发现当年的仇人,没有被他杀死,反而一个个已经老死了,顿时,鲁因就像失去了生存的意义,浑浑噩噩地生活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就是感应到自己族人精神片段的时候。

    叶秋他们一路奔跑,也不知跑了多远,停在了一具幻兽的躯体上,这具尸体是最后给幻兽蛋提供生命的“能量源”,要是这具躯体也消失了,幻兽蛋失去了能量提供,要么在【剑渊】里破壳,然后幻兽幼崽慢慢死去,要么就直接变成死蛋。

    叶秋感觉自己的手臂恢复地差不多了,让司徒子美放下自己。生命精灵转向去治疗易浩,不一会儿,易浩也醒了过来,脸色惨白。

    这具幻兽躯体还是活着的,三人还能感受到他心脏微弱的跳动,还有自然散发的热量,只是失去了意识,就跟植物人一样。在这具躯体的前面写着几个幻兽语言,易浩和司徒子美都不认识,而叶秋照着念了出来,其中有几个拗口的音节,让人听着很变扭,可是叶秋就像母语一样,顺畅的念了出来,其中的意思是“身处于黑暗之中,也不忘寻找希望。”

    当叶秋念出这句话时,幻兽的眼睛猛然睁开,射出一道激光,激光动了几下,给叶秋他们放出了一段影像,这段影像的前面部分跟景乐放给鲁因的差不多,只是一个是以景乐为角度,一个以这只幻兽为角度。

    后半部分是这样的,一道黑光打碎了景乐身上的某件物品,然后景乐似乎被吓到了,害怕地看向了【剑渊】出口的位置,随即布满【剑渊】的【吸星大阵】一寸一寸地泯灭了,化作灰尘消散。幻兽们抓住了这个机会,齐齐对景乐攻击,措不及防下,景乐受了重伤,然后使用他在【剑渊】上的控制权,将幻兽全部压制了下去,然后自己也在【剑渊】中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恢复自己的伤势。

    幻兽们在一开始齐心协力在寻找的【剑渊】的离开方法,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有几个雌性幻兽生下了几颗幻兽蛋,这让幻兽们更加坚定要找到离开方法的决心,可是第一批幻兽蛋孵化之后,他们还没有找到方法,而这一批新生的幻兽接受不了【剑渊】的环境,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死去了。

    这时,幻兽们才开始绝望起来,而第二批幻兽蛋已经生下来,这时景乐在沉睡中醒来,没有设防的幻兽再次受创,同样的拼死之下,将景乐打成重伤,同时景乐改造【吸星大阵】汲取的能量在他的体内产生了副作用,景乐的脑子受到了创伤,独自一人疯疯癫癫地在【剑渊】中游荡。

    当第一只幻兽老死了之后,接连不断地开始有幻兽死去,不少还抱有离开执念的幻兽开始修改景乐的【吸星大阵】利用自己的生命使得这些幻兽蛋存活下来,这是他们继续苟且偷生的唯一原因,在后面的日子这些幻兽都在守着这些幻兽蛋,这就造成了由幻兽骸骨组成的小圆产生的原因。

    或许是这些幻兽的执念太强了,每一个幻兽死去前都会产生许多零碎的精神片段散发出去,即使经过剑渊的隔绝,依然有一些精神片段离开了这里,这让幻兽们重新燃起了希望,只要有人发现这个地方,这里就有可能再次被打开。

    很多年以后,幻兽们已经所剩无几了,最后的幻兽大多选择自我牺牲的方式把自己的精神打碎,放出【剑渊】然后躯体变成幻兽蛋的能量。

    这是一个种族求生、图存的方式,光荣的牺牲已成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