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三十六章 【剑渊】之前
    鲁因领着叶秋找到了易浩和司徒子美,然后穿上了刚做好的铠甲,在他们面前好生显摆,就像一个刚拿到新玩具的小孩那样,总是忍不住向被人炫耀。这时,系统也提示叶秋任务完成了。

    “任务【失落的种族】完成,获得幻兽鲁因好感一百点。奖励翻倍,获得幻兽鲁因好感两百点,现幻兽鲁因好感两百点。”

    “任务【失落的种族】第二阶段,跟随鲁因进入【剑渊】,奖励:未知。”

    好感的提升让叶秋稍微放了一下心,至少鲁因不会无缘无故就宰了他,而且还可以听进他的话。

    “那么我们现在要干什么?”叶秋问道。

    “好好休息,我们先养足精神。”鲁因说道。

    “那么【剑渊】是什么地方?”叶秋说。

    鲁因看着星灵,似乎在说“这小家伙比我更清楚那是什么地方,你让他给你说吧。”星灵叶秋看着鲁因,样子就像在说“就算你这样瞪着我我也不会说的,要说你自己说去。”

    叶秋被两人夹在中间,时而看看星灵,时而看看鲁因,而易浩和司徒子美就更是不明所以了,茫然地站在一边。

    “当年追杀我们幻兽一族的人有很多,天剑门作为主导,修建了【剑渊】就是为了困住我们幻兽一族。”鲁因缓缓说道。

    “因为幻兽的幻术太过厉害了,就算看到了幻兽被打得千疮百孔,也可能是幻兽的幻术,所以击杀幻兽的人都将幻兽丢入【剑渊】,不管死了没死,反正丢入【剑渊】之后也逃不出来。”鲁因说完之后,星灵就接着说道。

    “其实当年有很多我的族人都没有死去就被丢入了【剑渊】,在【剑渊】里族人们一直在苟且偷生,而我却茫然不知。”说道这里鲁因不由地伤感起来,随后说“在最近的几年里,我感应到【剑渊】里剑渊里我族人的精神片段,他们让我拯救幻兽一族的后代,最后收到的精神片段是我最后一个族人的逝去。”

    众人默然。

    “【剑渊】当年以天剑门的力量贯穿,以天机门十三名长老设计,机关重重,还有就是一个神秘少年的力量作为屏障彻底封锁【剑渊】。”星灵声音变得有些沉重。

    “神秘少年?”叶秋疑惑道。

    “对的,神秘少年。”星灵没有隐瞒的打算“那个神秘少年当时在江湖上已经有很大的名声了,也是追杀幻兽的积极分子之一,他的力量属性跟幻兽的力量属性很相似。当年据说他是为了研究幻兽的力量才加入进来的。后面也没听说这个少年研究出什么,只是他追杀幻兽的热情一直没有降低。”

    星灵这样说着,而鲁因也在一旁听着,这些都是鲁因当年不知道的东西。

    “幻兽的幻术防不胜防,单单以【剑渊】的力量很难困住幻兽,除非开启一次之后就不再用【剑渊】。而以少年的力量作为屏障后,与幻兽的力量属性对冲,削弱了幻兽的力量,有效地防止了幻兽的逃出。”

    叶秋在客栈里也是无声无息间中了鲁因的幻术,要是当年没有神秘少年的力量,很可能开启一次【剑渊】之后,你以为自己关上了,其实没有关上,那只是幻兽的幻术。

    “后面呢,你们知道那个神秘少年的身份吗?”叶秋问道。

    星灵摇摇头说“那个少年很少现身,只是每次现身都会做轰动江湖的大事,所以才成名的。在幻兽一役后,我就再也没有看他出现过。”

    “我有一个问题。”司徒子美说“为什么要他去?”司徒子美见识了鲁因的力量之后,又听说了这段秘闻,心知这次肯定危险重重,她并不愿意看到叶秋陷入危险中。

    说到这个,星灵和鲁因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异口同声道“谁让他是星渊剑的主人呢。”

    两人同时对视一眼,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产生。

    叶秋嘴角抽了两下,尴尬地笑了笑,嘟囔道“这又不是我的错。”

    “星渊剑是【剑渊】的钥匙之一,应该说原本是钥匙之一,经过了那么多年是唯一的钥匙了。”星灵说“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那里面会削弱幻兽的力量……”星灵说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鲁因。

    鲁因当然明白星灵的意思,无所谓地耸耸肩,笑眯眯地看着叶秋,眼中冷光一闪,说“他会保护我的嘛。”

    叶秋现在才明白为什么鲁因要做这副铠甲,一来是为了防患【剑渊】里的危险,二来是为了预防叶秋在【剑渊】里对自己不测。

    叶秋呵呵笑道说“是的,是的。”心里却想着要不是因为任务,我会理你?

    他们要在这里待了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里,叶秋在练习【离流】,而鲁因唤出了一个分身指导司徒子美,本体就帮助易浩缓和血脉问题。

    司徒子美会的东西太多太杂,需要有效的组合起来,或者取其精华,留下最精通的那部分。鲁因让司徒子美自己选择,几乎没有考虑的,司徒子美就留下了自己最擅长的铁链,弓箭,长剑,然后鲁因也迅速地制定了司徒子美的练习方案。

    后面叶秋练习【离流】的动静太大,鲁因把他赶到了练功房。鲁因的练功房是独立的一片空间,中间是一块漂浮的陨石,周围是无尽虚空。叶秋轻轻一塔就飘到了陨石上,便开始练习【离流】。

    【离流】跟零星的【无界分光】差不多,叶秋不断回忆着在三头虫一战中,零星是如何使用【无界分光】的。三头虫化作本体之后,风元素、土元素形成乱流,而零星将剑一挥,其中的风元素和土元素就被分开了,随即就消散了。

    三秒的时间转瞬即逝,叶秋只能看到零星开始挥剑到挥剑结束的那一刻,第一遍什么也没看清,第二遍也是什么也没看清,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都是一样,什么也没有看清。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叶秋感觉脑袋有点儿痛,就离开练功房休息去了。

    梦中。

    叶秋发现自己缩小了无数倍站在拜天剑的剑尖上,而零星握着剑,看也没有看叶秋一眼,直直地把剑挥了出去。叶秋的脚就像黏在了拜天剑上,任由零星如何挥洒剑术都没办法甩开叶秋,而叶秋在拼命叫喊着,喉咙都叫哑了,零星依然没有反应。

    叶秋转头看了一眼零星的敌人,是三头虫分出的那个少年,不过周围不是在【无首岛】上,而是在一条空旷的大街上,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少年拿着破虚魔刀,零星拿着拜天剑,此时的拜天剑似乎是和破虚魔刀一个级别的武器,不会被破虚魔刀破坏。

    雨点打在拜天剑上,一弹一跳,破了开来,零星手一抖,无数水滴组成了一个半月冲向少年,而少年也同样挥出了一道,打散了这些水滴,零星欺身而上,手上的拜天剑刺向了三头虫的心脏,而三头虫身形一闪,到了附近的一个屋顶上,高高举起破虚魔刀,猛地下砍,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激光,叶秋记得这是谈笑欢的招式。

    零星同样举起了拜天剑,这是打算硬接的样子,任由叶秋在拜天剑上大喊大叫,零星始终不管不顾,挥剑斩下了那道黑色光柱,叶秋忽然感觉拜天剑开始猛烈地摇晃起来,而上面的叶秋的双脚受不了这样的摇晃,直接就软了下来,叶秋趴在了拜天剑上。紧接着叶秋又觉得整个世界都摇晃了起来,在天空中不断有人在喊着他“秋叶!秋叶!”

    叶秋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司徒子美在在抓着自己的两只肩膀在摇晃着,叶秋觉得脑袋就像被灌了铅,还要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棍,又沉又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沙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刚你在大喊什么救命,救命什么的,小妞都快紧张地哭出来了,喊你也不答应。”鲁因在一旁边吃着小菜,尝着小菜,惬意地说。

    叶秋认得出来那些菜是司徒子美做的,立刻翻了一个白眼,吃着我家女人的菜,还来教训我。

    三天之后,鲁因在他们来的地方再次布置了一个传送阵,不过这次传送的声势没有那么浩大,反而非常平静。

    几人相继踏入了传送阵,被传送到了一个峡谷,这个峡谷叫做【狼嚎峡谷】。据说在这个地方有各种各样的狼类在活动,这些狼类有的对新月嚎叫,有的对上弦月嚎叫,有的对残月嚎叫,当然也有对满月嚎叫的,几乎一年四季这里都有狼只在嚎叫,所以才被叫做【狼嚎峡谷】。

    不过这些都不是鲁因关心的东西,这里的狼群他一个人就可以灭几个来回,用不着招惹他们。鲁因来到这里之后,没有立刻出发,而是给了叶秋他们一些丹药,全部是增幅丹药、恢复丹药、还有一些有特殊功效的丹药,林林总总加起来差不多有上百颗,每个人上百颗,当然鲁因也不是白给他们,要是他办完事没有用完的丹药要还的,顿时叶秋暗暗立下决心要把这些丹药用完。

    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司徒子美没有空间装备,这么多丹药她装不了。鲁因和易浩几乎同时用锐利的眼神看了叶秋一眼,似乎在说“怎么连买个百宝囊都不舍得,真小气。”而易浩大方地拿出了一个百宝囊给司徒子美,并说不用还了。叶秋很想大喊道他不知道这些啊,可是在场的只有他一个玩家,他也不知道解释给谁听,只能哑巴吃黄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