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游戏小说 > 网游之侠客世界 > 第十章 分魂裂魄
    叶秋上次见番,接触的时间不长,就被他那种久经岁月的沧桑还有对师门的深厚情感给折服,而现在眼前的番,更像是一个外表看起来憨憨的大叔,实际上狡猾无比。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真的不是你们说的那个‘番’,虽然和我的名字一样。”番往嘴里喊着食物说。

    你们指的是叶秋和苟离,期间番其实很多次在偷瞄着苟离,心里说道,这个小家伙居然有一个纯粹的魂体,而且这个魂体好像看起来真的有那么一点儿熟悉。

    “师兄,你还记得,有一次你在雪夜里教我练剑,我练了一宿才达到了师父的要求,师父才没有惩罚我。”

    番摇摇头,表示不记得这件事。

    “还是在那个冬天,你领悟了生之剑法,一剑之下,万里梅花盛开,那时你是为了救助郝师兄的伤势,事后师父还教训你说剑道是追求杀伐,说你不务正业呢,惩罚你在那个冬季梅花不许枯萎、凋落。”

    番还是瑶瑶头,表示不知道这件事。

    “那次尹师兄中意内门中的一个女弟子,那次大师兄说要心无旁骛追求剑道,叫尹师兄不要留恋情爱的事情,你记得吗?”

    番吃下一口刚烤好的肉,然后摇摇头。

    “师兄,那次还是你帮尹师兄将那个女弟子约出来的,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吗?”苟离激动地大叫道。

    “我怎么可能记得这些事情,我根本不认识你,更不知道你的那些什么郝师兄、尹师兄的,我只知道我叫番,碰巧跟你的师兄叫做同一个名字而已。”番似乎被激怒了,跳起来说。

    一下子全场都冷了下来,水灵过来打了圆场,说“番叔叔,你们不要吵架好不好,水灵好害怕。”

    番的神色变得柔和了许多,说“好的,水灵,我们吃东西吧。”

    叶秋默然,而苟离则钻回了魂器里。

    吃饱喝足之后,番主动找叶秋谈话,把叶秋拉到了其中一间没人的屋子,番是为了防止水灵来打扰他们的谈话,一脸严肃地说“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别跟我说什么碰巧经过之类的借口。”

    “水灵的父亲水惊风被他弟弟困住了,我有办法带他出来,可是他以为水灵被水惊涛抓了,他害怕他出去以后……”叶秋打算把水惊风的事情说一遍给番听。

    “停。”番做了一个手势让叶秋停下,说“你说的这些东西我都知道,可是,然后呢?”

    “你能让我把水灵带走吗?”叶秋尝试询问到。

    “不能。”番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为什么?”

    “当时水惊涛雇我去帮忙,事后我们钱贷两清,互不相欠,只不过是因为我可怜这个小女孩我才跟水惊涛说要带走她,当时水惊涛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他完成事情的之前,水灵不能出现,如果他失败,水灵要交回给他做人质。所以我不能把水灵给你。”番讲出了自己的理由。

    “可是水惊涛他做的可都是坏事呀,为了权力去伤害自己的哥哥,还有水灵。”叶秋反驳道。

    “这是你的善恶观。”番先指了一下叶秋,再指了一下自己,说“不是我的。”

    “我知道啦。”苟离突然飘了出来。

    见苟离兴奋的样子,番和叶秋都等着他说话,“师兄,你用的是【分魂裂魄**】,对不对?”

    番脸色一沉,双手向苟离抓捏,苟离像一块面团一样,被番抓在手中,越捏越小,同时番还说道“去你丫的分魂裂魄,老子是灵魂法师,你懂?”

    灵魂法师追求的是灵魂的凝实和强大,分魂裂魄分明会削弱灵魂,不怪得番会不爽。苟离被抓捏在番的手中,动弹不得,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叶秋也帮不了苟离什么,只要番不要弄死苟离就好了。

    苟离虽然不甘被番抓在手里,含糊不清地说“快叫星灵出来,他肯定知道怎么回事的。”

    叶秋无奈,只能把星灵叫出来,在【巫女岛】之后,星灵就没有出现过。

    星灵出来后,看到番也是先惊讶了一下,听完叶秋的解释,星灵先是解释了一下【分魂裂魄**】是什么东西。

    “【分魂裂魄**】,是把影响自己人生的每个节点分开,截取出来然后混杂灵魂,脱离,比如从出生开始到某一个事件的发生时间影响了自己日后会乐于助人,那么这个事件就是一个节点,第一个节点以前,第一个节点到第二个节点,这样把人生一段一段截取,然后脱逃。这就是【分魂裂魄**】的原理。”

    “那么我也应该有一段你们所说的‘番’的记忆呀,可是我并没有。”番这么说道,手里还在不断抓捏苟离,此时苟离只有一个篮球的大小。

    “至于记忆这方面,基于人类记忆和灵魂的复杂性,失去记忆这些东西在【分魂裂魄**】的使用者中不算罕见。”星灵看着番说。

    番低着头认真思考着,然后抬起头说“我才不管呢,就算我和你们所说的‘番’是同一个人,可是我什么都忘记,他的事情我才不管呢,别想着我会为了一个曾经的我做什么事情,还有别想着套交情之类的。”番大有一副撒手不管的模样,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还十分明显地看了也去一眼。

    说完番就出了门口,随手把苟离丢到了地上,见番走后,星灵淡淡地说“我看番的性格,还有样子,应该还是番进入天剑门之前的记忆而凝成的、新的身体。”

    “现在怎么办,不管他是不是番都好,我都要先把水灵救出来呀。”叶秋说道。

    “他不谈交情,那就谈交易呗,你身上值钱的东西可不少。”星灵瞟了一眼叶秋。

    “万一他连交易都不谈呢?”叶秋担忧道。

    “那你就拿出他心动的东西,你忘了他是一名灵魂法师。”星灵充满暗示性地说了一句话。

    番走出了门口后,发现侍卫队长站在门外,番见了之后,就知道他站在这里不短的时间,冷冷地说“你不要想着他能带你们离开这里,他自己能来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带着你们只有死的份。”

    番的温柔似乎只对着水灵才会出现,而面对着侍卫队长,或者叶秋他们则恢复了一贯的作风。

    “番,你别走。”叶秋打开门说“我们来谈笔交易吧。”

    番有趣地看着叶秋说“我可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是我需要的。”

    “有。”叶秋拿出了一本书籍,没有书名,系统的介绍叫做【威灵堡笔记】。

    【威灵堡笔记】里记载了历代威灵堡家主对于灵魂的想法,这些东西对于其他人或许没什么用,可是对于任何一个灵魂法师都是致命的诱惑。

    番接过【威灵堡笔记】,随意地翻开了一页,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眼神就像时色狼看到了美女,恨不得扑上去。

    “这个的确让我心动了,除了让水灵跟你走,其他的事情你都可以提,跟水惊涛一样,这只是我们的交易,你情我愿。”番如是说道。

    星灵在刚刚跟叶秋说了一下番初到天剑门是的性格,当时他是大陆上名气很响的赏金猎人,说一不二,说话算话的特点使得他有很多顾客,然后他进了天剑门之后,就没有在干过赏金猎人的活了。

    “我只要水灵。”叶秋说。

    番眼睛一转,语重心长地说“你知不知道,我就算让水灵跟你走,你也不可能带着水灵离开【破魔阵地】,你应该记得你自己进来这里都十分困难吧。”

    “我会拼死保护小姐的,秋叶少侠请你带小姐离开这里吧。”一旁的侍卫队长说。

    叶秋和番默契地忽略了侍卫队长的话,在场的三个人里,如果单对单,叶秋可以打赢侍卫队长,而番完虐叶秋,就算侍卫队长拼命也不可能带着水灵出去。

    “我可以。”叶秋昂首说,心里却想着“大不了就再用一次【兽神降临】。”

    番看看叶秋,又看看手里的【威灵堡笔记】,然后说“要是水灵死了,那么你这样做值得吗,不如我帮你杀掉水惊涛,这样一样可以解决问题。”

    杀掉水惊涛,这个确实可以解决大部分的问题,水惊涛一死,水惊风就可以解放,说不定一出现【银沙群岛】外的军队就投降了,水惊涛一死,叶秋的任务可能还会直接完成,获得奖励。

    可是正如前面所说,杀掉水惊涛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可是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水灵的归属,番神通广大,叶秋可不保证下一次还能找到番。

    权衡一下后,叶秋还是选择了坚持自己的决定“我还是要水灵。”

    “好吧。”番只是这样说“你带水灵走吧,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也不关我事。”

    水灵什么东西也没有收拾而是直接跟叶秋走了,似乎一直在等待这一刻,而番就躲进某间屋子里,一直没有出来。

    叶秋、水灵、侍卫队长一起出了生地,果不其然,三人一下子陷入了困境,鬼猴抱着水灵在玩命躲避,毕竟鬼猴不是坐骑,抱着水灵速度和灵活性都会下降一些,而侍卫队长从一开始就受了重创,还要叶秋费心保护。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问为什么叶秋一开始不用鬼猴直接进入中央的生地,那么这就是玩家的一个限制,鬼猴不是坐骑,所以叶秋不能讲鬼猴作为代步工具,而宠物和NPC之间没有这种限制,当然叶秋可以作为鬼猴的代步工具,这点是没有限制的。

    正当所有人开始绝望了时候,叶秋也准备好了使用【兽神降临】了,忽然一个强力将叶秋、水灵、侍卫队长还有鬼猴卷起,周围的魂怪像是遇到同性磁铁一样,全部被弹走。一下子他们几个全岛到了【破魔阵地】的边缘,天空传来一阵声音,“你这小子肯定是知道我会带你们离开是不是。”

    苍天作证,我真的没有这样想过,叶秋心里说,而脸上露出了欣悦的笑容。

    在他们踏出【破魔阵地】的时候,在某个险恶的海域,海域上的某个小岛上,突然传出一个咆哮的声音“石头!!!”

    “大人,你找我有事?”一个面目年轻而且看起来十分老老实的人往那个声音的方向跑过去。

    一个穿着黑色剑服的中年人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上,看得出来这块青石周围应该是有建筑之类的东西的,可是被某种莫名的力量破坏了。

    这个叫做石头的年轻人,跑到这个人面前说“大人,你找我?”

    “不然呢,这个小岛上还有其他人吗?”中年人无奈道。

    “大人,你是又想吃玉香楼的菜了吗,可是那很远,您要等一段时间。”石头说。

    “不是。”中年人说“我和独孤一起炼制的剑丸被人用了,你不知道吗?”没错,这个中年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剑魔。

    “我知道呀。”石头憨憨地回答。

    剑魔捂着胸口,似乎被气到了,说“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你说的,你在闭关,不是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你的。”

    “这也不算重要的事情吗?”

    “我记得您教导过我,不关自己的事情不要理睬,那么独孤前辈用不用剑丸当然不关我的事情,也不关我的事情。”

    剑魔像是受了重伤,淤积了一口鲜血,想吐吐不出来。他教石头这句话是想让他不要多管闲事,谁知道石头这样理解了。看到剑魔脸色很差的样子,石头急忙过去帮剑魔捶捶后背,说“大人,您没事吧。”完全没有一点儿自责自己气到了剑魔。

    剑魔哭笑不得,挥手让石头停止,说“我们收拾一下东西,回去大陆吧,我倒要看看独孤到底遇上什么事情了,连剑丸都用上了。”

    石头抓抓自己的后脑勺说“大人,我们的东西都被您弄烂了。”

    剑魔看看周围,然后露出了呆滞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