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二一二一章 日军的窘境
    琼山县城,后世的海口市便以此为基础扩建。

    但在四十年代,县城还只是一个占地约五六平方公里的小城,有着较为完善的城墙和防御。

    城中的琼山中学,始办于一九一三年四月,至一九三七年已经成为海南岛北部地区最著名的提供中等知识教育的学校。日军发起侵华战争后,琼山县城屡遭日机轰炸骚扰,为师生安全计,学校迁至琼山县龙塘墟。

    日军建立殖民政府,强迫把琼山县城扳回县城,以此作为共建“王道乐土”的证明。汪伪政府南迁海南,教育部没有多少学校指导,便把琼山中学当成最重要的政绩抓,至今年四月,琼山中学已经以免费教育的方式,招收了三千多学生入读。

    至早上八点,海南岛各处先后遭到安家军前后杀波飞弹袭击,大多数重要区域已经付之一炬。

    在这种情况下,海南军司令内山英太郎中将再也顾不得什么威仪和体统了,主动避开了危险的区域,躲到琼山中学的二层木制办公大楼,在底层由课桌围成一圈的会议室里召开几年级军事会议。

    上午九点,随着陆海军将佐陆续到达,会议正式举行。

    内山英太郎目光炯炯地环视与会将佐一眼,大声道:“诸君,安家军突然对我军采取飞弹攻击,给我各地驻军造成惨重损失。根据种种迹象,我们完全可以推测,安家军不日将对海南岛发起登陆作战,诸君以为该如何处理?”

    “还能怎么办?”

    匆匆赶来开会的日军第五十七军司令官高桥多贺二中将咬牙切齿地说:“损失如此之大,仅仅我们五十七军,到现在知道的死亡人数已经突破三千……安家军双手沾满了大日本帝国皇军的鲜血,我们只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以酬将士们的在天英灵!

    “耻辱啊,三名中将同时遇袭,少将和官佐损失达到三十六人!这既是我们第五十七军的耻辱。也是海南军全体将士的耻辱,更是大日本帝国陆军的耻辱!我们务必要给支那人以迎头痛击,才能宣泄无尽的憋屈!

    “司令官阁下。我认为从即刻起,全岛应加强防御,随时给予登陆的安家军迎头痛击,以雪今日之耻!”

    “怎么个迎头痛击法?”

    海军第十五航空舰队派驻海南岛情报参谋原山登海军中佐瞥了高桥中将一眼,阴阳怪气地说:

    “现在我们连对手的影子都没有发现,就白白送掉了三个师团长,很难想象这场没有胜算的战争持续下去,会带来什么灾难性的后果!这里我需要提醒大家,在此前的袭击中。帝国陆军的航空兵几乎损失殆尽,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制空权,我们接下去该如何应对安家军下一波攻势?只靠地面部队吗?醒醒吧!”

    说到这里。原山登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诸君。在枪林弹雨中作战的可怕之处,这里我就不具体阐述了。现在我们还不知道安家军下一步行动计划,但我可以肯定,我们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很有可能一波可怕的空袭就要到来。

    “在生死抉择之间,我建议立即对部队进行必要的疏散,送走不相干的服务于矿业、船厂和铁路的帝国产业工人以及非战斗人员,同时对作战计划进行修改,必须充分考虑沿海地区失守、内外交通中断后的情况,因为接下来我们很可能面对一场前所未有的死战!”

    日本海军在海南岛部署了一支仅仅能提供护航和运输的小型舰队,陆基航空队中队则由于抽调到中太平洋地区作战,只留下了一些观察联络员,而原山登海军中佐正是代表了第十五航空舰队的声音。

    列席会议的汉奸头目陈群精神大振,正想出言附和,一声怒吼传来。

    “巴嘎!”

    高桥多贺二中将的参谋长长谷川正宪少将站起,挥舞双拳,对原山登咆哮道:“怕死的胆小鬼!这就是你们海军所持有的立场和态度吗?纵观这三四个月来的战局演变,你们海军不仅一直不敢调派主力战舰到海南,随时随地强调客观不利因素,称在海南部署舰队与送死无异,分明是消极避战!

    “现在敌我还未接战,你们又主动想逃跑!你们这些懦弱的海军军官,都应该作为国贼受到天诛!”

    “放肆!”

    看到一群海军官佐愤怒地站起,一场内讧就要发生,内山英太郎中将连忙喝止长谷川正宪:

    “石原君担任参谋总长的时候,已经与海军军令部达成陆海军一体的协议,在帝国的军政体系内,任何挑起陆军和海军冲突的行为,都是不被允许的!导致陆海军对立的集体和个人,轻则记过甚至取消联队旗,重则勒令剖腹!

    “况且,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第五航空战队刚刚在中太平洋地区获得对美国海军的重大胜利,从当前的情况看,再次获得大捷指日可期!我们应该为海军取得的伟大成就欢呼,而不是在这里无端地进行指责!

    “长谷川,如果你不想失去参谋长的职务,现在就向原山君道歉!”

    海军一群官佐面面相觑,到后来听到内山英太郎对海军的推崇,无不面露欣慰之色,相视一笑,全都自觉地坐了下去。

    对于高贵的海军而言,陆军马鹿的叫嚣根本不值一提,毕竟自太平洋战争爆发到现在,日本海军除了在东条英机的错误命令下进攻渤海湾受挫外,还无败绩,而且唯一的失败,也是日本陆军参谋总长的失误造成的,这更加加剧了海军官兵的优势心理。

    “嗨——”

    长谷川正宪委屈地低下头,眼里满是倔强,但嘴里却赔礼道:“原山君,请恕长谷川无礼了!”

    高桥多贺二中将赶忙为自己的参谋长打圆场:“海南岛四周临海,北方的琼州海峡更是近在咫尺,但帝国海军却总舍不得派出舰队前来协助我们陆军防御。长谷川有些怨言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还没接战。先想着逃跑,这总不是正常的反应吧?”

    这时,一名参谋走到内山英太郎身边。递给他一份电文。

    内山英太郎看完电报眉头一皱,叫过通讯参谋附耳低声交代几句,随后挥挥手。让参谋退下。

    原山登中佐丝毫也没有受到这个插曲影响,斩钉截铁地说:“司令官,我必须慎重告诫,如果我们再不抓紧时间组织撤离的话,恐怕就再也走不了了!想想远东和东北战事,正是由于战前太过乐观,导致大量侨民无法及时疏散,现在这批人全部成为安家军建设远东和大汉半岛的免费劳动力!

    “以我长时间对安家军的了解,这个时候安家军的海军肯定已经在出发前往海南岛的路上。而其空军预计在半小时内就会飞到我们头顶,再次对失去空军支持的我们展开狂轰滥炸,我们暴露在外的军营已经防御阵地。就是对方打击的重点!甚至由于制空权的缺失。我们连兵力调动都很困难!在这种极端不利的情况下,我们必须想如何善后!

    “在座诸君应该都知道。帝国海军联合舰队主力正在中太平洋地区与美国海军展开激烈交火,而在印度洋地区,我们的一支海军舰队在与进逼西印度洋的安家军海军舰队进行对决,阻止其向马达加斯加进军的企图。

    “这也就意味着,短时间内我们休想获得海军舰船的支持,封锁琼州海峡根本是不现实的,对手完全可以选择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实施登陆!在这种情况下,单单依靠陆地防守,能否抵御安家军海陆空三位一体的进攻吗?

    “如果是在今天遭到飞弹袭击前,原山会认为依照我们的兵力,不敢说让安家军无机可趁,但支撑三五个月是没问题的,毕竟登陆作战是世界性的难题,沿海那些工事和掩体,我们经营已久,而且由于实行了机动防御,无论哪个方向出现危机,我军均可实现快速集结,形成局部优势兵力,把敌人赶下大海。

    “但是,今天之后,这种性已经很小了,不知道诸君想过没有,对于这种防不胜防的飞弹,大家有什么应对方法?如果我们的部队正在集结时遭到飞弹袭击,该如何应对?没有吧!更不要说因为陆军航空兵失去所有机场和战机,任由安家军空军战机肆虐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原山登的话,琼山县城内外,凄厉的防空警报声响起,与会人员无不脸色大变,惊慌失措就想离开会议室,隐蔽防空。

    内山英太郎喝止了现场的骚乱,故作镇定地说:“慌什么慌,这里是学校,是支那人教书育人的神圣地方,一向自诩公平正义的安家军,是不会对这里动手的!”

    出席会议的日军将佐和列席会议的汉奸讪讪坐下,不过依旧显得心绪不宁。

    陈群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滴滴冷汗,与另外一个汉奸褚民谊小声商量几句,随后由陈群向内山英太郎道:

    “司令官阁下,我认为原山将军的建议很有道理,战争马上就要来临,这个时候,我们国民政府的官员留在海南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百无一用是书生,我们这些人还不如暂时撤到澳洲,团结海外几千万华人,为大日本帝国的皇道乐土大业服务!”

    “这——”

    内山英太郎中将迟疑了一下,脸色变得无比的凝重。

    这个时候,作为司令官,内山非常不愿意放陈群等人离开,因为这将直接影响到驻海南岛日军的备战工作。毕竟这些人一走,除了汪伪政权不稳外,五个师的伪军或许也会发生思想混乱,日军反而要从原本就很紧张的人马里分出部分来看住这些中国人,防止其背后捣乱,又或者干脆倒向安家军。

    可是,今天陈群毕竟是救了自己的性命,虽然是无意的,但此举却避免了海南日军在开战伊始便失去指挥官的糟糕局面,因此于情于理,内山都认为自己该还这份情。

    就在内山英太郎犹豫不决的时候。日本海军南海支队司令官木下嘉藏大佐好奇地问道:“司令官。不知道先前是谁来的电报?”

    内山英太郎也不愿意正面回应陈群的建议,正好借机转换话题,爽快地说:“是陆军航空兵第十二飞行师团长土生少将自崖县发来的电报。作为统筹海南、台湾和琉球空域的陆军航空兵指挥官。他希望实地了解安家军空军的实力,并作出具有针对性的作战计划。

    “谁也没有料到,昨天他刚到三亚港。今天一早就遇到飞弹袭击,与各地机场无法及时取得联系,所以焦虑之下向我致询问详情。我已经让参谋把最新战报给他发过去了……”

    话音未落,外面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已经响了起来,日军将佐纷纷从会议桌前起身,来到墙边,小心翼翼地凑到窗户下向外打望,只见六七百米的低空中,密密麻麻的银灰色机群如同乌云压顶一般飞了过来。

    “轰——”

    巨大的爆炸声响起。清晨已经遭到一波飞弹蹂躏的“白宫”,此刻再次沦为了轰炸机重点照顾的对象,虽然距离“白宫”尚有三四条街区。但火光清晰可见。黑色的烟柱直冲云霄。

    而在琼山中学的东南方向,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不断传来。所有人不用猜就知道,那是从日军琼山大营传来的声音。

    “这算什么?欺负我们没有航空兵,想一举打垮我们的斗志?”

    高桥多贺二脸色非常难看,回到会议桌前,向内山英太郎道:“司令官阁下,现在我的军队正在遭到支那人空军的打击,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我必须尽快赶回去部署各部防空和进行隐蔽,这个会议我就不出席了,有什么命令尽管打电话给我!

    “不过,在离开之前,我希望内山君尽量考虑得周详一点,大本营要求我们在海南岛尽量拖延安家军进攻的步伐,而不是不战而退!如果我们执行不力,甚至一溃千里,最需要承担责任的正是内山君!

    “对于冲锋在前的高桥来讲,留在海南岛一日,就会一直坚持作战,直至实践当初乘船离开日本列岛时许下的‘靖国神社见’的誓言,绝不退缩……告辞了!”

    说完,高桥多贺二和参谋长长谷川正宪一起向内山鞠躬,随后便匆匆离去。

    “匹夫之勇!”

    木下嘉藏大佐斜睨一眼高桥和长谷川的背影,不屑地说:“现代战争,制海权与制空权已经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我手里只有四艘驱逐舰、六艘鱼雷艇和十二艘炮艇,一旦安家军海军来袭,我们根本无力阻挡。

    “为了保存实力,我们南海支队只能选择暂时撤离海南岛。司令官阁下,我也请您三思而后行,尽量为帝**人留一条后路!”

    内山英太郎冷哼一声:“如果我不同意呢?难道木下君想承担胆小鬼和逃兵的罪名?”

    “死有何可怕?一时之痛罢了,我担心的是帝国的伟大事业因为我们的愚昧而葬送!”木下嘉藏倔强地昂起头:“内山司令官,海南岛上可是有着十万帝**人,如果用在其他战场,他们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明知道不能胜利的战争,坚持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最好的作战计划,就是从现在开始撤离!”

    “巴嘎!”

    内山英太郎声色俱厉:“在大本营正式命令下达之前,内山只能选择与海南岛共存亡!木下君,要走你就早点儿走,把陈君和褚君他们一块儿带走,我早就怀疑支那人中间隐藏有内奸,但是却不知道是谁透露了帝国的军事机密,这次正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陈群也不争辩,感激地向内山中将道:“多谢内山君的成全……我建议把帝国勇士的亲属,失去武器的陆军航空兵,还有受伤的帝国官兵,一起送走,为帝国保留一丝元气……”

    “哟西!”

    内山英太郎欣慰地点了点头:“这些年来,帝国向海南迁移了三千多移民,还有五千多技术工人在这里从事开矿、修路、武器和轮船修理等工作,这次一并送走吧!”

    听着琼山中学外面爆炸声不绝于耳,内山苦笑起来:“看空袭持续的时间和规模,安家军肯定想把一切威胁都清除掉,再发起登陆作战,我们就利用这个空档转移。”

    ~~~~~~~~~~~

    PS:谢谢小胡子48、奇幻乐园、金沐灿尘、南谯竹叟、死人大头的打赏!谢谢弟兄们的订阅、推荐和月票!

    要做新系统订阅和打赏任务的兄台,请不吝指教哦!

    多谢弟兄们的捧场,天子感激不尽,谢谢大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