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九三三章 试金石(二)
    第一九三三章试金石(二)

    不仅是顾长风要把发生在四平街的大战当作一块试金石,日军天皇、日军大本营和关东军,也准备把四平大战的结果作为判断其大陆战略是否延续的关键。海参崴,关东军司令部。

    在接到四平街传来的警讯后的第一时间,梅津美治郎便紧急下令,放弃经营松花江防线,哈尔滨守军悉数向东撤退到牡丹江地区,视四平战役结果再决定是否坚守牡丹江防线。

    根据情报部门侦测,安家军北路集群已经进抵呼兰、松浦等地,松花江北岸绥化、肇东等城镇已经尽数失守,对方之所以没有立即发起强渡作战,一方面是肃清铁路及公路沿线溃兵,确保运输补给线路安全,另一方面是军队配合其工作队,及时在北满各地恢复统治,及时组建军管会,维持社会稳定,减少战争对工农业的破坏。

    不过最主要的一点,却是对方在等待燃油及弹药供应。机械化程度越高,对后勤的依赖越大,完全可以想象对方装备精良的部队发起强渡后,会是何等威势。

    再者,随着占领长春的安家军一部开始由京图铁路,向吉林城进军,拉滨线、图佳线等铁路干线均受到严重威胁,一旦四平战役尘埃落定,更多的兵力投入北线作战,哈尔滨的军队想撤也找不到地方退了。

    梅津美治郎同时下令沈阳守军加速向辽南撤离,锦州日军退守辽河和沈阳,视四平战役战果,决定下一步动向。

    四平街,天sè已经完全亮开,东方的旭日冉冉升起,战斗进入白热化阶段。

    在低空直升机的指引下,安家军的重炮集群重新调整好射击诸元,对准日军的高射炮阵地猛烈开火。

    狂风暴雨般的炮弹,瞬间覆盖日军各个战略要点,随着密密麻麻的炮弹砸落地面,日军一门门高射炮连同保护它们的炮垒一起,迸发出猛烈的火光。

    废铜烂铁带着血肉残渣到处飞舞,输送炮弹的弹药车及高炮牵引车,不断地被落下的炮弹命中,在一片耀眼的火光中化为一个个零部件。

    日军炮兵算得上是悍不畏死,虽然火力点在安家军空地协同的打击下逐渐减少,但剩下的加农炮和高射炮,依然在顽强射击,不时有冲锋中的安家军坦克被命中,但是这往往成为这些反坦克炮火最后的绝唱几发炮弹射出去后迅速就被铺天盖地落下的炮弹给打得粉身碎骨。

    在这场血与火的较量中,占据全方位优势的安家军顶住了压力和困难,终于把战火燃到了日军阵地边缘。

    一辆辆坦克停到了深达三米、宽四五米的反坦克壕前,充当临时炮台,不断地喷吐着火舌,打击日军的火力点。

    坐在后方装甲战车里的工兵,高速冲出装甲车后门,拿着工兵铲和炸药包跳进反坦克壕,迅速埋设炸药,很快就炸出一条条通道来。

    很快,坦克就越过反坦克壕,靠近日军的第一道阵地。

    鬼子见无法阻止安家军的坦克前进,立即派出“敢死队”,大量鬼子兵身上绑满炸药,向坦克和装甲车悍不畏死的扑去。他们的唯一念头就是扑到坦克和装甲车表面,然后拉动身上的引信,与目标一起爆炸。

    但与日军打交道这么多年,鬼子的套路翻来覆去就这么几样,安家军官兵怎么可能没有防备?

    装甲战车的机炮和坦克的并列机枪、航向机枪疯狂扫射,鬼子一批批栽倒在地,身上的炸药包引燃猛烈爆炸,bō及了周边的同伴,各种五花八门的殉爆便在日军阵地前沿上演,几乎是瞬间,血肉便把战壕前的土地铺了一层肉糊糊,让人悚然动容。

    不过对于这些畜生,安家军官兵可没有手软,他们从坦克后面冲了出来,挡在了坦克前面,手里的自动步枪不断射击,通用机枪手已寻找到有利地形,扑地射击,更有许多阻击手躲在坦克后面或者是弹坑里,弹无虚发,专门找日军的重要目标打,跟随在人肉炸弹后发起反突击的日军还未反应过来,就若交叉火力如割麦子般被一片片扫倒。

    就在后方的顾长风和杨冠均轻吁一口气,心说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的时候,战场上形势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日军新装备部队不久的九七式105毫米和120毫米自走重加农炮以及四式75毫米炮战车粉墨登场,突然从秦家窑一带的丘陵密林中冲了出来,大约四五十辆反坦克利器,向着安家军的坦克猛烈开火。

    这些自走炮车威力不小,而紧随在炮车后面兼做防空的日军九八式甲乙丙三种型号的自走高射机关炮车,更是疯狂地地喷吐着火舌,密集的机关炮炮弹,若一条条火鞭向阵地前沿横扫而去,刚刚冲上阵地的安家军官兵被机关炮掀翻一片。

    安家军的虎i、豹ii和少量豹i坦克,以及i号突击炮、i式坦克歼击车,i式、ii式和iii式装甲战车不断中弹,阵地前沿到处都是剧烈的爆炸声,但在这样密集的弹雨中,安家军的坦克及各种装甲战斗车辆毫不示弱,顶住日军的猛烈炮火,疯狂还击。

    天空中的战斗机、强击机和轰炸机,向着日军这一bō难得一见的机械化部队发射火箭弹,并俯冲进行投弹和扫射,火红sè的弹痕犹如快刀切豆腐一般,把这些只披着一层薄薄装甲的自走炮车打成一个个火棺材。

    整个日军阵地前后方,都笼罩在烈火与硝烟中。

    这时,火车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眼见着前方战局不利,日军的装甲列车终于主动,顺着城西的环城铁路高速冲来,在小红嘴河时折而向南,长长的火车车厢,对准了西边的阵地,各种大炮小炮从火车车厢里伸出来,根本不管自己人的死活,对准前沿阵地就是一通猛轰。

    四平街的天空中,起码保证有四个轰炸机中队滞空打击日军各处的火力点,看到日军装甲列车的威胁后,其中一个b2轰炸机中队脱离战斗,急速拉升高度后,迅速向装甲列车方向飞去,抵达铁道上空,一架架b2轰炸机开始发出巨大的呼啸声,向着正在高速行驶的装甲列车俯冲而去。

    当抵达列车上空四五十米时,b2轰炸机投下航弹,一架架如秃鹰一般的战机,几乎是擦着列车的顶部冲了过去。

    日军位于铁路两旁的防空炮火齐齐开火,有两架爬升中的b2轰炸机躲避不及,在空中变成了火球。

    装甲列车体积太大,而且铁轨固定,根本无法及时做出规避动作,很快就在如鱼儿在水中产卵时落下的密集航弹攻击下,发出剧烈的爆炸声,随即一节节车厢被炸得四分五裂,进而引发弹药的殉爆,连下面的铁轨都被炸得扭曲成麻花一样。

    白家沟、双榆树、赵家屯、相家炉及中家槽子一线阵地,随着日军的反坦克火力点和机动力量被逐步消灭,战线终于被安家军攻坚部队全线突破。

    大量工兵成了战场的救火员,那里需要就赶到那里,为坦克部队前进扫清障碍。

    至上午十点,安家军进攻部队成功突破日军战线纵深达三公里,顺利把战火蔓延到了四平街西城区边缘地带。

    顾长风亲自打电话给前线指挥员,询问他们是否需要撤下来休息,三名师长异口同声地咬定根本不需要,只凭他们就可以一路平推拿下四平街,要自己的司令官倾听他们胜利的消息就行了。

    杨冠这个时候则组织抢运伤员,派出部队向前线输送弹药,参谋长高国栋不断地把战场的最新态势,向顾长风做汇报,并把顾长风的最新指示传达下去。

    为了牵制四平日军的行动,顾长风又调动三个师,从四平外围沿两翼的“簸箕”壁,向东攻击前进,其中重点是日军重兵把守的四平街城南方向的双庙子一线,截断日军的退路以及补给线路。

    攻城战非常的残酷,要知道四平街是日军重点防御的城市,由城市边缘到中心地区,构筑有大量永固工事。

    日军在这些工事及地堡中,设有许多笨重的**式和九八式水冷重机枪,其射速快、威力大、火力凶猛,是日军坚守要塞和永备工事的王牌武器。

    可惜的是,这种武器对于人海战术急剧杀伤力,但对上安家军的坦克大军,却不得不吃瘪了。这些机枪工事和地堡,刚刚暴lù目标,立即招到坦克炮的打击,再加上步兵们拿出了无坐力炮、火箭筒等利器,日军的地堡火力点根本就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就在连续不断的打击下灰飞烟灭。

    总的来说,处在南北丘陵间的四平街市区还是比较平整的,这种地形对于安家军的坦克集群来说,非常利于突破。

    正因为如此,日军针锋相对地派出了其杀手锏率属于关东军总部的两个独立战车大队共一百多辆坦克参战。

    当顾长风听到日军出动坦克后,并未lù出紧张之sè,反而笑道:“看来,日军指挥官比我们想象的要紧张得多!先前那bō自行火炮,还有这一bō坦克,如果他们放在城市战中,利用其机动xìng,以及城市建筑的掩护,绝对要比这样拿出来冲锋陷阵、明刀明枪地干要有用得多!

    “防守战的精髓在于拼消耗,哪里有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拿出来的道理?如果说此前我还有所担忧的话,那么现在倒是放得开了,只要击破他们那老掉牙的坦克,下一步就该是检验咱们日常练习的城市战成果了!”

    高国栋谨慎地道:“日军出动的坦克是以老旧的九四式骑兵坦克、九五式轻坦克和**式中坦克为主,夹杂小部分九七式中坦克,还有少量九一式和九五式重坦克,但除了少数重型坦克装备70毫米战车炮外,其余坦克的主炮最大口径才57毫米,对我们的坦克威胁不大,歼灭它们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四平街城防之坚固,比起以前我们碰到的任意一座城市都要强不少,我们还是要谨慎为上!”

    顾长风点点头:“四平街之战关系东北战局,容不得半点闪失,待前面官兵把小鬼子的坦克部队收拾后,就将我们的特种部队派出去,我就不信天上地下协同作战,会拿小日本没办法!”

    坦克大对决出现在海丰村西部的原野,这里的日军防御阵地已经被摧毁得七零八落,到处都是坍塌的战壕和工事。

    排着队形的日军坦克频频开炮,可惜的是不管是57毫米坦克炮还是37毫米坦克炮,仅对于装甲战车有杀伤力,对于豹i、豹ii坦克也仅仅只是在坦克的装甲上留下一道道白痕,更不要说装甲更厚的虎i坦克了了。

    接下来的战事,更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随着安家军的坦克群发出震耳yù聋的炮击,日军的坦克纷纷中弹,爆炸起火燃烧。

    一辆冲在前面的二十六吨重的九五式重型坦克,转动着拥有一正一副两门火炮的炮塔,还未来得及锁定目标,就被豹ii坦克射出的105毫米炮弹击中,九五式重型坦克的前装甲为35毫米的锻压合金装甲,瞬间就被撕裂,轰隆声中,九五式重坦克腾起大火,爆裂开的火球把坦克震得四分五裂,瞬间变为一团燃烧的火柜,鬼子五名坦克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震死,随即被烧成焦炭。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杀气腾腾前来应战的鬼子的坦克先后被打成篝火,日军的薄皮坦克面对安家军的坦克大军,完全不堪一击,有一些甚至是在近距离的碰撞中,被虎式和豹ii坦克碾压过去,连同里面的坦克手一起被压扁。

    这场规模比起万宝山遭遇战更大但质量却不可同日而语的坦克会战,以日军的全面失败而告终,短短的一个小时时间,一百三十多辆鬼子坦克尽数被击毁,而安家军的坦克装甲集群损失却极为轻微,最大的损失便是装甲战车,被击毁十九辆,i式坦克歼击车和i号突击炮战损十二辆,此外还有八辆豹ii、三辆虎i坦克因履带或者是发动机出现问题退出战斗,但大部分经过修理后都可重返战场,日军偷鸡不成蚀把米,白白送出这样一份大礼。

    安家军上下对于日本人一而再再而三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感到难以理解,却不知道日军第三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中将也是叫苦不迭。

    冈部直三郎曾担任三七年七七事变后中国派遣军首任参谋长,后跟随寺内寿一大将到关东军任职,日军大肆扩编后,冈部直三郎被任命为第三方面军司令官,由于没有出sè的战绩证明自己,第三方面军内部对于他这个司令官并不太尊重,下克上的事情屡屡发生。

    比如前面的自走火炮及这一bō坦克群,按照冈部直三郎的打算,都是留到城内作为战略机动部队使用,但两支部队的指挥官却在参谋人员的挑唆下,“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战斗”,结果就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冈部直三郎知道坦克部队全军覆没后,发了一会儿呆,立即下达命令,处于城市边缘地带的日军绝对不能主动出击,以逸待劳,力争给安家军一个下马威。

    ~~~~~~~~~~~~~~~~

    ps:为新书求下订阅和月票!

    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要为新书求月票而不是《铁骨》呢?因为新书在首页强推位下的那个排序位置很关键,能够提高天子作品的影响力,对《傲气凛然》和《铁骨》的人气都是极大的刺jī和促进!

    过了这一个月,就不强求了,大家喜欢投那边都行!

    因此,天子恳请大家理解,并厚颜为新书求票、求订阅!泣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