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八五二章 情况危急
    十月十二日,西孟加拉的吉德伦金镇。

    早上七点半,印度方面军南路集群攻击加尔各答门户两河防线的战役正式打响。两河指迈通河及达莫德尔河,是西孟加拉地区两条主要的河流,其中迈通河向东汇入恒河支流胡格利河,而达莫德尔河则蜿蜒向南,直接连通孟加拉湾。

    在这两条河流之间,分布着阿散索尔、拉尼甘杰、杜尔加布尔、巴德塔曼、讷伯德维普、金德讷格尔、豪拉、加登里奇等东印度的大城市和工业中心,并且加尔各答的江西城区也处于这一区域,可以说是东印度的精华之所在。

    早在三天前,部队即攻陷了西孟加拉邦界一线的贾姆达拉镇,由于接下来要进入东印度最繁华的区域,第七、第九两大集团军进行了精心的准备。在连续多日的侦查中,空军侦察机没有在这一区域发现日军集结的情况,同时卫星也数度对这一区域进行扫描,也是一无所获。

    以第七集团军和第九集团军为主力的南路集群,上报方面军司令部和总参后,终于确认在今天发起总攻,力争在未来半个月内,将这一片热土纳入掌控。

    “轰隆隆一一……”

    日军在吉德伦金镇的防御工事,遭到我军猛烈炮击,上千门大小口径的火炮,迅速把日军构筑多日的战线破坏得七零八落。

    在这其中,三百多门,gnp以上的大口径牵引式火炮和自行火炮,造威的破坏最为明显,一枚枚重磅炮弹若下暴雨一般,落在吉德伦金镇前方的鬼子及日印军阵地上,不计其数的大火球从地面腾起,一片炮弹爆炸的黑'色'烟云尚未消散,又是一排炮弹落地,腾起的火球席卷起巨大的气浪,把尚未消散的黑'色'烟云推开,紧接着又是一排炮弹带着刺耳的啸叫声重重地砸落在敌人的阵地上。

    火箭弹由于连日的消耗,储备不足,因此这次没有参战,六百多门万。~~山炮、野炮以及恐。~~步兵炮等小口径火炮,表现依然不俗,要知道小炮的'射'速,要比大炮快上许多,一分钟下来,起码有六千枚炸弹落到日军阵地上,若是再加上师属、团属炮兵部队的上千门各种口径追击炮,那么威势更不得了了尽管日军指挥官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眼前的炮击烈度,依然出乎原先的意料,在很短的时间内,日军精心构筑的碉堡、工事、掩体等防御壁垒便在连续的炮声中轰然倒塌,暗堡飞上中天,战壕被填平,铁丝网及障碍被炸开,数公里面积的雷场被炮弹炸得发生连锁反应般的大爆炸。

    炮击还在继续,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机群已经飞临战地上空,同时两个坦克师像两把尖刀,从左右两翼向日军阵地发起进攻,当坦克及装甲运兵车抵近敌人阵地时,后方的炮声戛然而止,数百辆坦克连稍微停顿一下的意思都没有,轰鸣着跨上了日军的阵地。

    鬼子及日印军士兵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强击机及轰炸机已经开始定点清除那些残余的防御工事和火力点,一枚接一枚五百公斤以上级别的航弹,以超过音速的速度从天而降,直愣愣地扑向那些钢筋混凝土筑威的碉堡和暗堡,将这些极为坚固的工事炸得底朝天,里面的士兵及武器装备,化为零件状态抛酒四方。

    此时,伴随坦克进攻的装甲运兵车的后门已经打开,步兵们呐喊着冲进鬼子及日印军士兵坚守的战壕,在坦克炮和装甲车的高平两用机枪的掩护下,向前突击前进。停顿在第一道战线前方的坦克,若是发现有鬼子及日印军士兵的火力点,立即开炮,毫不犹豫地将其摧毁,偶尔有漏网之鱼,单兵携带的火箭筒及火焰喷'射'器,也足以将这些负隅顽抗的据点清除掉。

    在超乎寻常的强大火力掩护下,步兵们跨过一道道战壕,在各个专业的攻坚打击小组的自动步枪、冲锋枪、火焰喷'射'器、狙击步枪和手榴弹的配合下,将一切视线所及的敌人一片片消灭。

    这种从天到地、从后到前的立体式攻击,让鬼子及日印军士兵极不适应,很快,一批批敢死队便倒毙在冲锋的路上,大多数鬼子及日印军士兵连'自杀'式攻击都无法达成,他们被密集的的火力网所笼罩,刚刚冲出战壕便被消灭,还有许多家伙更是凄凉,他们被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烈焰活生生烧威焦炭,惨不忍睹。

    冲锋中的安家军步兵,很快便控制了一道道战壕,在狭窄的坑道及交通壕里,自动步枪、冲锋枪和驳壳手枪发挥出巨大的作用,将试图靠近进行白刃战或者索'性'发起自爆攻击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若割麦子般扫倒在地,肮脏的鲜血把大地染得一片通红。

    工兵部队迅速炸毁日军构筑的反坦克壕,铺设出许多通往前线的道路,密密麻麻的坦克和装甲车越过阻碍,疯狂地扫'射'一切能够看到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

    进攻发起仅仅一个小时,已经有一个坦克连及两个装甲步兵连突进了吉德伦金镇,一辆辆豹四四坦克宛若压路机一般,宽大的履带碾压在马路上,发出金属撞击的“上嚓”声响,地上到处都是被碾压得血肉模糊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的肉泥,鲜血和内脏器官挤压出的体'液',四处横溢流淌,腥臭气息弥漫。镇子内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死战不退,他们依托建筑物,拼命地阻止安家军的攻势,同时,从镇子南部增援的两千多敌军,冒着头顶强击机和轰炸机的打击,发起猛烈的进攻,试图包抄突前的十五辆坦克及尾随坦克进攻的两个连步兵。

    一场激烈的碰撞随即爆发,十五辆豹四四坦克连续开火,十五挺口砒~~防空机枪及十五挺并列机枪连续喷吐出火舌,装甲步兵们手中的通用机枪、自动步枪也泼洒出一阵阵密集的弹雨,同坦克的火力交织在一起,把鬼子及日印军消灭在冲锋的路上。

    这时豹四四坦克炮用上了高爆榴弹……”q。~~口径的炮管连续开火,榴弹不断地落在纵横交错的火力网中间,炸开一团团火球,把那些试图利用地形隐蔽攻击前进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化为血雨肉渣。

    日军指挥官似乎是狗急跳墙,再次增强了反击的力度,起码有四五千名鬼子及日印军士兵,向突前的这个坦克连及两个装甲步兵连扑来。

    空中的歼击机、轰炸机及地面部队的火力,已经无法压制日军的疯狂,'潮'水般的敌人,利用建筑物的阻挡,向据守于镇子中央地带的安家军官兵发起死亡突击。在这种情况下,统率三个连作战的坦克连上尉连长,呼叫炮火增援,很快一排排密集的炮弹落入鬼子及日印军群中,将这些几乎陷入疯狂状态的家伙炸得尸骨无存。

    日军的决死反扑一浪高过一浪,但这时我军主力已经肃清镇子外围阵地,除了一个坦克团及两个装甲步兵团杀进镇子作为支援外,其余部队从外面绕过镇子,从左右两翼向后方突进,准备对日军实施包抄。

    为了避免全军覆没的命运,日军指挥官不得不下令撤退,全军退往南面十五公里的阿散索尔城。

    阿散索尔位于达莫德尔河北岸,为铁路、公路和水运交通枢纽,日军侵入前城市人口高达五十万,因为东南面有拉尼甘杰大煤田,于本世纪初发展为工矿城市,毗邻有铜、铁、铅、锌等矿区,三十年代初塔塔集团在这里建有大型钢铁厂两座,冶金和炼铝厂各一座,此外还有英国资本控制的大型机械厂、造纸厂、电缆厂、汽车制造厂、'药'厂、化工厂等,与东南方的拉尼甘杰、杜尔加布尔两座城市,共同组成了东印度地区最有名的工业基地。

    不过,日军的指挥官显然没有想过,在对手拥有坦克、装甲车的速度优势,同时天空又有战机打击和'骚'扰的情况下撤退,是何等悲惨的一件事。

    溃逃中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被紧追不舍的坦克和装甲车追上,分割包围,迅速地被歼灭,截止下午三点,进攻部队的前锋已经顺利进抵阿散索尔城下,由吉德伦金镇向南撤的鬼子和日印军士兵,在追歼中全军覆没。

    战后确认,坚守这里的是日军一个独立步兵旅团,外加两今日印军师,全员三万人,与预计的结果相符。但这样的兵力显然不足以保证防守的宽度和厚度,在安家军空地一体的打击下,失败不可避免。

    空军再次对阿散索尔的防御体系进行了侦查,日军指挥官似乎对吉德伦金镇如此快便陷落大为忌惮,再次加强了对城市外围阵地的防守,同时在城市里的大楼、工厂等地建筑物,又部署了新的街垒,似乎准备用巷战来阻止安家军的进攻。

    根据这段时间侦察机的反复确认,目前阿散索尔、拉尼甘杰、杜尔加布尔的工厂区与以前未有明显的变化。情报部门分析后认为:现在日军工程师仅仅拆卸沿海地区城市那些工厂企业的机械设备,便已经忙得脚不沾地,达莫德尔河地区的工厂企业,还未来得及动手,我军已经兵临城下。

    不过,正因为阿散索尔城的大多数工厂企业未及拆迁,在林立的钢铁丛林中,更容易部署防御阵地,对此方面军司令部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晚上七点,没有给阿散索尔的日军太多准备时间,南线集群待后方的炮兵部队赶到后,立即展开攻城作战。

    首先依然是炮击,不计其数的流星火雨,争先恐后地向着日军的阵地扑去,大地犹如发生强烈的地震一样,剧烈地颤抖,大大小小的火球腾空而起,整个阿散索尔城上空笼罩着黑'色'的烟云。

    在密集的爆炸声中,一排炮弹刚刚呼啸着落地,紧接着又是一排炮弹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向日军阵地飞去。

    高强度的炮击,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近干吨钢铁落到阿散索尔城的日军外围阵地上,一道道坚固的防线被摧毁得干疮百孔,支离破碎。

    炮火准备过后,豹四四坦克及半履带式装甲战车再次发出“轰隆隆”的震慑人心灵的巨大轰鸣,向着日军的阵地凶猛地扑去,后面紧跟着装甲运兵车,再后面则是呈散兵线发起突击的步兵。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在高速的冲刺中,所有的车辆全部打开车灯,防空兵的探照灯也开到最亮,明晃晃的直'射'灯光,把鬼子及日印军士兵照'射'得头晕眼花,胆战心惊。

    豹四四坦克和装甲战车轰鸣着继续前进……”齿np坦克炮喷'射'着,不断地把因恐惧而忙碌'乱''射'的敌人火力点送上天空,冲锋中的步兵们由于背对着光进攻没有受到影响,他们伴随着坦克和装甲车快速前进。

    适应黑暗的鬼子及日印军士兵,苦不堪言,目不能视物,只能胡'乱''射'击,但这种行为显然为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几乎每一座喷吐火舌的工事都遭到毁灭'性'打击,哪里有火光闪现,哪里就遭到铺天盖地的炮弹打击,那些工事一个个炸飞到天空,又或者被坍塌的泥土掩埋到地下。

    终于,装甲运兵车冲到了敌人的战壕前,如同出笼猛虎的官兵,首先向敌人的壕沟里投掷密密麻麻的手榴弹,几秒钟过去,日军阵地上炸开无数黑'色'的烟云。火焰喷'射'兵们拿着喷嘴,喷'射'出一条条火龙,把鬼子及日印军坚守的阵地烧成了火海。

    “杀!”

    震天的喊杀声中,安家军步兵们奋不顾身地跳进战壕,同鬼子及日印军士兵展开激烈的近战,那些手持三八式步枪或者李恩菲尔德步枪的敌人,就好像捕猎时猎人'射'杀猎物一般,未及做出反应,一个个就被自动武器喷'射'出的密密麻麻的子弹'射'杀在战壕里。

    安家军印度方面军第七和第九集团军官兵,根本就不给日军发挥他们白刃战的优势,自动步枪、冲锋枪和盒子炮连续'射'击下,敌人一排排倒下,就像是排队接受枪毙一样,死得极其痛快。

    最先被击溃的是只配发了单兵武器或者手榴弹的土著暴民,这些因为家人被扣留而不得不硬着头皮顶在前线的土著,说到底还是未经受过正规训练的平民,眼见着此前从未见过的凌厉攻势,那种试图通过自己努力保全家人的想法一下子崩溃,他们大声哭叫着,转身就跑,根本就不顾身后督战队黑洞洞的枪口。

    土著暴民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尽管遭遇前年的大瘟疫后,阿散索尔城的常住人口已经急速下降到十万,但这段时间日军又从达莫德尔河南岸的村庄抓来大量村民,因此现在城市里有近二十万的土著,其中被派到一线来抵抗的有近七八万青壮。

    在第一轮炮击中,不善躲避的土著暴民便被消灭近半,现在面临新的打击,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一窝蜂地向后方城池逃去。

    尽管有数干武装暴民被日军督战队'射'杀,但剩下的土著依然顽强地突破了日军的防线,向城内溃逃。

    尾随在武装土著身后的安家军步兵,士气大振,趁势掩杀,被暴民冲得七零八落的鬼子及日印军无法招架,终于向城内撤退。

    留下殿后的鬼子及日印军被迅速消灭,少数狡猾的家伙装死,他们躺在战壕里,等安家军步兵和坦克冲过去的时候,跳起来突然发起攻击,给冲锋中的我军官兵造威了一定的损失,有两辆坦克被炸毁履带,还有一辆坦克后部起火,但在灭火器喷吐泡沫下迅速熄灭。此外,还有鬼子及日印军躲在暗处打冷枪,造成我军数十名官兵伤亡,但这些人通常都未来得及开第二枪,就被排山倒海攻击前进的其他安家军官兵打成血葫芦。

    午夜时分,战斗延伸到了阿散索尔城内。

    鬼子及日印军利用熟悉地形,躲藏在建筑物里向外'射'击,而那些土著暴民,再次被组织起来,充当敢死队,利用夜'色'发起'自杀'式攻击。这一回没有分男女老少,这些土著接受的唯一任务就是抱着集束手榴弹或者炸'药'包,去与攻进街道中的安家军官兵同归于尽,违抗命令的下场就是当场枪毙。

    战斗极为残酷,日军把原本用于防空的高'射'炮隐蔽进建设物里,放平后充当反坦克利器,由于'射'击角度问题,往往日军可以开火,而我们的远程炮火却很难摧毁日军的反坦克掩体,只能通过加农炮平'射'摧毁目标。

    与此同时,日军还在阿散索尔城内的建筑物里布置了大量野炮和加农炮,利用这些炮火的平'射',来对付安家军参与巷战的坦克和装甲战车集群。

    长期与安家军作战,日军充分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没有把这些具备很强反坦克能力的火炮部署在城市外围,以预防安家军优势的炮群及空军的打击,现在这些武器,运用于巷战中,日军期待能有一个较好的发挥。

    此时,不管是第七集团军司令廖民林还是第九集团军司令周鼎城,均未料到日军的阴谋诡计,两个坦克师各派出一个坦克团和一个装甲步兵团参与巷战,当成群结队的坦克和装甲车穿行于阿散索尔城的街道中时,日军部署在各个建筑中的高'射'炮、野炮和加农炮,突然一起喷吐出火球。

    除了万np野炮需要讲究角度才能击穿豹四四坦克的装甲外,其余的,g~~~~、,刃。~~加农炮及万。~~、毖~~~~、,力。~~高'射'炮,均对豹四四坦克有巨大的杀伤力,而薄皮的装甲车,更是一打一个准。

    即便是集团军直属独立重型坦克团装备的虎四坦克的装甲,对于防御口径超过,g。~~的加农炮也显得力不从心,因此仅仅第一轮炮击,便有十六辆坦克被命中燃烧,尾随的装甲战车更是有二十二辆被立即打成了火球。

    “轰一一……”

    若流星火雨般的炮弹,从高处或者是某个掩体中,直直地'射'来,不断有坦克和装甲车被击中,剧烈的爆炸声接距响起,让尾随坦克及装甲车进攻的安家军步兵一时间肝胆俱裂。

    在这其中,一辆豹四四坦克被两枚毖~~~~的高'射'炮击穿炮塔,直接命中弹'药'库,随即坦克内部发生剧烈殉爆,五名乘员全部牺牲。另有一辆坦克被,为。~~口径的加农炮命中,坦克蓖接被炸翻倒在路边,在坦克乘员成功全部撤离后发生剧烈爆炸。

    许多鬼子躲藏在暗处,当坦克的自备灭火装置无法扑灭大火,坦克兵们不得不从炮塔上跳出来时,遭遇这些鬼子精准的'射'击,许多坦克兵部英勇地牺牲在坦克上。

    不过,战斗进行到这个这个地步,已经是有进无退的局面,敌人的'射'击也暴'露'出了位置,豹四四坦克的,齿np加农炮,不断地喷涂出火球,将那些刚刚'射'出炮弹的日军高'射'炮和加农炮摧毁。

    同时,'操'纵7纸~~无坐力炮的官兵,随时根据观察兵提供的讯息,向那些'射'击角度极为刁钻的掩体发起炮击,直'射'距离蹦米、破甲厚度可达3丽~~的火箭破甲增程弹,将日军的一个个火力点打成哑巴。

    天空中,铺天盖地的轰击机,根据地面部队的引导,把一栋栋大楼夷为平地,强击机从低空掠过,冒着鬼子及日印军密集的防空火力阻拦,顽强地向敌人的反坦克炮兵阵地发'射'火箭弹。漫天飞蝗一般的火龙,从备个建筑物的窗**了进去,日军隐藏高'射'炮、加农炮的建筑物,迅速冒出巨大的火光,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锋利的弹片把敌人的炮兵瞬间撕裂成碎片!

    让人觉得不解的是,由始至终,日军陆海军航空队均未'露'面,任凭安家军空军向日军泼洒出成吨成吨的钢铁!

    看到前方战况激烈,配属到集团军的高'射'炮旅、坦克驱逐旅、喷火坦克团也先后投入战斗,装备四号突击炮和四式坦克歼击车的坦克驱逐旅,跟随投入攻城的第二波坦克前进,两种型号的万np加农炮对准日军的火力点就是猛烈炮击,炮弹所到之处,炸起残肢断臂无数。

    高'射'炮旅装备的是岛~~~~自走高'射'炮,上百门高'射'炮被布置在坦克驱逐旅后方,一条条暗红'色'的弹痕,不时呼啸着'射'向某栋喷吐火舌的建筑,随着窗口出冲出巨大的火龙,爆炸声接距响起,立即浓烟滚滚,火光冲天。高'射'炮的高'射'速和准确的命中率,大量杀伤着鬼子及缅印军的有生力量。

    各种口径的追击炮和恐……步兵炮被推到前沿,炮兵们冒着枪林弹雨,直接瞄准敌人的火力点和防御工事,进行准确的'射'击!

    许多呐喊着发起冲锋的土著武装暴民,还未冲到坦克和装甲车旁边,喷火坦克一串火龙喷出,目标全部中标,一个个火人张牙舞爪的惨叫着,把大地照得一片通红。

    进攻之中的安家军官兵,倒下一批又一批,源源不绝的官兵,在夜'色'中踩着袍泽的尸体,继续发起冲锋,许多只有一两百米的街道,满地都是伤亡的安家军官兵,作为孟加拉门户的阿散索尔城的大地,被烈士的鲜血染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场战役的残酷,已经达到历史上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巷战的残酷,从进入东印度以来,这座重要的工业城市的攻防战所流的鲜血,比此前所有的战斗加起来还要多。

    战斗从夜晚打到白天,两个集团军所拥有的上千门大炮,已经发'射'了五十多万发炮弹,几乎把囤积于前线的弹'药'消耗一空。炮管打得发烫,炮兵阵地上热气腾腾就像置身蒸笼,炮兵官兵们脱下上衣,袒胸'露''乳'地装填炮弹,随着发'射'绳的拉动,一轮又一轮的炮弹排山倒海一般飞了出去,将所哼哼威胁的目标击毁。

    当十三日下午五点两个前锋团分别'插'入阿散索尔城的工厂区和市中心时,战斗进入白热化。

    此时,两个集团军已经向城里先后投入了六个坦克团、六个装甲团和八个步兵团,为了彻底击穿日军的防线,两个集团军所属的独立重坦克团也投入了战斗,官兵们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坦克炮、重炮、步兵炮和追击炮编制威密集的火力网,无数的战斗小组,不断地从工厂区和市中心,向两翼扩散,以坦克、装甲车为火力支撑点,向一栋栋建筑发起攻击。

    晚上八点,第九集团军在工厂区的一个地下掩体里,俘获四名日军高级参谋,通过审讯后,紧急情报汇报到集团军司令部。

    直到这个时候,廖民林和周鼎城才知道,阿散索尔城竟然藏匿有日军第三十一、三十三两个两万五千人建制的主力师团、四个万人建制的独立步兵旅团、两个五千人建制的独立警备队以及两个独立野战重炮兵联队,日印军也有六个师,总兵力高达二十万。

    日军的意图是首先采用骄兵之计,麻痹安家军的指挥员,然后利用巷战摧毁我进攻部队的所有坦克和装甲车,再凭借着兵力的优势,将安家军拖延在坚城之下。

    现在,日军第十五师团及三个独立步兵旅团,正带着五个日印师,由藏身的焦达讷格布尔高原东北麓地区的波卡罗钢城,昼伏夜出,扑向吉德伦金镇以北的贾姆达拉,然后趁势收复吉德伦金镇,抄第七、第九集团军的退路。

    与此同时,杜尔加布尔的日军第二十九师团及四个独立步兵旅团,正沿着铁路悄悄向西北方向推进,最迟于明日天亮时分投入战斗,以图达到攻击的突然'性'。情况十分危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