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六六三章 权力之巅
    第一六六三章权力之巅

    德国,柏林,总理府。

    柏林时间上午九点,英国驻柏林大使向德国'政府'发表最后通牒:在上午十一点之前,如果德国不立即撤出进攻波兰的军队,则从该时起,两国即处于战争状态。

    稍后,法国大使也向德国'政府'递交了与英国大致内容相似的最后通牒,希特勒试图用外交手腕,使英、法置身战争之外的企图宣告彻底失败。

    正在会议室开会研讨前线战局的纳粹党领袖们,获悉英国的最后通牒,面面相觑,惊恐不安,希特勒心中也充满了失败的情绪,坐在主持位上一动不动,瞪起两只眼睛望着天花板。

    戈林沮丧地说:“如果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败,那就只有靠上帝发慈悲了!”

    戈培尔垂头丧气地独自站在一个角落里发呆,会议室里大多数人都是忧心忡忡的样子。

    这时,早就和自己的参谋长对政局进行推演的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站了起来:

    “很抱歉,大家在怕什么呢?从决定进攻德国那一刻开始,我们就没有了退路!大家都知道,我们党就是通过不断的冒险,不断地成功,以此获得民众的支持的,若是我们选择了屈服,我相信我们在座各位,很快就会被民众抛弃,我们再想享受今日之荣光,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海因里希.希莱姆冷哼一声:“现在德国牢牢地控制在我们手里,只要我们舆论宣传得当,便可以把民众的仇恨转移到英、法身上,我们党的执政地位,绝无可能受到影响。现在就与英法开战,我们准备好接受失败的命运了吗?”

    海德里希冷冷一笑:“一直以来,因为我们不断引导德国获得胜利,才赢得军方的支持,我敢保证,现在宣布撤军,下一刻军方就会阴谋推翻我们,以获得英法的同情,从而给德国赢得真正的和平。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军队牢牢地拴上我们的战车,通过不断的胜利,驾驭国防军这匹烈马,达成我们的目标。”

    听到海德里希的话,希特勒的情绪稍微恢复一些,他用鼓励的口吻问道:“亲爱的莱因哈德,你能告诉我,我们有把握独自应对英、法、波三国的攻击吗?”

    “当然!”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自信地说:“我们德意志的军队,一直是按照最新军事技术和思想进行武装,根据现在的战略态势,我们完全有能力在半个月内解决波兰,然后全力经营与英、法的战事。英国陆军目前滞留于亚洲,他们国内的军队需要重新编成,能够投入欧洲战场的军队对我们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们只要击败法国,就是欧洲的新霸主,元首必将名留青史。”

    希特勒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踱步,慢慢地恢复了自信,他回到主持位,双手紧握着拳头,慷慨激昂地说:

    “莱因哈德说得很对,我们不怕与英国、法国作战!波兰人是一群可怜的、一事无成的、好吹牛的家伙,其实英国人和我们一样知道此事,英国人懂得强者法则,说到对付较低等的种族,他们完全可以当我们的老师。捷克人和波兰人,这些无赖,一点儿不比苏丹人和印度人好到哪里去,承认他们是主权国家,真是闻所未闻这仅仅是因为这回关系到的是德国而不是英国的利益。我的整个英国政策的出发点都是双方承认既成现实,现在他们却要将我钉上耻辱柱,真是卑鄙透顶!

    “我阿道夫,绝对不会屈服于英、法的压力,他们要战斗,我们就陪他们战斗!伟大的日耳曼民族,绝不屈服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威胁!”

    “可是”

    帝国不管部部长、纳粹党法律事务全国领袖兼德意志法学院院长汉斯.弗兰克着急地道:“阿道夫,一旦我们拒绝英国和法国,意味着就此没有了回头路,难道虚伪的荣誉,真的值得我们拿生命和前途去冒险吗?”

    希特勒瞪大眼睛,看着汉斯.弗兰克:“弗兰克,你在说什么蠢话?日耳曼民族的崛起,正是我们党的宗旨,你竟然想背叛它!你还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吗?我告诉你,原本占领波兰后,我想任命你担任总督,现在你没戏了,还是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更符合我的口味。”

    汉斯.弗兰克愤怒地看了莱因哈德.海德里希一眼,昂起了头!

    这时,里宾特洛甫跌跌撞撞地冲进会议室:“时间已经过了,法国大使库隆德刚才在外交部向我递交国书,从今天下午五点钟起,法国被迫履行对波兰的义务,正式对德国宣战。英国首相张伯伦于十一点在议会下院宣布,英国现在已经与德意志处于战争状态我们再次糟糕地陷入了上次欧战两面受敌的状态!”

    希特勒故作镇定地挥了挥手:“怕什么怕?这本来就是预料中的事情,肮脏的波兰人,根本无法阻挡德意志军队前进的步伐,我们的军队,已经摧毁了波兰所有的飞机,波兰西部的工业区,也即将被我们占领,德意志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征服波兰,然后全力准备与法国的战斗!凡尔赛条约加诸于德意志的耻辱,即将彻底洗刷!”

    里宾特洛甫微微一怔,随即不再说话,到会议室的角落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现在我们商讨如何应对英法的威胁!谁来说说?”希特勒四下看了一眼,发现除了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跃跃欲试外,其余人都低下头,缄口不语,大为失望,对于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更是多出几分喜爱,于是直接问道:“莱因哈德,你认为我们该如何做?”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站起来:“短时间内,法国绝无进攻德意志的能力,我们有着齐格飞防线的优势,哪怕法**队动用一百万进攻,我们也有把握守住边境线,只要坚持一个月,波兰必将被我们拿下。

    “不过,占领波兰,只是我们征服欧洲的第一步,由于上次欧战的教训,我们必须避免两线作战,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要先干掉对我们宣战的法国,然后才能顾及其他。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不能刺激俄国人,因此我建议在波兰与苏联交界地区修筑防线,摆出一副防御的架势,这样既可以安抚俄国人,又可以向英国与法国表示我们在西线战斗到底的决心。

    “上次大战主战场在法国境内,法国比我们的损失更为惨重,我想他们一定不希望同样的事在法国的国土上重演,他们也绝对不想面对一个要在西线血战到底的德国,这样就为我们在外交层面解决问题奠定了基础,如果外交手段失败的话,再用武力解决也不迟,这样我们就可以将挑起战争的责任推给他们。”

    希特勒连连点头:“亲爱的莱因哈德.,你说的很有道理,而且在东线修筑防线,还可以警告俄国人我们对他们早有防备,让他们不要试图在我们的背后搞什么小动作。”

    “尊敬的元首,您说的一点儿也没错,实在是太睿智了。”莱因哈德.海德里希奉承道。

    希特勒这时已经开动起了脑筋:“这么说来,在与苏联接壤地区修建防线的事就定下来了,我看这道防线就叫做东方壁垒好了,莱因哈德.,若是由你来担任波兰总督,想必会做得很出'色',正如你在波希米亚和摩拉维亚保护者任上所做的那样。”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恭敬地说道:“如您所愿,我的元首。我现在有个疑问,如果我们征服了法国后,接下去怎么办?”

    希特勒两眼放光:“一旦法国战败,英国人肯定会和我们和谈的。”

    “如果他们不与我们和谈呢?”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谦虚地问道。

    “欧洲大势已定,他们为什么不和谈?”希特勒不解地问道。

    “他们为什么不和谈?我想当初拿破仑也一定拥有与元首一样的困'惑'”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突然将问题转到了拿破仑的身上:“想当年,拿破仑几乎已经控制了整个欧洲大陆,但是英国仍然顽抗到底,他们拿出了他们所有的精力,去组织反法联盟,这是为什么?”

    听到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的问题,希特勒沉默下来。会议室,所有人侧耳倾听,均为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的见识所震惊。

    “我尊敬的元首,现在这个世界的规则是由大英帝国制订的,我们既然要打破规则,那就要面临来自大英帝国的制裁,而且在大英帝国的背后,还有一个流氓国家在紧盯着我们,这个国家很有可能会在我们与英国人的战争中暗中支持英国,甚至是公开站到英国人的一方向我们宣战。”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谨慎地说道。

    希特勒不由恍然:“莱因哈德,你说的是美国?”

    “没错!”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肯定地说道:“就是美国,别忘了上次欧战的时候,就是这个流氓国家的突然参战,才让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协约国一方,这一次一旦我们与英国陷入苦战,那么他们一定还会故技重施的。”

    听到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的话,希特勒脸上皱起了眉头:“你是我认命的纳粹党五号领袖,你说说看,我们该怎么办?”

    “我认为在没有攻取英国之前,绝对不要对苏联伸手,我们要与苏联保持友好,获得苏联的资源,一边轰炸英国的军事设施,向南拿下土耳其和波斯,占领英国的石油补给地,利用欧亚铁路,获得我们需要的石油物资,然后再考虑登陆英国本土。当完成这一切后,美国就得考虑参战的成本了!”

    希特勒一脸赞赏,示威地向周围一干纳粹党领袖环视一圈,亲切地说道:“莱因哈德,只有你才了解我的心,晚上陪我一起登上‘元首专列’,前往波兰战场,我需要你的智慧,完场这具有历史意义的胜利!”

    “如您所愿,我的元首!”

    莱因哈德.海德里希恭敬地说道,这一刻,他心里乐开了花,知道自己距离权力之巅,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