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六二九章 核子进展
    第一六二九章核子进展

    西伯利亚日军战略发生重大调整属于高度机密,此时安毅还不知道日军主力已经开始秘密由海运南下,部署到兰印群岛,他依旧在按部就班地进行自己的行程。

    安心城。

    午宴结束后,下午安毅参观了因地制宜开办的集合木材加工、造纸、陶瓷、建材、制茶、食品等工厂的工业区,辐'射'滇南和南华的大型贸易批发中心,还在城郊的一个村子亲自下田割了几小时水稻,出了一身汗。

    当时武警部队正在帮助村民抢收稻子,抓紧时间颗粒归仓、平整田地。要不了多久,这些田地便将种植小麦或者油菜,也有种植大蒜或者是厚皮菜的,以便充分利用土地资源。安毅参观完工业区,在回程的路上看到军民一起动手秋收的壮观景象,连忙叫停车,随后就挽起裤脚,从入村帮扶的武警中队保管员那里要了一把镰刀,下田一起参加劳动,沈凤道和一干警卫见状,也都一起加入劳动。

    官兵们见到是最高领袖安毅,倍感亲切,许多人都情不自禁凑到了安毅身边,一起挥舞镰刀收割稻子。安毅弯着腰,一边挥镰,一边询问近期武警部队的训练和工作开展情况。

    丁志诚在公安和武警部队中开展的整顿工作作风、密切军民联系的活动,取得很大成效。

    这支帮扶的武警支队来自红河平原地区的和平市富寿县。由于海拔和纬度关系,平原地区的秋稻,早在八月初就收割完毕,然后官兵们留下一半部队,负责日常的治安巡逻、救火救灾和打击犯罪等工作,其余人员整装出发,一路向西北地区的山地进发,走到哪儿就帮忙抢收到哪儿。路上有其他部队帮忙收割的,就不参合,绕过村子继续前行,这样一路向西,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

    此前在连续的道路施工、垦荒和城镇建设中,一起'摸'爬滚打的经历,让公安和武警部队内部的团结'性'和官兵之间的情感加深不少。

    无论何时,军官们始终出现在第一线,南华国家民主党的党员们和入党积极份子,总是承担着最艰苦的工程。在此前的军事训练及执行任务当中,此前在法国安南军队中服过役和家中较为富裕有知识的士兵提升得较快,但通过系列艰苦的工程,贫民出身的士兵的平均地位,得到了极大提升。

    拜安家军内部严格的文化教育所赐,又加上工程实施过程当中理论联系实践,那些贫民出身的士兵整体素质获得极大提高。

    野外施工的困难'性'和危险'性'总是很大,数月下来,总共有一百四十八名公安和武警官兵以身殉职,两千二百四十六名官兵受重伤。在各县工程纷纷建设完成的庆功会上,均对各部牺牲的官兵举行了盛大的告别仪式。

    各个部队在驻地集合,方阵如同刀劈斧剁一样整齐,士兵们在军官命令下,集体脱帽,向牺牲的战友默哀。在殉职官兵所在的部队,覆盖着军旗的棺木在仪仗兵的守护下,举行了安葬仪式。

    但是,这种生离死别的痛苦,在处于社会底层人们以往的生活中,实在是太常见了。死人绝非是什么稀奇事,无论是来自城市或者来自农村,天灾**从不间断,人的生死就如同野草。

    牺牲的战友们生前大多数都出身贫寒,他们如果是在自家死亡,对于这世间不过是微不足道,只有在安家军当中,死亡才有了意义,才能够让数以万计的战友为他们个人的死亡表示哀悼。

    对于绝大多数士兵来说,他们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死亡也是能够真正有意义的,原来自己也是能够被当作英雄来对待的,相当多的士兵们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沉痛和骄傲。在南华共和国成立之前,自己以前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啊?

    在参加秋收会战之前,各中队、大队、支队和总队的先进人物评定已经结束,评定的标准相当的简单,只有身处第一线的人员才能够评为先进个人,所有军官一律不参与评定。不仅如此,凡是工作不力、效率不高的公安派出所和武警中队、大队、支队,其军官还要接受内部批评教育。

    当官的不评为先进,倒是基层人员才能够评为先进,这种模式对官兵们的冲击是巨大的,而军官与士兵的生活待遇完全一致,一个锅里舀饭,一个帐篷里居住,大家干活前要对工程建设互相讨论,献计献策。

    每周的民主生活会是大家最喜欢的活动,而且各种娱乐游戏更深得士兵们的喜爱。包括公安和武警部队的各级主官和政委在内的军官,只要有机会,都一起参加活动。就是赢了军官,大家也是善意地大笑,绝对不会私下给你穿小鞋。当然,不服从指挥的士兵会受到惩罚,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军官们第一个扛着沙包跳进泥水里,士兵们不跟着跳,怎么都不对头。从这点上看,安家军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军队。

    因为工资透明化,官兵们对军官的收入同样清清楚楚。出身下层的士兵们感觉很公平,出身旧安南军的士兵则感到,进入安家军,权力很大,但是发不了财。这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当了官不仅发不了财,更重要的是,比当兵还要辛苦得多。那么当了安家军的官,又有什么意义呢?

    抱着各种怀疑或者欢欣,在表彰大会结束后,各个部队举行了庆功宴。所有的宴席,餐桌上都有酒有肉。一些出身非常有钱的士兵,感觉这比自家大排筵席还要豪壮百倍,对安家军的不解或者不满,此时又变成了一种深切的羡慕。如果能够克扣军饷或者军用物资,这得是多大一笔收入啊?

    庆功宴上,大家纷纷讨论着从家信中收到的新消息。工程紧的时候,经常在各个工地跑,送信也不够及时。工程结束了,很多信都一次'性'送到。谁家分到了多少地,谁家在大农场工作的家人又有多少进了工厂,在工厂收入如何。当然,也有些信带来了不吉利的消息,谁家有亲人过世。这些消息,让战友们一起来安慰这些士兵。酒酣耳热之中,失去亲人的悲痛也变得不那么难过。

    庆功活动结束后的第三天,公安和武警部队发布了一大批晋升命令,通过众人的表现,军队内部进行了民主讨论之后,出身新兵的军官们走马上任,随后就是此次的深入农村帮忙秋收的大会战。

    安毅听完官兵们的讲述,非常高兴,对于丁志诚在公安和武警部队中推行的整风运送所取得的成绩很满意,晚上吃饭的时候不由多喝了几杯。

    当天夜里,安毅陪着孕中的欧楚儿度过一夜温馨的时光,第二天一早,前往莱州。

    莱州位于安心城以东一百五十余公里处,山势连绵,谷地众多,是安毅集团核物理研究中心和物理实验基地所在。

    经过大半年的紧张施工,老街至莱州铁路全线贯通,五座热电厂全部运转。由于资金和资源方面的倾斜,核物理研究所和特斯拉的常导投'射'轨研究均取得重大进展,安毅这次来,除了倾听核物理专家的汇报,便是要观看特斯拉所做的常导投'射'轨实验,为此丁墨兰也特意赶到莱州,参与实验。

    核物理研究所建在莱州北部的孟本,巨大的山谷中,四十余栋房屋连成一体,蔚为壮观。由于放'射''性'物质对人体损害很大,安毅没有进入实验室,而是在电子演示中心倾听了费米、弗里茨、迈特纳、西拉德、玻尔、普朗克和玻恩等犹太专家的汇报。

    研究院院长费米具有犹太血统,生于罗马,曾是意大利物理学界的核心人物。离开了纳粹法西斯的压迫,加上研究有充足的资金保证,今年三十七岁的费米,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由于确定了优先发展核电的路线,所以我们第一步工作的重心,便是研究核反应炉。反应炉是核电站的关键设计,链式裂变反应就在其中进行。在实验室里,核反应炉目前已经研究到了第二代。

    “一代反应炉是最早的测试用反应炉,于今年三月完成并达到临界。二代反应炉便是我们现在正在研究的可真正可以投入实用的反应炉,一旦研究完成,完全可以取代原本用来驱动分离铀的气体离心机的火力发电厂,为基地提供充足的电力,我们还计划研究一座二点一代反应炉,作为钸生产之用。

    “我们设想的三代则是小型化、安全化、能够提供军事载具乃至于商业服务的核反应炉,预计未来两年内就可以完成。附带一提的是,二代是污染比较低的压水式反应炉,三代则有可能是我们设想的球床反应炉,至于三点五代的快滋生炉,则只存在于规划中。”

    南华的核子反应炉研发速度如此快的根本原因,在于研究中不需要浓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武器级铀,只需要百分之三至五的低浓缩铀就可以了,因此原料生产的难度非常之低,需要的能源与气体离心机也相对少的多,进度自然也就快了。

    同时,因为先发展核反应堆,再用反应炉供电来加快铀提炼浓缩速度,以及生产钸元素,这样的循序渐进而不是跳过反应炉先开发原子弹,使得研究可以省去最大的一块消耗,也就是纯化提炼铀的能源消耗。

    听完汇报,安毅非常满意,随后他便把自己对核泄'露'和对环境污染的担心,讲给在座的科学家们听。

    后世核电站的选址要求非常高,非常的慎重。一般来讲,核电站必须建在经济发达地区的相对偏远地区,五十公里内不能有大中型城市。要求厂址深部必须没有断裂带通过,而且要求核电站数千米范围内没有活动断裂,厂址一千米海域、五十千米内陆,历史上没有发生过六级以上地震,厂址区六百年来也没有发生六级地震的构造背景。

    另外,核电站在运行过程中要产生巨大热量,所以核电站的选址必须靠近水源,最好是靠海,靠海还可以解决大件设备运输问题。

    从这些要求来看,在作为水源地的越西北山区建设核子基地是不明智的,因为这里的河水将流向下游,影响红河平原和湄公河平原地区,一旦发生泄漏事故,后果不堪设想。此前没有中亚的地盘,在这山谷深处建设还算是无可厚非,但现在有了那么好的条件,尤其是哈萨克斯坦还是全球仅次于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铀矿产区,在咸海边的沙漠地带建设核子基地,是最为理想的所在。

    安毅的话引起了科学家们的重视,要知道研究核能,原本是造福人类,若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大面积的核污染并带来可怕的人道主义灾难,谁也不愿意看到。因此经过协商,最后确定莱州的核物理研究所仅供实验室研究使用,真正的核子基地,将建设在咸海沿岸卡拉库姆沙漠地区,由咸海挖掘一条运河深入核子基地,提供水源。

    科学家们的核子能利用计划是首先用小型电厂,驱动两百部气体离心机,串连起来,提炼浓度百分之四左右的铀燃料,加入第二代实用反应炉中,产生巨大电能,然后驱动更多的离心机来提炼武器级铀与钸。

    这样一步一步地发展下来,初期能耗只有历史上美国曼哈坦计划的万分之一,后期能耗虽然有所增加,但消耗的就是反应炉内的浓缩铀而非石油或者煤炭资源了。

    历史上的美国因为担心德国率先造出原子弹来,首先发展使用浓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武器级铀的原子弹,因此需要建造数万台离心机或扩散机运转数年,随后又使用劳伦斯电磁法以及能耗达到气体离心法六十倍的气体扩散法来分离铀,因此美国的曼哈坦计划使用了全美十分之一的电力,花费十分惊人,其计划主要支出,实际上都是用在能源消耗上。

    美国的曼哈顿计划,花费了二十亿美元,但如果换做循序渐进地发展,最后的花费可能不到一亿美元,这是南华的财政可以接受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