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五八二章 成人之美
    第一五八二章成人之美

    下午三点,安家军军委委员兼方面军司令张承柱来到南华'政府'秘书长蒋云山的办公室。

    “玉成兄,未曾预约便贸然来访,还请海涵啊!”张承柱一身上将戎装,进门后大步走到蒋云山的办公桌前,笑着招呼。

    蒋云山抬起头看到是张承柱,大吃一惊,连忙起身:

    “张将军,你不是在叙府编整新军吗?怎么到新京来了!来来来,快请坐,你身体还没好,注意休息啊!”

    蒋云山请张承柱在临窗的沙发上坐下,又叫秘书沏上茶,随后坐到张承柱对面:“不知道张将军此来,有何要务啊?”

    张承柱一脸郑重:“不知道玉成先生如何看待我那四弟?”

    “四弟?”

    蒋云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随即才恍然:“哦,将军说得是安'主席'吧!五年前,玉成得蒙曲、祁两位老兄引荐,安'主席'亲自到翠屏山南麓的亲戚家中拜访,我们彻夜交谈,引为知己,随后我便出任西南政法大学校长,再后来又担任叙府绥靖公署总参议、秘书长等职务,被安'主席'委以重任,可以说,安'主席'对玉成有知遇之恩啊!”

    张承柱点了点头:“玉成先生所言,乃是主公与职下的关系,请问玉成先生如何看待我四弟的相貌和人品呢?”

    蒋云山满腹疑'惑',不过还是据实而言:

    “安'主席'丰神俊秀,龙凤之姿,尤其难得的是他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实乃年轻一辈的楷模。从安'主席'从无到有创下这南华的基业,进而光复蒙古,进军中亚,便可知他的不凡,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安'主席'开疆拓土,实乃中华民族的大功臣,可与前辈先贤比肩。”

    看到张承柱微笑的脸,蒋云山心中的疑'惑'加深,心说张承柱定是抱有某种目的而来,他询问这番话的用意是什么呢?嘴上却丝毫不慢,继续道:“从私人角度将,安'主席'待人诚恳,虚幻若谷,不摆架子,和他在一起如沐春风,确实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张承柱连连点头:“玉成先生,既然你如此看重我四弟,那我四弟成为你的东床快婿,可好?”

    蒋云山大吃一惊,随即摇头:“我倒是愿意,可是我四个女儿,大女儿今年三十岁,嫁与刘文辉麾下一小吏为妻,二女儿二十八岁,是红河省太原市市长钟伯歧的妻子,三女儿二十五岁,是政务院副总理董馥川二儿子董玉艮的妻子。小女儿凤英还小,今年才十六岁,在新京读中学,都不合适吧?”

    “合适,太合适了!”

    张承柱连不迭地道:“蒋凤英小姐很合适,二八年华,放到古代,都是孩子的母亲了”

    “够了!”

    蒋云山勃然变'色',站起来怒喝道:“张将军,若是你是特意来羞辱我的,可以回了,我蒋玉成钻研国学、法学、哲学多年,两袖清风一身傲骨,绝不会为了个人和家族的前途卖自己的女儿!”

    张承柱笑呵呵地不为所动,待蒋云山骂完了,才把蒋云山按到座位上,笑着说:“玉成兄何必生气?并非是我来'乱'点鸳鸯谱,而是佳偶天成,非人力所能逆转。”

    蒋云山气呼呼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不吭一声。

    张承柱笑'吟''吟'地替蒋云山倒满茶水,放下茶壶后,郑重地说道:“我也不与先生卖关子了,实际上承柱此来,是受我四弟委托,向玉成先生提亲的。”

    蒋云山大吃一惊,指着张承柱道:“这怎么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承柱叹了口气:“其实我四弟也不想,还不是叶家姐妹古灵精怪,把贵千金牵连了进去。”

    随后,张承柱便把昨夜发生的荒唐事原原本本地向蒋云山叙述了一遍,随后道:“贵千金太过刚烈了,若是不给她一个交代,我四弟害怕闹出事情来。从本心上讲,我四弟非常尊重先生,不愿意因为这件事与先生生出嫌隙,所以今天一上班,他就给我来电话,让我这个结拜大哥亲自到新京走一趟,代他向先生提亲。若是先生允许,今晚他将以晚辈的身份登门造访,若是先生觉得我四弟不是贵千金的良人,也可以向我明言,无论什么条件我四弟都愿意答应。”

    蒋云山彻底呆住了,他没想到会发生这么荒唐的事情。但想想叶青在安毅心目中的位置,再想想叶家上下对叶子欣嫁与安毅的急切心情,便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的女儿居然糊里糊涂与安毅有了孽缘。

    出仕五年来,蒋云山深得安毅器重,算得上安毅的军师,安毅也委以重任,在政务这一块,放心大胆地任由蒋云山施为,蒋云山感觉自己就像是诸葛亮遇到刘备,得遇明主,也是全力回报,看着安毅在自己辅佐下一天天走上王霸的道路,看着川南、滇南、南华一座座工业基地拔地而起,看着本集团的政治经济制度慢慢确立,看着农民丰收的喜悦之情,这段时光,可以说是蒋云山最充实最快乐的时光。

    君臣相知,一展抱负,是文人最高的追求,若是就此赌气而去,恐怕后人不会说安毅寡情薄恩,反而会说自己气量狭小,不懂做人。

    由安毅,蒋云山再想到自己的女儿,既然张承柱说自己的女儿曾经因为安毅的一句话差点儿撞墙'自杀',那就说明她已经非安毅不嫁,若是强行阻拦,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老来得女,原本蒋云山就很宠爱这个最小的女儿,自然不愿意她小小年纪就香消玉损。

    蒋云山神'色'变得越来越柔和,不禁琢磨这次联姻对自己和家族有什么好处。

    要知道除了四个女儿外,蒋云山还有个儿子,名宸睿,今年刚满二十岁,叙府士官学校指挥专业毕业,现在在张承柱麾下担任新兵连长,少尉军衔,若是蒋凤英嫁与安毅,蒋宸睿就是“国舅”的身份,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想想叶子权现在不过二十六岁,即已经是滇南防空兵指挥学院院长,实职少将,还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姐姐吗?叶青和安毅的暧昧关系,叙府军政系统几乎都清楚,叶家眼巴巴地想把叶子欣嫁给安毅,还不是为了那份皇亲国戚的荣耀?

    想到这里,蒋云山终于不再犹豫:

    “君子有成人之美,我也不是食古不化之人,这段孽缘既然是上天注定,我自然不会反对。就是不知道耀庭兄和怀德兄(冯景尧字)会如何看待此事,我怕他们会怪我抢他们的东床快婿啊!”

    张承柱微微一笑:“今天我四弟已经向两个弟妹诉说了昨夜的荒唐事,两个弟妹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如释重负你知道为什么吗?两个弟妹又怀孕了,楚儿怀孕已经三个月了,洁云怀孕两个半月,她们巴不得有人帮她们分担呢!”

    蒋云山吃了一惊,随即释然。怪不得欧楚儿和冯洁云这段时间都没有住在新京,原来是想躲开安毅养胎啊!想想安毅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身为国家领导人自然不能在外面胡搞'乱'搞,而且日常公务也确实繁忙,军政事务几乎是一件接着一件,尤其是许多政治和军事决策,关系国家民族前途,全部需要安毅独自决策,仅仅只是这份压力,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自然希望在娇妻的身上得到宣泄,可是现在

    蒋云山心中大定,端起茶轻抿一口,问道:“今夜小毅是独自到来,或是邀约有其他宾客还有,今夜究竟是什么样的会面,订婚?还是只是单纯的确定一下恋爱关系?”

    张承柱笑了:“两者有区别吗?在我们这个军政系统里,在安家军控制的地面上,敢与我四弟争夺爱人的,恐怕还没出世呢!不说别的,只要今夜我四弟到贵府上,明天贵千金身边就会出现中央警卫局的警卫,这不是一种炫耀和占有的宣示,而是保卫领袖尊严的一种必要手段!

    “整个军政体系几乎都是围绕我四弟转动的,虽然他从未意识到自己享有的特权,但他现在在南华的地位,恐怕远远地超过德意两国元首在其国内的地位!现在军中,一切都以他的意志为准则,'政府'最终的决策权,也在他的手里。所以,玉成兄,这桩婚事,蒋家不会吃亏!”

    蒋云山默默点头,心里却升起一个疑'惑':以安毅现在的影响力,他会成为独裁者吗?

    太阳从西方的还平面上落下,北海道岛东北方大约一百海里处,船头飘扬着美国国旗,货舱中堆满了发动机、机床、废旧钢铁等物资的“青云”号大型散装货轮正以十二节的经济巡航速度,沿着横贯太平洋的洲际航线,朝大洋对岸的海防港驶去。

    按照美国的中立法,美国'政府'不允许自己国家的船队向交战国运送货物,但南华的情形比较特殊,南华'政府'虽然是由抗日名将安毅一手组建,但日本至今为止,未在南华及周边地区进行面对面的较量,因此南华也就不被美国'政府'视为交战国,美国客货轮可以自由前往。

    在“青云”号这艘两万吨级货轮的后面,是十艘8000到6500吨级的中型货轮,一共十一艘货轮组成了庞大的货轮编队。

    “青云”号货轮上有四十二名船员,此时包括船长林志刚在内的六名船员,聚集在船楼顶部的了望平台上。

    “船长,都已经五点半了,他们会不会是遇到日本海军舰队的围堵?”

    “不会,总部来电,潜艇部队一切正常,肯定会准时到达的。大家继续搜索,别疏忽大意了。”说罢,林志刚举起望远镜,向南面的大海望去。

    林志刚是林村人,今年二十八岁,比林旭东和林耀东小两个辈分,二九年到美国,跟着林旭东打拼,后被送入美国海军候补军官学校学习,三三年初毕业后到叙府接受了半年的训练,年底回到美国担任六千吨货轮“青松”号的舰长,去年年底刚刚出任“青云”号舰长兼第二货运编队司令。

    一周前,一封特别的电报打破了整个货运编队的平静生活,当时货运编队由旧金山港出发,正在绕过阿留申群岛,如果按照正常航行速度,三到四天时间即可越过日本列岛外围,收到电报后,货运编队立即向荷兰港驶去,以维修舰船为名,停留了一天,卸载了一些货物,由当地华人财团准备好的柴油、粮食、黄豆和清水取代。

    舰队再次上路后,驶过堪察加半岛外围时,放缓了速度,几乎是以四节到五节的速度缓慢“漂移”,直到昨天收到确切的电报,这才恢复高速行驶,向预定海区驶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志刚心里有些着急。

    预定的会合时间是傍晚六点,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却没有任何迹象。

    “船长,快看,七点钟方向。”

    大副林志宣突然发出的叫声,吓了林志刚一跳。只见五百米外,一根潜望镜伸出了海面,随后周边地区,更多的潜望镜伸出了海面。

    “发灯光信号。询问对方身份。”

    林志宣立即朝站在桅杆顶部的一名船员吹了声口哨,然后比划了一番。随着“青云”号发出灯光信号,对方也发出灯光信号。

    “好了,终于等到了。”

    “命令整个船队的航速全部降到四节,我们都到甲板上去。”

    “是!”林志宣领命而去。

    潜艇缓缓靠近,船员已经准备好了缆绳和吊车。“阿穆尔”号潜艇缓缓靠在了“青云”号的左侧,船员将缆绳抛到潜艇上的时候,几名军人出现在了潜艇的指挥台上,等到两艘船艇保持相对静止,船上的吊车启动,将一名身着南华海军军装的年轻人吊到了船上。

    “我是南华海军少校黄建波,你们就是来接应我们南下的船队吧?”黄建波开门见山地问道。

    “是的,按照命令,我们货运编队将听从你的指挥!”林志刚沉声道。

    黄建波点点头:“很好,潜艇编队已全部到齐,现在开始,夜间潜艇将浮出水面,跟随船队,以十四节的速度前进。到了白天,潜艇将潜入水下,整个编队以八节的速度前进。船上有无线电系统吧?”

    林志刚郑重地回答:“有的,指挥室就有最先进的通讯设备,我们编队的各条货轮也都安装有无线电。”

    黄建波道:“那就好!未来半个月内,我们要通力合作,等到进入北部湾后,我们的空军和海军将前来迎接,届时就算安全了!而在此期间,舰船编队的航行,以及潜艇上的物资补给,将进行统一协调。”

    随后,林志刚陪同黄建波来到指挥室,向南华总部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