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五七二章 有赚不赔
    第一五七二章有赚不赔

    收到远东方面发来的电报的时候,安毅正在小南海接受德国和意大利两国大使递交国书。

    早在南华立国之初,德国和意大利便在新京红河东岸两江环绕的半岛上购买了土地。由于此时东岸还未进行大规模开发,半岛地区由于经常洪水泛滥,周边几乎全部是荒地。南华'政府'承诺将对红河和青河进行整治,半岛区将防范五十年一遇的特大洪水后,德国一口气购买了一百一十六亩土地,意大利也购买了九十八亩,建筑设计师拿出设计图纸后,两国'政府'便拿出真金白银委托南华方面派人施工。

    有了德国和意大利做示范,美国、英国、比利时、挪威、瑞典等国也先后在半岛区购买土地,但并未投入建设。

    截止五月初,经过南华工兵部队快速高效的施工,流经新京市区的红河和青河的河堤得到加高加固,同时德意两国的建筑终于完工。

    由于赶工期,两国的建筑都为二层结构,但却极富两国之特'色'。

    德国人一共修建了十一栋楼,其中巴洛克式小楼六栋,哥特式建筑五栋,其余地方为草坪、花园、游泳池及停车场的所在。六栋巴洛克建筑追求动态美,外墙平坦,富丽的装饰和雕刻、强烈的'色'彩、穿'插'的曲面和椭圆形空间,对视觉是一种猛烈的冲击;五栋哥特式建筑门窗宽大,尖塔高耸,拥有尖形的拱门,花窗玻璃上绘有各种圣经故事,其尖肋拱顶、飞扶壁、修长的束柱,营造出轻盈修长的飞天感,让人惊讶呆滞刻板的德国人也有如此细腻的一面。

    意大利人的建筑则采用了罗马式和拜占庭式两种。四栋拜占庭式建筑的十字梁横向与竖向长度差异较小,其交点上为一大型圆穹顶,看起来巍峨壮观;三栋罗马式建筑的墙体巨大而又厚实,墙面用连列小券,门宙洞口用同心多层小圆券,减少了视觉的沉重感。意大利人适当地留下花园、草坪和停车场的面积后,剩下的土地全部种上了树。

    随着与南华建交,两国'政府'把其大使馆设到了半岛区,目前那两片庄园已经升起了两国国旗。两国大使在南华外交部长吴庭艳的陪同下,于昨日上午抵达新京,拜见政务院总理徐子良,昨夜徐子良在国宾馆设宴款待两国大使。今天,两国大使又在吴庭艳的陪同下,来到小南海,正式向南华'政府''主席'安毅递交国书。

    递交国书的仪式隆重而又庄严,德国大使默克尔和意大利大使马可尼身着礼服,乘坐的礼车是南华'政府'提供的金星四开门加长型豪华客车,车上悬挂着南华的五爪金龙国旗。两国大使下车时,军乐队奏响了南华、德国和意大利的国歌,随后在小南海的湖滨广场,于二月初便组建的三军仪仗队接受了安毅和两位大使的检阅。

    检阅完毕,两国大使便正式向安毅递交国书,随后应邀进入小南海治政堂抚远楼,在会议厅举行会谈。

    会谈几乎是纯礼节'性'的,呆板而又刻意,安毅与两位大使简单地叙述了南华与德国、意大利的友好关系,以及对未来的展望,吴庭艳不时地说上几句风趣的调侃,以活跃气氛,时间转眼就到了中午。

    安毅在小南海“南台月”宴会厅设宴款待来宾,在前往用餐的途中,安毅才收到远东方面先后间隔两小时发来的两份电报。

    午宴的时候安毅有些心不在焉,一直在琢磨远东第一舰队的问题,那些舰船对他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至于远东共和国在第二份电文中告知将在一周时间内将其在中亚的部队北撤,他倒没有放在心上。

    从昨天日军在远东主动挑起战火那一刻起,安毅就知道远东军会迅速从中亚抽身,但此时安毅还单纯地以为这一百多万军队会被投入到远东战场,没有想到远东方面已经改变了战略部署,准备毕其功于一役攻向莫斯科了。

    午宴结束后,安毅礼貌地向两位大使说明自己有紧急军务需要处理,不能再陪同,并请吴庭艳代为看顾。

    返回治政堂,安毅立即来到宣武楼会议室,得到通知的总参和海军相关将校已经等候在这里。

    看到安毅走进房间,全体将校立即起立,安毅大步走到主位坐下,摆摆手示意大家也坐下,然后转头问道:

    “远东共和国海军舰队的情报整理出来没有?”

    坐在左首第一位的总参情报部长刘卿中将站起,看了一眼手里的文件,然后目视安毅,郑重回答:

    “远东共和国海军舰队全部继承了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的舰船,共分为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其中第一舰队为主力舰队,第二舰队为巡逻舰队,只装备有少量船只。由于受到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威胁,目前第二舰队已经向勘察加半岛的彼特罗巴甫洛夫斯克港转移,但若是日本海军继续紧'逼',该舰队将无容身之所。而第一舰队除拥有三百余艘大小水面舰只外,还有七十八艘潜艇。由于整个远东海岸线,皆处于日本势力范围,南面的朝鲜、北面的库页岛和千岛群岛,加上日本本土,形成一个完美的锁链,在这种情况下,远东海军水面战舰逃脱的可能'性'很小,不说海军,仅仅从陆地起飞的陆基战机,就不是远东海军那些少有防空炮火的战舰能够抵御的。不过,那七十八艘潜艇,我们倒是可以考虑一下。苏联的潜艇制造技术,大部分得自德国,也有些采用英国、法国和美国的技术。目前远东舰队装备的潜艇共分为c级、j级、k级、m级共四种潜艇。”

    说到这里,刘卿再次看了一下手头的资料,继续汇报:“c级中型潜艇水排水量为1070吨,水下排水量1369吨,设计时以德国u型潜艇图纸为样本,单壳制造,采用全熔焊高强度钢耐压壳,蓄电池容量强劲,第一舰队装备有八艘该型潜艇;j级潜艇水面排水量为924吨,水下排水量1354吨,推进装置为柴电机组,水面航速14节,水下航速9节,装备有6具533毫米艏鱼雷发'射'管和2具533毫米艉鱼雷发'射'管,备雷14枚。在结构上,该艇采用的是双壳体,耐压壳体内分为7个舱室,除发'射'鱼雷外还具有布雷能力。第一舰队装备有十二艘该级潜艇。

    “k级潜艇的水面排水量为1480吨,水下排水量为2095吨,其推进装置为柴电机组,最高水上航速为21节,最高水下航速为10节。潜艇的武器装备主要为6具艏鱼雷发'射'管和2具艉鱼雷发'射'管以及2具轻外壳内的可回转鱼雷发'射'管,共携鱼雷24枚,水雷20枚。该级潜艇具有远洋作战能力,第一舰队装备有二十二艘,是第一舰队的主要作战力量;

    “m级潜艇是苏联首次采用分段式建造的潜艇,它水面排水量仅420吨,水下排水量528吨。该级潜艇的鱼雷装填方式独具匠心,因为体积小,故没有设计鱼雷装填口,鱼雷是在潜艇尾倾时从艏部的2具鱼雷发'射'管装进去。它采用电熔焊的耐压壳,安全潜深达90米。这是远东海军中数量最多的潜艇,第一舰队装备有三十六艘。”

    安毅听完介绍,问道:“这些潜艇能够从海参崴一路潜行至南华吗?”

    “应该是可行的!突破日军封锁的关键是想尽一切办法突破日军构筑的环日本海岛链,只要到了日本列岛东面的太平洋西北海盆,潜艇就可以升上水面。在茫茫的大海中,搜寻一支潜艇舰队,就现在的技术而言,还很难做到。但是,从海参崴南下南华,得三到四周时间,除k级潜艇携带足够的燃料和生活物资外,其余的潜艇必须要得到补给。”

    安毅有些惋惜:“这么说来,如果远东高层听从我的劝告,把第一舰队调到日本的环岛锁链之外的彼特罗巴甫洛夫斯克港,那么不管是水面舰只还是潜艇,基本上都有希望保存下来?乖乖,若是一下子获得四百多艘战舰,我们可大发了!”

    “原则上这么说没错,但是水面战舰目标太大,日本海军拥有航空母舰,只需锁定相关海域,派出侦察机,方圆三四百海里皆处于监控之下,水面战舰将无法遁形。同时,海参崴港里的许多舰只无法适应远洋航行,一旦遭遇风暴,凶多吉少!”海军参谋长李海青中将解释道。

    安毅点点头:“看来我有些异想天开了好了,我谈谈我的看法吧,远东海军装备的潜艇还是很不错的,大部分都是德国技术制造,又结合了英国、美国、法国的潜艇的优点,若是我们把这批潜艇弄到手,对于提高我们的潜艇制造技术是非常有好处的。还有,现在欧洲战云密布,大家想想看,如果欧战若我们想象的那般打响,德国只能靠潜艇来阻断英国人的海上补给线,但他们的船厂却一时间无法制造出更多的潜艇,届时我们把这批潜艇卖给德国人,是不是可以从中大赚一笔啊?”

    “这个买卖千值万值!”

    路程光眼睛发亮:“德国人的ii型潜艇数量虽众,但其只能维持三到四周的物资供应,通常他们出海两周后就必须返航补充,否则就将面临食物和淡水短缺,非常不适宜远洋作战。德国于两年前开始装备吨位更大的vii型、ix型潜艇,但到现在为止,数量极为有限,其研究的xi型艇样品虽然拿了出来,但问题不少,若是我们能够提供大量潜艇,即便价格贵一点,想必德国人也是可以承受的!”

    “人才,关键是人才!”

    安毅点点头,随即指出这笔买卖的要点:“现在远东高层要想卖舰船,那就证明他们已经无意发展海军,那他们船厂的工程师、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也自然就失业了!若是我们以盟友的身份提出请他们为我们工作,想必远东高层不会拒绝。”

    说到这里,安毅看了一下席间诸将,海军上将金索尔、本.维热中将等前法国海军将领都不在,于是继续道:

    “远东舰队有很多经验丰富的水兵,现在我们海军中法国人太多了,不管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意见,我们都只能听他们的,若是我们引入远东舰队的指挥员,至少多一个建设海军的思路,遇到问题时两相比较,也不至于盲从。”

    海军政治部主任李维青中将却有些担忧:“他们的信仰和我们不同,会不会在海军中带来不良的影响?”

    安毅摆摆手:“无妨,从某一点讲,我们与他们是相通的,那就是消灭压迫、贫穷和落后,让人民过上自由的、平等的、幸福美满的生活现在已全部搬迁至叙府的远东研究机构及加入我们叙府研究院的三万多名科学家和专家,不也没有给我们带来麻烦吗?反而他们的加入,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科技水平,这些你们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众将见安毅主意已定,便不再执着于买不买的问题,而是开始讨论如何确保潜艇安全南下。

    海参崴距离南华实在太远了,安家军根本发不上力,众人七嘴八舌,都拿不出个妥当的意见,会议室里七嘴八舌,吵吵嚷嚷,安毅越听眉头皱得越深,干脆宣布暂时休会,然后推开椅子站起来,走到会议室面向北面的窗户前,远眺风景如画的西湖美景。

    路程光走到安毅身边,递给他一支香烟,安毅伸手接过,刚想'摸'打火机,路程光已经将火苗送到眼前,安毅笑了笑,凑上点燃。

    路程光也点燃香烟,深吸一口,一边把玩手里的打火机,一边笑着说:“这气体打火机可比煤油打火机强多了。以前不管是美国的还是我们叙府自行生产的老式打火机,避免不了漏油的问题,到哪儿都带着一股煤油的气味,那股味道很冲,很不受欢迎,现在好多了,至少不会挨老婆训了。”

    安毅微微一笑:“这气体打火机是我们研究石化产品的衍生物。石化研究所所长彭佳莲在研究中发现,天然气的主要成分甲烷在一定压力下,会转化为'液'体,甲烷燃烧后的产物只有水和二氧化碳,没有任何异味。随后,叙府研究院便开始研制气体打火机,他们把甲烷压缩成'液'态输入打火机中,使用时,喷嘴处气压低,甲烷便转化为气态从打火机的顶端喷嘴喷出,由打火装置点燃,火焰的大小可通过调节喷气量来控制,甲烷气体用尽后,可从打火机底部的活门装填'液'体甲烷,反复使用。

    “这种打火机我们在世界各国均注册了专利,于去年十月开始进行规模化生产,目前世界各国的售价均是以十元,五十元,五百元三个等级划分,在南华则以华元计价,美国就是以美元计价,到了德国则以帝国马克计价,在英国则是以英镑计价。其中十元的打火机外表镀的是黄铜,五十元镀银,五百元镀金。五十元和五百元两种打火机大量使用漆料,刻有精致的图案和纹饰,做工考究,一经推出,便被誉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目前,三种打火机通过华青社、南华集团、洪兴社、欧氏财团的舰队,运送到世界各地,在欧美一下子拥有了各自的受众,销势良好,今年一季度赚取的利润高达一千二百万美元,全年有希望突破五千万!打火机虽小,但对我们而言,却承载着梦想和希望啊!”

    “原来我这手里的打火机值五百英镑!乖乖!”路程光摇摇头,这时他突然想起什么,随口问道:“美国直达南华的航线,经不经过日本外海?”

    安毅一愣,随即明白了路程光所指,不由一脸喜'色':“行啊,程光,这都让你想到了?这可解决了大难题了!”

    路程光嘿嘿一笑:“我也是才想到的,北美通向日本、中国、南华和吕宋的航线,全部要经过日本外海,每天路过的货船不知道有多少,我们通过水面舰只进行补给和掩护,神不知鬼不觉,估计到最后日本人都不知道远东海军的潜艇到哪儿去了!”

    安毅立即吩咐复会,待所有人正襟危坐,他笑着道:“程司令脑瓜子灵活,想出一个妙招。自南华立国后,林四哥的华青社,从无到有生生开辟出一条从美国旧金山到南华海防港的远洋航线来。这条航线呈弧形,从旧金山出发,由阿拉斯加半岛、阿留申群岛、堪察加半岛、千岛群岛外海到日本列岛,然后再由琉球群岛、台湾与吕宋群岛之间的巴士海峡进入南海,最后抵达我们的海防港。

    “每天华青社大概有近百艘万吨级货轮在这条航线上航行,从美国购来我们急需的粮食、废旧钢铁、机床车床、工程机械、船厂设备和飞机发动机等商品,把我们生产出来的自行车、收音机、录音机、微波炉、空调、洗衣机、洗碗机、冰箱、摩托车、暖手炉和电热蚊香等销往美国。我们可以让我们的人在海参崴登上潜艇,潜出日本的封锁岛链后,在偏离主航道一到两百海里的地方耐心等待,通过无线电联系,然后夹杂在货轮间一同南下,这样就解决了潜艇的补给问题,无声无息就把七十多艘潜艇带到南华。”

    这个办法迅速得到大家认同,路程光建议海军方面是否即刻组成一个代表团,前往斯维德洛夫斯克与远东'政府'高层洽谈购舰事宜。

    “这事儿不急,远东方面比我们更急!”安毅笑着摇摇头,否决了路程光的提议。

    路程光先是有些'迷''惑',随即恍然:由于日军成功在苏维埃港登陆,兼之库页岛不保,现在急于把海军战舰出手的是远东方面,再耽误下去,那些潜艇全部将成为日本海陆军的战利品,一个子儿都换不到。

    南华方面只有抱着可有可无的心态与远东方面洽谈,才能压下价格来,否则开个天价出来,以南华和远东的盟友关系,接招还是不接?

    会议结束,安毅不慌不忙地指示机要参谋记录自己的命令,回复远东方面:战舰请恕无能无力,但同意购买全部潜艇,请开出一个较为合理的价格,若南华能够承受,则本着盟友的立场勉强为之。

    很快这份电文便发到了远东领导人的案头,再次引发激烈争论

    丁志诚下基层之前,连续熬了五个通宵,将南华境内编成的武警和公安部队的基本统计资料过滤了一遍。

    堂堂的军委委员,最高军政决策层的老大都选择了熬夜,下面各部各处的干部日子肯定不好过。丁志诚提出了几个统计标准,这下子,陪着丁志诚熬夜的诸多将校,不得不和数字做起了残酷斗争。

    等丁志诚基本掌握所需要的情况之后,公安部门的一干将校已经憔悴得仿佛风都要把他们吹走一般。

    经过调查统计,丁志诚发现了重要线索:那些劣迹斑斑的武警大队和地区公安局当中,出身旧安南的官僚和军人占了绝大多数,而安家军老兵比例较高或者两者比例基本平衡的队伍,整个风气要好上不少。

    虽然决定要进行严格的整顿,但是身为军委委员和公安部长的丁志诚毕竟肩负许多工作,仅仅通过干部调整就能解决问题的话,丁志诚绝不会选择自己身体力行的下基层去带部队,这已经不是丁志诚这个级别的干部份内的工作,如果什么都要高级军官亲自去做,要下面的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丁志诚首先来到太原市,召集太原市公安局、各县公安分局和武警支队、大队的干部举行会议。

    会议开始后,丁志诚提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问题:部队中出现了多少逃兵?

    一众武警和公安部队的将校听到丁志诚的问题后,脸'色'都有些难看。

    目前,太原市下面的各县都在进行道路建设工程,公安和武警部队都开了上去,连续一个月下来,几乎都快变成工兵了,加之这段时间对那些腐化堕落分子下狠手打击,公安和武警部队中进行内部清查,连续的高强度劳动和每天进行的思想整顿,让许多部队的新兵觉得无比难受,部队中陆陆续续出现逃兵。

    丁志诚心平气和地让与会将校回去后把逃兵造册,通知所在地的'政府'或者军管会,取消这些逃兵家庭的军属待遇。在南华,军属待遇都颇为不错,而且征兵的时候,也很注意这些新兵的家庭情况,一无所有的流民入伍的比例很低,多数都是南华当地传承数代的子弟才能够入伍,一旦取消军属身份,这些家庭就失去了各种优越待遇,而且因为牵扯一些军属工作安排的优待,这些军属家庭当中已经获得国家工人待遇的亲人,也将被辞退。

    听了丁志诚的安排,各武警大队和公安分局的领导都表示赞同。安家军一路披荆斩棘走到今天,枪林弹雨都过来了,如果对劳动充满抗拒,连认识和端正思想的勇气都没有,留在部队中也是祸害。

    丁志诚又询问了伤病员的情况。

    进入五月后,南华雨季到来,由于冒雨劳动,许多官兵生病感冒住院,但也有将校反应,这些病号中掺杂有大量偷'奸'耍滑装病躲避劳动的投机分子。

    丁志诚点点头,说道:“同志们,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前不久首都发生了纨绔子弟勾结公安和武警部队中的败类,公然围攻我们安家军最高统帅安毅的事情,多亏军队及时介入,才没有发生大错。随后通过调查发现,这几个月来,我们公安口出现了很大问题,武警部队和基层公安分局、派出所风气不纯,党八股、官僚主义,以及旧制度伴生的旧风气滋生蔓延,状况令人触目惊心。此前,我没有过问基层公安和武警部队的组建,现在我想和同志们讨论一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安毅遭遇本系统人员围攻的事情,在新近普及到部队的《七九军报》中进行了大篇幅的揭'露'和批判,作为安家军培养出来的干部,纷纷表示了对腐化堕落分子的愤慨。

    丁道远是太原武警支队的政治部主任,原夏俭方面军的政工干部,不过在部队开入南华之前,他还只是一个营级政工干部,现在也算是火线提升了。他第一个要求发言。

    “丁部长,我们对于部队中出现的种种怪异现象非常痛恨,对我们部队中出现的诸多问题也深感痛心!政治建设是什么?就是为了让一帮心思各异的普通人,在中央的领导下锻炼成坚强的战士,让更多的人成为革命中坚,而不是在一帮人中将认识有错误、有官僚作风的人抛弃。这只会带来一帮政治投机客,绝不会产生坚定如钢的革命者。我认为,如果要短期内解决问题,不现实。”

    丁志诚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如果对那些思想落后的干部和战士进行清洗,就会形成整人而不是整风的效果了?”

    “是的。”

    丁道远认真地回答。

    “那通过太原全市的修路运动,还有在部队中开展的批评和自我批评教育,大家认为能够把政治建设改善到什么程度?”丁志诚顿了顿,又道:“根据安毅'主席'提议,由总政治部统一部署的整风运动,必将在军队中推行,而且是要长抓不懈的,我们公安口决不能落在后面!”

    “能不能把整顿时间设定为一年?”高平武警大队大队长田志军问道:“如果是一年的话,我认为还是能做到的。”

    “为什么要一年?”丁志诚不解地问道。

    “这是配合土改效果来考虑的。土改完成对旧习俗的改善,一年时间大概能够起到较为满意的效果,而士兵们教育估计也需要这么久。军队的思想教育和群众的政治教育工作需要配合才是。”

    “军队是先锋队,但是一年时间还是比较合理的。”宣光县武警大队大队长安贞琦说道。安贞琦是童子军校出来的干部,是这个被誉为南华军政摇篮的学校的第一期学员,今年二十五岁就能够当上大队长,足以说明他有着如何优异的表现。

    丁志诚对各将校的看法非常满意。

    十二年的带兵生涯,丁志诚深知欲速而不达的道理,既然大家认为一年的时间安排比较合理,那么想必一年内能够切切实实地完成整顿的目标。

    会开到这个程度,丁志诚心里很清楚,想彻底弄出个名堂来恐怕是千难万难了。不过总部要整风的决定已经通告了这些干部,如果他们不把整风当回事,那么等整风运动真正推行的时候,出了差错就只能说这些同志对政治工作不够认真。

    丁志诚再次扫视了与会的军官们一圈,这些团旅级干部,今年平均年龄不足三十岁,正是有朝气、有闯劲、有热情的时期,当然,丁志诚现在也不过三十七岁,年轻,是安家军此时的特'色',对这些青年人来说,正是拥有无限未来的时机。

    丁志诚严肃的神'色'变得柔和了不少,这些生死与共的年轻战友们,集结在安家军高举民族主义的战旗下,努力坚信能够靠自己创造出美好未来,这是中华民族的大幸。

    丁志诚突然不太想在此时对这些年轻同志吹'毛'求疵了。丁道远说的有道理,革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整顿思想和风气,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千难万难。没有经历过失误,失败,是不可能真正成长起来的。

    莫非是我老了?

    丁志诚的脑海中突然蹦出这样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丁志诚感觉怅然若失。他摇摇头,挥了挥了手:“散会,大家回部队抓紧工作。”

    所有人一起起身敬礼,作为公安和武警部队的最高领导人,丁志诚也起身回礼,伴随着板凳和脚步混在一起的轰隆隆的声音,一屋子人顷刻走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