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五〇二章 “钉子”做出的改变
    第一五二章“钉子”做出的改变

    德国,贝希特斯加登。

    中午十二点,萨尔茨山的一间普通客房里,一名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德国党卫军少将,用随身携带的黑'色'皮箱里的一部叙府产的微型电台发完密电码后,迅速将其放回原位,掩上衣物,将皮箱拉链合上,起身迅速走进卫生间,方便后吹着口哨拉动抽水马桶。

    “参谋长,将军还在等你一起吃午餐!需要帮忙吗?”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钟磊知道来人是莱因哈德.海德里希的副官尼斯特中校,不慌不忙来到门前,打开屋门后指着抽水马桶仍在“哗哗”流水的卫生间,苦笑着耸了耸肩:“真够呛,昨晚陪莱因哈德喝酒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今天已经跑了三趟卫生间了。”

    尼斯特少校深表同情:“估计是昨晚那道五成熟的牛肉有些变质,我早上起来肚子也不舒服,还好就跑了一次厕所!元首他们到山顶上的科尔斯坦因城堡举行庆祝宴会去了,将军因为要急着赶回柏林处理公务,没有随同前往,今天中午萨尔茨堡只有将军和您、我共进午餐,吃完就得下山。”

    钟磊,字伯,今年三十二岁,二八年作为安家军第二批公派出国人员,进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土木工程系,三一年取得工程学士学位毕业,适逢九一八事变,感叹于只有强大的军队才能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毅然选择报考弗吉尼亚军校。在弗吉尼亚军校入读十个月后,品学兼优、深受师生们喜爱的钟磊转往西点军校,三三年学成归国,分配到尹继南身边担任机要参谋,三四年随尹继南出国,以少校军衔进入柏林军校深造,去年三月,海德里希到柏林军校选拔党卫军军官时,亲眼目睹钟磊在军事推演中指挥若定,统帅一支实力远逊对手的部队,通过不断地迂回穿'插',调动对手,又通过电子欺骗、围城打援等神鬼莫测的手段,漂亮地赢得沙盘推演的胜利。

    海德里希第一时间就被钟磊的大将风范所折服,当通过校方听说钟磊已经在柏林军校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沙盘推演十九连胜,甚至还击败了被希特勒誉为“谋略眼光惊人”的尹继南后,当机立断,立即亲自找到钟磊,请求他担任自己的参谋长。

    海德里希对于谍报工作极富天赋,从无到有地把秘密警察推向了历史的高峰,但是指挥部队作战却非其强项,急需寻找一个副手来帮助处理军队的事务,尤其是指挥作战。要知道身为党卫军的二把手,武装ss二级上将,海德里希手里控制了第二ss帝国师、第三ss骷髅头师两支党卫军精锐。

    曾经因情感在事业上遭受挫折的海因里希,最怕别人说自己不懂装懂,对于参谋长的选择极为重视。但是,柏林军校表现出'色'的毕业生,大多被国防军预定,留给党卫军选择的余地不多,故此海德里希对贤才的渴望,远远地超过了一般人的想象。

    此时钟磊已经是安家军情报系统驻德国的负责人之一,代号“钉子”,得到纳粹党情报头子海德里希的请求,欣喜若狂,但他知道,太容易获得不会被珍惜,熟悉人心理的钟磊委婉地表示要考虑一段时间才能做出决定,毕竟自己的祖国也急需人才。

    当时海德里希的处境已经极为糟糕,由于秘密警察势力急速扩张,在纳粹德国几乎拥有无限的特权,并且在三七年初,希莱姆和海德里希成功地将党卫军和秘密警察合并,成为第三帝国的国家保卫团。

    但所谓功高震主,生'性'多疑的希莱姆开始有意压制海德里希,同时,海德里希在纳粹党内的权力迅速上升,引起了有权有势的党内领袖们嫉妒,一个个大佬纷纷跳出来,对海德里希群起而攻之。

    在这种情况下,看过德文版《三国演义》的海德里希,学足了刘备礼贤下士的风范,三次前往钟磊的府邸,请其出山辅佐,最后钟磊终于耐不过他的好意,正式出山,成为党卫军旅队领袖(级别为少将),海德里希的参谋长兼首席幕僚。

    钟磊给海德里希的第一个扭转不利局面的点子,就是投顶头上司希莱姆所好,让希莱姆在希特勒面前出风头,减少对海德里希的猜忌。

    由于希莱姆坚信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提出的日耳曼民族是创造亚特兰蒂斯文明的雅利安人的后裔的说法,于是便献上了一个叫做恩斯特.赫尔比格的作者写的一部叫做《冰盖理论》的书,迎合希莱姆的想法,随后又向希莱姆献上到西藏寻找雅利安人遗迹的主意。

    希莱姆果然大为心动,很快便向希特勒提出建议。希特勒一直宣扬雅利安人即为现代的日耳曼人,是继承神志之民族,地球上最优秀的人种。国家社会主义为了使得“最终胜利”到来之后,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各个新辟国土上不至于陷入恐怖分子和主要由当地民族的成员构成的无'政府'主义者造成的混'乱'和无秩序,急需为其人种优越理论寻找佐证,人为地制造一种心理上的优越和神秘感,所以对希莱姆的建议大为赞赏,责成他负责此事。

    此后,希莱姆在纳粹党内的地位再次跃升,竟然排到了主管宣传和意识形态的戈培尔前面,成为元首第四序位的接班人。

    希莱姆对于海德里希自然大为感激,再想到自己正是在海德里希的点醒与辅佐下,利用秘密警察部队及党卫军的急速扩大,一步步从纳粹党内的小角'色'走到了前台,于是心中芥蒂尽去,再次重用海德里希。

    钟磊献出的第二个计策是韬光养晦,伺机剪除对手。

    得到钟磊的锦囊妙计后,海德里希毫不犹豫,遵命而行。于是,掌握情报和安全机构后一向咄咄'逼'人的海德里希,突然从人们视野里消失不见了,不管是纳粹党中央会议还是党卫军系统内部会议,他都永远谦卑地保持笑容,位置既不坐得靠前,也不落后,对所有的人的发言都报以热烈的掌声,一番勤勉好学的乖学生模样。

    但在暗中,海德里希却牢牢地把握住安全和情报部门,不容任何人染指。希莱姆独霸党卫军大权后,就不怎么对同系统内的秘密警察和情报系统放在心上了,需要什么情报,只需问问海德里希,然后一份详尽到所有人事的报告便会递交上来,比他亲自去查方便快捷多了。而海德里希借此机会在全德国范围内,组建了一张无比巨大的情报网络,对每一个政要和军队将领都建立了专门的档案,只要他需要,可以随时调出档案来针对政敌的弱点进行攻击。

    到去年下半年,纳粹党和党卫军系统中,诸多以前对海德里希不满而大肆攻击的人,开始莫名其妙地倒霉,比如某人与国防军将领秘密接触准备推翻纳粹党的统治,被人“无意中”拿到了信件;又比如某人在一次私人聚会中大肆抨击希特勒和纳粹党,结果却有人在纳粹党大会上公开进行举报;再如某人在与其亲友的攀谈中指责现'政府'的施政政策等“恶行”,结果却被亲友出卖等等,这些人无一例外,全被希特勒厌弃发配,甚至还有因为同'性'恋丑闻而被勒令去职的。

    没有人意识到,这是海德里希在剪除对手,为上位所做的精心准备。

    针对元首和帝**事部兼国防军总司令部数度打回海军请求配给航空兵的申请报告,钟磊献出的第三个计策,那就是借着海军上位,通过在军队话语权的增加,来提高海德里希在纳粹党内的地位。

    要知道,至今为止,德国海军还是铁板一块,不容纳粹党染指。如果海德里希能够迅速打开局面,那必将给希特勒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既然戈林可以通过掌控空军成为第一顺位的元首继承人,那么海德里希自然也可以通过掌握海军和帝国的安全、情报等机构顺利上位。至于希莱姆,在这半年时间里,躲藏在暗处的海德里希,已经起码掌握有希莱姆几个致命的弱点,不怕他不屈服。

    今天上午海德里希在会议上针对海军所作做出的发言,便是由钟磊一手准备,深具说服力,海德里希顺顺利利地便成为了海军航空兵司令。至于能否降服海军司令雷德尔,顺利地在海军中扎下根来,海德里希并不担心,有了钟磊周密的筹划和谋略,海军航空兵迟早成为德**队序列中不可忽视的一支战略决胜力量。

    钟磊跟随着尼斯特中校来到镶嵌着浅'色'松木护墙板的一楼餐厅,有着一双艺术家般'迷'人眼神的海德里希,微笑着示意钟磊到身边坐下,又叫副官到餐桌对面落座,让侍者给二人添上食物。

    钟磊还是第一次在希特勒庄园的餐厅进餐,按照他的级别,可没机会与元首共餐,昨晚也是先在山下的克莱斯海姆镇上的西餐厅,和海德里希及尼斯特中校吃过晚餐才上的山,今天一早吃了包叙府产的方便面就算是凑合着过了一顿,因此对这个供纳粹党大佬们聚餐的场所很感兴趣。

    餐厅的四壁,装饰有银餐具、贵重的瓷器和水晶,使用的餐具古'色'古香,外壁垣喷涂有德国鹰和纳粹标志,还有缩写字母“a.h”(阿道夫.希特勒的简写),餐桌上摆放着天使造型的金'色'灯架,天使手举烛台。只看这些奢华的用具,就知道价值千万,纳粹党高层之奢靡堕落,可见一斑。

    不过,与奢华的装饰相比,午餐就逊'色'多了,一小碗土豆泥,一份火腿'色'拉泡芙,一碟维也纳苹果酥,外加一杯从叙府进口的罐头鲜橙汁,便算是正餐了。

    海德里希可不会在希特勒的餐厅里聊正事,要是被希特勒的管家和厨娘听到,反馈到希特勒那里就极为不妙了,所以匆匆吃完,便带上吃过行军干粮喝过清水的一个连党卫军警卫,下山去了。

    在路上,海德里希询问钟磊接下去该怎么做,钟磊笑着道:

    “有了元首的任命,再加上那杀气十足的威胁,海军方面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你这位海军航空兵上将司令了。有掌握国家安全和情报大权的您担任海军航空兵司令,谁敢卡着海军军费不给?别担心戈林不派飞行员,舰载机不同于一般空军,在航母那狭长的甲板上起落,飞行员需要进行严格的培养。我认为当务之急,是对我们德国深具好感的日本'政府'发出请求,从日本退役的海军航空兵中招募一批舰载机飞行员,帮助训练我们的海军航空兵!日本在十六年前就有了第一艘航空母舰,在航母的使用和维护上领先了我们十六年,我们不奋起直追,如何能够击败英国人,称霸欧洲?”

    海德里希眼睛一亮,随即苦恼地道:“可是,到哪儿去招飞行员呢?现在各个航空俱乐部,都被戈林控制了,我们无法'插'手啊!”

    “党卫军!”

    钟磊毫不迟疑:“党卫军的将士,都是纳粹主义的狂热者,愿意为了理想奉献自己所有,包括生命。我想,只要到党卫军中进行挑选,很快就会有大量的自愿者加入光荣的海军航空兵,为希特勒元首奉献出他们的光和热。”

    海德里希对钟磊的安排赞不绝口,对这位谋士的依赖再次加深。钟磊却在心中嘀咕,若不是为了南华的海军建设,我才懒得拍小日本的马屁呢!

    南华新生的海军,对于航母这种东西几乎是一无所知,就连法国人也不太清楚,因为法国的航母太糟糕了,几乎都是水上飞机,在需要海军航空兵侦查或作战时,必须用龙门吊把飞机从航母甲板上放入水里,然后从海面上起飞。有了德国从无到有创建海军航空兵的经验,以后南华只需依样画葫芦就行了!

    叙府,火箭研究中心。

    沈凤道给安毅带来了两个消息:其一,从德国发来急报,纳粹的情报机构已经发现交趾支那被安家军控制的秘密,预计会在发起吞并捷克斯诺伐克的攻势之前在法、英、美等国报刊上予以揭破,吸引事主法国和美、英等国的注意力,进而缓解其违背承诺、公然吞并捷克这样一个主权国家的压力;其二,安毅的老师、远东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兼苏布中央总书记柳申科夫带着夫人和女儿,突然造访叙府,留守叙府的军委秘书长兼国防大学校长邓斌上将正在热情接待。

    安毅听完汇报,摇头苦笑:“国与国之间果然只有利用,没有真正的友谊,我们韬光养晦的计划要泡汤了,这回得打起精神,准备迎接法国人的怒火!”

    沈凤道见安毅没有提及柳申科夫,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不说说你那黄埔恩师来访的事情?”

    “没必要,等下就能见到人,不就什么都明白了?估计是远东军接下去会有大动作,需要我们配合。从当前的战略态势看,只能是哈萨克斯坦方向进行作战。去年年底下雪前,远东方面成功把战线推进到了乌拉尔山一线,在防守上处于有利位置,应该不可能放任侧翼的危险选择继续从西线突破。综合种种迹象来看,只能是南线的中亚。”

    安毅说完,转向龚茜和丁墨兰:“姐,墨兰,等会儿你们叫上茹怡,一起到西园,我会邀请柳申科夫老师一家人到家里做客。让楚儿多准备些咱们叙府的特'色'菜。虽然远东已经大面积采用塑料农用薄膜种植蔬菜,在冬天里也可以吃到新鲜菜蔬了,但到底比不了咱们这里四季常青。”

    龚茜摆摆手:“你去吧,正事要紧。在见布柳赫尔一家之前,最好给新京去份电报,让杨飞他们拿出应急预案来,否则偷鸡不成蚀把米,就要贻笑大方了!”

    安毅苦笑一下,又向丁墨兰点了点头,然后和沈凤道并肩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