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四八六章 疯狂之夜
    第一四八六章疯狂之夜

    夜'色'中的顺化城,万籁俱寂。

    完全仿造中国城市风格和布局的城市里,那如棋盘般横竖排列整齐的一条条街道上,城防军的巡逻部队在恪尽职守地巡视着,防止法国殖民者派出的'奸'细搞破坏,确保一方之安宁。

    自顺化举事成功后,义军便秘密在顺化城香江以西的同义丘陵山顶一个平坦的坝子上,抢修简易的土质机场,力争可以容纳各种型号的运输机起降。

    一月一日,机场落成,各种枪支弹'药'和战略物资便由an6大型运输机和蚊式运输机,源源不断地运抵顺化。到今天为止,顺化的城防军已经鸟枪换炮,换上了安家军的制式'迷'彩服,枪支也由三八式步枪换成了中正式半自动步枪,每支巡逻队均配备了冲锋枪、驳壳枪,火力大增。

    局势进展非常不错,法国人被成功击退,北方的安家军一路上势如破竹,好消息接踵传来。如今,荣市与岘港之敌,根本无意向顺化城发起进攻,南北两翼出现的险情基本上得到排除,大多数人都坚信,要不了多久顺化城就将置于中**队控制下。

    夜'色'浓重。

    顺化城内东北角的一片片民宅中,一箱箱黄橙橙的子弹在悄悄进行传递,一个个头上扎上绿头巾的京族汉子,默不作声地接过装得满满的子弹夹,压进了三八式步枪的弹槽当中,一些参与举事的政党的领袖,则聚在一起,小声交谈着,分析未来的局势变化,为自己的党派在夹缝中谋生存。

    由于武文泰和阮祥三等人的威胁利诱,汇聚于顺化城中的大半政党,都受到危言蛊'惑',对于中**队的到来充满了恐惧,担心飞鸟尽走狗烹,于是悄悄行动起来,奋力一搏,准备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叛军还静默地尽量保持着准备活动的谨密,服从着从行动指挥部秘密下达的一个个命令。但是后来,随着夜'色'渐深,零点渐近,一个个被升官发财美梦刺激的眼睛发红的亡命之徒,慢慢地涌进了院子,开始以政党为基础,在各自头目的率领下,整队集合。

    午夜十二点,随着清脆的枪声响起,三颗红'色'信号弹出现在顺化城上空,喊杀声顿时响了起来,无数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推开,参与举事的叛'乱'分子,拿着枪冲上了街道,沉寂的顺化城迅即从睡梦中醒来。

    住在皇宫西门外五百余米处一栋豪华宅院里的潘佩珠,被枪声和喊杀声惊醒,衣衫不整地从卧室里出来,到客厅后第一时间向各处摇电话询问情况,但是无一例外,话筒里都传来忙音,看来通信线路被人给破坏了。

    听着窗外的动静越来越大,潘佩珠又拨打城防司令阮海臣的专线电话,但电话同样打不通,无奈之下,潘佩珠只得来到院子里,就想自己开门出去查看个究竟。

    这时候,受令来到潘佩珠身边担任警卫的一个班战士已经集合完毕,看到潘佩珠想自己出去,班长阮志超上士连忙叫住了他,问明情况后,立即把战士们全部派出去打探信息,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漆漆的街道上,一个营的城防军,由城防司令部奉命前往枪声及红'色'信号弹升起的地点,查看情况,不想在中途,与头上扎着绿头巾的叛'乱'分子迎头撞上。

    顿时,密集的枪声“啪啪啪啪”地响起,空气中闪起一朵朵火星。

    由于城防军大多接受过专业的军事训练,反应极为迅速,几乎第一时间便扑倒在地,继续举枪'射'击,只有两名战士受伤。

    而叛'乱'分子'乱'糟糟的,人挤在一起,讲究的是一鼓作气,猛打猛冲,根本就不注意战术与配合,一下子就倒下一大片。后面的叛军见势不妙,四处找地方躲避,由于协调不力,前后队撞砸一起,拥挤践踏,城防军抓紧机会,用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进行'射'击,叛军又死伤惨重。

    叛军好不容易稳住阵脚,借着街道转角和一些土坎、花台、磨刀石及亭台廊柱作为掩护,与城防军对'射',双方在城中心发生激烈交火。

    一时间,这一片街区被密集的弹雨所覆盖,枪声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顺化城南部的皇城一带,也爆发了激烈的枪战。

    大约有六千余名叛'乱'分子,高声喊着“清君侧”,向着皇城猛扑而去,准备利用人多的优势,一举拿下皇宫,控制住保大帝。

    守备的皇宫警卫部队大约有一个营的兵力,他们早在城里枪声响起、信号弹升空的那一刻,便提高了注意力,不时地向夜空中发'射'照明弹,将皇城周围照得一片透亮。因此,当叛'乱'分子呐喊着冲到城墙外垣四百余米处时,便被警卫部队发现了,立即开火!

    警卫部队全都是从顺化举事的义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清一'色'洪兴社安南冲锋队队员,这些从安家军中招募的退役官兵,战斗意志绝非一般的乌合之众可比,哪怕血战至最后一人,也不会畏惧退缩。

    叛'乱'分子的数量,虽然远远地超过了警卫部队,但是他们每个人最多准备了两个弹夹,再加上叛军没有大炮、迫击炮等重火力助战,而皇城的自身防御体系极为完备,护城河、城墙、'射'击垛口一应俱全,叛军的冲锋迅速被击退,战斗进入胶着状态。

    但是,受到升官发财美梦刺激的叛'乱'头目,仍然不断地派出一支支敢死队,喊着诸如“刀枪不入”的口号,举着长长的攻城梯,向皇城发起冲锋,力争在护城河上架起通道,进而越过城墙,攻进皇城,活捉保大帝。

    布置于城墙上的一门门轻重机枪,喷吐出狂暴的火舌,没有保护的叛'乱'分子,死伤累累,在密集的金属子弹下,残肢断臂横飞,死尸横七竖八,层层重叠,许多攻城梯被机枪子弹打得支离破碎,护城河前面血流成河,宛若人间地狱。

    子弹在皇宫上空“嗖嗖”的飞舞,不时有树枝、树叶打断跌落地上,宫内所有人都惊慌失措,到处寻找地方躲避。

    正与吴庭艳在内廷的观戏房中密商的保大帝,大惊失'色',连连询问该怎么办?吴庭艳哑口无言,他没想到武文泰等人动作竟然如此之快,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留就发起,心中不由大恨。

    好在这个时候,暂时充任侍从官的凌星,从容不迫地带着“蓝狐”大队官兵到来,把脸'色'苍白四肢乏力的保大帝和同样面无人'色'的吴庭艳,送入皇城中早在上次欧战结束后就构筑完毕的防空掩体里。

    随后,兰芳皇后阮友兰及所有嫔妃、宫女、太监,也很快被警卫部队带到了地下掩体中,躲避流弹的威胁。

    当整个顺化城被枪声笼罩的时候,大约一千多名叛'乱'分子在阮祥三的带领下,绕过重重岗哨,直扑武装部队司令胡学览、顺化城防司令阮海臣等人位于城北的宅院,但是费尽心思的阮祥三,赶到地头才发现周边几栋房子都空无一人。

    不甘任务失败的阮祥三,从附近民居中逮住几个惶恐不安的原住民'逼'问,被告知此处虽然是起义后保大帝分配给胡学览等人的寓所,配备了服侍的宫女,但他们一般都是在下班的时候过来吃个饭,到夜里便会赶到城外的军营,督导军政。

    阮祥三失望之下,命令部队放火把几间屋子焚烧,这才悻悻而归。

    此时,临时'政府'首相潘佩珠遇到了大麻烦。

    听到枪声越来越响亮,潘佩珠坐立不安,很快,派出打探消息的十一名警卫返回报告,顺化城里发生了严重的叛'乱',有数不清的武装分子在围攻皇城,同时,正有一股叛军向潘宅冲来,必须得抓紧时间马上转移。

    潘佩珠也不是拘泥之人,立即叫家人躲入家中的地窖中,然后和警卫们立即撤离。谁知道刚刚出了门,迎接他们这支队伍的就是扑面而来的密集弹雨!

    奉命前来控制潘佩珠的叛'乱'分子,大约有八百余人,三八式步枪构筑的火力网,胜在人多,一人一颗子弹,就足以形成强大的面杀伤力。

    警卫这边,虽然只有一个班,人数落于绝对的下风,但装备了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还拥有一部通用机枪、一门六迫击炮,火力上并不弱于对手,迅速掩护潘佩珠冲到房门的右手边,躲避在一片花台和大树下,与叛军对'射'。

    空气中子弹来往穿梭,停靠在门前的一辆黑'色'轿车迅速被密集的弹雨打烂。

    借助院门前一对铁狮子作为掩护,'操'纵迫击炮的战士,向叛军躲避的地方接连发'射'了十余枚迫击炮弹,炸死大量叛军,叛军如梦初醒,立即分出人手,从左中右三条街道向潘宅大门压来。

    由于需要防守的面太大,警卫班的战士开始出现伤亡,对叛军威胁最大的迫击炮率先哑火。

    紧跟在潘佩珠身边的四名警卫,死死地将他按在地上,班长阮志超上士急得两眼冒火。没有了代步的轿车,根本无法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随着叛军越聚越多,形势也会越来越危险。

    眼看着那些叛军冒着剩下的六名警卫的火力步步'逼'近,这时,从东门方向开过来一辆外表涂满'迷'彩'色'的装甲运兵车,停在了潘宅门前的街道上,子弹打得装甲运兵车车身的高强度钢板“啪啪”作响。

    装甲车迅速调转方向,将车头一挺通用机枪对准叛军就是一阵猛烈的'射'击,密集的子弹仿佛死神挥舞的镰刀,迅速将触及的敌人撕裂成碎片。

    虽然早已预料到反对中**队进入安南的众多党派于今夜发起的叛'乱',但吴子良、胡学览、阮海臣、黎国柱等人没有料想参与的人会如此之多,攻势如此凶猛。关键时刻,他们不得不动用空运来的、配属给城防司令部的仅有的两辆装甲车,开始冒着叛军凶猛的火力,保护重要人物撤离。

    叛军这下急了,负责抓捕潘佩珠的头目,连忙下达命令,既然无法对装甲车构成实质'性'的伤害,就集中火力向潘佩珠躲避的地方'射'击,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潘佩珠平安离开。

    潘佩珠的警卫班长阮志超看了下现场的局势,由于潘宅前面是一个十六阶的台阶,装甲车无法开到潘佩珠躲避的地方来,从潘宅大门到台阶下的街道,这段距离有大约五十米,只能拼了。

    于是,阮志超小声叮嘱了其余三民警卫,突然端着冲锋枪冲了出去,向叛军猛烈开火,其余三名警卫拖着潘佩珠就朝台阶下跑。

    但是,叛军的人数越来越多,潘宅的位置又极为不佳,处于“t”字型的路口,遭受的打击面太大,班长阮志超最先中弹倒下,体无完肤,整个身体几乎都被三八式步枪弹穿透打烂,其余用身体护住潘佩珠的警卫,也不甘心地纷纷倒下,刚刚冲到台阶前的潘佩珠,整个人暴'露'在了密集的弹雨当中。

    子弹在潘佩珠身上绽开了一朵朵血花,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这个号称安南民族解放事业先驱者的胸口,已经被密集地子弹打烂,在身体倒下之际,他贪恋地看了一眼顺化城,又看了看远处巍峨的城墙,终于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在潘佩珠逝去的时候,整个顺化已陷入了沸腾当中,叛'乱'者事先准备的预备队,也随着激烈的枪声响起,纷纷涌上街头,那些拿着砍刀、弓弩等冷兵器的叛'乱'分子,冲向顺化的报社、电报局和电话局,配合叛军占领城防军的军营及指挥部。众寡悬殊,同时城防军需要不断地派出部队,去增援皇宫,叛军沿途遭遇的抵抗极其微弱。

    由于有人刻意纵火,加上枪炮引起的火头,顺化城各处燃起了大大小小的火头。有的地方火势蔓延开来,将大片大片的民居笼罩其中,城市中除了枪声、炮弹落地发出的爆炸声和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更是增添了哭喊的声音。

    一道道烟柱卷上了天空,将漫天繁星都遮住了。这个宁静的夜晚,已经被叛'乱'分子发起的暴'乱',彻底地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