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四〇七章 五亿美元的交易
    第一四七章五亿美元的交易

    杭州,西湖畔的谭公馆。

    今日,在此前肃贪行动中抓捕的江浙两省共计一百一十二名因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贪污受贿导致吴福线、锡澄线国防工事不堪使用的腐化堕落分子,将在钱塘江畔的白塔旁,进行公开审判,凡是贪污超过一千元的,一律枪毙。

    对于发战争财和敢于向打军队、向国防设施打主意的人,安毅向来只有一个字:杀!只有坚决制止这股歪风邪气,刹住'政府'和军队的贪腐之风,才能保证部队的战斗力,保证关键时候不至于发生意外。

    关于此次审判,昨晚蒋介石亲自下达命令,由第一集团军军法处长程明泽少将担任主审官,昨天刚刚成立的军事委员会第一部、第二部、第四部、第五部及军政部军法司、军务司、会计处均派出要员陪同审讯。

    一经查实,即认定为反革命分子,坚决予以***!不管牵涉到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养'奸',败坏'政府'和军队的名声!

    原本抽出时间来到杭州,安毅是想堵住那些求情或者是施加压力企图翻案的人的嘴,但蒋介石这个态度一表,原本的暗流涌动顿时化作风平浪静,尽管许多人背地里把安毅和安家军恨得要死,但在表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副痛心疾首大义灭亲的姿态来,媒体上指责安毅独断专行飞扬跋扈的文章也瞬间消失不见,剩下的都是一片叫好声。

    午睡时间刚过,安毅揽着脸上春'潮'尚未消散的卡普兰的小蛮腰,漫步于西湖湖畔。沈凤道和林耀东带着人远远地跟着,没有打扰两人难得的甜蜜相处时间。

    “安,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大约两万犹太人迁移至滇南,后续的客轮还在不断向钦州港进发。但共济会的长老会认为这样的速度还不够快,德国纳粹'政府'针对犹太人的***越来越多,民间关于反犹的话题越来越尖锐,迟早有一天会大爆发。这次我来杭州,便是肩负重任,求你帮忙的。”

    卡普兰头依偎在安毅肩头,媚眼看着安毅坚毅的俊脸,可怜兮兮地说道。

    “可是”

    安毅犹豫一下,据实而言:“现在我们正在与***人打仗,眼下虽然暂时战争平息下来,但谁也不知道战争又会在何时爆发,而且可以预料,一旦战火复燃,中日两国将会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我们川南'政府'的财政,原本就因为******我们的对外贸易通道,而显得异常吃紧,若是一下子增加那么多人口,不知道我们能否承受得了。如果犹太难民大量迁移进来,我们'政府'却连他们基本的生存权利都无法得到满足,我宁肯他们留在德国,至少暂时有个温饱。”

    “不!按照纳粹'政府'对犹太人的一贯仇视态度,一旦选择动手,那一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卡普兰连连摇头:“放心吧,安,我的爱人,你的卡普兰是不会让你吃亏的。接到任务后,我向长老会为你争取了一个很好的条件,滇南每收留一名犹太人,我们共济会就会向江南集团在瑞士的银行户头上打入五百美元,只要收留20万犹太人,就会有一亿美元的进账,若是收留一百万,那就是五亿美元的收入。有了这笔钱,你也不用担心财政压力了。”

    安毅大为惊讶,停下脚步,严肃地看着卡普兰:“亲爱的,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这么优厚的条件,为什么会找到我?中国现在正在打仗,并不太平,你们为什么会想到向处于战火中的中国移民呢?难道就不怕受到池鱼之灾吗?”

    “国与国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关系,确实很无奈!”卡普兰毫不退缩地盯着安毅的眼睛,有些苦涩地说:“实际上,现在全世界都在反犹,由于德国'政府'拒绝为犹太人签发签证,再加上宗教信仰、风俗习惯和财富分配不均等诸多原因,英、法、波、意、荷、比等国不管是'政府'议员还是军队要人,都对犹太民族充满了偏见,不等我们找上门就关闭了谈判的大门,就连印度、澳大利亚、南非、加拿大等殖民地'政府',也对我们的提议说不。

    “想想也真够讽刺的,美国一向自诩为******的国度,但是,由于担心引起德国的误解,给美国'政府'实行的在欧洲保持和平的政策带来阻碍,同时国内也有一股汹涌的反犹势力存在,比如福特就公开撰写了一篇《国际犹太势力:世界上迫在眉睫的问题》的文章,形成巨大反响。所以,目前美国'政府'只是允许少量犹太裔专家、学者移民美国。除了中国外,我们别无选择。”

    安毅默默地点了点头,继续挽着卡普兰的手向前走。

    卡普兰稳定下了情绪,又道:“当然,我们这么做也并非是无的放矢。上个月先期抵达滇南的犹太裔学者和科学家,组成了一个庞大的考察团,探访滇南和川南的工厂企业,得出一个让人几乎不敢相信的结论:现在川南的发展潜力惊人,工业规模至少已达到***的一半,科技水平却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莉泽.迈特纳、普朗克、能斯脱、索末菲、玻恩、尼尔斯.玻尔、利奥.西拉德等专家学者,还拜访了传奇科学家特斯拉教授,特斯拉教授说叙府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没有种族和宗教歧视的地方,他在叙府的研究所工作得很开心,因此原本去年他和你约定的工作时间就到期了,但依然没有选择离开,特别是现在中国遭遇侵略,他短时间内更不会离开叙府了。为此,特斯拉教授还动员我们的犹太专家,把滇南真正当做自己的故乡,继续从事自己的研究,为人类科技进步而不懈努力。”

    安毅没想到犹太移民给自己的评价这么高,来到湖边的柳树下,驻足眺望远处西湖中央三潭映月的景观,沉思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头道:

    “卡普兰,以我们俩的亲密关系,对你我也不会隐瞒,依照川南'政府'和德国'政府'之间的良好合作关系,我们只要在钨、锰、锡等有'色'金属交易中做出适当的让步,加大加快吸纳犹太移民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你也知道,在钨矿石供应这一块上,我控制的江南集团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现在全世界百分之八十的钨矿石都是由川南集团提供的,唯一的区别是以前交货的地点是在上海等沿海城市,现在改到了北部湾。但是,据实而言,我不希望犹太人只是把中国当做前往其他国家的跳板,在困难来临的时候,没有与我们同甘共苦的决心和勇气,只想着逃避,这样的人我们是不欢迎的。

    “因此,移民到滇南的犹太人,我准备给与他们中国国籍,犹太人和白俄一样,可以安心地在川南、滇南工作和学习,但犹太人成为中国公民后,必须履行中国公民的职责!在未来的中日战争中,支持川南'政府'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他们也同样要参加军队,保卫‘自己’的国家。在川南'政府'辖下,犹太人只能和我们的人民一样,享受普通国民待遇,也就是说,获得中国国籍的犹太人将完全和中国普通公民一样享受权利和履行义务!”

    卡普兰愣住了,冷静思考许久,才幽幽问道:“亲爱的安,你能保证我们犹太人在加入中国国籍后完全享受平等的国民待遇吗?能够保证不会因为无端的猜忌而***我们吗?”

    安毅笑了笑:“亲爱的,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在川南甚至中国的影响力吗?我安毅说过的话,还没有做不到的!我可以向你做出承诺:我们川南'政府'会用立法的形式来保护犹太人的权益!保证你们在欧洲几百年来所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对待不会发生在这里!”

    卡普兰释然了:“那好,我立即将你的意见转达给共济会的长老们,我想现在全世界除了川南'政府'之外,没有谁能帮助犹太人了,因此你的要求应该能够达到。亲爱的,我得离开了,你在杭州要逗留多久?”

    “估计会逗留一晚上,不过即便离开了也没关系,你只要到江南集团在各地的办事处询问一下,就知道我在那儿了。”

    安毅说完,看到卡普兰闭上眼睛,踮起娇小的身子,向自己抬起头,不由灿烂一笑,轻轻地吻上了她的芳唇

    ***,自内阁举行国民战争精神总动员会后,短短的几天时间,崇尚武运和忠君爱国的***国民变成了一个个战争狂人。举国上下,一片响应之声,各行各业都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纷纷派出代表前往东京,向倭皇表忠心和支持出兵支那,严惩残暴的支那人。

    金融家和工业界实力人物成立了“国民精神动员中央联盟”,为'政府'筹措巨额战争经费。教育界掀起了“拥护圣战”的热'潮',不仅狂热的大中学生纷纷投笔从戎,就连许多有身份的年轻教师也身体力行,脱下受人尊敬的西服换上军装,唱着热血沸腾的军歌上前线。

    在***'妇'女会发起慰劳前线将士的活动中,无论白发苍苍的母亲还是牵肠挂肚的妻子,人人连夜赶缝各种吉祥物、鞋垫、肚兜之类的“千针物”,将浓缩的情感送往军中。就连受******影响的左翼工会也发表声明,谴责支那'政府'和支持本国'政府'的战争行为。

    今天出版的《读卖新闻》上,东京大学教授寿龟松尾撰文道:“战争决不仅仅是种个人行为,它是群休和群体、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之间生存竞争的对抗。亚洲地大物博,生产落后,亚洲诸国人民的生活长期受到贫困愚昧的困扰,谁能解救他们?西方人不能,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唯有我大***帝国的光辉才能照亮亚洲大陆的黑暗!”

    横滨的《每日新闻》,转发了一个女中学生所写的日记:

    “这些天来,通过不同途径了解到在支那爆发的战争,同学们义愤填膺支那人真是可恶,他们明明又贫穷又野蛮,可是偏偏要和伟大的帝***队作对。同学们都说应该派出军队去占领支那,把支那广袤的土地纳入帝国的管辖!我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

    三井财阀控制的《中外商业新报》,刊登了记者采访一名高年级男生的话:

    “我爸爸是一名海军少佐,他参加过满洲事变,在上海和长城打过仗,得过帝国金鸽助章,我从小一直很崇拜他,但这次不同了,我已经光荣地被江田岛海军学校录取,我的愿望是当一名优秀的海军舰长,让大***帝国的太阳旗,飘扬在世界的每一个港口”

    大阪《产经新闻》,也不甘落后,采访了本地一名杂货店老板。杂货店老板豪迈地说:“我是一名预备役军官,一直期待着天皇陛下的召唤,做生意虽然是我们大阪人的爱好,但若是战争需要我,我会把生意交给太太,然后乘船去支那狠狠地教训那些肮脏的支那猪。此前我已经捐献了十匹布,购买了十万爱国公债!”

    在全民的精神躁动下,要想报纸销量好,只能紧跟读者需求,《朝日新闻》也成为了鼓吹战争的帮凶,他们通过一名护士的嘴表达了对战争的看法:

    “医院只分到一个支前名额,院里的护士小姐争着报名,争上前线,用实际行动报效帝国,效忠天皇陛下,有的姐妹还咬破手指盟誓,结果我幸运地入选了,亲人和邻居都以我为荣!”

    不过,今天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是报道了一名叫做松尾君代子的年轻寡'妇',在村里为战死在支那廊坊的夫君进行的祭奠仪式上,当场袒胸***,剖开了自己的肚子,捧出自己的心脏,以身殉夫,令所有热爱战争的“正直”的***人,再次深受教育。据说倭皇裕仁听说这件事后,异常感动,专门下达敕令,为该烈'妇'立贞节牌坊一座。

    经过这样频繁的鼓动,***国民的战争热情空前高涨,让***内阁和军部深受鼓舞,再次下达了扩军二十个师团的命令,整个***向着战争的轨道,急速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