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三七五章 乱世之殇
    第一三七五章'乱'世之殇

    夏俭在嘉兴也遇到和顾长风相似的事情,不过由于沪杭铁路和公路贯穿嘉兴全境,灾民的来势更为凶猛。

    自卢沟桥事变开始,日军便强行驱逐黄浦江沿岸和沿海一带的中国民众,宝山县、上海县、川沙县、南汇县成为重灾区,民众挨家挨户被日军用枪口'逼'着从家里驱赶出来,像赶鸭子一样赶向日军控制区外,稍有反抗就拳打脚踢。随后,日军便在主要路口设下了关卡,***人员进出。

    好在,由于这一地区临近上海,国际影响巨大,日军没有发生***捋掠等情况,但许多人家祖祖辈辈留下的房产和土地,就这样扔给了***人。虽然南京'政府'一再表示***,但日军置若罔闻,假惺惺宣布此乃确保上海安全的权宜之计,目的是为了避免以上地区进驻中***队,维护上海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使上海不受战火波及。

    离开家园的百姓,纷纷涌入租界区、宝山县、上海县、奉贤县和松江县等市镇,等待***人放开管制后重返家园,但随着战火燃起,各种谣言满天传播,这个说***已经战败了,另一个说某某地方发生了骇人听闻的大***,还有人说南京'政府'已经迁都。民众对于未知是最为恐惧的,再加上消息不对称,以为中日开战中国几无胜算,再联想到近年来在各种报纸上传播的日军的残忍和嗜杀,纷纷选择向内地迁移。

    逃难人群中,稍有资财的,通过乘坐火车、汽车班车等形式,先逃至杭州、南京等大城市,观察时局变化再决定下一步动向,而大多数囊中羞涩的人家,只好随着公路铁路,向遥远而未知的西部地区迁移,以远离战火的威胁。

    “怎么这么多人?我们安置得过来吗?”嘉兴城东七星乡嘉沪公路旁,一群将校站在三米多高的土堆上,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人'潮',作战处长杨烈少将一脸的震惊。

    夏俭目光严峻:“安置不过来也得安置,老大下了死命令,这些老百姓都是宝贵的资源,一个也都不能放弃。”

    副军长邓斌怀疑地问道:“湘西、黔西、叙府、滇南等地能安置得下这么多人口吗?我们从嘉兴城区来这儿一路上,起码就有上万人,瞧这阵势,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

    军部一干将校也七嘴八舌,纷纷表达和邓斌相同的观点。

    夏俭左右看了一眼,放低声音:“亏你们在滇南驻扎那么久,难道你们不明白咱们修的那些连接中缅、中老、中越边界隧道的用意?法属安南北部和缅甸掸邦高原地区,地广人稀,土地肥沃,轻轻松松安置个两三千万民众毫无压力。随着中日开战,全世界的目光都被吸引到华北和淞沪地区,那些出口极为隐秘的隧道,已经被咱们滇南工程兵团全部打通,洪兴社和我们的滇南警卫部队已经联系上了,悄悄进入该地区,严密监视殖民地'政府'和驻军的动静。

    “如今欧洲和亚洲都不太平,德国、意大利、苏俄和***,已经成为四大不安定因素,英、法已经无法组织类似于欧战前进行的对殖民地的大规模人口普查,这就给我们浑水'摸'鱼创造了条件。这次西迁的民众,大多会被迁入法属安南和缅北,为我方势力进入中南半岛创造条件。”

    一众将领听了目瞪口呆,军参谋长兼三十师师长颜耀寰笑着说:“大家放心吧,你们什么时候见过老大打无把握之仗?就凭借着法属安南和缅甸那么点儿军队,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这也是黔西和湘西部队暂时无法东进助战的原因,我们得随时注意英法的反应,有针对'性'的做出部署。”

    三十师参谋长罗磊少将摇摇头:“那我们的粮食够吗?这次遍及西南、西北地区的旱灾,西南的粮食储备仓库消耗巨大,眼看这场战争不是三两年可以解决的,一下子增添那么多人吃饭,我们的粮食储备供应得上吗?”

    夏俭笑嘻嘻地道:“这个就是我们老大的本事了。从前年开始,由宋子文主导的一系列经济改革初见成效,币制改革和国民经济建设取得良好效果,同时在我们川南集团和江南集团的大力推动下,长江中下游地区和两湖地区的企业普遍采用我们自行研发的机械设备,产能成倍提高,工商业发展迅速,几乎所有欧美国家的工业品我们都可以自行生产,大大抵制了发达国家在我国的商品倾销。

    “欧美那些资本家可是无孔不入的,他们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在审视中国市场后,他们突然发现原来中国的农产品价格比起他们国家要高上许多,于是便用轮船拉来大量粮食,打压我们的农业生产,试图通过让农民破产进而导致购买力下降等方式,来打击我们的工商业发展。

    “我们老大当机立断,大量吃入外国的米粮,结果,欧美国家上千万吨粮食运到中国来,泡都没冒一个,就让咱们给消化掉了。前年和去年风调雨顺,江南和两湖一带农业出现丰收,粮食价格急速下跌,又是我们老大以超出市价两成的价格,大量收购粮食,维持了中国粮价的稳定,同时也大大刺激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大家知道这些粮食现在在哪儿吗?都在江南集团遍布全国的物资仓库里。所以说,粮食问题不用愁,川南物资存储中心只是表象,那是给中央'政府'和外界看的,大头是在江南集团和川南集团的库存,只是外界并不清楚这些罢了。”

    众将听了目眩神驰,为安毅的高瞻远瞩敬佩不已。

    通信处长陆涛峰上校大为不解:“中国是农业大国,欧美是工业大国,怎么工业大国的农产品价格,比起咱们农业大国的农产品价格还要底,这不太可能吧?”

    军需处长瞿牧野解释道:“这个问题我可以代为解答,其实很简单,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这些国家,地广人稀,每个农场的面积动辄几十万亩,又广泛采用机器耕种,所以生产成本很低,相应的农产品价格就很低。以低于我国农产品价格倾销后,他们还有利可图,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市面上有人在蓄意收购囤积粮食,那些巨轮依旧一船一船把粮食运到中国来的原因。”

    瞿牧野是蒋鼎文的发小,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管理学院,归国后投笔从戎,进入中央军校经理科学习,在校期间非常喜欢听安毅的战术课,毕业时主动申请进入安家军后勤保障系统,让心羡其才华的蒋鼎文惋惜不已。

    其实,让江南集团收购囤积粮食还是瞿牧野给安毅出的主意,在美国多年,瞿牧野非常清楚美国的农业生产情况,尤其是康奈尔学院专门开设有农业课程,图书馆里关于美国农业生产的藏书很多,瞿牧野在这方面可谓专家。

    粮食对于战火频频的中国实在太重要了,安毅弄清楚美国的粮食倾销政策并不是什么阴谋后,从善如流,立即采纳了瞿牧野的建议,大量吃进粮食,到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

    就在众人谈话间,远处公路尽头一阵'骚'动,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吵着什么。

    夏俭眉头一皱:“培光荣在干什么,他的八十七旅官兵怎么不去维持秩序?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发生推攘践踏等意外怎么办?”

    邓斌看了看东南方天空滚滚而来的乌云,主动跳下土坎:

    “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军长,暴风雨快来了,你先回南湖边的棚户区,检查一下棚户建设和人员安置情况。若是连续下雨,难民中生病的人肯定少不了,得让野战医院多准备一些预防伤寒和疫病的中'药',驱逐风热感冒的'药'品也要准备妥当,否则病情大面积传染,会引发大面积恐慌。”

    颜耀寰、罗磊和方继德几个三十师将校也跟着跳了下去,颜耀寰道:“我也去看看是什么状况。***培光荣,竟然让我在军长面前丢脸,看我怎么收拾他。”

    夏俭这时也看到东南方天边铺天盖地而来的厚重乌云,脸'色'一变:“大家要注意保护好自己,江浙闽沿海的台风很可怕,听说有时候连一头牛都可以卷起来,我不希望看到大家都在天上飞啊!”

    夏俭的话引发一阵哄笑,随即众人很快散去。

    邓斌和三十师的一干将校,坐着大豹子越野车,在前后车辆上警卫的严密保护下,很快来到人群聚集的地方。

    只听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老总,行行好,把这几个禽兽抓起来昨日就是他们'摸'进我们一家临时租赁的民居,把我女儿给给糟蹋了他们他们抢去了我身上的玉镯和金项链现在我女儿半死不活,由我的老家人拉着躺在后面的板车上”声音虽断断续续,但其中蕴含的悲愤之情,却让邓斌悚然动容。

    “老虔婆,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你说我***你女儿,可有证据?”一个凶悍暴戾的声音大声怒斥。

    “有,我女儿挣扎的时候,暴徒脸上身上都被抓伤了,还有,我被打晕前,看到某个人腰间有一块红'色'的胎记我我也是刚才在路上看到你们脸上的伤,发现你们这些狗贼,才偷偷跟上来,报告官差大老爷的。”

    “这位同志,请你解开衣服看看,可有抓伤痕迹?”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什么同志不同志的,你们是***吗?老子有名有姓,姓蒋名霸天,乃浦东第一条好汉。老子身上是有伤,不过那是被***人赶出家门时弄伤的,关这个老虔婆的女儿屁事啊?至于胎记,谁知道是不是这个老虔婆见'色'起意,在老子游泳的时候藏在一边偷窥啊?”在嚣张的声音中,几声嘻嘻哈哈的声音传来。

    “既然你们承认身上有伤,那好,请跟我们走一趟。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如果你们真是冤枉的,我们会还你们清白。”依旧是那个威严的声音。

    “去去去,凭啥要老子跟你们走?哥几个还等着到前面的营地休息去呢,走开,我可说了啊,好狗不挡道,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站住,再走我们就要开枪了!我们二十六军负责从上海至嘉兴沿线的秩序和安全,对于危害社会、民怨极大的犯罪分子,绝不姑息养'奸',如果你们不是做贼心虚,为什么不敢跟我们走?”

    随后传来一阵厮打的拳脚声。

    “救命啊乡亲们,***打人啦不对,***杀人啦”嚎叫声响了起来,引来更多的围观人群,马路上人越聚越多,已经快堵塞交通了。

    这时邓斌再也忍不住了,推开车门走了下去。前后车上的警卫人员迅速下车警戒,将人群远远地阻隔开。

    凑在人堆四周的人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来了大官,自动让开一条路来。

    邓斌快步向前,耳边依旧传来诋毁辱骂的声音,脸'色'怒'色'愈盛。

    “闭嘴!我们安家军怎么时候胡'乱'杀人过?没错,我们是要杀人,但我们只杀那些罪该万死之人,比如***人!若你们真的做下那禽兽不如之事,杀了你们那是活该,是为民除害!”邓斌走近正在地上撒泼的三个猥琐汉子,大声呵斥。

    “你们你们诬陷好人我们我们都是良民若是坏人,我们我们早就逍遥快活去了,怎么会会选择逃难?”

    说话这个汉子听声音就知道是刚才号称浦东第一好汉那个,他看到邓斌的气势和周围荷枪实弹的警卫人员,就知道事情要糟,当下故作委屈,以便赢得周围民众的同情。

    “事情都还没有调查,我们也没做出判决,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冤枉好人?”邓斌眼神冰冷,手一挥:“来人,把他们抓起来。”

    三个警卫迅速上前,粗大的手伸出,迅速将三人双手挽到背后,一人拎起一个,三个猥琐汉子还待嘶喊反抗,警卫已经迅速将其下巴卸掉,顿时唇舌不受使唤,只能“依依呀呀”地叫着,口水流了一地。

    邓斌看了坐在地上一双泪眼里满含感激的三十余岁'妇'女一眼,向三位执勤的八十七旅战士点了点头:

    “你们能够明辨是非,这很好,但这件事你们还是处置得不够坚决果断。一般情况下,你们应该带着受害人,先将嫌疑人擒下,然后交由专人审理,而不是当众对质,造成混'乱'。”

    三名战士向邓斌敬了个礼,为首一人汇报道:“军长,主要是沿路发生的事情太多太杂,我们忙糊涂了,脑袋一下子转不过弯来现在我们旅长还在嘉善县的县衙里处置类似的案子。我们保证下次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邓斌若有所思,问道:“类似的***、抢劫案件很多吗?”

    三个战士一***了点头。

    邓斌心情颇为沉重:“好,回去后告诉你们旅长,叫他不用费神处理了,所有的嫌犯一律送到军部,我们将组成一个专门的法庭来处理这些案子,对犯罪分子该杀的杀,该判的判,'乱'世用重典,反正咱们的矿山缺人,所有判刑的犯人,全部送到矿山去劳动改造。”

    “是!”

    三名战士非常高兴:“要是这样的话,我们旅长就轻松多了。”

    三名战士敬礼离开的时候,才发现站在人堆边上的颜耀寰等人,吓得连忙上前,一一敬礼。

    颜耀寰道:“马上要下雨了,你们旅得注意保护沿途民众的安全,尽量在嘉善县城里多安置人,可以向当地老乡租用房子,花费的钱财物资一律由军部下拨。同时,由于难民良莠不齐,很有可能犯罪频发,你们除了加大巡逻力度外,解决犯罪分子的时候一定要坚决果断,避免引起大范围的'骚'动。”

    “好的,我们回去后会立即向旅长禀告师长的要求。”为首的战士敬礼完毕,带着人就要离开,副师长方继德道:“我跟你们回去吧,交代完老培,我再到八十八旅和八十九旅旅部走一趟,一定要把这当成目前的头等大事来抓。”

    这时警卫员已经上前扶起那名中年'妇'女,'妇'女感激地说道:“谢谢长官,谢谢”

    邓斌和声安慰道:“大娘,您老就放心吧,我们安家军绝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你回去后注意劝导女儿,别让她干傻事。现在已经是民国,新时代了,讲究的是心灵美,我想她会遇到一个好丈夫的。”

    “是吗?谁会要一个破鞋”一个柔弱而凄凉的声音问道。

    邓斌惊讶地回过头,只见一架由两个木头轱辘支撑的板车上,一位身着滚边玉'色'湖绉短袄、黑'色'裙子的少女娇弱坐着,眼睛略微红肿,用愤世嫉俗的目光看着自己。

    邓斌毫无畏惧地回视,一脸严肃地说:“在我们川南,有的是这样英挺的热血男儿,有的是轻生重义的伟岸汉子,若是姑娘才华超人,品德出众,谁都有可能成为姑娘的良配。在我看来,以姑娘的天姿绝'色',若是过多注意那层膜的男人,并不值得姑娘去爱,反之,若是知道姑娘往事依然无怨无悔,这样的人才算得上是真英雄真豪杰。”

    少女若有所思,目送邓斌带人远去,半天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