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二三三章 惊破霓裳羽衣曲
    第一二三三章惊破霓裳羽衣曲

    随着卢沟桥和宛平县城中日间战火燃起的消息得到确认,原本早在月前江浙闽等沿海地区企业西迁就严重受挫的上海股市,终于再也止不住狂泻的步伐,短短的一下午时间,大量的财富瞬间蒸发,银行金融、房地产等相关行业遭受重创,许多人的身家迅速缩水一半,而且还有继续瘦身的趋势。

    “真让人不省心啊,刚刚破获几起间谍案,还指望着过几天安生日子,不想日本人竟然在卢沟桥动手了,这大上海不会太平多久!”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听着外面街道上传来的报童的叫声,看到无数的学生举着标语旗帜走上街头,摇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时办公室门从外面被推开。“主任,江南集团的周崇安经理和东方新闻社何京社长前来拜访。”秘书小于来到叶子欣身边,低声禀报。

    叶子欣了然地点了点头,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

    经过几年的磨砺,当初那个顽皮狡狯、专挑别人'毛'病的调皮蛋,如今已经成为成熟稳重、举手投足间充满'迷'人风韵的清秀丽人。如今在上海滩,谁不知道党务调查处驻上海地区主任叶子欣的大名?

    叶子欣家庭背景深厚,加之站在她后面的保护神安毅宛若擎天巨柱一般存在,谁敢不给叶二小姐面子?因此,短短的数年时间,叶子欣便从小小的副科级机要员成长为电讯科长,去年西安事变后,cc系为了挽回在蒋介石心目中的失分,同时拉近和安毅的关系,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子把叶子欣提拔到上海市党务调查处主任的位置上来,军衔也由上尉晋衔为中校。叶子欣也不负众望,上任后接连破获几起间谍案,查处了混入上海军政两界的日本间谍十二名,一时间,被誉为党部最闪耀的新星。

    虽然如今的中统已经失去了剿共时期的风光,但好歹代表着国民党对上海非租界地区的统治,加之中统一度在国民党内见官大一级,只要持特工调查证,可以在任何地方为所欲为,甚至可以调动军警的权力,因此叶子欣拥有的权势,还是让人感到畏惧,加之第四厅对叶子欣的严密保护,牛人云集的上海滩,叶子欣俨然一个特殊的存在,就连杜月笙、黄金荣、张啸林等人,也不得不让她三分。

    秘书于可馨是监察院院长于右任的侄孙女,今年十九岁,中央陆军学校政治系毕业,貌美如花的她在校时便是所有军校学员的梦中情人,毕业后同时被中统和军统盯上,不过如今叶子欣声名鹊起,加上叶、于两家本是世交,于是于可馨没有丝毫犹豫便选择了中统,叶子欣直接把她认命为自己的秘书。如今,于可馨与叶子欣都住在名义上属于德国人汉斯的毅园里,平日都以姐妹相称。由于二女姿容绝丽,加之背景深厚,被誉为中统的两朵带刺玫瑰。

    叶子欣转身向房门走去,边走边问:“可馨,知道两位老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与叶子欣无话不谈的于可馨上前几步,和自己的上司并肩而行:“估计是与昨日的华北事变有关不知道是不是中日大战将起,上海将很快成为战区,你的安大哥担心你的安全,所以派他手下的大将来慰问一番。”

    叶子欣脸'色'一黯:“唉,他身边佳丽如云,哪里想得起我啊?我在上海工作这么久了,也就是三年前他到上海公干时见了一面,其他时候由于我们的工作都很忙,根本就无法碰面。有时候想想挺泄气的,不管是楚儿还是洁云姐姐,都漂亮又能干,我姐姐和茜姐也都对他倾心,我真不想去凑热闹。”

    会客室里,周崇安和何京也在亲热地交谈着。这一段时间,二人都在负责名下企业的搬迁工作,基本上没有碰头的机会,现在他们一个奉安毅、一个受叶青委托来做叶子欣的工作,不期而遇之下,自然聊得无比投入。

    “多亏了司令有先见之明,早在去年房地产和股市最高的时候果断抛出,大大地赚了一笔。若是现在还未售出,估计就得烂在手里了。”周崇安无比庆幸地说道。

    何京也是深以为然:“是啊,不过对于把毅园、安园转让给鲁麟洋行的汉斯先生,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太习惯,现在咱们办公和居住,都得装模作样地与汉斯先生签订一个合约,难道说在租界里也会出问题吗?”

    周崇安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从司令的布局看,租界可能也会出问题,但是德国应该不会卷入其中,也就是说,日本极有可能会和德国结盟。”

    这时叶子欣和于可馨步入房中,恰好听到周崇安的话,于可馨脱口问道:“现在德国和我们走得这么近,不仅我们的军队全部接受德国教官的训练,川南与德国的合作也非常的紧密。难道说,有一天德国人会抛弃我们?”

    叶子欣倒是显得很镇定:“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个世界发生任何改变都是有可能的。周大哥,何大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何京苦笑道:“你姐姐一日三电,要我来动员你去叙府帮她,刚开始我还以工作繁忙做推脱,谁想她竟然来电威胁,说川南颁布了新闻管制法,若是我不肯帮忙,到时候《东方新闻报》能否取得出版发行资格认证,她就不敢保证了。以你姐姐的脾气,你说说看,我能不来吗?”

    周崇安笑了起来:“叶青那丫头倒是直接。其实此次我来,估计也和她有关。今天早上司令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征询一下你的意见,汉中、叙府、宜昌等地的党部都有缺额,若是你愿意的话,明天就可以向上级打报告,最迟一周内就可以调动。司令让我提醒你,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真正正的战争,女人最好离战火远一些。”

    叶子欣一脸严肃:“我是不会离开的,当初我和子权之所以选择参军,不就是为了今天吗?如果因为日本人要打进来就选择当逃兵,我会看不起自己,也会让人诟病的!放心吧,我会保护好自己,再者说了,不是还有第四厅在暗地里保护我吗?”

    周崇安眉头微蹙:“你出任中统上海站主任以来,先后破获数起日伪间谍案,日本人对你恨之入骨。如果上海真的成为战场,你必定是日本人的重要目标。想想看,你姐姐叶青是川南的新闻官,你哥哥叶子权是安家军的中坚,而且你背后的家族,也大有可利用之处。综合以上,我觉得你还是到西部去比较好,至少安全方面没有问题,也少了许多人的牵挂。”

    叶子欣转向于可馨:“可馨,如果你想调动的话,可以打报告给我,我不会阻拦你的。”

    于可馨连连摇头:“子欣姐,连你都不怕日本人,我这个小虾米更没必要怕了。再者说了,这里毕竟是法租界,虽然未来说不好日本人会不会与法美等国交恶,但至少现在,他们不会撕破脸。而且我坚信,只要我举国民众团结一心,共同抗日,有数百万军队做后盾,日本人未必能打进上海来。”

    何京叹息一声:“子欣,我建议你慎重考虑一下,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再过几天,我们东方新闻社和名下所有机构,将全部迁往叙府,上海将只留下报纸、唱片和电影的发行机构,你熟悉的周旋、胡蝶、阮玲玉等姐妹也将迁往西南,毅园、安园也将慢慢闲置起来,不复以前的生机和活力了。”

    叶子欣再次态度坚决地拒绝,周崇安和何京对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起身告辞手头的事情千头万绪,根本就容不得他们半点儿懈怠

    法租界金神父路,安和新村。

    刚刚回到江南集团总部的周崇安,从秘书手里一连接到了十多份拜帖。他拿起随意翻了一遍,发现对象中竟然包括无锡首富荣德生、上海实业巨子刘鸿生、法租界公董局华董杜月笙等显赫人物。

    周崇安细细一想,随即明白过来,原本这些实业和金融大亨都有自己的门路,对于中央'政府'的搬迁命令半信半疑,但今日卢沟桥和宛平城突然爆发的战火,让所有人都感到山雨欲来,由不得他们不做出选择了。

    今天南洋欧氏财团控股的星洲远洋船队中适宜内河航运的三十一条悬挂英国国旗的船只将抵沪,受江南集团的委托,加入到撤迁搬移大军序列中。原本西迁的船队位置非常紧张,而由于这些实业家家大业大,需要的船舶吨位也远比一般的工厂企业多得多,故此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上了这批突然多出来的船只上,拥有支配权的周崇安自然成了香饽饽,受到众人的追捧了。

    这批人每一个都拥有非凡的影响力,况且江南集团之所以煞费苦心调集这批船过来,就是要保存民族工业之元气,为抗战积蓄力量,自然不会厚此薄彼,最佳的做法就是举办一个酒会,详细公布空闲的吨位,由各家自行分配,这样可做到谁都不得罪。

    想到这里,周崇安当即招来秘书,仔细叮嘱一番

    上海法新租界西部占地近百亩的新东方电影公司摄影基地里,看着摄影、录音器具和材料纷纷拆卸打包,今年已经十八岁的周旋脸上一片黯然。

    这几年来,在东方电影公司的保护下,一大批女演员女歌手避免了过去沦为富豪、政客玩物和自我堕落陨灭的命运,成为了全国民众瞩目的明星,周旋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二八年东方电影公司成立至今,转眼间九年过去,东方电影公司拍摄了一百二十多部影片,推出了上百张唱片,不仅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在艺术'性'和社会效益方面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多次获得世界'性'的电影和音乐奖项,演员和歌手的地位迅速提高。

    “怎么,妹妹,舍不得这里吗?放心吧,现在的叙府城也有近两百万的人口了,虽然暂时还比不上上海的繁华,但是随着战争的爆发,想必那里超过上海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在那儿,还是会有源源不断的新片可拍摄的。”阮玲玉拍着周旋的肩膀,低声安慰。

    由于东方电影公司的强大背景,自二九年阮玲玉加盟电影公司以来,便很少受到外界的'骚'扰,所以她生命中的魔障一个也没有出现。曾经一度阮玲玉的初恋情人张达民想从阮玲玉那里敲诈一笔钱,但很快就被公司发现阮玲玉的异常,问清情况后没两天,张达民便因为“通共”、“日'奸'”等嫌疑,被调查处和第四厅先后逮捕关押,此后更是从上海滩销声匿迹。因此,阮玲玉依旧自由自在地活着,全情投入地拍摄她的电影,世人赞誉她为中国的嘉宝。

    周旋情绪低落:“可是,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年,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有了感情,我真不想这一切都毁于战火。”

    阮玲玉叹息一声:“妹妹,华北已经开战了,容不得我们多做选择!其实我也舍不得这里呀,这里就像是我们的天堂,外界的一切都很难干扰到我们,我们只需要开开心心地完成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就像胡蝶姐姐一样,前两年上海的小报造谣中伤,把一盆盆脏水泼到她身上,我们公司马上组织了强大的律师团,把那些报纸全部告上法庭,结果告得那些报纸纷纷破产,再也没有人敢拿我们的私生活来做文章。有这样好的东家,根本就不用我们'操'心,你就放心吧!”

    周旋点了点头:“是啊,何经理、陈经理他们都是好人,我们应该开开心心才对。对了,我们是坐飞机还是乘船和大家一起走啊?以前去叙府演出,都是乘坐的飞机,但我听川南广播电台的新闻,说最近的机票很紧张,航空公司已经预售到下个月了。”

    阮玲玉想了想,也不知道公司会怎么安排,突然看到何京和陈剑轩一起来到片场,眼睛一亮,呶呶嘴道:“老板来了,你干脆自己去问吧。”

    周旋蹦蹦跳跳地跑了过去,陈剑轩笑着安慰:“小旋,你们所有的女同胞都将乘坐安司令的专机去叙府。现在日本人已经卯足了劲想找我们动手,此去叙府一路上估计不太安宁,我们是不会让你们这些公司的宝贝疙瘩吃苦的。对了,安司令可交代我了,一定要保护好你,他还想在叙府听我们的金嗓子唱歌呢!”

    周旋眉开眼笑:“真的吗?司令真的这么说的吗?那我得准备好,随时都要以最佳的状态出现,这样只要碰到司令,他就可以听我的歌了!”

    陈剑轩和何京相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安大哥如今怎么样了,他肯定很难过吧”周旋真情流'露'地喃喃自语。

    周崇安望着这位娇小女子,心中颇为感动,细细一想心里也充满担忧,安毅确实承受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