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一六五章 争斗白热化
    第一一六五章争斗白热化

    十月二十五日下午,随着深秋西伯利亚第一波冷空气南下,长江两岸乌云笼罩,寒风咆哮,秋雨瑟瑟。

    出席完日本领事馆酒宴的湖北省'主席'杨永泰,在八名便衣保镖和四名省府军警的护送下,与夫人一同乘坐汽车,抵达汉江关省'政府'专用码头,准备渡江返回南岸武昌的省府。

    就在杨永泰钻出车门之时,旁边废弃的旧票房里,突然冲出两名便衣汉子拔枪怒'射',顿时杨永泰后脑、左肩与背部多处中弹,血洒五步,两名强悍杀手在众侍卫尚未反应之际,飞速逃跑。

    第四厅把消息传到保定时已经是傍晚,正在食堂用餐的安毅与胡家林等将领无比震惊,不约而同放下饭碗,面面相觑。

    众将意识到整个政局动'荡'在即,全都没有了胃口,安毅站起来一声令下,将领们立即起身,迅速回到十七军总部大楼二楼的会议室,急商对策。

    正在西安指挥各路大军剿共的蒋介石惊闻噩耗,无比悲痛,当即结束军事会议,召集幕僚紧急处置。

    一小时后,痛失智囊悲愤难当的蒋介石,仍然无法从日军情报部门、坚决反日的安毅集团和政学系宿敌cc系之间确定幕后黑手是谁,心头不由泛起一丝局势失控的无力感。

    与此同时,日军驻上海机构紧急召开军政会议。

    一年多来,连续遇刺的汪精卫、唐有壬和杨永泰,均是著名的亲日派显要,特别是作为中国政坛三大派系之一政学系领袖的杨永泰遇刺,对当前日本的在华政策影响很大。数年来,政学系在满腹韬略的杨永泰领导下,后来居上,隐隐成为左右中国政局的最大派别,此次他的遇刺,不但使得亲日的政学系元气大伤,而且打'乱'了日本'政府'和军队的重大战略布局,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无法估量。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讨论和反复印证,日本特务机关得出的一致结论是:幕后黑手不是政学系死敌cc系,就是与全中国众多暗杀事件脱不了干系的安家军。

    南京城中央'政府'已经一片混'乱',各派系之间隐藏的矛盾,因此次刺杀事件突然爆发,亲日派官员个个人心惶惶,深居简出,急召侍卫保镖严密防备,各种猜测和谣言尘嚣之上,中央'政府'各部几乎所有的日常事务均陷入停滞。

    ……

    晚上八点十分,保定。

    总参谋部第四厅厅长赵瑞、军事调查统计局副局长戴笠的回电相继到来,安家军总部情报处处长刘卿宣读完电文,与会将领全都惊愕地望向安毅。

    安毅摆了摆手,无奈地苦笑道:“大家都别胡思'乱'想了,我知道杨永泰的死我们脱不了嫌疑,估计党内各派、日本和欧美各国情报机构都会把我们当成最大嫌疑者,但我们确实没有干这事,根本没必要心虚。

    “虽然说杨永泰是个亲日派,影响了中央'政府'和军队众多主官的立场选择,与我们也素有恩怨,可此人还没有达到唐有壬、殷汝耕数典忘祖的无耻地步,考虑到委员长的感受,我从未考虑过要他的老命,而且大家不是不知道我们历来的行动手段,如果真的是我们情报局干的,哪里会留下这么多尾巴和痕迹?要是我估计不错的话,那两个杀手很可能跑不了,抓到人是迟早的事情,相信到时候就会真相大白了。”

    众将齐齐松了口气,胡家林低声问道:“司令对此有何意见?”

    安毅想了想如实回答:“我个人认为,最大的嫌疑者是cc系,以前杨永泰天天跟随校长身边,cc系投鼠忌器不敢下手,如今离开了校长的庇护,杨永泰虽然看起来职权大增,但也就只剩他那一张臭嘴了。

    “从去年底政学系击败cc系取得中央和地方多个重要职位开始,cc系与政学系结怨更深,特别是今年四月份,杨永泰在武汉与日本领事官员和日本'政府'特派员密谈的时候,公然说出‘日本在中国的事情他杨永泰可以负责’这样的话来,数小时后被陈部长告到了校长那里,同时上呈的证据是徐恩曾电讯科破获的几份日本领事馆密电。可是校长一旦在心底里给某一个人定了'性',就很难更改看法,这一点在杨永泰身上越发明显。因此校长收到密报后,根本就没有陈部长等人所希望的严肃处理,而是把所谓的证据随手放到一边,严厉告诫陈部长:要团结不要分裂,更不能搞小动作。

    “从那时起,我就听到了cc系内部传出一句话:与杨贼势不两立。这事当时由刘卿处长负责,让他说说,可能大家更清楚些。”

    刘卿连忙站起:“情况确实如此,政学系与cc系间的矛盾由来已久,目前已经到了无法调和,无处不针锋相对、日日争斗不休的地步。杨永泰在去年底出任湖北省'主席'之时,整个武汉和湖北各地,反对声音犹如浪'潮'一般,我们的武汉情报站在报告中明确指出,多次反对杨永泰、反对政学系的盛大游行,其实都是cc系幕后组织和散布激烈言论所致。

    “校长得到戴雨农的报告后,对这种窝里斗的派系之争勃然大怒,一个电报就发到湖北绥靖长官何成浚将军手里,说要是再出现这样无序的、不受控制的游行出现,就连何成浚也要撤职查办。何成浚将军当时就慌了,马上派出人手到处疏散游行人群,还专门开会防患于未然,陈部长他们见状只能偃旗息鼓。

    “经过此事,杨永泰和他领导的政学系地位再度高涨,中央许多骑墙派官员见状都不自觉地靠向政学系,以求得到庇翼。为此我们进行过专门研讨并得出一致意见,换成我们处在cc系的立场,只有采取果断而强硬的措施才能挽回当前颓势,而最佳途径莫过于宰了杨永泰这个委座面前最得宠的派系领袖。只要杨永泰一死,政学系必然大'乱',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

    众将频频点头,这几年来政学系与cc系间的争斗众所周知,特别是两派领袖杨永泰与陈立夫之间的冲突,日益尖锐,掌握着国家秘密情报机构并拥有特务执行能力的cc系,无奈之下选择刺杀这一下策,就不足为奇了。

    安毅接过话头,继续分析道:“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是日寇故布'迷'阵、蓄意挑起中国政界争端的可能。杀死一个亲日派政客,换来整个中国政坛的持续混'乱'与动'荡',为我们国家政令的统一制造障碍,似乎也是值得的。

    “至于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为此忧虑,杨永泰虽然一直想削弱我们,并为此时常在委座耳边吹风,持续不懈地做一些拆台的事情,但是自从我们稳稳扎根宜昌、并如愿促成宜昌行营的恢复后,深谋远虑的杨永泰非常知趣地选择了沉默,不但就此停止算计宜昌,反而在众多事务上密切配合,校长和中央看在眼里,对此都非常放心。

    “因此我有理由相信,校长冷静下来之后,就会第一个把我们排除在外。”

    鲁逸轩却有不同看法,非常担忧地说道:“但是要是有人蓄意向咱们身上泼脏水,故意把线索向咱们身上引,情况又不同了。大家想想,如此大事,按照惯例校长都会在第一时间给司令致电,可这次……到现在为止,校长的任何意思都没有传来,属下总觉得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心里七上八下的!再一个,华北的政局肯定会由于中央人事的变迁随之出现激烈动'荡',这对我们来说是最直接的影响,日军极有可能借此机会大造舆论甚至进行挑衅,我们应该早作准备才好。”

    “我同意,诸位有何意见也都可以畅所欲言。”安毅说完,四下打量。

    紧张的讨论随即开始,一份份密电发往华北各情报站和上海、南京、西安、武汉等重要地区,安毅亲拟的两份电文,分别发到叙府的蒋云山和思茅的劳守道手中。

    驻扎在十七军司令部后院特务团大营里的吴哲夫技术处,取消了所有轮休,集中力量对华北和党内各派的无线电联络进行全方位的监测,一份份破译的密电,络绎送到了安毅手中。

    ……

    深夜十一点,天津日本驻屯军司令部。

    身材高瘦、身穿日本陆军少将军服的年轻将领来到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的办公室门前,对恭敬迎接的少佐礼貌致礼,在少佐的引领下,走进室内立正报告:

    “参谋本部少将课长石川浩一,奉命向将军报到!”

    身穿笔挺黄泥中将军服的田代皖一郎高兴地站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几步迎出相互致礼,抬起头亲切地端详石川浩一一下,连连点头:

    “石川君一路辛苦了!看你脸'色'红润,行走间精神十足,恢复得还好吧?”

    “感谢将军关照!”

    石川浩一再次弯腰鞠躬,神'色'恭敬,不敢有半点儿随意。

    田代皖一郎满意地笑了笑:“石川君请坐!已是深夜,冒昧地派人把石川君请来,细细一想却没有注意到石川君连日旅途奔波,尚未能很好休息,还请石川君多多见谅!”

    石川浩一客气回答:“石川刚到天津半日,就能获得司令官的亲自接见,这是石川的荣幸!”

    田代皖一郎哈哈一笑:“不用客气,要不是我三次向大本营提出申请,也不会让石川君离开家乡漂洋过海,来到充满危险和挑战的支那受罪!来,坐,先坐下说话。”

    “嗨依!”

    待石川浩一落座后,田代皖一郎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直接进入此次对话的主题:“想必石川君已经阅读了我们送回国内的相关报告,对目前的华北形势有了粗略的了解,在此我就不多说了。现在有个任务想要交给石川君完成,放眼全军,也只有石川君才能够完成。”

    “敬请将军吩咐,石川定全力以赴达成。”

    石川浩一仍然是以前的石川浩一,说话简明扼要,果断高效。

    田代皖一郎对石川浩一的谦恭非常的满意:“好!情况是这样的,支那军队的第十七军盘踞华北的冀中、冀南地区已久,对大日本帝国的华北利益和扩张计划,形成了很大的阻力和威胁,特别是支那国民党总裁兼中央'政府'行政院院长汪精卫先生遇刺之后,整个支那局势突然变得对我们很不利,就在六小时前,我们接到武汉方面的急报,中国政坛实权派领袖、对大日本帝国充满亲善的政学系首领、国民党第一谋士、湖北省'主席'杨永泰,刚刚出席完我们驻武汉使馆举行的酒宴乘车抵达汉口码头,就遭到两名刺客的枪击,当场死亡。这是继去年圣诞节,我们的朋友唐有壬先生遇刺之后的又一恶劣事件,造成的影响非常严重,足以动摇很大一部分对大日本帝国怀有亲善之心的支那高级官员的立场。

    “我们非常怀疑,这几起刺杀事件,很可能都与支那军队中坚决反日的少壮派领袖安毅有关,经研究决定,派遣石川君前往保定,拜访以支那中央军委华北军事特派员身份坐镇保定的安毅。不知石川君有何高见?”

    石川浩一心中微微激动,苍白的脸上却是一片从容:“石川遵命!”

    “很好!”

    田代皖一郎高兴地站起来:“石川君,整个华北,我们的使者哪里都能去,就是无法前往安毅领导的第十七军司令部和其他各师驻地,态度强硬的第十七军,甚至连华北'政府'官员都拒绝接触,多次以横蛮的行动回敬我们的试探,不断举行各种规模的军事演习,让我们非常头疼。

    “石川君,我知道你曾是安毅的同事,在南京中央军校任职时曾与他多次探讨时局,相互间建立起了一定的感情,在目前华北两军相互敌视的情况下,只有你能够与他建立联系,所以,我们决定派你走一趟。”

    石川浩一站起来低声询问:“请将军作指示!”

    田代皖一郎竖起右手手掌,微微一笑:“没有指示,以安毅的立场来看,对他施展任何计谋都没用,更没有希望拉拢他威胁他,你只需把见到他之后的感受带回来即可,如果可能的话,对刺杀事件旁敲侧击,看看他的军队,问问他的要求,如何能更多地了解他,了解到他军队的一些情况,你就尽管去做。”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