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铁骨 > 第一一六〇章 却是为何?
    第一一六章却是为何?

    南京方山的战车演示情况,并没有大力进行宣传,***党报仅仅只是在报纸不起眼的角落,登上一条非常短的新闻,报道最多的还是中日关系问题,以及“中日共同信念和意见”的探讨与争论。

    非官方报纸的态度则截然相反,《申报》、《东方新闻报》大量报道了***驻屯军偃旗息鼓一段时间、避开中***方华北军演的影响后,于九月三十日在天津北部悍然进行的大规模军事对抗演习的情况,以及驻扎上海的日军,两次秘密增兵,对中国华东地区施加军事威胁等现实。

    各专栏作家得出的意见非常一致:通过血腥政变上台,现在已成功掌控***政坛和军界的日军鹰派,正在快步加强对中国华北地区的控制和对绥、察等地区的“牵制”。***军队和'政府'两界驻华官员,对华外交中采取的手段变得更为狡猾变通,一方面对中国'政府'针锋相对的外交策略施以软磨工夫,促使中国'政府'进入日方刻意引导的关注渠道和方向,一方面对华北各地方军队却越发声'色'俱厉,高举恐吓大棒,使得其在平津和绥、察地区的实际权益原来越大。

    几乎每一个有识之士均意识到,***'政府'对华政策的逐步调整,昭示着日军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已经为期不远。

    安毅对天津日军举行的有五千官兵参加的演习,没有发表任何评论,***'政府'和***也知道日军此举报复的成分居多,毕竟长期滞留他国、思乡心切的日军也需要振奋军心士气,更需要对华北军民展开心理战,对华北军政当局施加更为强大的压力,企图通过军事威胁和***恐吓等手段,打破当前僵局。

    但是,安毅坚信:只要第十七军死死地钉在冀中冀南地区,日军除了主动挑起战火,别无他法,但是要大打特打,目前看来谁也没有做好充分准备。

    南京中央'政府'机械化部队装备采购案,至此落下帷幕,轮式装甲车圈定了德国、美国的三种展示装备,履带式坦克最后胜出方则是英国和德国。

    心中极为失望的法***火商埃布尔接到安毅的信函,一扫沮丧之态,慷慨地把两台展示坦克,捐赠给了徐庭瑶的交缁学校,于次日离开南京返回上海远东总部,数日后乘船南下河内,与安家军和朱培德滇军代表,展开密谈。

    收获最大的徐庭瑶短短两天时间惊喜不断,由于安毅慷慨借贷,徐庭瑶省去了上下奔波到处求人的麻烦。当晚在军委举行的答谢宴会上,法国雷诺公司军火商埃布尔、德国克虏伯公司代表哈曼,在安毅的陪伴下向徐庭瑶敬酒,随后分别说出将展示样车赠送给徐庭瑶交缁学校的慷慨决定,让徐庭瑶惊喜万分,不住致谢。

    徐庭瑶转眼间手头便多出四辆先进的德国轮式侦察突击车和两辆法国坦克,加上安毅承诺一个月内送给交缁学校的二十六辆轮式装甲突击车和四辆辅助车,徐庭瑶一分钱不花,轻轻松松便获得一个装甲营的装备,喜得他一个晚上都合不拢嘴。

    晚宴进行到一半,宋子文借敬酒之机,把安毅拉到了一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汉卿刚刚从上海体检回来,明天就要飞回西安去了,你能不能抽出时间,和他见个面?还有我税警团的黄杰和王公亮二位将军也想和你聚一聚,能否一起出去?”

    安毅颇为惊讶:“少帅来南京了?既然这样,这儿这么热闹,为何不叫他们一起来此喝上两杯?”

    “你是真糊涂还是故意装傻啊?委员长和大多数军委委员均在此,还有这么多的各国使节武官,汉卿贸然过来,岂不引发巨大轰动?要是记者们借机问起西北剿共的事情,他还有时间和你我说话吗?”宋子文低声回答。

    安毅细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当即点了点头:“好吧,咱们和校长几个打声招呼就走,少帅住在哪儿啊?”

    “放心,不会带你出去瞎折腾,就在我家里,你老婆现在也在那儿,预计现在差不多也吃过玩法了,咱们赶过去刚刚合适。”宋子文说完率先离开。

    ……

    一个小时后,北极阁山顶的宋公馆内,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来首都公干顺便见见老公的欧楚儿、抓住机会来南京与安毅会商江南集团要务的周崇安、专程采访此次装备采购的何京与宋子文的爱妻张乐怡,陈诚的妻子谭祥等聚在偏厅里,愉快地交谈着,安毅则与宋子文、少帅等人围坐在客厅的一圈沙发上,谈笑风生。

    黄杰和王公亮听宋子文介绍完此次装备采购的一些情况,立即询问安毅,是否愿意放李跃武四人到交缁学校任教并担任大队长?

    安毅听了连连摇头,笑着说怎么可能?就是拿一个机械化师来换我的四个弟兄,我都不会答应,一句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惹来众人一阵哄笑声。

    少帅大赞安毅重视人才,宋子文却知道安毅心里想的是什么,恐怕徐庭瑶的机械化师还没有成型,安家军秘密组建的一三师就已经形成战斗力了,求才心切的安毅自然不会放任自己的手下大将离开。

    在宋子文的示意下,黄杰从公文包里拿出份文件,递给安毅:“师弟,咱们税警团有事求你,你先看看吧。”

    对于黄杰这位把自己引入黄埔的师兄,安毅还是很尊重的,他礼貌地站起,双手接过文件,坐下后细细翻阅,看完一个突击团的采购清单,缓缓合上报告,疑'惑'地问道:“师兄,你们税警团的装备采购计划,不是已经和德国方面签订好协议了吗?突然变卦,会不会引起外交方面的麻烦?”

    黄杰含笑回答:“现在德国国内也在疯狂扩军,德国人表示他们无法在半年内交货,而且,我们税警团的七人德国顾问团,极力主张我们从叙府兵工厂采购武器装备。刚开始时,我们也感到非常惊讶,后来才弄明白,我们采购的这些先进武器,其实并非是德国国内生产的,而是由德国授权的捷克、比利时等军工厂的产品。

    “生'性'严谨务实的德国顾问始终坚持认为,税警团一年来采购的两批武器装备,都没有达到应有的质量要求,反而是叙府厂自己生产的武器装备优良的多,而且价格还便宜了四分之一。还有就是安家军刚刚装备二十四军四十四师的战场指挥车和车载通信系统,顾问团认为已经走在了欧美各***队之前了,所以我们一致决定向叙府厂采购,请师弟多费心了。”

    安毅释然一笑,幽幽叹息:“这就是小弟和川南军中弟兄尊敬德国顾问团和军事教官的地方,他们是真正的职业军人,拥有雅利安人传统的优秀道德观,不会因为利益关系而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想不佩服他们都不行啊!好吧,我答应了,不过,尚请师兄和宋主任商量一下,最好选个时间亲自到宜昌二十四军四十四师驻地去看看,用心倾听顾长风和王叙伦他们的意见,然后再定下要采购什么,那样更稳妥些,关键是要适合自己的部队使用,否则买回去不顺手,那可是极大的浪费。

    “此外,这份装备清单中的通信系统、六迫击炮和通用机枪估计物资仓库里有现货,但是车载高平机关炮,可能得需要等上一段时间了,曲慕辰和屠智荣的首都防空部队需求量很大,叙府兵工厂加上湘西厂高炮车间一起努力都忙不过来,二反坦克枪目前尚在定型阶段,最快也要到明年初才能量产,至于狙击步枪嘛……十二点七口径狙击枪尚在研制阶段,八字都还没一撇呢,小弟不知道这是谁给你们透'露'的消息,所以无法供应。七点九二口径的半自动狙击枪还可以商量,但是我最多只能给你们五十支,这种枪生产技术很繁琐,生产工艺和材料要求很高,价格也相当昂贵,差不多等于两挺通用机枪的价格了,而且我第二路军各师目前也只是少量装备,这个要求要满足非常困难,还请诸位包涵。”

    黄杰和王公亮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只存在传说中的大口径远程狙击枪之所以会被列入采购清单中,完全是对安毅的一种试探,自从唐有壬遇刺案之后,***人和军中情报机构逐渐把怀疑的目光转向了西南,转到了安家军上,认为只有安家军的兵工厂才能生产或者仿制德美两国的最新产品,但是这一推论一直得不到证实,常驻川南的中央党部办事处经过数月暗中查证,也从未看到过安家军各部或者丁志诚的特警支队拥有这种先进的远程狙击武器。

    宋子文展颜一笑,站起来摆摆手,吩咐大家慢慢聊,叫上安毅和张学良,一起来到二楼密谈。

    沈凤道望了一眼上楼的安毅三人,再次转向坐在侧边沙发上的张学良副官苗剑秋和李寒松,略作权衡,缓缓站起,尚未移步就看到王公亮亲切地拉上苗剑秋,走到一旁的酒柜下,亲切交谈,当下不再犹豫,来到含笑望着自己的李寒松面前,礼貌地打招呼,两人很快端上酒杯,走向寂静的阳台,愉快交谈起来。

    二楼小客厅里,宋子文轻轻挥手,让送上美酒的佣人退下,端起酒杯,与张学良、安毅轻轻一碰:

    “难得聚在一起,明天两位贤弟又要各奔东西了,下一次见面,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了,咱们先喝一杯再说吧?”

    三人仰头喝下,随后将酒杯放到了两组沙发中间的茶几上。

    少帅的精神很好,脸'色'红润,双唇显出健康的光泽,看到坐在对面的安毅抓起酒瓶,乐呵呵地给自己和宋子文倒酒,舒适地靠向沙发背,亲切地望向安毅:

    “今天让子文兄把贤弟请过来,不仅是要和你见见面,而且还有要事相求啊!哈哈……”

    安毅倒酒的手微微颤抖一下,心里有些奇怪张学良身为武昌行营主任,同时兼任西北剿总副总司令,虽然与红军眉来眼去,但依然深得蒋介石器重,有什么要求大可以光明正大地提出来,如此小心谨慎却是为何?